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震惊的情绪来。
  然后他们一扭屁股,在空中撞了一下,就当做是击掌了吧。
  好家伙,他们两个居然是同一年死掉的,这也太巧了吧。
  而在他们两个死掉之前,萩就死掉了,zero那家伙在前面屁颠屁颠的跑呢,很明显也死掉了,那他们中间不会就剩下班长一个人了吧。
  那班长得多难过啊。
  松田猫猫满脑子胡乱跑火车,信息量太大差点把自己跟个小核桃差不多大的脑子给烧坏了,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前面带路的小羊已经停了下来,停在了一栋公寓楼前。
  景光狗狗也刹住了车,及时地停了下来,抬起头打量起了面前的公寓楼。
  而松田猫猫反应不及,直接一脑袋撞上了阿零的身体。
  阿零猛地往旁边跳了一大步,咩咩叫了两声,蹄子用力地点着地面,发出了哒哒哒的清脆声音。
  【我不是那种羊,请你放尊重一点!】
  还挺刚烈的。
  松田猫猫有点无语,他索性移开了视线,开始跟景光狗狗一起打量起了面前的公寓楼。
  他们之前骗小羊说,宠物店有危险,被危险的人给盯上了。然后小羊把他们给带到了这栋公寓楼前,这是什么意思?
  松田猫猫的视线犀利了起来,难道说,他们之前满嘴跑火车的话其实是真的,真的有邪恶势力盯上了宠物店,而店长也真的处在危险之中。所以他们一说要解决这个麻烦,阿零就将他们给带到了坏人的所在之处?
  啊,这个推理有道理啊,所以景光那么弱智的理由都可以把zero骗到是有原因的啊!
  景光狗狗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他与松田猫猫又对视了一眼,双方都从对方的水汪汪的动物大眼睛里看出了相同的情绪。
  松田猫猫感叹了起来,以前跟景光的交集并不算特别多,没想到错过了这么多,景光明明跟他很合拍嘛。
  他们两个真是聪明!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已经跟小动物们趋同化的小猫小狗惺惺相惜了起来。
  阿零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们俩一眼,径直往楼上跑去。
  公寓叫做木马,并没有设置门禁,所以上去还是很容易的,见小羊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跑了上去,松田猫猫和景光狗狗也赶紧跟上。
  虽然只是幼猫和幼犬的身体,但是住进了一个成年人的灵魂之后,好像又不是幼猫幼犬这么简单了。
  至少他们跟在小羊身后跑了这么久,现在还一个劲地爬楼梯,也不会觉得非常累。
  很快,小羊就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住了。
  松田猫猫和景光狗狗在更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他们再次对视了一眼,看向小羊的目光都充满了担忧。
  看来zero真的被洗得太干净了,他似乎把在警察学校里学过的跟踪调查小知识,还有偷偷潜入小知识都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到底是谁教他这么大大咧咧去找危险分子的?
  阿零并不知道他们两个在想什么,它只知道优羽有危险,那就去找警察来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安室透是公安,但是据说权限挺大的,想要查出是谁想要对优羽不利应该还是很容易的吧。
  想到这里,阿零抬起小前爪,咚咚咚地就开始敲门。
  松田猫猫和景光狗狗本来还是一脸的严肃,但是渐渐地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小羊敲门的声音明显遵循了某种规律,应该是表明身份的信号吧。
  zero跟门内的人认识?难道他们想错了,这个门里的人,并不是危险人物?
  景光狗狗和松田猫猫感到情况简直扑朔迷离,如果说门里的不是危险分子的话,那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zero把他们带到这里的理由是什么,难道里面是什么可以保护店长的人吗?
  小羊敲门,门内就有了反应,虽然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一般人已经上床睡觉了。但是门内的人显然并没有睡觉,因为小羊敲门没几秒钟,门就被打开了。
  “咩咩!”小羊冲门里叫了一声。
  然后,松田猫猫和景光狗狗听到了一声很熟悉的轻笑:“进来吧。”
  小羊晃悠着身体走进了门内,走了一半又回头对着松田猫猫和景光狗狗咩咩叫了两声,示意他们跟上。
  而那个非常耳熟的声音也再次响了起来,声音里带上了些许警惕:“谁跟你一起来的?”
