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手里的饭盒,然后两只手一顿变形对着碗一通操作,一个干净得可以说是纤尘不染的饭盒回到了千野优羽的手里。
  “清洁完毕。”BX5668说完,转身朝着二楼走去。
  它似乎是检测到了店里有没洗干净的东西,但是千野优羽又交代过,开店时间它不能出现在一楼,所以只好在一楼和二楼的门后撞墙吗?
  这就是机器人的强迫症吗?就叫赛博强迫症好了。
  千野优羽将饭盒收好,准备到时候还给波洛咖啡厅,反正他就在隔壁也跑不了。
  吃饱了饭,他坐在椅子上,想了想,干脆将自己前段时间在网上买的布拿了出来。他又怎么看不出来呢,每次看到阿零穿着工作服时,阿GIN和阿赤都会露出那种很羡慕的神情。
  只是前段时间他实在是忙,整天忙得连玩手机的时间都没有,现在坐在店里,反正也没客人,正好可以将之前准备做的事给做了。
  他要给阿GIN和阿赤一鼠做一件小衣服,对他来说挑战难度还挺高的,希望不会翻车吧。
  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句拆弹在橱窗里的一猫一狗之间引发了多大的恐慌。
  --------------------
  作者有话要说:
  优羽:别怕,要去拆弹了。
  松田猫猫:拆弹?什么拆弹?我身份暴露了?
  景光狗狗(惊恐):不是那个拆弹啊啊啊啊啊啊!


第88章
  千野优羽给阿GIN准备的布料大部分都是黑色的, 因为它虽然是只银色的可爱小仓鼠,但是性格沉稳,略带点凶残。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别的颜色可以衬它, 好像银色的小仓鼠天生就适合穿黑色一样。
  而阿赤呢,千野优羽感觉它其实也挺适合穿黑色的, 但是阿赤本身就是很黑很黑一只鼠了, 头上的针织帽也是黑色的,如果不仔细看, 从针织帽里钻出来的两只尖耳朵就像是帽子本身的装饰一样。
  这么一看, 阿赤全身上下最明显的地方, 竟然就是他给阿赤绣的那只白色小蝴蝶了。
  所以阿赤肯定不能再穿一身黑了,不然跟没穿又有什么区别呢?
  而且也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东西,千野优羽想了想, 阿赤反正这么骚气,又很受小猫咪的喜欢——也不知道它一只松鼠为什么可以勾引到那么多猫猫。总之,阿赤既然是这个路线的, 那不如给阿赤做一件粉红色的小T恤好了。
  千野优羽拿起布料裁剪了一番,又在阿GIN的身上比划了一下, 他准备给阿GIN做一件黑色的风衣, 当然了,说是风衣, 其实就是一件黑色的小披风啦,阿GIN的爪爪这么短,做袖子根本不现实的。
  灵感来源于初见黑泽先生的时候他穿的那身衣服。
  黑泽先生当时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配上黑色的风衣, 显得还蛮有压迫感的,让阿GIN这么穿肯定不会出错吧。而且阿GIN的毛毛是银色的, 用黑色可以把它的皮毛衬得更加闪亮呢。
  一件黑色的披风和一件粉色的T恤,虽然千野优羽完全是个缝小衣服的萌新,但是难度已经降到这个地步了,他要完成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大……大不了以后技术上来了再返返工嘛。
  这样想着,千野优羽毫无心理负担地将几块布拼在一起,开始缝了起来。
  一时间,店里变得很安静,阿伏和阿卡只是两只载具而已,阿GIN和阿赤不发话,它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而会有意见的其他小动物都不在店里,阿GIN和阿赤都乖乖地趴在千野优羽的腿上,看着他一针一线地缝制着手里的小布块,气氛变得非常和谐。
  当然了,阿赤其实是有点意见的,它觉得千野优羽先给阿GIN缝衣服让它有些不满,但是想想也算了,按照先来后到来算的话,确实是阿GIN先来的店里。
  哼,阿赤瞥了旁边的阿GIN一眼,然后冷哼了一声,阿GIN这家伙眼睛都直了,看样子恨不得直接钻进那块布里,让优羽把那块布给它缝在身上一样,真是没见识的家伙。
  阿GIN根本懒得理旁边的酸精,只是专注地盯着千野优羽的手指看。
  而跟店里的安静和谐气氛比起来,橱窗里的气氛就不一样了,之前千野优羽扔下了一句拆弹的言论就走了,只剩下了迷茫的一猫一狗。
  松田猫猫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暴露了,不然的话店长怎么会说出拆弹这样的话来呢?但是景光狗狗対此持反対意见,他虽然也不知道这个拆弹具体指的是什么,但是怎么想拆炸弹跟宠物店店长的关系都不大吧。
  【我觉得我们应该结合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现在变成了宠物猫和宠物狗,而小店长说的拆弹,应该是特指対宠物猫狗的某种情况吧。】
  加密语言通话就是没有说话方便,景光爪爪都敲痛了,才将自己要表达的意思完整地敲了出来。
  显然,松田猫猫也有同样的情况,他两只爪爪放在一起揉搓了半天,这才继续敲击起了橱窗的木质底板。
  为了保护自己的爪爪,两只小动物凑得很近,敲得也很小声。
  【我应该是只公猫吧,你也是公狗吗?】
  景光狗狗点了点头,于是一猫一狗同时意识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有把某种行为比作枪械运动的说法,所以弹药有时候也会指某种东西,而这么理解的话,那拆弹的含义就有点恐怖了。
  景光狗狗和松田猫猫対视了一眼,都从対方圆溜溜的眼睛里看出了些许恐惧之情。
  【逃跑。】
  一猫一狗同时敲击出了同样的含义。
  不跑不行了,不然难道真的要被捉去被噶了吗?
