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这回,阿零很快发现了店里多出了一只鸟。
  白头海雕抓着一张椅子的靠背,稳稳地停在上面,而阿赤盘起黑色蓬松的大尾巴,将下巴枕在尾巴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在离阿赤不远的地方,巨大的高加索犬趴在地上,脑袋上顶着一个银色的小团子,看起来也在打瞌睡。
  这几天阿GIN和阿赤挺辛苦的,为了保护千野优羽而时刻警惕着。
  一直保持警惕状态很消耗精力,现在危险人物都从店里离开了,它们也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
  至于店里的神秘来客,它们并不担心。作为SSR的卡牌动物,它们知道的东西很多,虽然不能清楚的知道神秘来客的身份,但是它们也早已经凭借推理能力锁定了嫌疑猫狗。
  但它们都选择不告诉优羽,它们相信优羽自己也可以找出神秘来客的,这样一来的话,任务的奖励会丰富很多。
  而待在橱窗里的景光狗狗和松田猫猫就没有店里的动物们这么惬意了,特别是之前被猫猫袭击的景光狗狗,他见自己和这只卷毛乐子猫关在了一起,顿时站起来往橱窗边上走了几步,不想跟这只猫待在一起。
  不过松田猫猫并不在意,他惬意地蹲在橱窗内专门准备的猫爬架上,娴熟地扭过头开始舔自己的毛,细心地用带着倒刺的舌头将自己又长又卷的猫理顺。
  这很容易,对于每只猫来说都是必修课。
  但是舔着舔着松田猫猫的动作越来越慢,直到慢慢僵住。
  等等,他为什么在给自己舔毛啊,之前跑和跳也是,为什么他刚刚变成一只猫,就会跑会跳会舔毛,这根本不像是刚刚变成猫猫的样子啊!
  景光狗狗也不知道旁边那只讨狗厌的卷毛猫为什么舔着舔着不舔了,反正猫咪的心思他们狗狗是猜不出来的。
  景光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但是旁边的猫刚刚在梳理毛发,卷卷的白毛飞在空气里,落在了景光的鼻子上,他哈欠打了一半,突然变成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景光默默看了一眼那边的猫,自己又默默地往角落里挪了一点。
  长毛猫真的太讨厌了,不止性格怪异,还掉毛。
  这样想着,景光狗狗感觉耳朵后面有点痒,伸出爪爪挠了挠,很快,金色的细短毛毛也在空中飞了起来。
  现在天气还很热,两只小动物像是比赛脱毛一样,几乎将刚刚还干干净净的橱窗底部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毛绒地毯。
  景光狗狗:……
  松田猫猫:……
  千野优羽吃完饭后,在店里守了一上午,结果一上午一个客人都没有,阿零陪了千野优羽一会儿,突然他的工作服里传来了提示音,阿零伸出蹄子按了一下口袋,里面又传出了类似敲击的笃笃哒哒的声音。
  是什么东西在响?千野优羽觉得有些疑惑,他摸了摸阿零的工作服口袋,阿零乖乖地任他摸,然后千野优羽从阿零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块电话手表。
  怎么阿零还有电话手表呢?是它自己用赚的钱买的吗?
  千野优羽心情复杂地把电话手表放回了阿零的口袋里,又看了看自己还在使用的老式手机,对阿零的赚钱能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阿零咩咩叫了两声,两只小前腿立了起来搭在千野优羽的膝盖上,千野优羽俯下身,阿零就在他的脖子上蹭了蹭,然后它按了按放回口袋里的电话手表,用蹄子在地上也笃笃哒哒地敲了几下,似乎是在回应刚才的声音。
  然后又蹭了蹭千野优羽,阿零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宠物店门口,回头冲千野优羽咩咩叫了一声,似乎是在说拜拜,千野优羽也朝它挥了挥手。
  阿零满意了,它跳起来将门打开,快乐地跑了出去,准备去找给它发信息的安室透。
  安室透可真是个大好人,不但给它介绍了很多有意思的工作,还经常带着它去保卫世界和平,真是太棒了。保卫了世界和平,就是保卫了宠物店的和平,就是保护了优羽呢!
  小羊阿零一边路过橱窗,一边愉快地想着。
  然后 ,阿零听到了从橱窗里传来的哒哒哒的声音,这声音有长有短,并不是胡乱敲了一通,而是有自己的规律在里面,是某种加密通话。阿零放慢了脚步,侧头看向橱窗里的一猫一狗,刚才的声音是狗爪敲击橱窗发出来的。
  它跟安室透电话交流就是用的这样的方式。
  狗爪子敲击的声音很轻,只够阿零和旁边的那只卷毛猫听见。
  阿零很快在心里拼出了那只狗勾想说的话。
  【你不是真正的动物吧,我也不是,我是警察,救我出去,我可以想办法帮你变回去。】
  阿零歪了歪头,也伸出蹄子在橱窗玻璃上扣了几下。
  【你叫什么?】
  【hiro,你呢?】
  阿零想了想,将优羽给它取的外号说了出来。
  【zero。】
  --------------------
  作者有话要说:
  松田猫猫(围观):我超!