  然后,一个黢黑的,松田猫猫和景光狗狗化成灰都不会忘记的脑袋出现在了门前,他探出头来往阿零叫的方向看了看。
  在看清楚那里只是蹲着一只幼猫和一只幼犬之后,他的脸上重新挂上了温柔的微笑。
  “这不是优羽店里准备卖掉的小猫小狗吗?你把它们带到我这里来,是想推销给我吗?”降谷零的笑容轻松,“可是我已经有哈罗了,不能再养它们了哦。”
  --------------------
  作者有话要说:
  阿零:开门啊!开门啊!我给你送好东西来了!
  零零:不行啊,我不能再养了。
  还是零零:求求你把它们卖给我吧,不卖给我我就吊死在你店门口!
  景光狗狗:你没死太好了(眼睛湿润)
  松田猫猫:我草你怎么没死啊?


第91章
  虽然比记忆中的样子要成熟了很多, 但是看看那灿烂的金发,那健康的肤色,那眼尾下垂的无辜大眼睛。
  是他, 是他,没错就是他。
  是活的zero啊啊啊啊啊!!!!!
  松田猫猫喵喵叫了两声, 猛地窜了过去, 一个起跳就准备扑进了某金发男人的怀里。
  他的动作又急又快,如果换做是一般人肯定就被扑到了, 但是降谷零随手一捞就将洁白的猫猫给一把捞住。
  他单手拎着突然扑人的猫, 一边纳闷地看向了阿零。
  “你们店这猫, 怎么还袭击人类呀?”
  阿零歪了歪头,装出一副天真懵懂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的样子来。
  他们店的猫猫才不会袭击人类呢,狡猾的人类别想以此为借口来找优羽索赔, 哼,小羊可精明了!
  只是它的小尾巴一直在动来动去,暴露了它内心的真实情绪。
  安室透瞥了一眼, 噗嗤笑了一声,然后在阿零生气之前赶紧止住了笑意。
  但是他的视线扫过了从刚才开始, 就一直蹲在原地没有动过的金毛小狗身上, 不知怎么的,心里一动, 总觉得非常在意。
  于是他看了小金毛一眼,又看了小金毛一眼,然后又看了小金毛一眼。
  越看越觉得怪熟悉的,可能是因为哈罗也是狗狗, 所以他对狗狗比较敏感吗?
  松田猫猫被自家同期给拎住脖子,他的身体悬空, 茫然地在空中晃来晃去,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等听到降谷零的话之后,他顿时怒了,张牙舞爪地挣扎起来,想给这个黑皮一点教训,让他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袭击人类。
  可惜他现在只是一只短腿猫猫,安室透拎着他的后颈,将手臂伸直了,这样一来松田猫猫的小短腿根本碰不到安室透的衣角。
  骤然相见的欣喜、震惊、以及茫然和一丝恐慌的情绪完全被抛到了脑后,松田猫猫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把这个黑皮的脸给挠花。
  居然这么拎着他的脖子,他不要面子的吗?!
  阿零有些看不下去了,它是带着这两只来找公安寻求帮助的,不是来袭警的,也不是来卖蠢的。
  阿零直接走进了安室透的公寓里,它向躲在房间里的安室哈罗打了个招呼,然后径直走到了一张小小的桌子前。
  那个桌子过于袖珍,完全不是人类可以使用的尺寸,当凳子用都嫌矮了。
  但是给小羊用刚刚好。
  桌子上摆了一个小小的机器,上面有个按钮,而在桌子边上,放着一个打印机。打印机与旁边高高的桌子上的电脑也连接在了一起。
  阿零叹了口气,将蹄子放在按钮上,开始快速敲击起来。
  毕竟它只是一只小羊,就算知道怎么敲键盘,它的蹄子也很难做到这种事,还是按一个按钮又快又不累,就是加密语言承载的信息量少了点。
  但是它只是一只小羊而已,能打字就不错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眼看着阿零绕过他走进了房间,安室透有些犹豫,他也想直接回房间,但是又莫名地有点担忧那只蹲坐在离他不远不近距离的金毛小狗。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错觉,感觉自己只要一错眼,金毛小狗就会消失不见。
  如果金毛小狗消失了,那么优羽一定会生气的吧,安室透给自己的情绪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于是他一手拎着猫猫,缓缓蹲了下来,慢慢地,怕吓到小狗一样朝小狗伸出了一只手。
  “过来。”
  他拎着的小猫又像一条被扔上岸的咸鱼一样板了几下,还是没办法脱离安室透的魔爪,于是松田猫猫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看向了景光狗狗。
