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人为去干预大自然的选择。
  但后来,那件事情发生了。
  毛利侦探,你应该也知道,一个狮群是不能没有狮王的吧。一群母狮子在草原上就像一块香饽饽,是那些流浪公狮眼里势在必得的所有物。
  一个狮群里的小狮子长大之后,母狮会继续留在狮群里,而公狮会被赶出狮群,成为流浪公狮,流浪的公狮子要么死在外面,要么长大成强大的狮子,去夺取别的狮群,而被打败的狮王又会被赶出狮群,一个狮群,只能有一批统治者。
  当然了,也会出现几只公狮子统领一个狮群的情况,这次,志贺志野的狮王朋友曾经所领导的狮群就遇到了流浪的公狮。
  这是由三头公狮所组成的公狮联盟,它们觊觎狮群已久,发现原本的狮王消失后,就直接强占了它的狮群。
  而这时候,狮群里还有前狮王留下的孩子,五头可爱的小狮子,它们出生还不到两个月。
  母狮若是有小狮子,那就不会进入发情期,这对于占领了狮群的新狮王而言是很糟糕的事情。所以当占据了新的狮群之后,公狮子会选择咬死前任狮王的孩子,迫使母狮发情,为它们孕育孩子。
  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前狮王的孩子已经被新的狮王给全部咬死了。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正常的动物争端,我们只观察,不参与。而对于志贺志野来说,这是他唯一朋友的后代,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朋友,连朋友的后代都保不住。
  我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我没想到志贺志野对一只狮子这么看重。
  小狮子死亡的第二天,他就带着满身的伤来到了保护区,他身上的伤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但是可以看出上面的硝烟痕迹。
  在驱车离开保护区的时候,他回头看了我们一眼,那眼神让我恐惧,仿佛狮王一般冰冷残酷,我从中甚至看不到一丝的人性。
  那一刻起,我知道我们做错了,这个人就是个魔鬼。
  当天,我们就收到了狮群被屠戮的消息,不止是新的狮王,甚至连原本的母狮也全部遭了毒手。
  官方通报说是偷猎者做的,但是偷猎者会将公狮子打得稀巴烂吗?我心里知道,是志贺志野做的,那家伙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疯子,魔鬼。
  于是我连夜离开了非洲,跑回了霓虹,甚至不敢跟任何一个人讲。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当天夜里,研究所里就起了大火,没有一个人跑出来,对外宣称的消息是电线老化导致的火灾。
  但我知道,这是那个疯子的复仇,而现在,他找到我了,只要杀了我,他就完成了复仇的最后一步。
  你问我他长什么样子?
  毛利侦探,只要你看到他那双眼睛,那就一定能认出他,因为他那双眼睛,那双眼睛根本不是人类的眼睛,你一看就能知道。”
  小林医生的声音又急又快,柯南知道,他说得是对的。
  将雄狮当做唯一的朋友,而为了朋友屠戮同类的人,自然与人类不同。
  志贺志野那双眼睛,只要看了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那不是人类的眼睛,仿佛捕食者一般冰冷无情,毫无人性可言。
  那双眼睛的主人不知何时突然冒了出来,无声无息地接近了柯南,然后,将枪管按在了柯南的脑门上。
  即使柯南只是一个小孩子,也不见对方的眼里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志贺志野冷冷地看着柯南,完全没有询问他是谁的意思,他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万一杀错人了怎么办,或许对他而言,人类与世界上的所有动物都没有任何不同,他看着柯南的眼神,与人类看着马上要被自己踩死的蚂蚁一般无二。
  然后,他扣动了扳机。


第98章
  在那一刻柯南真的以为自己会死, 当那个人的手指扣上扳机的时候,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枪响了。
  柯南颤颤巍巍地睁开眼睛,虽然枪响了, 但他却没有感受到痛苦,相反, 脸颊前方好像擦过去了一阵风。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 视网膜上掠过了黑色和白色的影子,他感觉肩膀一重, 侧过头, 只能看到五彩斑斓。
