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从里面拉开了。
  黑泽先生穿着睡衣,神色清明,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刚醒的样子,他对千野优羽凌晨四点敲他房间的行为一点也没表现出奇怪的样子,反而一脸平静地将另一只手伸了出来。
  一条长长的,即使被黑泽先生平举着,尾巴尖也堪堪碰到了地面的黄金眼镜蛇就这么被掐着脖子悬在空中,它一动不动,只有偶尔微微勾了勾的尾巴尖可以看出来它还活着。
  这么一条黄金眼镜蛇突然怼到自己面前,千野优羽吓得心脏都停跳了一瞬,等反应过来了之后,他鬼哭狼嚎一声,猛地往后退了几步,吓得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地话来。
  然后他的肩膀被有力地手掌按住,同样穿着睡衣的昴君充满安抚意味地按了按千野优羽的肩膀,然后把他往自己身后一拉,用身体挡住了他跟那条蛇的正面接触。
  “你吓他干嘛。”冲矢昴叹了口气。
  “哼。”黑泽先生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但是手臂往后缩了缩,将贝贝拿得离他们远了一点。
  前面有人挡着千野优羽就不怕了,他从冲矢昴身后探出头,眼睛紧紧地盯着黑泽先生手里的长条条。
  然后,在他的注视下,贝贝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动了动身体,尾巴尖尖左右甩了甩,然后缠上了黑泽先生的小腿。
  黑泽先生一脸不耐烦地抖动了一下贝贝,贝贝的身体像是波浪一样甩动了几下,又软趴趴地吊在那里不动了。
  总觉得贝贝一脸的生无可恋。
  贝贝这么惨,让千野优羽倒是没这么害怕了,但他还是躲在冲矢昴的身后,怕贝贝突然暴起。
  “黑泽先生,你别把它掐死了。”千野优羽小心翼翼地提出要求。
  黑泽先生看起来挺不爽的,但是他还是稍稍放松了一点掐着贝贝的那只手,然后皱着眉头说道:“这条蛇,想吃了兰兰。”
  这句话一出,刚刚还吊在空中一动不动像条死蛇一样的贝贝顿时激烈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发出嘶嘶的声音,如果不是黑泽先生一直控制着这条蛇的脸对着空地的方向,想必它已经开始疯狂喷洒毒液了。
  跟出来的阿新及时翻译起来:“贝贝干妈说,你可以侮辱它的身体,也可以侮辱它的蛇格,但是你不可以侮辱它对兰兰的爱。”
  千野优羽有些吃惊,关注点一下子跑偏了:“阿新,你不是听不懂别的动物说话吗?”
  阿新表现得比千野优羽还要吃惊:“我怎么可能听不懂它说话呢?那可是我干妈啊!!!”
  亲情还可以突破种族语言限制,实现跨种族交流?
  总之凌晨经过这么一闹,三人也是完全没睡意了。
  既然知道了黄金眼镜蛇贝贝的无害,于是黑泽先生放开了一直掐着它脖子的手。
  但是害怕这种东西,是不会因为一样东西无害就消失的。
  千野优羽还是觉得害怕,所以在三人轮流去洗漱时,他就紧紧跟在另一个人的身边,轮到他去洗漱时,他刷的一声跑进去就把门给关上了。
  总之严防死守,不能让贝贝有靠近他的机会,如果贝贝的尾巴也像缠黑泽先生似的缠着他,他觉得自己一定会英年早逝。
  时间很快就走到了六点多,然后是七点多。
  千野优羽开始坐立不安起来,昴君说他会做饭,所以自告奋勇准备三人份的早餐。
  冰箱里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之前千野优羽有在冰箱里放一些食材,主要是为了那个连狗吃了会连夜做三菜一汤的难吃狗粮,他当时想看看狗吃了是不是真的会做饭,所以专门采购了一些存放时间长的食材。
  没想到狗粮在剧组的时候被吃了,而小景也不负所望,真的给千野优羽做了一顿饭。
  言归正传,现在的千野优羽有些坐立难安,主要是时间一分一秒的接近早上九点,但是昴君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虽然他跟昴君是挚友,但是黑泽先生这个事情他还是下意识地准备保密。
  毕竟黑泽先生可是搞黑色的,如果真的因为干坏事被抓了,那么被连带的只有他一个人,总不能让昴君也一起被抓了吧。
  而且黑泽先生现在可是他的大客户,给了这么多钱,他总应该为客户保护一下隐私安全吧。
  千野优羽试图劝走冲矢昴:“昴君,其实我们等下可以去波洛咖啡厅吃早餐的,你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先回去,不用给我们准备早餐。”
  但是没想到,听到了波洛咖啡厅几个字之后,昴君的表情变得更加柔和了:“我知道你喜欢波洛咖啡厅的味道,但是你也不能天天去,不是吗?”
