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事情有很多,昴君是一点不知道啊。
  更何况黑泽先生和透君都这么聪明, 他们两个都可以充当侦探去破案,只有昴君跟自己一样是傻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千野优羽担心自己如果说BX5668是个机器人, 昴君会马上报警把他给抓进精神病院。
  但是昴君可是他的挚友,总不能欺骗挚友吧。
  千野优羽干巴巴的开口:“你看到了?”
  冲矢昴的脑袋上缓缓打出了几个省略号, 这个场景,这个对话,像极了他马上就会被杀人灭口的恐怖片剧情。
  他觉得自己不该管千野优羽的闲事,虽然这段时间以来对方一直表现得很无害,无害到他差点忘记了对方的神秘,以及对方的危险性。
  别的不说,那只叫阿赤的松鼠还在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呢。
  说起来,为什么阿赤要穿一件骚粉色的T恤啊,难道是因为性转版琴酒已经穿过了,所以为了端水,才让阿赤也穿一穿吗?
  冲矢昴的脑子里开始跑火车,但是他作为一个FBI,虽然霓虹人民不是他的人民,但是众所周知阿美莉卡是霓虹的爸爸,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也有要保护霓虹公民的义务。
  “优羽,非法拘禁要判好几年的。”冲矢昴语重心长。
  千野优羽有点无语,试图解释:“我没有非法拘禁,他其实是来打扫卫生的。”
  此话一出,冲矢昴脑袋上几乎具现化出了一排问号,然后,也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又产生了一些奇特的变化,因为短时间内表情变化了太多次,让他的表情几乎扭曲得有些微妙。
  “唔,黑泽小姐知道你房间里藏了个人吗?”冲矢昴的语气怪怪的。
  千野优羽老老实实的摇头。
  “优羽啊。”昴君又用那种语重心长的语气喊了一声千野优羽的名字,“虽然我觉得你的癖好非常的怪异,但是你要知道,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一心一意。”
  昴君在说什么啊,千野优羽感觉自己完全听不懂,但是这时候如果保持沉默又显得有些不礼貌,于是千野优羽重复了一遍对方的话。
  “你说得对,人确实应该一心一意,不然就是死渣男了!”
  冲矢昴:“你怎么骂人呢?”
  千野优羽:???
  他感到了茫然,他明明只是重复了一遍昴君的话而已啊,他想了想,决定转移话题。哦,他想起来了,BX5668长得不是跟他很像么。
  “其实是这样的,那是我弟弟。”千野优羽换了套说辞。
  明明刚才还说人家是来打扫卫生的,现在又改口说是弟弟,冲矢昴简直要笑出声来了。
  哈哈,他可是FBI中最优秀的那一批,千野优羽在他面前撒谎,实在是班门弄斧了,算了,也别在这里继续说了,衣柜里那孩子估计藏了挺久了,怪可怜的,他还是赶紧把对方给解救出来吧。
  其实刚才冲矢昴打开衣柜门的时候并没有看清里面人的样子,他只是看到里面有个人,目测年龄并不算大,应该还没成年……很好,罪加一等。
  “你先出来吧,别缩在衣柜里了。”冲矢昴转身把衣柜门再一次打开,然后伸出手,把衣柜里缩着的那个人拉了出来。
  他的手解除到衣柜里那人的皮肤时,他心里划过了一丝怪异得感觉。
  怎么说呢,无论是触感还是温度,这都毫无疑问是个活人的皮肤,但是他却总是觉得有些违和感,但他也没多想,还是一用力,将衣柜里的人给拉了出来。
  “优羽,你这样是不对的,如果怕被黑泽小姐知道,你就不要乱来……呃”
  冲矢昴的声音卡壳了,当把衣柜里的人拉出来之后,借着灯光他也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这个人还是能被称作男孩的年纪,他拥有一头金色的卷曲长发,白皙透亮的肤色,大大的黑色眼睛眼尾下垂,鼻梁高高的,嘴巴微微有些嘟起。
  这个外表实在是有些过于眼熟了。
  冲矢昴看了看男孩,又看了看一边的千野优羽,得出了结论,这两人如果没有血缘关系他就把阿赤给吃了。
  而且在像千野优羽的同时,他还同时像极了另外一个人。
  这个十四五岁的男孩显而易见的不会是优羽的孩子,毕竟优羽才22岁,没本事生出这么大的孩子,这时候优羽说的这是他弟弟这个说辞就非常可信了。
  而优羽弟弟的神情和举止,不夸张的说,跟千野优羽简直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关系很好,两人应该不会连这方面都这么相似吧。
  而联想到弟弟像的另一个人,优羽把他藏进衣柜里这件事就有了解释。
  看来优羽虽然癖好奇特,会喜欢黑泽小姐这样的人,但还是很注意保护自己兄弟的。
  毕竟黑泽小姐那身气质,一看就知道根本不可能是普通人,保守估计至少是雇佣兵起步,如果是跨国犯罪团体的成员也一点都不离谱。
  而优羽的兄弟现在身处黑暗,步步为营。优羽跟警方的关系这么好,如果被人知道了跟他的兄弟关系,一定会招来大麻烦的吧。
  冲矢昴顿时理解了一切。
  原来,千野优羽跟安室透是亲兄弟啊!