  嗯,景光和松田也不完全是他们两个,大概类似于,人死了之后会被洗干净灵魂,然后变成另外一个人,但是他们两个洗了一半被扔进猫猫狗狗身体里,然后跟这具身体融合在一起了,就……变得很像动物。


第86章
  当阿零用蹄子在玻璃橱窗上敲出自己的外号后, 被关在橱窗里的猫猫狗狗同时沉默了。
  景光回想了一下自家幼驯染的样子,又看了看窗外的小羊。
  小羊的毛被剪短了,本来洁白的羊毛短短的, 打着卷贴在身上,在阳光下泛着些许金色的光泽, 而小羊那张脸……好家伙, 这脸黑得五官都看不见了。
  确认过配色,这就是zero!
  阿零歪着头, 见那只叫做hiro的狗狗眼尾上翘的大眼睛里迅速浮上了一层水雾, 看起来像是突然要哭了一样。
  这只狗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阿零顿时产生了一丝警惕之心,见对方只顾着用水雾熏湿眼睛,没有继续敲打玻璃的意思, 于是它准备转身走了。
  但还没等阿零转身,从玻璃内侧又传来了笃笃笃的敲击声,阿零斜睨了里面一眼, 那只叫做hiro的狗狗并没有动,它老老实实地坐在橱窗里, 看起来有点傻傻的。
  这只金毛根本一点都不像警察的样子嘛, 这年头连狗都当起骗子来了,居然想骗它这么可爱的小羊, 真是世风日下,狗心不古。
  阿零摇摇头,但是敲击玻璃的声音并没有停止,阿零稍稍侧过头, 看到了旁边那只趴在猫爬架上,伸出一只爪爪敲击着玻璃的卷毛猫。
  敲击的声音并不是杂乱无章的, 而是跟刚刚阿零和那只叫做hiro的狗狗交流时一样,用的是加密语言。
  【你们两个,该不会正好也在警察学校学习过吧。】
  景光狗狗这一瞬间是真的震惊了,他猛地扭过头,震撼地看着自己不远处的那只卷毛猫,又转头看了看疑似自家幼驯染的某只小羊羔,迟疑地伸出爪子扣了扣玻璃。
  反正他都已经变成一条狗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面对同样是动物的家伙,大家开诚布公或许比较有助于弄清事实的真相。
  【对,你是谁?】
  但是与景光狗狗不同的是,听到卷毛猫猫的问题,橱窗外的小羊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什么警察学校,它只是一只可爱的小羊而已,小羊是不需要上学的!
  看来它们两个是认错羊了,真可怜。阿零毫无心理负担地想着,转身就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橱窗前,冲向了波洛咖啡厅,现在已经到中午了,马上就是用餐高峰期,它还忙着去送外卖呢,没空陪小猫小狗玩幼稚的对话游戏。
  它这一跑,景光狗狗顿时急了,它汪汪叫了两声,又开始扒拉起橱窗的玻璃,锋利的爪子抓在玻璃上,发出了刺耳的滋滋声。但是橱窗玻璃并不是它一只小狗可以扒拉碎的,它努力了半天,最后恹恹地趴在地上,一副被抛弃的可怜狗勾模样。
  这副作态看得松田猫猫一阵恶心,他完全没想过如果是自家幼驯染在这里的话他的反应可能也是一模一样的,而是侧目看着旁边自闭的金毛幼崽,嘴里发出了不屑的“嘁”,但是爪爪老老实实地在地上扣响。
  【我是松田。】
  景光狗狗猛地一甩头,看向了身边的卷毛猫。
  松田猫猫耐心地安慰起景光狗狗来。
  【你也死过一次吗?你们怎么都死了啊,啧,那你应该知道那种感受吧?可能zero被洗得比较干净,所以失忆了而已,我们可以帮他想起来,不要灰心。】
  景光回忆起了自己死后的场景,确实,那种被水冲刷灵魂,直到记忆与性格被完全洗刷干净,完全变成另一个空白灵魂的感觉实在是太深刻了。
  他几乎是立刻就接受了松田猫猫的解释,因为这也是眼下最可信的解释了,毕竟,那只羊不管怎么看都是zero啊。
  【那我们要好好考虑之后该怎么办了。】
  景光狗狗和松田猫猫凑近了,小脑袋贴在一起,开始用敲击和叫声以及表情动作的辅助来进行交流,确定之后该怎么做。
  虽然它们都变成了小动物,但是它们两个都只能稍微领会一下小动物的意思,但是没办法做具体的交流,或许这就相当于动物文盲吧,没办法听懂小动物说话,自己也不会说话。
