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笑而过。
  但是已经死去的人借助动物的身体又活了过来,这种情况若是被人知道了,安室透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或许保不住松田跟景光。
  但是现在的情况这么严重,这个炸弹的精密复杂程度有些超出想象,而且在外面也无法进行拆除操作,只有在房间内的人自己操作才行。
  安室透的手指插进了头发里,然后狠狠地攥紧了自己的发根,他有些焦躁地在门口踱步了两圈,咬了咬牙,还是对电话那头说道。
  “你让小卷听电话。”
  千野优羽懵了一瞬,直到安室透再次说了一遍,让小卷来接电话,他才反应了过来。
  让小卷接电话?小卷不是只猫吗?他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挠一挠站在自己肩膀上的松鼠的下巴,却挠空了,他这才反应过来,肩膀和头顶都感觉空空荡荡的,阿GIN和阿赤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于是他对着话筒解释道:“小卷打了麻醉,现在还没醒过来。”
  安室透不安地又在门口转了几圈,他身旁的柯南也严肃了表情,他往窗外看了看,突然看到了在不远处的高架桥上,似乎有人正用望远镜朝这个方向看。
  那就是犯人,柯南眯起了眼睛,转身冲出了医院,朝着高架桥的方向跑了过去。
  千野优羽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安室透并没有说为什么要提到小卷,但是千野优羽已经有所猜测。
  小景和小卷,可能就是所谓的神秘来客吧,而且,它们或许跟安室透有什么联系。
  千野优羽看向了小林医生:“有办法快速解除小动物的麻醉吗?”
  小林医生表情很难看:“没有办法,麻醉只能通过自身的代谢,并没有可以帮助解除麻醉的药物。”
  安室透在电话那头也听到了小林医生的话,他无声地骂了句脏话,只好试图指导千野优羽去找到炸弹。
  “吱吱吱!”阿GIN的叫声在不算安静的房间内响了起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在诊疗室内,旁边的手术室里除了接受了麻醉被推进去的小公猫和小公狗之外,并没有别的生物在里面。
  也不知道阿GIN是什么跑进了手术室的,它吱吱叫着,吸引了千野优羽的注意力。
  千野优羽一向非常信任阿GIN跟阿赤的能力,听到阿GIN的声音,他赶紧走进了手术室。
  电话里,安室透还在交代千野优羽寻找炸弹的方法,却听到手机里传来了千野优羽的声音:“已经找到了,你通过一下。”
  与此同时,安室透的手机里跳出了一个社交软件的好友申请。
  就在安室透通过的一瞬间,千野优羽的电话挂断了,他刚刚通过的账号打了一个视频通话过来。
  电话那头,千野优羽的脸在屏幕上停留了不到一秒,就变成了炸弹的样子,炸弹上还有着倒计时,距离爆炸,还剩二十分钟。
  “现在该怎么办?”千野优羽的声音有些不安。
  因为阿GIN和阿赤虽然找到了炸弹,但是并没有要马上动手拆除的意思,按照千野优羽对它们的了解,如果它们能够做到的话,一定会直接上手的。
  目前看来,两只鼠鼠似乎并不能解除这颗炸弹。
  安室透看到了炸弹的构造,心有些沉了下去。
  这是一颗构造非常精密的炸弹,如果他在现场的话,或许可以通过慢慢分析拆除掉,但是隔着视频,他实在是有心无力。
  看看这炸弹的样子,如果弄错了,那么所有人都要一起完蛋。
  ————
  柯南冲出宠物诊所后,就朝着高架桥的方向猛然冲了过去,但是冲了一半,他突然被一样东西停在了肩膀上,柯南转头一看,是鹦鹉阿新。
  鹦鹉阿新的舌头都从嘴里伸出来了,一副快要死了的模样,串了好半天才能开口说话:“你突然被那个黑皮的家伙给拎走了,吓了我一跳,我跟在后面飞了半天才飞过来,到底是什么情况?”
