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先生想要什么样的谢礼呢?”
  琴酒对那一整天的绝对好运实在是念念不忘,他打电话不就是为了这个?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那再给我来一发吧。”


第99章
  爆破物处理组的人跟搜查一课的人全部凑在了一起, 足以看出此次案件的严重程度。
  不过这次,他们警察没有派上任何用处,案件被完美的解决了, 炸弹拆掉了,凶手也死了。甚至连凶手的身份和杀人动机等等事情都被了解得清清楚楚。
  目暮警官露出了一副头痛的表情, 让在场对着他嘻嘻笑的侦探们赶紧回去, 眼不见为净,反正笔录已经录完了。
  千野优羽惊喜的发现自己已经拥有了一部分米花人的特质了, 比如说他当时明明很害怕自己被当场炸死, 但是事情解决之后, 马上就能跟所有人有说有笑的聊起天来,还跟小林医生约好了继续给小公猫还有小公狗绝育。
  约定的时候,一低头就看到了怀里的卷毛猫猫“你有病吧, 咬死你哦”的眼神,千野优羽忍不住笑出声,然后朝小林医生伸出手。
  “还我两份绝育的钱, 小景和小卷不做手术了。”
  虽然才刚刚遭到了死亡威胁,差点就真的死了, 但是小林医生不愧是在米花町开了好几年诊所的人。
  知道志贺志野死掉的消息之后, 他又立刻活蹦乱跳起来,面对千野优羽的要求, 他满脸的肉痛与心不甘情不愿。
  要他把已经进了口袋的钱再掏出来,这种事光是想象就足够让小林医生心如刀割了,可惜千野优羽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虽然爱钱, 但也不能没良心。
  于是他咬咬牙,生怕自己后悔一样快速说道。
  “免……免费了, 这次给你的猫猫狗狗动手术都……免费……”说到这里,小林医生简直心痛得说不下去了,他赶紧补充了一句,“只此一次哦,下次来还是要收费的!!!”
  千野优羽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忍不住笑出了声。
  高桥进开着车将千野优羽和他的小动物们送回了店里,去的时候只有阿GIN、阿赤和它们的两个载具,以及猫猫狗狗们。
  但是回来的时候,小动物们暂时留在了小林宠物诊所,反正是免费的,也怕千野优羽一个人照顾不过来这么多动过手术的小动物,而且小公猫和小公狗也要继续噶蛋呢。
  而车上多了阿零、阿新、兰兰、柯南,以及安室透。
  千野优羽看着狭窄后座里挤着的安室透和小景小卷,他怀里抱着柯南坐在副驾驶里,有些无语。
  安室透明明有自己的车,干嘛要来挤他啊?
  将柯南送回家后,也差不多到了开店的时候,可惜千野优羽的店开了一天又只能被迫停业,因为店里只剩下了小景和小卷两只猫猫狗狗,和一窝小仓鼠,这个店暂时是开不起来了。
  暂停营业的牌子又挂上了。
  不过千野优羽觉得暂不暂停都没什么区别,反正他就算是开店,店里也没生意,简直像是被财神给诅咒了一样。
  等等,财神?
  千野优羽若有所思,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我的物品】,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被财神摸过的一次性祝福卡x3】
  而这次打开手机,他又在任务界面里看到了一些新的东西,【神秘来客】的任务虽然还没有完成,但是随着进度的增加,任务栏里也添加了不少的新消息。
  看完后,千野优羽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决定下次开店的时候用一张【被财神摸过的一次性祝福卡】看看,如果能一次性把店里的猫猫狗狗都给卖完,那就真是开张吃半年了。
  他卖掉第一只猫猫美美剩下的钱已经被用完了,这次去绝育还是靠黑泽先生给他的银行卡。他从里面取出了一部分,打算先用着,下次赚钱了再打回去。
  反正,反正黑泽先生也说了这钱给他了,他虽然不打算跟黑泽先生有太深的交情,但是暂时用一下还是可以的吧……千野优羽有点心虚。
  之前因为心虚,拆完弹后,黑泽先生问他能不能再来一发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答应了之后才弱弱地问道,“来一发什么?”