  而在马普尔宠物店内,千野优羽在店里待了一上午,别说没有卖出宠物了,甚至连踏进宠物店里的人也一个都没有。被关在展示柜里的猫猫狗狗们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冷清,一只只的趴在笼子里,连呜呜叫都显得有气无力的。
  只有脑容量充其量只有一颗瓜子大的金色布丁仓鼠们还是那副样子,该躺躺该吃吃该跑车车跑车车。
  千野优羽陷入了沉思,但是开店就是这样,客人会不会进来他也没办法控制,而且之前是上班上学时间,没人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嗯,现在是中午了,午休的人或许会进来看看吧。
  怀着这样的心情,千野优羽又等了一中午,还是一个客人都没有。然后,他等困了。
  毕竟这应该可以算是马普尔宠物店的第一次正儿八经营业,千野优羽还是挺兴奋地,虽然陪着他的宠物们一只只的都昏昏欲睡,或者干脆直接呼呼大睡起来,但是他自己还是紧张得睡不着。
  他一直在心里模拟着客人来了之后的事情,这些猫猫狗狗该收多少钱呢,贵了不太好,虽然小动物们品相都很好,但是这毕竟是动物爱护协会救下来送给他的。但是太便宜了也不好,如果卖得太便宜了,那以后自己真的获得了稳定货源,再用这个价格卖的话可能会亏本。
  唔,那定这个价的话,如果客人砍价该怎么办?是应该把价格定得稍微高一点点,给客人一点讲价的余地呢?
  但是好像关东人并不太讲价的样子,但是万一来的客人是关西人呢?
  这样想啊想啊,倒是把千野优羽自己给想困了,他打了个哈欠,深感下午和上午应该也没有什么区别,下午难道上班族就不用上班了,学生就不用上学了吗?
  所以下午干脆不用开店了,去睡个下午觉,等到大家都下班放学回家的时候再开店好了。
  能想到这个办法,他实在是太聪明了。
  千野优羽打了个哈欠,将店门关上,然后将店里的猫猫狗狗们又放了出来。让它们开始满一楼的撒欢。
  反正现在有清洁机器人在,无论怎么样店里都可以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他不负责任的想着。
  怀里抱着睡眼朦胧的阿GIN和阿赤,阿伏和阿卡老老实实跟在千野优羽的身后,也是哈欠连天的样子,而阿新在地上陪着兰兰一起走路,一边走路一边轻声嘀嘀咕咕的,到了二楼之后,阿新落到了鸟架上,而兰兰趴在了鸟架旁边差不多高的猫爬架上,跟阿新贴在一起说悄悄话。
  千野优羽瞥了阿新一眼,很快又把视线收了回来。
  二楼看起来像被水洗过一样干净,甚至有种闪闪发光的感觉,千野优羽盯着沙发旁边不远处的一个白色毛绒猫爬架看了好一会儿,才和脑海里的那个灰色的猫爬架对上了号。
  原来这玩意洗干净了是这个颜色的啊。
  往三楼去的时候,兰兰和阿新没有要跟上去的意思,它们小情侣待在一起腻腻歪歪的,而阿卡和阿伏也在二楼停住了脚步,阿伏的狗窝在二楼,它一向都是在二楼睡觉的。而阿卡蹲在树枝上比较睡得香,三楼并没有这样的地方提供给他。
  千野优羽抱着阿GIN和阿赤来到了三楼,三楼也已经被打扫干净了,他推开门看了一眼,连自己房间墙面上大大的【你好呀】都被BX5668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给弄干净了,甚至连墙面看起来都要白了一个度。
  怎么说呢,简直像翻新了房子一样。
  但是BX5668不见了踪影,千野优羽在三楼每个房间都找了一下,完全没有看到BX5668的影子,连厕所和厨房都被它清洁得闪闪发光,但是这里面也没有它的踪影。
  千野优羽有些纳闷,他检查了一下窗户,确认了窗户也关得好好的。
  自从黑泽先生突然出现在窗外之后,千野优羽暂时获得了对窗户没有安全感的debuff,具体表现为总觉得窗户开着跟大门敞开没有区别,总觉得有人会闯进来。
  既然窗户都从里面关得好好的,那就证明BX5668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