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杀人事件的时候见过这个人,之后也见过他来给千野优羽送小动物。
  是那个亚洲战神组织动物爱护协会的人啊。
  千野优羽有些抱歉地冲安室透笑了笑:“抱歉啊透君,我现在有点事情,有什么事等下再跟我说好吗?”
  安室透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千野优羽朝他摊开了双手,做出了一个托着什么东西的样子。
  这是把手给我的意思?安室透歪了歪头,但是他现在抱着景光和松田,根本腾不出手来啊。
  或许是好几天没有睡觉超过两小时,而昨天因为与挚友重逢,又激动得亢奋了一整夜的缘故,他的脑子好像突然一下短路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看着千野优羽摊开的手掌心,他不假思索地俯下身,垂下头,把下巴放在了千野优羽的手心上。
  千野优羽:?????
  这一刻,他的脑门上打满了问号,安室透的胡茬刮得很干净,但是放在手心里还是有点刺刺挠挠的感觉,似乎是感觉到了千野优羽刺目的视线,安室透抬起眼睫往上看,下巴也抬起来了一部分,这让他的下巴在千野优羽的掌心里进行了一个滑动的动作。
  千野优羽忍不住动手搓了搓。
  怎么说呢,像搓了一个毛桃一样。
  “呃,透君。”千野优羽的语气有些为难,“不要撒娇了吧,你要是很想被摸下巴,可以等我忙完了再来找我,现在我要去忙了,你先把小景和小卷还给我吧。”
  安室透迷迷糊糊的脑子这才突然一下清醒了过来,他猛然瞪大了双眼,一下子从千野优羽的面前往后跳了一大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失去警惕,做出这么失智的举动,还好面前的人是千野优羽,万一是在跟组织的成员一起出任务的事情做出这种事情来,那他就很难解释清楚整件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种社死场面,安室透的脑子里突然一下跳出了前段时间贝尔摩德那女人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的话。
  她说组织里已经传遍了,伏特加那家伙暗恋他,做梦都梦到他在伏特加的面前的扭屁股跳舞……还让他小心一点,伏特加是琴酒的心腹,说不定琴酒出任务的时候,会顺手找上他,然后把伏特加也带上,给自己的心腹创造条件……
  安室透那张小黑脸突然变白了一点,他脑子里已经有画面了,突然有点想吐。
  这时候千野优羽的手还是平摊着放在他的面前,但是那双手在安室透眼里,渐渐变成了伏特加粗壮的手指,然后他把自己的下巴给放了上去。
  安室透觉得自己应该去洗把脸冷静一下,他把松田和景光放在了千野优羽的怀里,自己打开波洛咖啡厅的门就往洗手间狂奔而去。
  他或许该酌情降低自己的工作量了,再这么熬夜熬下去,把清白熬没了事小,万一不小心暴露身份那才是真的完蛋了。
  千野优羽接过了小景和小卷,纳闷地看着安室透狂奔而逃的背影。
  透君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唔,下次带他去新出医生的诊所看看吧,新出医生医术高超,一定可以帮到他的。
  高桥进在运输小货车上等了一会儿,千野优羽抱着小景和小卷走了过去,他的身后还跟着黑脸羊咩咩阿零,阿GIN和阿赤驾驶着各自的载具,堵在了千野优羽宠物店的门口,一副门神的样子,将店里还没有装进笼子里的小猫小狗给牢牢堵在了里面。
  而景光狗狗和松田猫猫在安室透将它们两个交给千野优羽的时候就清醒过来了,虽然幼猫幼犬的身体很需要睡眠,但是它们又不是昏迷了,也不至于这样都不醒。
  然后,它们就惊恐地发现,它们昨晚花了这么长时间,煞费苦心才逃出了宠物店,而今天一大早,它们又被自家幼驯染给送回了店长的手上。
  景光狗狗抬起头看着千野优羽的下巴,尾巴不自觉地飞速转动起来。
  他实在是很喜欢小店长的,如果小店长不准备对他做出那种事的话,他觉得自己会更加喜欢小店长一点。
  他可以感觉到,旁边的松田猫猫其实也很喜欢小店长,虽然他整只猫猫都是一副僵硬地模样,但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轻微呼噜声却是骗不了人的。
  小猫只有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才会发出这种声音,景光还是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很喜欢猫猫,所以了解过一些猫猫小常识。