  其实対于他们两来说,那个部位有没有都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毕竟他们两个怎么也不可能看上母猫母狗吧,但是……可以不用,不能没有啊!
  景光猫猫还有些迟疑。
  【但是zero】
  松田猫猫的爪子快速敲击了起来,这时候它也不嫌自己的爪爪痛了,这种事情可不能犹豫啊,真被噶了那他也不想活了。
  【晚上店长还有店里的动物们都会去楼上休息,留在一楼的只有和你一样的狗,还有和我一样的猫,以及一窝小仓鼠而已。宠物店的大门挺好开的,晚上我们去偷偷叫上zero,然后开门溜走。】
  景光狗狗想起了小店长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身上狗狗的那部分作祟,想到要离开,心里觉得有点难过。
  而看松田猫猫的样子,似乎也是一样。
  【不是说你们猫最没良心了,根本就不会対主人忠诚的吗?你为什么看起来也挺难过的?】
  景光狗狗忍不住问了一句,如果是人的时候他绝対没有这么心直口快,怎么想都是因为狗狗太坦诚了的缘故。
  松田猫猫哼了一声,或许是自己身上猫猫那部分作祟,他总觉得全世界的狗狗都是笨蛋,本来因为面前的金毛幼犬是景光而稍稍收敛起了自己的这个认知,但是听到対方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他就知道,果然。
  只知道対着主人摇头摆尾,屁颠屁颠的凑上去,一点也不懂得欲擒故纵的小技巧,果然狗狗都是笨蛋。
  之前做错了事情,松田猫猫直到现在都还有点心塞,他真的很担心自己会给零带来大麻烦。
  不止是担心零,也很担心会给店长带来大麻烦,毕竟降谷零这家伙是警察……总之,当时他肯定是被这具猫猫身体的本能给操纵了,好奇心加了100%吧。
  而后来,见到店长将清洁机器人的外表给改变了一下,虽然变得越来越怪了,但只要不是跟零一模一样,应该就没问题吧……应该……吧?
  松田猫猫整天担心得猫粮都吃不下,缩在猫爬架上装死。
  这份担心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今天中午看到了那只叫做zero的黑面小羊。
  想到这里,松田猫猫还是狠狠地松了口气。
  太好了,原来零也死了啊!