  昨天阿新带着兰兰跟柯南他们一起去了动物园,然后破获了一场国际大盗的珠宝盗窃案,因为从警视厅录完笔录出来后天色实在是有些晚了,所以所有人都是在阿笠博士家睡的觉。
  早上的时候,柯南带着阿新和兰兰回家,明明快要到家了,却眼见着柯南被波洛咖啡厅的打工仔安室透给一把拎着上了车,阿新的鸟眼一眯,鼻子闻到了案件的味道,下意识就拍动翅膀飞了出去。
  柯南言简意赅地把事情给说了一遍,阿新听到千野优羽被困在有炸弹的房子里了,顿时也慌了,拍动翅膀就要往千野优羽的方向飞去。
  只要小兰不在就表现得非常冷静的柯南冷静地拉住了阿新,他指了指高架桥的方向,柯南溜出来的时候小心地避开了对方的视野范围,而对方显然也不觉得现场少了一个小学生会有什么影响,所以还是在高架桥上架着望远镜观察着小林宠物诊所的方向。
  “我们抓住他,让他来阻止炸弹的爆炸吧。”
  阿新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它不发一言,振翅就往高架桥的方向飞了过去,对方再敏锐,也不至于对一只鹦鹉产生警惕,它的外表就是最好的伪装。
  柯南突然生出了对阿新拥有翅膀的羡慕之情,他继续找路往高架桥的方向跑,一边跑一边拨通了刚才在小林宠物诊所挂在墙上的小林医生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小林医生本来还在紧张地看千野优羽和他的两只鼠鼠在电话里安室透不是很自信的指导下分析着这颗炸弹,突然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吓得他差点大叫出声,他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转身离开了手术室,来到了诊疗室,小声地询问起了情况,生怕打扰到了手术室内的千野优羽。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成熟的大叔音:“喂,是小林医生吗?我是毛利小五郎,我听说了你那里发生的事情,你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毛利小五郎的名字对于米花町的居民来说就是一个金字招牌,他们坚信只要有毛利小五郎在,那么案件一定可以解决。当然了,这只是对于一部分居民来说如此,对于另一部分自信的米花町居民来说,毛利小五郎的威名不但不能将他们吓退,还让他们前赴后继地想要将毛利小五郎给拉下神坛。
  毛利小五郎时常遇到的犯人找他来证明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就是如此。
  小林医生一听对方是毛利侦探,赶紧表示自己会配合。
  虽然最近动物侦探千野优羽也声名鹊起,但是“沉睡的毛利小五郎”还是当之无愧的米花町C位。
  柯南一手扶着蝴蝶结变声器,一手拿着手机,问道:“请问,你知道安装炸弹的犯人是谁吗?”
  小林医生咽了口口水,哆哆嗦嗦地回答:“知,知道,他叫做志贺志野,是,是我的客人。”
  柯南的眼睛微微眯起,对小林医生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很有兴趣:“他有没有要求赎金之类的?”
  小林摇摇头,想起对方看不见,才又紧张地回答:“没有,他只是告诉我他在诊所里安装了炸弹,说要把我给炸成碎片,然后就把电话挂了。我……我给他打回去,他都不接电话。”
  柯南继续问道:“那你一定知道对方是为什么要置你于死地吧。”
  小林医生哆嗦了一下,他下意识往周围看了一圈,发现没有人,才继续对着手机里说道:“是……是的,这个人,他根本就不是人,是魔鬼……”
  魔鬼?柯南终于冲到了台阶前,开始往高架桥上跑,一边跑一边示意小林医生继续说。
  小林的声音都带着些颤抖:“志贺志野是我的客人,很久很久以前就是了,久到我还没有回到霓虹,还没有开起这家小林宠物诊所……”
  ————
  安室透指挥着千野优羽对着炸弹研究了半天,最终有些绝望地发现,这个炸弹的构造实在是精密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他甚至相信,有这手安装炸弹技术的人如果暴露了能力,就算是组织也会对他进行招揽。
  一间小小的宠物诊所怎么会得罪这种人啊,安室透的内心一时间几乎压抑上了绝望。
  炸弹上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原本就只剩二十分钟,现在更是只剩下了十二分钟。宠物诊所外,警笛声远远响起,应该是护士报了警。
  米花町的警察出警速度一向很快,很快就将宠物诊所给围了起来。
  安室透一边指示着千野优羽,一边向警察解释起了案件的情况:“总之,请尽快疏散周边民众,如果这个炸弹爆炸,那么会把整间宠物诊所都给夷为平地的。”
  来的警察是爆炸物处理组的人,他们透过安室透的手机看到了情况,也接受了安室透的判断,然后拉着安室透就退出了宠物诊所,安室透抿紧了嘴唇,但也没有反抗,只是担忧地看着手机。
  他毕竟不是专业的拆弹人员,而且隔着手机屏幕,实在是不敢下决定,如果……如果松田醒过来就好了。
  千野优羽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他有些沉默了,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没什么实感。
  他对什么东西都是这样的态度,这或许也是宠物店模拟器找上他的其中一个原因吧,因为对一切都没什么实感,所以能够轻易地接受一切不合理的事物。
  “没关系,透君,你大胆点。”千野优羽这种时候居然还能笑出来,恐惧停留在心里的时间很短,他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阿GIN和阿赤,伸出手摸了摸它们的小脑袋。
  安室透的心情很复杂,他看着手机屏幕里的炸弹,手指几乎掐进了肉里,他艰难地说道:“那你先剪断那根……”
  但是手机那头的千野优羽突然叫停,他的声音有些欣喜,顺着网络传输到了安室透的耳朵里,让他也被感染得稍稍轻松了些。
  “等等,小卷好像醒了!”