  说到这里,他眼睛弯曲的弧度更甚,露出了一个堪称慈祥的表情:“我的手艺也很不错的,不会比他差哦。”
  “不会比谁差?”千野优羽懵了。
  但是冲矢昴看了看抱着兔子站在千野优羽身边,面无表情的银发美人,只是嘴角勾了勾,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过身继续去做饭了。
  千野优羽人傻了,他看了看黑泽先生,黑泽先生也正好看了过来,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了,两双眼睛里都写满了得想办法让这个人赶紧走。
  算了,昴君做的早餐正好也是下面条,感觉应该挺快的,现在才六点半,只要他们赶紧吃完早餐,然后把昴君打发走就行了吧。
  想到这里,千野优羽也不着急了,反正着急也没用。
  他跑到二楼去给店里的小动物们喂食,但是阿GIN和阿赤两只鼠鼠不肯离开三楼,阿GIN一直待在黑泽先生的身边,而阿赤一直盯着昴君看。
  至于贝贝,千野优羽让阿新带着它去一楼玩了,贝贝还想带着兰兰的,但是兰兰被黑泽先生抱着,贝贝思前想后,还是因为黑泽先生长得漂亮而忍痛放弃了自己的天使女儿,只跟阿新一起去一楼玩耍了。
  给小动物们喂完了食物,再回到三楼时,面已经煮好了,满满三碗面卖相看起来非常不错。
  “你们尝尝看。”昴君一边洗手,一边笑着示意两人吃面。
  本来还不觉得饿,但是这么一碗色香俱全的面放在自己面前,千野优羽顿时感觉自己饥肠辘辘起来,他拿过了筷子,愉快地叫了一声:“我开动了。”就开始呼哧呼哧地吃起了面来。
  面条是买的成品面条,但是煮的时间控制得非常完美,不硬也不软,汤汁的味道也很好,虽然他觉得还是不如小景煮的面好吃,但是这也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面之一了。
  黑泽先生在旁边冷眼看了一会儿,这才拿着筷子也准备吃面。
  “等一下。”昴君叫停了黑泽先生的动作,他走到了餐桌边,将自己的那碗面放在了桌子上,脚一勾将椅子拉开,自己坐了下去,这才笑眯眯地继续说下去,“黑泽小姐竟然来了霓虹,就应该入乡随俗吧。”
  黑泽先生神色淡淡地,但也确实没有进一步动作,似乎想看看昴君能说出个什么名堂出来。
  千野优羽一边呼啦呼啦吃面,一边抬眼看两人的互动。
  只见昴君双手合十放在身前,大叫了一声“我开动了”,然后他看向了黑泽先生,示意他跟着一起做。
  黑泽先生的脑袋上似乎冒出了一串省略号,他有些费解地看着冲矢昴的动作,又看了看刚才一套操作行云流水的千野优羽,还是选择了不跟冲矢昴扯皮,万一他不同意,等下冲矢昴又来跟他吵吵,这样会很耗时间。
  为了避免麻烦,能屈能伸的黑泽先生选择了照做,他学着冲矢昴的样子双手合十,淡淡地说了一声:“我开动了。”然后才在冲矢昴满意的视线,以及千野优羽状况外的眼神里开始吃起了面。
  平心而论,冲矢昴煮的面确实味道不错,黑泽先生吃了一口,凝重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
  但是冲矢昴又有意见了,他自己的面也不吃,就盯着黑泽先生,然后批评起来:“黑泽小姐,你看看优羽,再看看你自己,你吃面的时候不发出声音是不是对我的厨艺有所不满?”
  黑泽先生就顿住了,他用筷子都费劲,更别说吃饭的时候发出声音了。
  说实话,他觉得吃饭的时候发出声音,这实在是一种非常野蛮的行为。
  “那你去楼下吃吧,看着你这么不尊重我做的食物,我觉得非常不开心。”昴君表现得有点无理取闹,千野优羽想要开口阻止他们起冲突,但是桌子下的脚突然被昴君轻轻踢了踢。
  于是他闭嘴了。
  黑泽先生狠狠地深呼吸了几下,警告地看了昴君一眼:“好,我下去吃,希望你吃完之后也可以赶紧走。”
  “好的,但是也希望你吃完之后记得洗碗哦~”昴君笑眯眯地挥了挥手。
  黑泽先生黑着脸端起面下了楼,兰兰一边啃着兔粮一边蹦蹦跳跳地跟了下去。
  千野优羽不敢跟下去,贝贝还在楼下呢。
  而宠物店的二楼是没有桌子的,黑泽先生这种用筷子不太熟悉的人,如果想要好好吃完这顿饭,就必须去一楼使用桌子。
  冲矢昴悄悄走到楼梯边上,凑过去听了半天,然后呼了一口气。
  “总算把她赶下去了。”昴君嘴角勾起一个笑,“我再下碗面,你去把你弟弟叫起来吃面吧,对了,他只能在房间里吃哦,我担心黑泽小姐会真的上来洗碗。”
  千野优羽吃下了最后一口面,满脸的茫然:“啊?”
