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感觉到了脖子上传来的酸痛感。
  有时候觉得疼痛这种感觉真是奇怪, 好像如果你没发现自己受伤了,这个地方就不会痛一样,而只要你发现了, 哪怕只是一只蚂蚁大小的口子,都会瞬间疼痛直击天灵盖。
  他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于是千野优羽气势汹汹地爬了起来, 准备将黑泽先生给骂一顿, 可是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类。
  千野优羽这才想起来,一天的时间结束了, 黑泽先生应该是结束变身回去了。
  千野优羽又躺回了床上,其实他还觉得怪遗憾的,因为经过一天漫长的相处,他已经有些忘记黑泽先生原本长什么样子了, 完完全全只记得対方是个银发大美女,唉, 昨天不该睡这么早的,应该熬夜看看黑泽先生是怎么变身的。
  他対变身这件事实在是好奇。
  但是黑泽先生已经回去了,他们的相遇实在是太像一场流星雨般的交汇,分开之后就该各自奔赴宇宙的两边。
  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么一想还挺让人安心的,虽然黑泽先生人挺不错的,但谁又敢保证黑泽先生的同伴或者是敌人也能有这么好的性格呢?万一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把他一枪崩了,那他到哪里说理去。
  千野优羽满意地想着,然后掏出了手机,准备好好刷刷宠物店模拟器。
  虽然他老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懒得想了,还是玩手机比较重要。
  之前黑泽先生跟个鬼一样,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搞得他看手机都很不方便。毕竟宠物店模拟器的秘密还是保守住比较好,如果这个秘密被别人发现了,千野优羽有点害怕别人会抢走他手上的破手机。
  如果连这支叙利亚战损版手机都被抢走了,那么阿GIN他们是不是也会同时被手机给一起带走。
  千野优羽很害怕这种假设,他已经把小动物们当做亲人了,从未拥有过亲人的他自然不想要尝试失去的滋味。
  想到这里,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变成趴在枕头上的姿势。
  阿GIN和阿赤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他的怀里跑了出来,晚上睡着睡着又变成了和以前一样的姿势。
  阿GIN趴在他的枕头上,轻轻地挨着他的头发;而阿赤躺在他的身边,紧挨着他的手臂,大大的毛茸茸尾巴轻轻地盖在他的手背上;而阿伏睡在门口,昨夜千野优羽因为太害怕了,所以把阿伏也叫来了房间,阿伏这么大只,真的很容易给人一种安全感。
  而平时睡在他脚边的阿零和靠在他怀里睡觉的阿新晚上都是在朋友家过夜的,而阿毛还是剧组拍电影,据说进度很不错。
  而新来的兰兰睡在了千野优羽的床头柜上,也就是手机的旁边,千野优羽拿手机的时候顺手rua了兰兰一把,兰兰的长耳朵微微动了动,然后把脸遮住了。
  哎呀,兰兰真是只特别容易害羞的小兔子呢。
  千野优羽挨个摸了摸小动物们的脑袋,然后打开了宠物店模拟器。
  宠物店模拟器的界面还是一如既往的简陋,一点进去,右上角就显示着如今的任务情况。
  他现在的任务数量不知不觉间积攒到了五个,不过莫名其妙的有一个任务显示着完成状态,千野优羽的视线首先被那个完成的任务吸引住了。
  【进阶任务·获得稳定货源】(已完成)(点击领取道具卡x1,随机物品x1,宠币x20)
  他什么时候获得稳定的货源了?难道他可以从动物爱护协会稳定获得小动物吗?千野优羽短暂的迷惑了一下,但是很快这份迷惑就被他抛之脑后,他的视线完全被奖励给吸引住了。
  千野优羽知道进阶任务的奖励一定会比新手任务强很多,但是看到奖励的一瞬间他还是被巨大的惊喜击中了。