第96章
  洁白的卷毛猫猫脑袋微微动了动, 然后茫然地抬起了头来,与他做出同样动作的,还有旁边的金毛小狗。
  或许是因为他们并不是原装小猫小狗的缘故, 所以身体的素质也不一样,可以更快的从麻醉中醒过来。
  但是醒过来和完全清醒过来还是不一样, 松田只感觉自己的脑子一片朦胧, 眼前也有重影一般看不清晰,他用力晃了晃脑袋, 转过头对上了一双同样懵懂眼尾上翘的狗狗眼。
  刚才像断片了一样, 现在记忆开始回笼, 松田猫猫猛然回想起了自己被麻醉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的身体僵硬了,麻醉的感觉还没消散,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片冰凉,甚至可以说他感觉自己根本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了。
  松田猫猫根本不敢低头去看自己的小兄弟,他想手术一定是结束了, 他现在应该改名叫做卷公公了,这么一想, 他悲从中来, 大滴大滴的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每一滴眼泪里都写满了对自己蛋蛋的不舍。
  还好有景光在, 让他不至于如此孤单,松田抽了抽鼻子,男儿泪流得把脑袋下面的操作台都打湿了。
  他现在不是人就算了,甚至都不是一只完整的猫猫了。
  松田猫猫一边抽泣, 一边用自己的小脑袋瓜想着,以后他跟景光再也不是好兄弟了, 他们是好姐妹了,呜呜呜……
  他的耳边传来了惊喜的声音:“小卷醒啦。”
  是店长的声音,他居然还在惊喜?
  松田猫猫生无可恋,大字型瘫在操作台上,无神的双眼直视着天花板,眼泪从眼角不停地流下,看起来可怜极了。
  如果是平常听到店长的声音,松田猫猫一定很高兴,但是在这种时候听到,他的内心充满了悲愤,他决定讨厌店长,也讨厌降谷零,早知如此,还不如去当只流浪猫。
  但是千野优羽明显不能体会到他的悲痛心情,对方甚至顶着一张惊喜的脸凑了过来:“小卷,你醒了快点来干活啊!”
  小卷:??????
  松田猫猫惊了,他只是一只刚刚失去了做猫尊严的猫啊,店长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的?!
  千野优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小卷还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他将手机放到了小卷的面前,屏幕里安室透的脸显得很大。
  “小卷,快去拆弹啊!”安室透满脸的惊喜,因为凑得离镜头太近而整张脸都显得有些扭曲变形,这让他脸上的惊喜神色在小卷看来也像魔鬼一般了。
  拆弹?!
  听到关键词,小卷的身体又狠狠地一抖,悲愤蔓延而上击中了他的灵魂。他喵嗷了一声,狠狠地把眼睛给闭上了,眼不见为净。
  千野优羽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或许是时常跟小动物们相处的缘故,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小卷这是误会了。
  他赶紧解释:“小卷,手术还没开始,你放心,蛋蛋保住了!”
  瞥了一眼旁边的炸弹,时间只剩下了十分钟,千野优羽加快了自己说话的速度,很快解释清楚了现在的情况。
  从听到蛋蛋保住了开始,小卷的眼里就渐渐有了神采,躺在他旁边的景光狗狗也是一样,或许是小狗的体格本身就比小猫要大一点,景光狗狗挣扎了好半天,终于在操作台上坐了起来,然后他朝自己下面看了一眼,又朝松田猫猫的下面看了一眼。
  “汪呜汪呜”景光狗狗简直喜极而泣,声音里的惊喜传进了松田猫猫的耳朵里,终于让他完全确信了这一切。
  而听完了千野优羽的解释,小卷也终于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麻醉的效果还没有完全过去,他挣扎了好几下也没能坐起来。
  千野优羽伸出手抱着小卷来到了炸弹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