  黑泽先生的语气里满是深意:“你知道的,做好准备,我随时会来找你。”
  啊?知道什么?而且明天他要进剧组拍电影啊。
  千野优羽想要这么说,但是黑泽先生电话挂得太快,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而对方实在是太神秘,每次千野优羽想要打回去的时候,手机都会提示号码是空号。
  完全就是只能黑泽先生单方面联系他嘛,千野优羽鼓了鼓脸颊,但是想到万一黑泽先生因为搞黑色被警察抓了,那么他作为一个只能被被动联系的人,应该不会被连坐吧。
  高桥进虽然受尽了惊吓,但是事情解决后,又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约好了下次还是由他来帮忙去接回小动物后,他就离开了。
  安室透之前从波洛咖啡厅冲去拯救小景和小卷的弹药库,跟店长请了假,这会儿还是休假时间,于是他跟着千野优羽来到了马普尔宠物店,想要好好谈谈。
  BX5668自觉藏起来了,这让千野优羽稍稍松了口气,虽然他已经编好了说辞,但是清洁机器人外表看起来实在是很像透君,如果被透君看到了,总觉得非常尴尬。
  能不用解释最好了。
  安室透怀里抱着小景,他的视线跟千野优羽怀里的小卷对上了一瞬,挑眉使了个眼色,然后开门见山地说道:“优羽,我想把小景和小卷买下来。”
  千野优羽就猜到他会这么说,因为安室透对小景和小卷的了解程度实在是很深,连小卷会拆弹这种事都知道。
  而小景和小卷只是两只幼犬和幼猫,都还没到一岁,也不是卡牌小动物,能够拥有这样的能力无论怎么想也不可能,除非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什么动物。
  至少以前不是。
  手机响了一声,千野优羽拿出来看了一眼,是宠物店模拟器传来的提示音,【神秘来客】任务的进度又往前走了一部分,解锁了更多的任务资料。
  任务资料里的消息也挺让人吃惊的,千野优羽觉得有必要让对方知道些情况。
  千野优羽是将安室透当做好友的,对方想要买两只店里的动物,按理来说他是应该答应的。
  “透君,我当然愿意把小景和小卷卖给你,但是我必须跟你说清楚,如果我把他们卖给你,那么他们两个就是普通的小动物了。”
  安室透的怔了一下:“什么……意思?”
  千野优羽认真解释:“意思就是,如果我把小景和小卷卖给你,那么出了这扇门,他们两个就会变得跟其他的小猫小狗一样。”
  看安室透的表情实在是有些可怜,千野优羽下意识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头,他并没有什么保密意识,但受限于智商,他也没办法几句话就将事情给说清楚,于是他将怀里的小卷也递给了安室透。
  小卷下意识地挣了一下,爪子勾在千野优羽的衣服上,是一个不舍的动作。
  安室透接过小卷,将小猫小狗一起抱在了怀里,表情怔怔地听着千野优羽的解释。
  “小景和小卷不一般,这你也是知道的。而你也看到了,虽然只来了宠物店几天,他们两个对我的好感与依赖也很不一般。”千野优羽说道。
  安室透点了点头,他能看出景光和松田都很喜欢千野优羽,但他当时没有多想,因为千野优羽这个人实在是充满了谜团。
  似乎不管什么事只要遇上了千野优羽似乎都显得这么的顺理成章,连他自己也对千野优羽这个人充满了好感。
  不过安室透并不是由好感度驱使行为的人,他的一切行为都基于一个大的基础之上——不能危害到这个国家,这个社会。
  他将千野优羽划分到了朋友的范畴里,也是基于判断对方并不会突破他的底线,甚至对方还主动维持治安方面优先考虑的——至少千野优羽不会对凶杀案冷眼以待,而是积极破案,也算是维护社会治安了。
  但是如今细想起来,小景和小卷对千野优羽的好感度确实有点不太正常,千野优羽收到这批小动物的时候他也看到了,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而已,并不应该达到这样的程度。
  或许好感的产生很容易,但是景光和松田并不是这么容易对他人产生这么强烈的依赖的。
  千野优羽继续说着,他对此表现出了一种奇异的坦诚,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安室透了解他的秘密后,会对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当然了,千野优羽虽然透露了这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透露,至少在安室透的眼里,只是让千野优羽身上的谜团又增加了许多而已。
  安室透感到了一些不安,他其实也曾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的。