  称号【幸运女神叛逆的孙子】是千野优羽目前唯一可佩戴的称号,自从抽出阿毛之后,他也从来没有将称号取下来过,既然什么准备工作都没必要做,千野优羽毫不犹豫地点击了领取。
  【恭喜玩家“千野优羽”获得了随机道具卡一张。】
  【恭喜玩家“千野优羽”获得了“被财神摸过的一次性祝福卡”x3,存放于物品栏内。】
  【恭喜玩家“千野优羽”获得了宠币x20,宠币可用于购买具有特殊效果的宠物用品。】
  刷刷刷,屏幕上连续跳出了三条白底黑字的提示,等三条提示刷了刷了过去之后,又跳出了一条提示。
  【检测到玩家拥有SSR卡牌“阿GIN”、SSR卡牌“阿赤”、SSR卡牌“阿零”、SSR卡牌“阿新”、SR卡牌“兰兰”、R卡牌“阿毛”,随机道具卡可随机替换为其中一张卡牌的专属道具卡,请问是否替换?】
  【PS:若不进行替换,可能会抽取到非店内动物的道具卡,建议玩家进行替换。】
  千野优羽的优点不多,其中一点就是听劝,他看到了系统的PS之后,从善如流地点击了是,于是又是一条提示跳了出来。
  【鉴于玩家拥有SSR卡牌“阿赤”,随机道具卡替换为“阿赤”专属道具卡,请玩家选择其中一张。】
  跟上次抽取阿伏的时候一样,下方显示了【武器】【载具】【技能】三个选项。
  喔,随机到阿赤了啊。
  千野优羽精神一振,准备喊阿赤过来,让他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还没等他喊出口,从旁边伸出了一只小爪爪,准确地,毫不犹豫地按在了【载具】这一栏上。
  千野优羽这才发现,小动物们已经自发聚在了他的身边,凑在他的脑袋旁边跟他一起看着屏幕。
  就连趴在门边的阿伏也凑了过来,难怪千野优羽刚刚总觉得光线变暗了。
  阿GIN看到了阿赤的选择,冷哼了一声,跳到了阿伏的头上,伸出小爪爪戳了戳阿伏的耳朵尖尖。
  千野优羽看到阿GIN的动作,总觉得它那个动作像极了司机开车按喇叭的样子。
  果然,阿伏呆呆地汪了一声。
  阿赤翻了个白眼,它的眼睛很大,所以翻起白眼来还挺明显的,它没有理阿GIN幼稚的炫耀行为,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千野优羽。
  千野优羽被阿赤的眼神逗笑了,他也伸出手,点在了阿赤的爪子始终放着的地方,屏幕立刻就有了反应,提示跳了出来。
  【恭喜玩家“千野优羽”获得了载具卡“阿卡”,正在配送中,请玩家保证店内有足够的空间。】
  按照往常的经验来看,千野优羽还有时间玩两分钟手机再下去开门,小动物的配送虽然很快,但是也没到一秒送到的程度。
  虽然千野优羽也很好奇阿卡到底是什么样的载具,但是他还是决定先看商城,昨天因为黑泽先生在,他都忘记看商城里刷出的特殊道具是什么了,想想真是亏炸了。
  商城里多出了好几种小动物的口粮,兰兰的兔粮昨天已经给它买过了,于是千野优羽直接拉到了最下面,想看看限时道具刷出了什么东西。
  像之前刷出来的宠物速干装置,还有神奇海螺他都很喜欢。
  而今天千野优羽的运气明显不错,他看着商城显示的限时商品,脸上瞬间笑开了花。
  【无论多脏的地方都可以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清洁机器人】,商品的名字还是那么的长,但是在千野优羽看来,这就是一个扫地机器人嘛,虽然卡牌动物们不怎么掉毛,但是他现在也要开门营业了,店里干干净净的总是好的嘛!
  只不过这个清洁机器人卖得有点贵,需要足足40个宠币,这还是打了骨折的结果,如果没有了新手期的折扣,原价销售的话价格更是到了一个离谱的程度。
  千野优羽看了看自己剩下的宠币,给小动物们买完了日常所需的食物还有零食后,千野优羽目前剩下的宠币是55个,完全足够负担起清洁机器人了。
  虽然商城里的东西从来都没有使用说明什么的,但是效果全部都写在了名字里,到目前为止,他买下的东西都挺让人满意的。
  点击购买之后,清洁机器人就来到了千野优羽的物品栏里,他从床上爬了起来,随意抓了抓头发,带着身上的小动物们走了出去。
  也不知道清洁机器人有多大,千野优羽打了个哈欠,准备带去一楼释放出来,顺便迎接一下阿赤的载具卡阿卡。
  有了阿伏珠玉在前,千野优羽下意识的就觉得阿卡应该也是一只大狗吧,或者是大猫?总之得是很大的东西吧,不然怎么好意思叫载具呢?
