但是这样的行为看在阿GIN和阿赤的眼里就不一样了,特别是阿GIN,它是最看不惯这种行为的,身为宠物店里的宠物,竟然敢无视优羽,这是什么行为啊?
  这是叛徒的行为!
  它最讨厌叛徒了。
  于是阿GIN亮出了牙签,尖尖的牙签头闪烁着一点寒星,看在阿毛眼里让它的屁股一痛,回忆起了自己的悲惨遭遇。
  阿毛老老实实过来了,夹着尾巴在千野优羽的腿上蹭了蹭,嘴里讨好地呜呜叫了几声,那张有些滑稽的狗脸上扯开了一个笑脸。
  “太棒了,就是这个感觉!”
  亚蒙导演坐在他的导演椅上,见到小动物们的自然表现,顿时一拍大腿赞美了起来。
  “要的就是这种恶霸的感觉,而且阿毛那种小心翼翼赔笑脸的感觉也演得特别好,特别真实,简直没有表演的痕迹,可惜阿毛不是人,不然我觉得阿毛能拿个最佳男主角。”亚蒙导演倒是不吝啬对动物演员的夸赞。
  反正动物演员又听不懂,也不用怕它们骄傲自满,而且阿毛确实演得很好嘛。
  但是阿毛能听懂,它顿时嘚瑟了起来,那小腰板一下子挺直了,斜斜地往上睨了一眼,试图在阿GIN面前硬气起来。
  阿GIN和阿赤一起挤在千野优羽怀里,本来就因为旁边的仓鼠/松鼠有点心烦,见到阿毛这个表现,不止是阿GIN,连阿赤也默默地亮出了武器。
  嘚瑟了不到五秒钟的阿毛又夹紧了它的小尾巴。
  于是接下来的拍摄进行得很顺利,阿GIN和阿赤本色出演,把阿毛追得狗急跳墙,狗毛乱飞,鸡飞狗跳。
  而它们之间还有一场打戏,千野优羽在旁边看了看,觉得剧情似乎是其中一只鼠鼠反水了,觉得阿毛也挺不容易的,所以打了起来。
  不知道怎么说,感觉还挺离谱的。
  用亚蒙导演的话来说,两只鼠鼠的演技都非常棒,跟千野优羽中间隔了一百个千野小姐。
  说起千野小姐的时候,亚蒙导演还表现得很遗憾,千野优羽眼尖地看到他裤子口袋里露出了粉色信封的小小一角。
  他的视力很不错,甚至可以看清封面上画着的爱心,与dear千野小姐的字样。
  千野优羽的表情顿时变得一言难尽起来,黑泽先生可真是个罪恶的男人,就只是来剧组打转了一天而已,竟然就勾得大明星和大导演芳心大乱。
  拍完电影后,千野优羽简直迫不及待要回家了,想想今天的晚饭可以吃到小景做的大餐,他简直归心似箭。
  回忆起了小景给他煮的面的味道,千野优羽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连狗狗形态煮的面都这么好吃,那么变成人来做饭得多棒啊!
  不过千野优羽回去得有些早,当他赶到宠物店里时,宠物店里还是空空荡荡的。
  这段时间小动物们都渐渐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除了阿GIN和阿赤每天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跟他待在一起之外,包括阿伏和阿卡两只载具每天都变得忙碌了起来。
  阿新整天打着他的名义出去招摇撞骗,要么装作是被他远程控制着破案,要么就是跟少年侦探团的人混在一起。
  倒是让他的名头越来越响亮了。
  而兰兰基本上会跟阿新待在一起,主要是为了保障阿新不会因为那张破嘴而被别人给打死。阿新又没什么武力值,而且只是一只鹦鹉而已,那种说话风格很容易挨打。
  不跟阿新在一起时,兰兰会蹲在路边,随机挑选一个倒霉蛋跑过去送幸运。
  倒是让千野优羽附近这条街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幸运大道。
  只是这也没有让马普尔宠物店的生意好上半点。
  最近送外卖的工作有小景和小卷一起,阿零倒是闲了很多。但是它注定是只闲不下来的小羊,于是又开通了送快递的业务,最近总是见到阿零带着阿伏和阿卡奔波在送货的路上,因为有阿卡在,就算是在空中的快递也可以给送上去。
  倒是让千野优羽的宠物店模拟器里显示又多了一项副业,快递服务。
  千野优羽挠了挠头,有种蒸蒸日上的感觉,但是宠物店只卖出去过一只宠物而已啊……
  来到了隔壁波洛咖啡厅,安室透正好走了出来,他的上班时间已经结束了,身后跟着小景和小卷,正好跟千野优羽打了个照面。
  “我之前抽空去买好了菜,现在去你家做饭吧。”透君脸上的笑容十分轻松,朝着千野优羽挥舞了一下手里提着的菜,带着小景和小卷一起往马普尔宠物店走去。
  走到了店里,小景汪汪叫了两声,小卷看起来也挺兴奋的,当然了,安室透看起来也挺兴奋地。
  兴奋地三只跟回了自己家似的,直接就往三楼冲去。
  将菜往三楼的厨房一扔,一人一猫一狗又提着个纸袋子冲进了千野优羽房间隔壁的客房里。
  千野优羽抱着两只鼠鼠慢吞吞地来到了三楼,有些疑惑地看着房间门。
  他们应该是去大变活人了吧,但是为什么是三个人一起去啊?大变活人的时候不是没穿衣服吗?