  景光狗狗看着容光焕发的松田猫猫,终于透过那张漂亮的聪明猫猫脸看到了本质,好一个大聪明。
  既然决定好了,虽然舍不得店长,但是为了自己的弹药仓着想,一猫一狗还是决定带上小羊zero进行一波宠物大逃亡。
  至于逃跑了之后去哪里这个问题,总……总之先跑再说,东西要紧。
  【等等,zero会不会已经被缴械了啊?】
  松田猫猫突然想到了什么,敲击木头的声音又急又响。
  毕竟那只小羊看起来跟店长很熟,而且很受店长的器重和信任,应该是比他们两个都要早来很久。既然店里的猫猫狗狗都要进行一个“拆弹”的动作,那么小羊会不会早已经……
  景光狗狗被他吓了一跳,他先是被“缴械”这个词逗乐了,然后马上反应了过来,整只狗的毛都竖了起来。
  这……很有可能啊。
  zero被洗得这么干净,连自己是人类都不记得了,那么年幼的小羊被店长带走给噶了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吧。
  也不知道是这条街的都不养宠物,还是这家店被诅咒过,很快,时间已经走到了晚上,但是马普尔宠物店还是颗粒无收。
  说颗粒无收都是抬举了,应该说是根本没有一个人走进过这间店里。
  如果换成是上午的话千野优羽还会很焦虑,但是现在也还好,就算有客人来了想要买哪一只小动物,除了小仓鼠之外也是不能直接带走的。
  毕竟这批小动物是动物爱护协会免费赠送的,他们要求给小动物绝育,他肯定不会拒绝,如果客人要求武器装载系统完好无损的猫猫狗狗的话,那他也只能说対不起了。
  倒是隔壁波洛咖啡厅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到了很晚还是生意火爆的模样,就像是把马普尔宠物店的财气给吸干了一样,直到了马普尔宠物店准备要闭店了,阿零才蹦蹦跳跳地跑了回来。
  它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千野优羽把做好的黑色小披风和粉色小T恤给两只鼠鼠套上,两只鼠鼠排排站,高高地举着两只爪爪,方便千野优羽将衣服给它们套进去。
  没错,因为买来的扣子都实在是太大了缘故,阿GIN的黑色披风领口也用线缝死了,所以这件披风其实是套头款,只是在缝上去的地方用白色的线绣了一个小圆点,就当做是纽扣了。
  虽然是第一次做衣服,但是意外的顺利,千野优羽将做好的两件小衣服给它们套上,居然大小正好。
  “会不会不舒服?”千野优羽有些紧张地问道。
  阿GIN和阿赤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整齐划一地摇头,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扯着自己的小衣服跑去给阿零看。
  看吧,现在不只是你一只小动物有衣服穿啦!
  阿零还真被茶到了,一向只有它茶别人,哪有别人茶它的道理,虽然之后因为打工的缘故实在是太忙了,所以没时间去卖弄茶艺,但这并不代表阿零会束手就擒。
  明明刚刚还是精神满满的样子,但是阿零马上就是一个变脸,变成了一副累得不行的模样,微微喘息着瘫在千野优羽的身边,抬起头,或许是想用含泪的眸子注视着自家主人吧。
  但是它太黑了,很难看清表情,好在阿零的肢体动作满分,将它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完全给表达出来了。
  千野优羽摸了摸阿零的脑袋,看到阿零打工累成这个样子,也觉得有点心疼,他走到大门边将门给关上,然后将店里的猫猫狗狗们都给放了出来,准备带着卡牌动物们去楼上。
  但是门一关上,从一楼到二楼的门后就冲出来一道身影,也不知道BX5668在那里守了多久了,它一把将瘫在地上表演“我好柔弱啊”的小羊给拎了起来,然后气势汹汹地往一楼的浴室冲去,一边冲一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抹布在小羊的身上擦来擦去。
  阿零整只羊都是懵的,但是这时候,它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两阵鬼鬼祟祟的视线一直在盯着它看。
  阿零顺着视线的方向看去,发现是白天那只叫做hiro的狗狗和那只奇怪的卷毛猫猫,它们两个从橱窗里被放出来后,噔噔噔地就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脑袋转来转去,似乎想要看到阿零身上的某个部位。
  至于是哪个部位……阿零猛地夹紧了自己的小尾巴,它也不装柔弱了,大声地咩咩叫了起来。
  夭寿啦!有变态在偷看小羊屁股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阿零:有变态呀呀呀呀!!!
  小景和小卷:zero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被缴械!


第89章
  BX5668似乎得了什么不洗干净店里的东西就会死的病一样, 千野优羽眼睁睁看着他把阿零给逮走,又回想起自己睡完午觉,被对方一通乱搓的恐惧来。
  阿零咩咩地大声叫着, 似乎是很抗拒洗澡。千野优羽只能不痛不痒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同情,反正阿零也好几天没洗澡了, 不知道在透君家里过夜的时候有没有洗过, 总之有BX5668帮忙给小动物洗澡,怎么想都觉得这也太爽了吧。
  目送着阿零被拎走, 直到浴室的门被BX5668砰的一声关上, 千野优羽终于收回了视线, 然后,他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他身边,现在蹲在他脚边正跟他一起目送阿零的小景和小卷。
  千野优羽蹲了下来, 伸出两只手,分别摸了摸小景和小卷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