  他确实听说过安室透是个混血,也不知道母亲是外国人还是父亲是外国人,他跟千野优羽一定是一个人像爸爸,一个人像妈妈吧。
  两个人的长相一点也不相似,所以不会被怀疑,但如果弟弟的存在暴露了,他的外表只要被聪明人一看,就会知道真相。
  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的吗?
  冲矢昴被自己的脑补给说服了,他叹了口气,感叹了起来:“猎犬潜入黑色狼群,是为了保护羔羊,但是猎犬也自有人会守护啊。”
  而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黑泽小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很吵。”
  没等千野优羽说话,昴君就提高了声音回答道:“没事,我跟优羽在聊天呢。”
  黑泽先生凉凉地“嗯”了一声,门外又变得悄无声息。
  昴君回过头,看向了茫然的千野优羽,然后宠溺地笑了笑,那双始终眯起来的眼睛弯出了一个更加柔和的弧度:“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们的。”
  然后他拉开了衣柜门,将BX5668又给推了进去,甚至还贴心地扯过了几件衣服将BX5668给盖住,然后娴熟地关上了衣柜门。
  BX5668:……
  还好它只是一个清洁机器人而已,不然一定已经在破口大骂了。
  千野优羽已经看不懂事态的发展了,他觉得今天如果真的有一个人要被抓进精神病院的话,那个人一定不是他。
  说起来,刚刚认识昴君不久的时候,千野优羽就时常看到昴君发信息咨询心理医生,也见过他预约去心理医生那里看诊。
  别是精神病加重了吧。
  昴君也是个可怜人啊,千野优羽露出了一个慈祥的表情,往旁边挪了挪,给昴君让出了半个床位,然后拉开了被子。
  “好啦,昴君快点来睡觉了,我明天还要去剧组报道呢。”
  --------------------
  作者有话要说:
  BX5668:***,****!!!


第112章
  第二天一早千野优羽就醒来了, 不是被闹钟吵醒,也不是被自家的小动物叫醒,而是自然而然就醒过来了。
  他醒过来的时候, 窗外还只是亮了一点点而已。
  现在这个季节,天黑得晚, 亮得早, 虽然天色已经是蒙蒙亮了,但是说不定还没早上六点。
  千野优羽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早醒过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很累, 每天好像都有忙不完的事, 明明他开的是一家宠物店, 但是平时忙的事情好像跟开宠物店关系不大。
  想想店里开展的副业吧,第一个是侦探,虽然不愿意承认, 但是他如今已经是米花町著名侦探了,在现今还活跃的米花町侦探中,他虽然破的案并不算多, 但是难度高,成功率惊人, 宠物侦探的人设时髦。可以说除了毛利侦探之外, 米花町就属他的名气最大了。
  哦,还有一个曾经的传奇高中生侦探, 叫做工藤新一,他时常听到媒体拿他们三个做比较,但是工藤新一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外界都传言说他已经死了, 所以把他排除了。
  不止是米花町,甚至在整个关东地区, 他的名字都已经很响亮了。
  其余两个副业虽然像是专人专用一样,一个宠物租借——应该指的是把小景和小卷借给透君。
  而另一个副业是buff服务——应该指的是他的【叛逆】技能所带的幸运buff吧,这个副业暂时也只对黑泽先生开放。
  这两个副业都怪不科学的,千野优羽并没有将他们发扬光大的想法。
  不过透君和黑泽先生都很大方,虽然是专人专用的两个副业,但是整个宠物店目前可以说是靠他们两个养着了。
  跟副业比起来,宠物店这个主业就显得黯淡无光了,从他接手宠物店到现在,一共只卖出去了一只宠物,还是卖给了熟人——波洛咖啡厅的老板。
  而除此之外,他的宠物店竟然一只宠物都没卖出去过了。
  没卖出去就算了,最离谱的是,马普尔宠物店也正式开张过一天,但是一个客人都没有。
  没错,他的宠物店里竟然还没有一个客人光顾过。
  想到这里,千野优羽狠狠地叹了口气。
  叹气声在寂静的室内显得很大声,把他自己都给吓了一跳,也把被窝里的另一个人叫醒了。
  冲矢昴睁开的双眼完全清明,里面没有丝毫的困意,好像无论何时他都是清醒的一样,跟千野优羽醒过来之后脑子要起码五分钟才能重新转动形成了鲜明对比。
  “优羽?”冲矢昴看了看时间,有些疑惑地出声。
  千野优羽应了一声,反正昴君已经被他吵醒了,也不怕再被吵醒一次,于是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4:45
  如果没记错的话,昨天他是凌晨才睡着的吧,最少也是一点钟了,结果现在睡了三个小时就醒了吗?