  可惜小猫小狗一片真心向店长,店长却一心只想让他们做公公。
  高桥进从驾驶座里跳了下来,将车厢的门打开,从里面拎出了一些宠物航空箱。
  这次需要一口气带出去的猫猫狗狗有些多,千野优羽也有点不好意思找自己的好友,兼永远的工具人——冲矢昴先生。
  毕竟上次黑泽先生来这里,就是麻烦的昴君,昴君的爱车还被黑泽先生给弄坏了,这真是让人觉得不好意思。虽然昴君什么也没说,但是千野优羽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继续使唤他了。
  昴君这个性格会不会被别人欺负啊,好像无论他说什么,对方都会笑着说“好”的样子,这样的性格是很温柔啦,但是遇到坏家伙的话也会很吃亏吧。
  为自己的好友担心了一秒,千野优羽就将怀里的小景和小卷给塞进了航空箱里,然后放进了车厢。
  高桥进将装着小景和小卷的航空箱往车厢里面推了一点,然后跟千野优羽一起,两个人一人拿了两个航空箱往马普尔宠物店的方向走去,准备将所有的小猫小狗都装起来,再一车拉去小林医生的宠物诊所,小林医生已经在诊所里等待着了。
  高桥进因为之前千野优羽和他的朋友们帮他洗刷了冤屈,还让他免费观看了一场面对面推理秀的缘故,对千野优羽非常的感激。
  所以在千野优羽打电话让他帮忙的时候非常爽快的就同意了,直接就开了协会里的运输车来。
  有阿GIN和阿赤站在旁边威慑,平时调皮捣蛋的狗狗和上天入地的猫猫都乖得像鹌鹑一样,任凭千野优羽和高桥进把它们给一只一只地抱进了航空箱里。
  来回几趟,将宠物们都给放了进去。
  阿伏和阿卡也跳进了车厢,他们的体型有点大,前座实在是装不下这么大的。
  阿GIN又跳到了千野优羽的头顶蹲着,它用小爪爪扒拉了一下千野优羽蓬松的黑发,然后舒舒服服地窝在了上面。
  阿赤嫉妒地看了阿GIN一眼,还是老老实实地蹲在了千野优羽的肩膀上,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自己也已经把坐骑抽出来了,但是阿赤并没有觉得自己赶上阿GIN了,反而总觉得自己更加嫉妒阿GIN了。
  白色的小动物真的太讨厌了,兰兰除外。
  千野优羽擦了擦额头上隐隐沁出的汗珠,看了隔壁的波洛咖啡厅一眼,透君从进去之后直到现在也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而且波洛咖啡厅也没有打出营业的招牌。
  本来还想在波洛咖啡厅里买点早餐带在路上吃呢,看来是不行了。
  他跳上了副驾驶,朝站在路边送别他的阿零挥了挥手,阿零也咩咩叫了两声,小蹄子在地上点来点去的,其实它也挺想陪优羽出门的,但是今天早上的邮递员工作还没完成,阿零是一只敬业的小羊,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去打工。
  反正有那两个家伙跟着优羽,昨天小景和小卷说的那些想要对优羽不利的人肯定也没办法得逞。它刚才已经告知了阿GIN和阿赤这件事,想必两只鼠鼠也会提高警惕的。
  小林医生的诊所距离马普尔宠物店并不算远,高桥进一路上小嘴叭叭的,显得特别兴奋。
  “千野君,我发现你可真是个事故体质,我一共才跟你见过几回啊,感觉好像几乎次次都遇到了突发状况,虽然上次我差点被当成嫌疑犯给抓起来了,但是真的好刺激啊!!!不知道这次还会遇到什么状况,我好期待啊!”
  千野优羽瞥了高桥进一眼,没有说话,这家伙都快把“好一个瘟神”明晃晃地写在脸上了。
  很快,车子就到达了地方,千野优羽跳下车,向等在这里的小林医生打了个招呼,又开始一箱一箱地往外搬运小动物。
  直到这时,小景和小卷才终于发现它们被带到了什么地方,虽然之前一直隐隐约约有些预感,但是亲眼见到跟想象还是有些出入,它们还是怀抱着一些侥幸心理,万一店长只是带它们出去郊游呢?
  可惜透过航空箱的窗口,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小林宠物诊所】的字样。
  小景和小卷被装在了同一个航空箱里,它们顿时开始喵呜汪呜嗷呜汪呜地叫了起来,它们一叫,被关在航空箱里,骤然来到陌生地方的小猫小狗们也开始了此起彼伏的叫声,跟比赛似的,顿时现场充满了猫叫狗叫。
  小林医生等在了门口,显然对此非常习惯。
  见到了千野优羽和蹲在他头顶的小仓鼠,小林医生勉强自己露出了一个热情的微笑,然后朝千野优羽伸出手……一把接过他手里的航空箱就转头往诊所里冲去。
  准备伸出空的那只手跟小林医生握握手的千野优羽:……?
