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蒙导演一阵感慨,他简直恨不得跟千野优羽结拜成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当然了,感谢这种事记在心里就可以了,加钱是不可能加钱的,最多以后有好事优先他啦。
  琴酒有些不耐烦,虽然也是第一次站在这么多的镜头下,但是他表现得完全不像是千野优羽一般怯场,亚蒙导演不指示要怎么做,他就臭着一张脸站着。
  亚蒙导演很快回过神来:“千野小姐,你可以稍微笑一笑吗?我想天使在满足他人心愿的时候,应该是笑起来的。”
  琴酒瞥了亚蒙导演一眼,摇了摇头。
  亚蒙导演:“不笑也行的,我想天使满足他人心愿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面对工作笑不出来这也是人之常情嘛。”
  琴酒需要饰演的角色是一个仙女,她听到了毛利小五郎饰演的“三郎”在被生活的重担压弯了脊背时的抱怨,他努力工作,给上司当牛做马赚取工资,就是为了这个家,但是长期的压力之下他也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在又一次对妻子大吼大叫发泄情绪之后,妻子终于对他彻底失望,要跟三郎离婚。
  三郎当然想不通,自己明明是为了家庭才将自己逼成了这个模样,为什么会获得这样的结局?他当天晚上又喝得烂醉,一边流泪一边抱怨生活的不公,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失败到了极点,甚至还不如街边一条狗,不如让他变成一条狗算了,一条狗应该不会心碎了吧。
  仙女听到了他的愿望,真的把他变成了一条狗……
  既然双方达成了共识,亚蒙导演也不试图让“千野小姐”有其他的表情了,他比划了一个手势,摄影将镜头拉近了,直接给了琴酒一个特写,然后示意琴酒念台词。
  琴酒:……
  他朝镜头外看了一眼,千野优羽有点不爽,凭什么他一个幕后大BOSS都没有台词,黑泽先生这种只出场一幕的角色有,都是龙套竟然还会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对待,简直令人发指。
  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走到了摄影师的身后,然后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牌子上写着这场戏应该要念的台词,他就知道黑泽先生根本就没有记台词,这个人连别人的名字都记不住的,怎么可能会记住这些对他而言一点用都没有的台词。
  黑泽先生的视力很不错,千野优羽手里的牌子并不大,但是以他的视力完全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然后……他开始冷淡地念台词。
  语气里除了冷淡还是冷淡,完全没有什么感情流露的意思。
  更离谱的是,亚蒙导演完全没有要喊停的意思,跟刚才他笑得不够甜被cut了整整二十分钟形成了鲜明对比。
  千野优羽怒了,他真的怒了,他耐下性子等到黑泽先生念完了台词,又等到黑泽先生在亚蒙导演的要求下随便做了几个动作,又补拍了几个背影图,黑泽先生的戏份就结束了。
  简单得离谱了,整个时间甚至不超过十五分钟。
  千野优羽跑到亚蒙导演身后,反正他的戏份已经拍完了,脱离了龙套演员的身份之后,他对导演的那份敬畏之情也一并消失不见了。
  “亚蒙导演,我觉得你有点过于双标了,为什么千野小姐怎么样都行,我一个表情不对你就要揪着我这么久?”
  听到了千野优羽的问题,亚蒙导演只是冷笑了一声:“千野小姐是免费来帮忙的,跟你能一样吗?而且她演得很好啊。”
  千野优羽的耳朵里完全没办法听到后面的话,他的思绪全部被前一句话给占据了。
  “免费?什么免费?”
  亚蒙导演表现得好像比他还惊讶:“千野小姐同意来帮忙,我本来也不想占这个便宜,想付给她比群演多50%的薪酬作为救场费,不过需要签一份协议。千野小姐说不需要,她只是来帮个忙而已。”
  说到这里,亚蒙导演甚至想抹眼泪了:“太感人了,他跟你真的完全不同,你走了什么狗屎运了,有一个这么善良的老婆啊。”
  亚蒙导演这个人真是有一套,总是可以用一句话就让人忽略前一句话的离谱之处,千野优羽人傻了。
  “老婆?什么老婆?”