  千野优羽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小小声地朝睡在旁边,只从被子里露出一个头的冲矢昴道歉:“对不起啊昴君,我把你吵醒了。”
  冲矢昴没有一点被吵醒之后的起床气,他似乎很习惯这种随时都会被吵醒的情况,既然已经睁开眼睛了,干脆就爬了起来。
  但是他刚刚坐起来,从他的身上就滑下去了一样东西,如今天色只是蒙蒙亮而已,房间里也只是勉强能看出人的轮廓而已。
  那个东西从昴君的胸口滑下去,然后啪叽一下摔在了床上,发出了“哎哟”的声音。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千野优羽有些吃惊:“阿新?”
  他直接打开了房间的灯,一看,果然是阿新,它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房间,然后趴在昴君的胸膛上睡大觉……
  等等,千野优羽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僵硬地环视了一圈房间。
  阿GIN还是睡在他的枕头上,他坐了起来,所以阿GIN也坐了起来,脑袋仰得高高的在看着他。阿赤蹲坐在他和冲矢昴的中间,现在还在打哈欠,看起来像是一夜没睡的样子。
  阿零……哦,阿零在透君家做客呢,兰兰在黑泽先生的房间,至于阿伏和阿卡,它们两个都很听话,只要阿GIN和阿赤没有叫它们的话,它们是不会擅自跑上来的。
  千野优羽稍稍松了口气。
  贝贝不在就好,不过根据阿新的技能描述,贝贝存在的时间应该是八小时才对,但是现在才四五个小时,难道技能是可以提前结束的吗?
  千野优羽探过身,像拎一只可怜的鸡一样,一把拎起阿新的翅膀根,将它提溜到自己面前。阿新的大眼睛咕噜噜转动了一下,它努力伸长了脖子跟千野优羽的脸颊贴了一下,看起来还怪委屈的。
  “优羽,怎么啦?”
  “你干妈呢?”千野优羽问道。
  “嘎?”阿新嘎了一声,自然地回答道:“睡觉去了呀。”
  技能召唤出来的小动物,也要睡觉的吗?
  千野优羽继续问道:“你干妈在哪里睡觉呢?”
  阿新用力挣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边说话边用翅膀比划,它有这个习惯,如果把它翅膀给捏住,它就连说话都会变得恹恹地。
  于是千野优羽松开了手里的翅膀,阿新得到了自由,用力拍打了两下翅膀,然后飞了起来,落在了床头柜上站着,开始手舞足蹈地比划了起来。
  “贝贝干妈说,美女就应该跟美女在一起,它才不会让臭男人占它的便宜,就算我是它干儿子也不行。”
  说到这里,阿新的翅膀比划了半天,最后将翅膀和它的身体摆出了一个箭头的形状,指向了隔壁房间。
  “贝贝干妈说,美女、美兔和美蛇在一个房间睡觉很合理吧,然后就钻进隔壁房间去了。”
  千野优羽短暂地沉默了一下,突然开始担心起了贝贝的生命安全,不过贝贝只是技能召唤出来的蛇蛇而已,应该不会被黑泽先生给一枪崩了……吧?
  他突然担心了起来,虽然他很害怕蛇啦,但是如果贝贝出事了,阿新一定会很难过的吧。
  想到这里,千野优羽赶紧从床上爬了下来,套上自己的拖鞋就跑了出去。
  他来到隔壁房间门前,焦急地敲了门,希望黑泽先生还没睡醒吧,如果睡醒了在房间里发现条蛇,总觉得贝贝就危了。
  但他伸出手,几乎刚刚碰到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