  但很快,房间里就传来了安室透的惊呼声:“你谁???”
  千野优羽猛然想起来,因为他交代过BX5668,平时如果有人来了,要记得躲起来。
  而BX5668一直谨记他的话,每当有人来了,就会躲进客房的衣柜里……
  不会吧,又来?
  千野优羽挠了挠头,也不是很慌,反正透君什么都知道了,而且BX5668大概率是小景或者小卷设置的外表,让他们两个帮忙解释一下就可以了。
  小意思。
  但是当房间门被打开,安室透紧紧皱着眉头拉着BX5668冲出来时,他发现事情似乎不是他想的这么简单。
  小景变成了人的模样,但是衣服都没有穿好,一副凌乱的模样,旁边跟着一脸心虚的小卷。
  “优羽,这孩子是谁?”安室透的表情复杂,看千野优羽的眼神里写满了【我知道你变态但没想到你这么变态】【别肖想我,我注定是你得不到的男人】【搞什么,你还是对我下手了对吗?】
  也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怎么可以表达出这么多的意思。
  千野优羽求助地看向了小景,但是小景只是对他露出了一抹苦笑,他张了张嘴,但没有发出声音。他指指自己的嘴巴,又指了指被安室透拉着胳膊的BX5668,然后比了个X。
  跟在他身边的小卷也用前爪比了个X。
  千野优羽顿时悟了,他们的意思是,他们两个没有办法泄露宠物店的秘密?
  这么有意思的吗?
  于是他看着跟透君长得如出一辙的BX5668,用上了温亚德小姐教他的演戏小技巧,露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
  “透君,这孩子是你失散多年的儿子啊!”
  安室透的脑袋上缓缓打出了几个问号,他有些嫌弃地看着千野优羽:“你这演技也太假了,那女人教你的就是这种东西?你这种演技真的可以拍电影吗?”
  --------------------
  作者有话要说:
  贝姐:?????


第114章
  安室透显然根本就不相信他的屁话, 就算BX5668长得这么有说服力也是如此,他坚信BX5668是千野优羽不知道从哪里收集来的,反正千野优羽这个家伙这么变态又这么厉害, 连女版琴酒都能找到,养的宠物也这么有既视感, 那么再找一个跟他相像的孩子有什么难的。
  反正世界60亿人口, 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有长相相似的不是很正常吗?只看能不能遇见而已。
  千野优羽看了一眼BX5668, 对方也可怜兮兮地看了过来, 那双下垂的狗狗眼不管怎么看, 都跟站在他身边的安室透一模一样。
  但是安室透的逻辑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如果不是知道实情的话,连千野优羽自己都快要被说服了。
  不过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 也因为透君算是小景和小卷的亲人吧,而小景和小卷又是店里的小宠物。
  所以透君勉勉强强也能算是家属吧,家属还是可以拥有一点知情权的。
  所以千野优羽指着小卷向透君控诉了一番小卷刚来到店里时的离谱操作, 以及他为了补救而付出的努力。
  他可是付出了一次免费随机更改清洁机器人外形的机会啊。
  当然了,最后一句没有说出来。
  安室透听得脸上表情风云变幻, 似乎是自身的世界观再一次受到了挑战, 如果说小景和小卷的出现将他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击得粉碎的话,那么BX5668的世界让他对科学的坚守也有些摇摇欲坠。
  为什么搞死而复生这一套的神秘侧家伙, 突然掏出一样黑科技啊?
  这样全方位无死角打击人的方式真的很过分。
  而景光变成人形之后,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的诚恳,在安室透往他那边看过去时,景光点点头, 示意千野优羽说的都是真的。
  至于小卷的意见……猫还能有意见呢?