  那道五彩斑斓的光在他的肩膀上扑腾着, 力气还挺大的,将他整个人给扑腾得摔倒在地上,又在地上滚了几圈, 从身下的触感来看,是滚进了路边的草丛里。
  “嘎嘎嘎,小鬼, 你活下来了!”耳边传来的声音非常耳熟,柯南终于从死亡的阴影中回过了神来。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 蹲在了草丛里, 阿新自觉地蹲在他的肩膀上,虽然嘴里说出的话非常讨人厌, 但是它那双有着大大蓝色眼圈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一个方向。阿新的爪子抓着柯南的肩胛骨,有些无意识地收紧,让柯南感觉到了一阵疼痛感。
  柯南没有挣扎,只是顺着阿新的眼神往一个方向看去。
  志贺志野是真的想要杀他, 即使这个地方并不算偏僻,他开起枪来也毫无顾忌, 好在之前救下他的时候,志贺志野的枪似乎被打飞了出去,所以此时他拿着一把军刺,面无表情地与地上的两只动物周旋着。
  即使对手只是动物,他看起来也完全没有轻视的样子,无机质的双眼冰冷而无情。
  阿零和兰兰一左一右将志贺志野包围在了中间,它们似乎是跟在阿新身后跑过来的,在柯南差点被打死的关键时刻,是兰兰一个奋力飞扑,恰好将志贺志野手里的枪给扑了出去。
  虽然按理来说不应该这么容易,但是兰兰的幸运值也挺不科学的。
  一人一羊一兔紧张地对峙着,他们精神紧绷,只等谁绷不住了露出破绽,那么对手的獠牙就会吻上他的要害。
  一小学生一鹦鹉两个废物躲在草丛里,大气都不敢喘,柯南偷偷地伸手摸向自己的手腕,想要用手表型麻醉针在旁边找机会,可惜他手腕是空的,这才想起来,似乎是刚才被阿新救下的时候甩了出去。
  至于阿新,虽然柯南也拜托阿笠博士给它做了一个麻醉针,但是鹦鹉想要麻醉别人实在是有点困难,它一般也不带在身上,所以一人一鹦鹉只能躲在草丛里抓瞎。
  志贺志野的眼珠缓缓转动,扫过了阿零和兰兰。
  他可以看出来,这两只的动物的实力都很不一般,而那只羊的实力明显要强过那只兔子。
  但是,那只兔子似乎有种不同寻常的奇特运气。
  志贺志野很相信运气,若是没有运气,他早就死了无数次。
  他的视线缓缓移动,然后定格在了阿零的身上。只要攻破了最强的那一点,那么剩下的不过是些土鸡瓦狗,不值一提了。
  但就在准备动手的那一刻,志贺志野猛然侧过身体,将自己整个人藏到了石墙之后。
  小林医生的宠物诊所本来就不是在闹市区,志贺志野用来当做瞭望塔的高架桥就更加偏僻了,而高架桥的下方,有着一排雕刻着浮雕的石墙。
  志贺志野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石墙下,犀利的目光仿佛穿透石墙,看向了远处的高楼。
  阿零和兰兰抓住了他的破绽,猛然扑了上去。
  远处的高楼上,冲矢昴将眼睛从狙击镜后移开,对于志贺志野强大的直觉,即使是他也感到了一丝棘手。
  但是对方如今已经在他的狙击范围内,今天不可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但是冲矢昴并没有理会,而是又降眼睛放在了狙击镜后,静静地等待着机会。
  手机响了好一会儿才停下,亮起的屏幕里写满了资料。
  “志贺志野,国际通缉犯
  前南非狮群雇佣兵团成员,为人不讲道义,冷酷无情。
  从狮群雇佣兵团离开后,成为了独行雇佣兵。
  身手矫健,擅长爆破。
  犯下的案件血腥无比,如果被抓住,足以判处一千年刑期。”
  赤井秀一虽说假死后暗中在霓虹行动,但他与FBI还是有联系,当他收到FBI的资料时,才知道有穷凶极恶的罪犯乔装来到了霓虹。
  本来做好了一场恶战的准备,却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完全没有要掩饰自己的意思,连犯罪都堪称光明磊落。
  这也让赤井秀一对他的追踪顺利无比,且成功的将其堵在了这里。
  只是,冲矢昴的表情划过了一丝担忧,他似乎在现场看到了那个小鬼,还有千野优羽的宠物,如果他们有事的话,麻烦就大了。
  志贺志野挡下了阿零和兰兰的攻击,但是有些费劲,他不再看地方狙击手的方向,而是狠狠地瞪向了自己正前方的远方。
  他知道对方能够看到,只是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动手。
  以志贺志野所在为中线,与赤井秀一所在的大楼完全处于另一边的大楼上,伏特加拿着望远镜,有些纳闷地看向身边拿着狙击枪的银发男人。
  “大哥,你不动手吗?那个男人说只要我们帮助他完成最后的心愿,就加入组织当组织最忠诚的狗,我们不是来收服他的吗?”