  让他动摇观念的事情几乎都是因为千野优羽,从发现阿零居然会写报告开始,直到小景和小卷的出现,他的世界观终于被彻底击碎。
  千野优羽还在老老实实地解释着:“小景和小卷跟阿GIN它们不一样,小景和小卷对我的好感会被放大,这是基于对我安全的保护,是一种机制……好长啊我懒得念了,算了,我直接说结论吧。如果小景和小卷不是我的宠物了,那么他们就会失去保护,成为两只普通的小动物。”
  这句话安室透还是听懂了,他一直隐隐约约知道一些千野优羽的不一般,但是不说开还能骗骗自己,只当对方拥有神秘背景,以及一些聪明的小动物而已。
  他的专业素养可以让他判断出千野优羽并没有在说谎,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也一脸震惊,明显对千野优羽那番话吃惊不已的小景和小卷。
  千野优羽在他的心里更加神秘了,对方看起来似乎是拥有动物方面的特异能力。也难怪,拥有这样的能力一定有很多像他这样的人会求到千野优羽的头上吧,难怪他的集邮癖这么严重也可以被满足,一定是像他一样的受益人帮忙收集的吧。
  安室透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他抿了抿唇,知道自己不会出卖千野优羽,只要对方一直表现得如此无害,他就可以跟对方做一辈子的朋友。
  也不知道千野优羽现在想要收集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愿意帮忙找找,如果找到了的话,是不是可以提提自己的另外两个同期的事情,看看千野优羽能不能帮一点忙。
  想到了上次在千野优羽身边看到的女版琴酒,唔,那千野优羽会不会也想要女版的他呢?安室透开始思考起了女装的可行性。
  用女装的自己换研二和班长,也不知道可不可行,这么一想还挺划算……
  “选择权在你们自己的手上,只要小景和小卷同意,你也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他们卖给你。”千野优羽的表情很认真。
  安室透还在思考女装的事情,闻言还有点回不过神来,等他回过神后整个人都懵了,他是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了,熬了这么久的夜工作,果然还是影响到了他的精神状况了。
  他们三只对视了一下,小景和小卷对这件事的接受度显然比安室透大得多,毕竟变成猫和狗的并不是他。当经历过的事情足够不正常的时候,反而对不正常的事更容易接受了。
  小景的爪爪搭在安室透的手臂上,轻轻地在他的手臂上点触着,使用了加密通话。
  【再一次与你相遇已经是奇迹了,我哪能奢望奇迹发生而不付出一点代价呢?何况只是这么微不足道的代价而已。】
  只是放大些好感而已,反正这也证明了他们确实对店长有些好感,既然如此,只要店长是无害的,那么也无所谓了。如果店长想要危害社会,那他们也知道自己并不是那种会被好感影响三观的人。
  再活一次竟然只要付出这么点代价,赚大了。
  小卷也点了点头,他和小景的想法基本一致。
  安室透低头沉默了很久,久到千野优羽以为对方站着睡着了,他才抬起头来,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优羽,那我可以请你店里的小动物去我家里做客吗?”
  千野优羽点点头:“当然可以啊。”
  于是安室透抱着小景和小卷离开了马普尔宠物店,千野优羽挠了挠头,他虽然没有什么要特别保密的意识,但也仅限于某一个任务的内容,或是某一个技能的内容,他不会把手机的事情说出去。
  阿GIN它们的存在与宠物店模拟器息息相关,别的都无所谓,他不能失去阿GIN他们。
  千野优羽伸手把阿GIN抱在了怀里,打开手机开始查看任务完成情况,一边查看一边对围绕在旁边的小动物们说道:“电影的拍摄进行得很顺利,亚蒙导演让我们明天去剧组把我们的戏份拍了。”
  听亚蒙导演说,电影其实已经拍得差不多了,等把他们的戏份拍完之后,再补拍一些镜头就可以直接杀青了。
  据说阿毛和毛利小五郎在剧组里的表现都很棒,他们互相演一个人的人形和动物形态,亚蒙导演在电话里夸得天花乱坠,说他们简直像同一个人似的,说不定这部电影可以去竞争一些奖项。
  千野优羽还没看清宠物店模拟器的任务界面,手机里就传来了一声提示音,他的账号里被转了一笔账,他点开查看了一下,来自于安室透。
  上面写着这是小景和小卷的生活费以及伙食费等等,顺便谢谢千野优羽对他们的照顾。
  再次点进宠物店模拟器,【神秘来客】虽然已经解锁了很多的信息,但还是显示着未完成的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