  景光从看到zero的那一刻起,头脑就一片空白。
  原来看到真人与看到动物是完全不同的感受,虽然之前把阿零认作了自家幼驯染,但是他始终觉得缺乏实感。特别是阿零根本不记得曾经的事情,这就让他更加难以调动情绪。
  原来是因为那并不是真正的zero。
  而在真正看到zero的时候,翻天覆地的,漫无边际的想念就将他淹没了。
  景光狗狗愣愣地盯着友人看,然后视线缓缓移动到了对方伸出的手上,他的脑子还是懵的,仿佛有无数巨大的烟花在脑子里炸响,巨大的侥幸击中了他。
  这让他整只狗狗仿佛回到了初初来到这具身体里的时候,他甚至忘记了该怎么操纵自己的四肢,于是他只是僵硬地蹲在原地,想要上前,爪爪却牢牢地钉在了原地。
  但是他的幼驯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是固执地朝他伸出手,完全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
  松田猫猫扭头看了看拎着他的黑皮同期,又转过头看了看整只狗都茫然得不行的金毛幼犬,他突然喵了一声。
  但是他的两个好友都很不给面子,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黑皮同期还是固执地伸出手,而那只小金毛还是全身僵硬地站在原地。
  松田猫猫有些怀疑自己的音量,于是他用力吸了一口气,努力气沉丹田,用腹腔发音,直接飙出了一个喵界男高音出来。
  “喵嗷——”
  就像凝固的时钟被打破,他的两个冤种同期可算是脱离那种氛围。
  安室透收回那只一直伸出的手,然后轻轻地敲了一下松田猫猫的头。松田猫猫莫名挨打,顿时又怒了,继续张牙舞爪想要抓花这个黑皮的脸。
  某黑皮已经很有经验了,他笑眯眯地又将手给直直地伸了出去,让猫咪的小短腿只能在空中扑腾,根本没办法碰到他半点。
  “噗——”见状,景光狗狗忍不住笑出了一个气音,他终于回过了神来,确认了zero就站在他的面前。
  梦都不敢这么梦,这居然是现实吗?
  景光狗狗的尾巴猛然间螺旋转动了起来,他汪呜了一声,也朝着笑得脸颊都红扑扑的zero扑了过去。
  松田猫猫见状,赶紧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将zero的注意力完全给吸引住,而景光狗狗的速度弹跳力之类的能力又实在比一般的狗狗厉害了太多。
  等安室透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小金毛给扑倒在地了。
  后背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手里的白毛猫猫也挣脱了开来,松田猫猫莆一落地获得了自由,就马上朝着安室透的脸扑了过去,但是当爪子快要落到某黑皮的脸上时,他又犹犹豫豫地把爪子挪开了,只是狠狠地用爪子把他金色的头发给弄乱成一团。
  安室透躺在地上,那只偷袭他的坏蛋小金毛正坐在他的胸口,低下头来,眼睛弯弯地眯起来,笑逐颜开的模样。
  他这才注意到了,这只小金毛的眼尾是上翘的,而且眼睛的形状也与一般的狗狗不太一样,硬要说的话,更像是猫猫一点,看起来……非常的像一个人。
  安室哈罗本来在围观小羊慢吞吞打字,但是它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门口的骚动给吸引了,它一看自家主人居然被不知道哪里来的野花野草给扑倒在了地上,更可气的是这两只猫狗居然在他主人的头发上,还是胸口上为所欲为。
  这也太过分了,完全不把它安室哈罗放在眼里嘛!
  哈罗怒了,它汪汪叫了两声,但是自觉对方狗多势众,于是用力拱了一把旁边正在收拾打印纸的小羊。
  阿零经常来家里,哈罗已经把它当成了自己羊,决定跟小羊同仇敌忾,将妄图对他主人为所欲为的邪恶猫狗给打趴下。
  阿零哼了一声,它只是只可爱的小羊咩咩而已,猫猫狗狗争宠这种事情太幼稚了,它根本不可能去做的。
  要争宠它也不是在这里争宠啊,它的绿茶能量有限,可不能浪费在这种地方。
  哈罗傻眼了,它孤狗难鸣,但是眼见主人被欺负,如果它不上,它还配当狗吗?
  ——你是愿意当一辈子的懦夫,还是当一时的英雄,哪怕只有一分钟?
  “汪汪!!!”哈罗色厉内茬地叫了两声,猛地扑了过去,然后被猫猫一只爪爪就按住了。
  “呜呜——”哈罗呜呜叫了一声,悲伤地看着自己还被小金毛给按在地上的主人,满脸的悲痛。
  都怪我救不了你,我的主人!
  阿零被哈罗一通操作给看麻了,它慢条斯理地将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