  亚蒙导演表现得比他还要惊讶:“什么,千野小姐跟你一个姓氏,我还以为是婚后改姓呢。原来不是吗?那太好了,她一定是你的姐姐吧。”
  呃,当然不是啊。
  但是黑泽先生明显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千野优羽也不想让人深究,于是僵硬地点了点头。
  “Nice!”亚蒙导演猛地握拳,然后变得有些扭扭捏捏的,“那个,其实导演我啊,现在还是单身呢,所以,可不可以……”
  “不可以!”千野优羽毫不犹豫地截断了亚蒙导演的话,他生怕自己听完了这段话会掉san。
  跟黑泽先生一起去化妆间卸妆的时候千野优羽还有些精神恍惚,他看了看走在自己身边穿着白裙子的黑泽先生,又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
  黑泽先生冷淡地转动眼珠,捕获了他的视线:“在看什么?”
  千野优羽摇摇头,老老实实地收回了视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宠物店模拟器所有人的原因,似乎那张【一次性功德护体圣光普照转运卡】对他并不起作用,无论别人怎么跟他描述黑泽先生看起来有多么多么的善良,他的气质有多么多么的圣洁,千野优羽通通感觉不到。
  在他眼里,穿着白色长裙的黑泽先生看起来,跟穿花嫁的高达似的。
  所以在听到亚蒙导演的话之后他才感觉自己简直受到了精神暴击,一时间只想让自己住脑,不要去想奇怪的东西,不然以后不仅仅是不能直视亚蒙导演了,连黑泽先生他也无法直视了。
  温亚德小姐好像去找充电器了,反正从黑泽先生去拍他的那场戏开始,温亚德小姐的闪光灯就没停过,直接把手机给干没电了。
  黑泽先生虽然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但是走路的脚步都快了几分,这让千野优羽也不得不加快了一点速度跟上了他的步伐。
  换好了自己的衣服之后,亚蒙导演说两只鼠鼠的戏份明天才会拍,所以他可以先走了。
  本来千野优羽想跟温亚德小姐说一声的,但是黑泽先生面无表情拉着他就直接走了出去,千野优羽也只好作罢。
  等回到了马普尔宠物店,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
  千野优羽带着黑泽先生去隔壁波洛咖啡厅吃饭,透君今天没有上班,所以小景和小卷也不在。
  这让千野优羽感到了莫名的失落,当然了,更多的是因为小景不在而感到失落。
  至于其余的小动物,千野优羽给昴君打了个电话,让他和阿笠博士代为照顾一下。
  他还是下意识地觉得黑泽先生实在是很危险,还是不要让所有的小动物都跟黑泽先生待在一个屋檐下比较好。
  特别是阿新,这只鹦鹉实在是嘴贱,千野优羽有些担心如果阿新说了什么讨人厌的话,会不会被黑泽先生半夜偷偷敲闷棍啊。
  当然了,阿GIN和阿赤当然没问题,千野优羽对阿GIN和阿赤非常的信任,总觉得只有两只鼠鼠欺负别人的份,他需要担心的是两只鼠鼠别联合起来把黑泽先生给打了。
  毕竟人家是付了钱获得的buff,他感觉自己有必要提供优质的服务。
  至少要保障客户人身安全吧。
  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千野优羽把黑泽先生带回了马普尔宠物店内。
  黑泽先生显然对他的宠物们去了哪里也并不感兴趣,之前在剧组的时候,黑泽先生似乎是把手机给关机了,现在他坐在沙发上,满脸复杂地听着手机提示音响个不停。
  千野优羽站在旁边,想等提示音响完之后告诉黑泽先生毛巾在哪里,但是他足足等了十分钟,手机提示音还在响。
  于是他打了个哈欠,直接上了三楼,准备先洗个澡,等洗完澡,希望黑泽先生已经接收完信息了吧。
  而等他上了三楼之后,看着突然冒出来准备接过他手里两只鼠鼠的BX5668,千野优羽才惊觉自己把清洁机器人给忘了。
  虽然早上BX5668把自己给藏得好好的,没有被黑泽先生给发现,但是黑泽先生可是要再店里待一整夜的,如果发现了BX5668该怎么办啊?
  “小弟啊。”千野优羽语速飞快地交代起来,“你今晚一定要藏好啊!”