  小林医生提着航空箱,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心里一边在滴血。
  作为一个宠物界鬼见愁,他拥有着高超的兽医医术,以及跟医术同样高的奸商性格,对于他来说,不能赚到三倍以上的价格就是血亏,如果只能赚一成,那还不如杀了他。
  而和他的医术,还有垃圾性格同样牛逼的,是他对动物的那种天然的直觉。
  他天然的就能分辨哪些动物不好惹,哪些动物色厉内茬,哪些动物是真的凶狠。
  其实在当这个兽医诊所的医生之前,他去非洲大草原的研究所里待过一段时间,研究狮群。那段时间也是他最提心吊胆的日子,他的能力让他在与任何一只非洲大草原的肉食动物对视时都会受到惊吓。
  没有狠劲是无法在那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存下去的,那些动物的凶狠常常让他做噩梦。
  虽然他的这个能力也帮他拯救了他的团队很多次,但是合同规定的时间一到,他还是马不停蹄的跑了,跑回国内当了一名黑心兽医。
  他本以为那种恐怖的感觉自己再也无法感知到了,却不曾想,与直面狮王时相似的恐惧会再次找上他。
  当他与千野优羽头顶的那只小仓鼠对视的那一刻。
  虽然小林宠物诊所名字叫做诊所,但事实上跟一间小型宠物医院也差不多大小,护士小姐帮忙接过了千野优羽手里的航空箱,来到了检查的地方,将小猫小狗给放了出来。
  绝育手术不是说做就要做的,还需要检查一下小动物们的年龄啦,健康情况啦,如果情况不对的话,还是需要回家养养再做手术。
  小林医生僵硬地背对着千野优羽,坐在椅子上开始准备给小猫小狗们抽血化验。他根本不想再跟千野优羽头顶的仓鼠对视一眼,不然他怕自己会哭着要求给千野优羽免费。
  打咩啊,他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免费的!
  千野优羽蹲在一边,小景和小卷一直蹭在他的脚边,喵呜汪呜地叫着,无论他怎么安抚,小景和小卷都没有停下叫声的意思,两只小动物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可怜可爱极了。
  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千野优羽拿出来一看,是透君打来的电话,他有些疑惑地将电话放到了耳边。
  “莫西莫西?透君,有什么事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景小卷:降谷零,你不是人!你居然把好友送上绝育台!
  零零:啊?你们没说啊
  对,小景和小卷忘记告诉透子自己要被除你武器了(乐)


第94章
  电话里, 安室透的声音有些失真,但掩饰不住其中透着的急切:“优羽,你在哪里?你不会是把小猫小狗拖出去卖了吧?”
  千野优羽还蹲在地上, 旁边是一直表现得很焦躁的小景和小卷,他们似乎听到了安室透的声音, 两个小脑袋巴巴地凑了过来, 嘴里还发出了可怜的哼哼声,似乎在向着手机那边的声音求助。
  这模样看起来可太可怜了, 千野优羽一只手拿着手机, 另一只手腾出来摸摸它们的小脑袋, 还不忘回答安室透的问题。
  “没有,我带店里的小动物们来宠物诊所检查一下身体。”
  电话那头的安室透似乎送了口气,但没等他继续说话, 耳机里就被汪汪汪的叫声给充斥了。
  千野优羽拿着话筒,表情有点懵,他看着刚刚还温驯的小狗突然开始大叫起来, 而且还叫得挺有节奏,它叫了一会儿, 似乎有点累了, 停下来的时候旁边的小猫马上跟上,也喵喵喵的叫了起来, 这声音可太嗲了,嗲得一下子吸引住了店里所有护士小姐姐的眼神。
  千野优羽试图安抚一下小景和小卷,但是它们根本不为所动,一直在叫, 又在某一个时间点突然一下止住了叫声。
  这表现怪异得让他想要去询问一下还在给小动物抽血的小林医生,但还没等他付诸行动, 电话里安室透的声音传了过来。
  安室透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紧绷,既像是太过在意而绷紧了声带,又像是努力憋笑时发出的声音。
  “优羽,你准备给小猫和小狗绝育?”
  透君怎么知道,难道是他之前说过了,但是自己不记得了?千野优羽觉得有些奇怪,但也不把这点奇怪之处放在心上,只是嗯了一声以作回答。
  安室透的声音听起来更怪异了:“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