  昴君已经去下面了,面和汤底都已经弄好了,只要煮熟了就可以直接吃了。千野优羽愣愣地看着,难怪昴君刚刚多做了一份呢,他还以为是昴君想吃两碗,没想到是给BX5668做的。
  他的良心开始痛了起来,昴君表现得越周到,他就觉得良心越痛。
  要不,还是告诉他真相算了,如果他不相信的话,就让BX5668给他表演一个手变抹布。
  但就在这时,冲矢昴的手机响了几声,是来信息的声音。
  昴君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表情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他将手机塞回口袋里,将煮好的面条放进碗里,抬起头来时脸上还是笑吟吟的模样:“我突然有点事情,需要先走了,面我放在这里了,你记得让你弟弟来吃哦。”
  不等千野优羽说话,他径直回房间换好衣服就离开了。
  千野优羽:……
  咦,好像躲过去了?他的运气真不错啊。
  黑泽先生也端着吃完了的碗走了上来,默不作声地就拿着碗进了厨房,往洗碗池走去。
  但是厨房里还有一碗新的面条,黑泽先生眼神一凝:“这是给谁的?”
  能够少一件事就少一件事吧,既然黑泽先生没有发现BX5668,千野优羽当然也不会主动说出来,他只好含泪再吃了一大碗面:“是给我的,我太饿了……”
  “那个碗你自己洗。”黑泽先生语气平静。
  真是意外,黑泽先生竟然会洗碗。
  千野优羽一直觉得黑泽先生应该是那种,吃完饭之后把碗摔了直接换新的也不会去洗碗的人,但是现在意外发现了对方的另外一面,好像黑泽先生的形象在他的内心里又鲜活了一分。
  等到千野优羽勉强把这碗面也灌进了肚子,黑泽先生也洗好了碗,虽然说着让千野优羽自己洗碗,但他还是帮他把这个碗也洗了。
  然后,两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现在才八点钟,离黑泽先生变回去的九点还有一个钟头。
  昨天亚蒙导演专门跟他说了,反正今天没有他的戏份,所以他可以晚一点去,但是怕他迟到,所以还是给了个提前量,让他中午十二点前到就行了。
  正好可以送走黑泽先生。
  黑泽先生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刚才我看到,贝贝消失了。”
  千野优羽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真哒?!”
  看来是阿新的技能时间到了,接下来至少有一天的时间是安全的了,阿新的技能冷却时间有整整一天呢。
  不过想到了阿新使用技能真的召唤出了一个妈,千野优羽不禁将好奇地目光投向了阿赤。
  黑泽先生的眼神看起来有些费解,似乎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千野优羽对宠物店的宠物离奇消失表现得这么怪异,但是他也没打算问。
  这间宠物店的秘密很多,这些秘密对他并没有用处,他也不打算深究。他只是睁着那双墨绿色的眼珠,将千野优羽映入眼底,饶有兴致地看他到底还想干嘛。
  “阿赤哪。”千野优羽语气慈和。
  “唧?”盯梢冲矢昴盯梢了一整晚,所以一整晚都没睡的阿赤显然有些犯困,但还是强打起精神给予了主人回应。
  千野优羽比划了一下,这个毛病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阿新学的:“你可不可以表演一下那个……”
  阿赤站在千野优羽面前的桌子上,看起来有些迷茫,它有些茫然地“唧”了一声,好像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千野优羽比划了一下,指了指妈没了但跟女朋友在贴贴的阿新,又指了指手机,比划了一张卡牌的形状:“就是,表演一下那个。”
  见阿赤还是没懂的样子,阿GIN顿时吱吱吱笑了起来。
  这下阿赤懂了,它顿时整只鼠鼠都僵住了,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那双墨绿色的杏仁眼里迅速浸染了泪水。
  虽然它不会拒绝优羽的要求,但是这实在是有点强鼠所难。
  阿新召唤的是妈,它召唤的可是前任啊。
  俗话说得好,最好的前任最好跟死了一样,它觉得自己如果召唤了前任出来的话,对于它的前任来说,它是不是相当于揭棺而起,秽土转生啊。
  见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