  小景动身去做饭了,他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虽然他动作很快,但也要有点时间意识。
  安室透虽然一脸的“我的世界碎裂了,从此不再有悲喜”,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过去帮忙,乖乖地在小景身边帮他备菜。
  而千野优羽抱着两只鼠鼠坐在桌子旁边,小卷也蹲坐在椅子上,一人一猫理直气壮等吃的。
  阿GIN和阿赤不需要等,鼠鼠有鼠粮就够了,阿GIN在吃鼠粮之余只喜欢嗑瓜子,阿赤倒是什么都想尝一点。
  小景做了炖牛肉,据他自我介绍这是他的拿手好菜,而根据透君和小卷胡须颤动的频率来看,小景说的话应该是没有水分的。
  当然了,从炖牛肉里飘出的香味也佐证了这一点。
  千野优羽抽了抽鼻子,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他夹了一筷子的炖牛肉,放进了嘴里,然后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这也太好吃了,呜呜呜小景,我真想吃一辈子的炖牛肉。”千野优羽恨不得抱着小景的腿痛哭。
  两只鼠鼠站在桌子一边,也一只分到了一点,虽然理论上来说鼠鼠不该吃,但是它们两个可不是一般的鼠鼠,所以是没问题的。
  只是阿GIN看起来对人类的食物并没有什么兴趣,捧着自己的瓜子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小碟子。
  那是专门用来装调料的小碟子,给阿GIN和阿赤装菜刚刚好。
  阿赤倒是表现得很喜欢,虽然黑色的小松鼠身体并不大,但是一块炖牛肉很快就被它啃完了,啃完了之后,阿赤看起来还有些意犹未尽,不怀好意的杏仁眼看向了旁边的阿GIN……小碟子里的炖牛肉。
  阿GIN跟阿赤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张大嘴,嗷一口咬在了炖牛肉上。
  它虽然对人类的食物没什么兴趣,但是更加不想让某只松鼠如意了,为此它甚至愿意把小碟子里的肉类给吃掉。
  阿赤顿时怒了,但是又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发怒,这简直把松鼠给憋坏了。
  就在它想着要不要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阿GIN的碗给掀了算了的时候,温柔的手掌抚摸了它的头,然后是又一块炖牛肉被放在了它的碗里。
  阿赤踮起脚尖蹭了蹭优羽的手心,心情一下子晴空万里了,它一边唧唧唧地哼着歌,一边继续呼哧呼哧地啃起了炖牛肉。
  虽然食物是小景做的,透君在旁边帮忙,但是他们对千野优羽这种将食物分享给两只鼠鼠的做法并没有意见,相反,他们也在认认真真地给小卷将炖牛肉撕成小份的,适合小卷的猫猫嘴一口就能吃进去。
  乍一看简直是大型宠物奴聚会现场,但是当其中一个端坐在座位上微笑左看右看,看谁都喜欢,眼里的喜悦几乎流露出来的青年突然之间大变活狗,从一个人变成了一只年轻的金毛小狗之后。
  宠物奴聚会现场又变成了妖怪开会。
  突然变成狗的小景被埋在了衣服堆里,它挣扎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才从衣服堆里爬了出来,小小的狗脸上满是茫然。
  松田猫猫顿时乐了,一边乐一边把自己的浅口猫碗往小景的方向推,试图让它也跟着一起在宠物食碗里吃饭。
  可能是因为两人原本都是人类的关系,他们吃起人类的饭菜来并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反而跟以前的口味都差不多。
  这也让安室透饲养两只变得轻松了不少。
  简单愉快的晚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安室透左右看了看,除了吃得肚子圆溜溜躺在椅子上躺尸的猫猫狗狗之外,就只有吃得肚子圆溜溜躺在桌子上躺尸的两只鼠鼠。
  至于吃得肚子圆溜溜躺在沙发上躺尸的千野优羽他看都不看一眼,毕竟优羽的懒狗形象实在是深入人心,导致安室透觉得如果叫优羽洗碗收拾桌子的话,可能过了好几天他再过来,这里还会是原本的模样。
  安室透叹了口气,深感自己不容易,老老实实地去洗碗了。
  千野·只会洗碗·优羽本来准备老老实实去洗碗的,早上他吃了昴君给他煮的面,是黑泽先生洗的碗,而晚上吃了小景做的炖牛肉,是透君洗的碗。
  他顿时产生了一种自己好像是个废物一样的错觉。
  当废物,好爽啊。
  因为小景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了,千野优羽实在是没忍住吃多了,等到透君把碗洗好,他才勉强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按了按被塞得满满的胃,千野优羽坚强地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