  如果不是BX5668不可以被收起来的话,千野优羽恨不得把它给塞回手机里。
  虽然被黑泽先生发现他家里藏了个小弟弟似乎也没事,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并不是这样,BX5668这个外表最好是不要被任何人给看到才行。
  BX5668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现在看起来与人类已经一般无二了,他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然后乖乖地走到千野优羽隔壁房间的衣柜前,打开衣柜把自己塞了进去,又乖乖地关上了衣柜门。
  千野优羽松了口气,这样应该就不会被发现了吧。
  --------------------
  作者有话要说:
  琴酱看着手机里几百条信息,照片视频一应俱全,杀心渐起


第109章
  虽然BX5668藏好了, 但是千野优羽总还是觉得有点不得劲,可能是因为它看起来实在是太像人类了。明明只是个机器人而已,神态却灵动得像是人类一样, 扁着嘴可怜兮兮地躲进柜子里的样子,像极了被奸夫藏进衣柜里的白莲花小三。
  千野优羽:……
  也不知道一台扫地机器人在那委屈个什么劲。
  千野优羽硬下心肠, 直接把房间门给关上了, 自己则是带着毛巾和两只鼠鼠一起进了卫生间。
  既然拒绝了BX5668的工作,千野优羽总得自己把两只鼠鼠给洗干净才行, 它们在外面跑了一天了, 总不能让它们脏兮兮的上床睡觉。
  不过阿GIN和阿赤是绝对不可能同时在一个盆里洗澡的, 如果真的把它们一起扔进洗脸盆里,千野优羽担心它们会打得洗脸盆都开裂,他可没钱买新的。
  等等, 他好像有钱了?千野优羽一贯的穷人思维突然停顿了一下,他想起了黑泽先生为了好运的buff花了一大笔钱,同样打进了黑泽先生第一次给自己的那张银行卡里。
  虽然他将第一次黑泽先生给的钱还回去了, 因为那次使用【叛逆】技能并不是黑泽先生主动要求的,而且他没有说清楚副作用到底是什么, 让黑泽先生先是受到了变身的惊吓, 又差点掉进坑里摔死。
  但是第二次的【叛逆】可是黑泽先生自己要求的,所以黑泽先生打过来的这笔钱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
  当然了, 主要还是他觉得经过了这次事件之后,如果黑泽先生真的因为搞黑色被抓了,他应该也没办法撇清关系了。
  千野优羽叹了口气,虽然有钱了, 但他穷惯了,还是不喜欢无畏的浪费。
  将洗脸盆接满了水, 千野优羽将阿赤放进水里,让它先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带着阿GIN坐在了马桶上。
  开始刷手机。
  白天的时候他就很好奇【神秘访客】的任务奖励是什么了,但是又怕是什么会被别人发现的东西,所以不敢在外面使用,如今自己回到了家里,自然可以点开奖励看看了。
  至于黑泽先生,他连变性都接受了,还有什么奇妙的东西是接受不了的呢?
  打开了宠物店模拟器,千野优羽才发现原来不止是【神秘访客】这个神秘任务已经完成了,支线任务也已经显示完成了。
  完成的标志后面还显示着任务奖励,千野优羽看了一眼,发现支线任务的奖励也是随着任务的完成而逐渐上调的。
  【支线任务·星光之路(三)】(已完成)(奖励道具卡x1,宠币x20】
  他记得,星光之路(一)的时候,宠币的奖励只有5个,星光之路(二)的时候是10个,如今(三)完成了,奖励了20个,难道宠币的奖励是呈指数增长的吗?
  那也太爽了吧,难怪之前设置BX5668的外表时需要这么多宠币,只要慢慢完成任务,后期宠币好像还真的不成问题。
  千野优羽的手指在【支线任务·星光之路(三)】上晃动了一下,还是落在了【神秘访客】的任务上面。
  没办法,神秘奖励永远都比已知奖励更加吸引人。
  手指刚一接触到屏幕,APP就弹出了朴实无华的白色窗口。
  【恭喜玩家“千野优羽”获得宠物称号“我曾是个人”,该称号可交易,不可升级。】
  【恭喜玩家“千野优羽”获得宠币x100,宠币可用于购买具有特殊效果的宠物用品。】
  千野优羽愣了愣,随后忍不住开心到笑出声,他还是第一次一口气获得这么多的宠币,他已经好几天不去看商城了,反正刷出什么东西他也买不起。
  购买BX5668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流动宠币,只剩下一些用来给宠物们购买商城的食物,去刷商城的话,看到每天限时刷出来的好东西反而会让他难受。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去看看宠物称号是个什么东西,他以前只获得过称号,没有宠物的前缀,难道宠物称号的意思是可以给宠物的称号吗?
  首先打开了他的信息栏,信息栏里并没有宠物称号的存在,千野优羽又打开了【我的物品】,这回在物品栏里发现了宠物称号“我曾是个人”。
  点击了一下宠物称号,跳出了一个弹窗,上面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