  琴酒透过狙击镜,冷冷地看着与志贺志野缠斗在一起的两只动物,他当然能够认出来,那两只动物是千野优羽所有。
  他掀开嘴唇,刻薄地出声:“被两只动物给缠住,谁要这么没用的狗。”
  他盯着狙击镜头看了好半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猛然将狙击镜抬了起来,对准了射程之外的地方。
  直线距离遥远的地方也有着一栋大楼,他抬起狙击镜,视野里顿时怼了根黑洞洞的枪口,对方竟然跟他做了同样的动作。
  “赤井……秀一”琴酒慢条斯理,却笃定地一字一顿说出这个名字。
  伏特加整个人都懵了:“大哥,赤井秀一不是死了吗?”
  琴酒的眼睛离开了狙击镜,脸上挂着残酷的笑意:“哼,那个叛徒就算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
  伏特加:“大哥,这里离那边起码2000码,你真的能看……”
  琴酒:“伏特加。”
  伏特加:“是的,大哥,可恶的叛徒竟然没死,我恨不得亲手掐死那条FBI的狗!”
  琴酒哼笑了一声,没有评价伏特加的话,也不再看向疑似赤井秀一的狙击手,反而将准心对准了志贺志野的脑袋。
  这家伙已经保不住了,暴露在了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手之一的枪下。想必赤井秀一那家伙也通知了那群警察,就算在那堵石墙后藏到天黑,志贺志野也没有活路了。
  更何况他还被那两只动物给缠住了。
  哼,虽然这家伙还没有加入组织,但是他知道不少组织的情况,灭口是必要的。
  阿零和兰兰还和对方缠斗着,阿零有些束手束脚,因为对方有武器,而它只有自己的蹄子。虽然它的战斗力也挺强的,但是作为一只情报羊,它的身手还是跟这种刀口舔血的国际通缉犯有些差距。
  好在有兰兰在,虽然兰兰的战斗力还不如它,但是总能在关键时刻躲过志贺志野刁钻刺过来的军刺。
  不愧是会躲子弹的兔子,就是牛逼啊。
  阿零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同时有些着急,它已经听阿新把情况说了,如果不尽快拿下志贺志野,它怕优羽直接炸成烟花。
  但就在这一刻,似乎有风吹过,志贺志野的眉心上突然多出了一个血洞,鲜血混合着内容物从洞中流下,划过了那双始终冰冷无情的双眼,即使是到了最后一刻,那双眼睛也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噗通”高大的身躯直直地倒在了尘埃里。
  阿零和兰兰同时扑了过去,果然从志贺志野的衣服内袋里找到了一个遥控器,遥控器的时间已经走到了最后五秒。
  阿零赶紧按下了停止,时间又往后走了一秒,这才不情不愿地终止在了倒数2秒。
  “有狙击手!”草丛里的柯南猛然瞪大了双眼,他忍着战栗感等待两只小动物将遥控器按下,这才带着三只小动物躲到了掩体后,他的报警电话早就悄无声息地打了出去,如今已经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警笛声,他根本不敢探头出去,生怕自己白给了。
  耳坠耳环里静默一片,好一会儿才传来了颤颤巍巍地声音:“毛,毛利先生,您没事吧?”
  柯南旁边只有三只动物而已,他面不改色地举着蝴蝶结变声器,轻轻咳嗽了一声:“已经没事了,志贺志野那家伙已经被击毙了,你那边怎么样了?”
  ……
  琴酒收起狙击枪,一把扔进了旁边伏特加的怀里,转身往楼下走去,同时掏出了手机。
  他知道赤井秀一也认出他了,尽早离开这里才最安全。
  他很快拨通了一个电话,从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疲惫:“谁呀?”
  看着两只鼠鼠用自己的爪爪弄断了最后一根引线,同时倒计时也停在了两秒的位置。千野优羽感觉自己心脏怦怦跳动,这时候才感觉出了疲惫。
  他打开了手术室的门,将开心的心情传递给了所有人,诊疗室里顿时成为了一片欢呼雀跃的海洋。
  就在这时,千野优羽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本来不准备接的,但还是鬼使神差地放到了耳边:“谁呀?”
  耳边传来了熟悉的轻笑声:“小店长,我刚刚救下了你可爱的小宠物们,你该怎么谢我?”
  是黑泽先生,千野优羽有些吃惊,听到对方的话之后,他也不觉得对方会撒谎,反正回去问问小动物们就知道真假了。
  黑泽先生居然会救小动物,他果然是个好人。
  刚刚死里逃生,千野优羽的心情很好,于是他愉快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