  房间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蜷缩着一只小小的金毛幼犬,千野优羽没注意差点踩了下去,还好他及时发现,赶紧抓住门框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他有些惊讶地低头看着小金毛,小金毛有着一双漂亮的眼尾上挑的眼睛,正抬头看着千野优羽,小小的尾巴在身后转得像螺旋桨一样。
  但是这么可爱的画面瞬间让千野优羽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了,他把店里的神秘来客给忘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阿GIN:哼,学鼠精!!!


第80章
  对于宠物店模拟器所说的神秘来客, 千野优羽一点头绪都没有,甚至睡一觉给睡忘了。
  等他想起来之后,对于自己的心大也有点汗颜。
  他将地上的小景抱了起来, 小景的眼睛亮晶晶的,尾巴旋转得更快了, 甚至把站在千野优羽肩膀上的阿赤给抽了两下。
  阿赤有点想发火, 但是看到小景只是一只幼犬而已,又默默地忍了下去。
  然后, 千野优羽小心地来到了他原本的房间外, 想到了房间里的冥场面, 他准备推门的手微微颤抖。
  过了两秒,千野优羽突然回过头,对跟在他身后的阿伏深沉地说道:“阿伏, 你帮我打开门看看吧。”
  现在三楼所有的活物里,除了阿伏之外,体型最大的就是兰兰了, 但是千野优羽难道能让可爱的小白兔子去推开这种恐怖大门吗?那不行,而且兰兰是女孩子, 所以让阿伏去推门简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怜的阿伏并不知道千野优羽脑子里在想什么, 当然了,就算他知道, 也不会觉得千野优羽猜测中的幽灵有什么恐怖的,狗狗怎么会害怕人类的幽灵呢?狗狗只会害怕狗狗幽灵!
  阿GIN从千野优羽的头顶跳到了阿伏的头顶上,然后阿伏人立而起,前爪拍了一下门把手, 门应声开了。
  阿伏一马当先走进了房间里,千野优羽磨蹭了一下才跟了进去, 进去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门把手,确认被阿伏拍了一下之后,门把手还是完好无损的模样,他这才松了口气。
  房间内的景象和昨天没什么不同,千野优羽左右看了看,墙壁上的“你好呀”还是这么显眼。昨天夜深了有点不敢看,但是今天外面阳光明媚的,好像有一股浩然正气的感觉一样,让整间屋子都显得亮堂堂的,在这样的房间里,心里完全生不起怕鬼这种心情。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什么活物都没有,千野优羽试着擦了擦墙上的碳粉印记,发现有点难擦干净,算了,有时间再弄吧。
  他走出房间,然后顺手把门又关上了,他今天的事还挺多的,有空的时候再做神秘访客的任务吧。
  “汪呜~”怀里的小景在千野优羽检查房间的时候,突然弱弱地发出了可怜巴巴的声音,千野优羽连忙低下头看向怀里的小狗勾。
  小景的眼睛大大的,眼尾微微上挑,有点像猫猫,但是看人的时候眼睛永远是湿漉漉的,这点就完完全全是狗勾的模样了。
  千野优羽想起昨天小景在这个房间遭到了黑泽先生的粗暴对待,猜测小景可能是想起昨天的事情害怕,他连忙亲了亲小景的小脑门,然后伸出手又揉了揉阿伏的大脑袋。
  阿GIN看起来不准备从阿伏的脑袋上下来,在千野优羽揉阿伏脑袋的时候,它只是爪爪环胸在旁边看着。
  于是千野优羽又俯下身亲了一口阿GIN的小脑袋。
  被亲了之后,阿GIN表现得非常淡定,一副我经历得多了,不就是亲一口嘛的样子。
  而小景本来被抱着的时候,尾巴就已经可以开直升机了,又被亲了一口,整只狗顿时僵住了,连尾巴都不甩了,湿漉漉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遇到了什么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小狗勾做什么表情都很可爱呢。
  千野优羽抱着小景下了楼,而明明昨晚他被神秘访客吓坏了,所以根本忘记了要将一楼的小狗勾们关在一起过夜,这样才不会让它们随地大小便。但是当他来到一楼的时候,发现小狗勾们全部都老老实实地待在笼子里,也不知道是谁干的,连小狗勾的狗粮碗里都添满了狗粮。
  千野优羽惊讶地睁大了双眼,他本来以为这事是阿GIN或者阿赤做的,但是阿GIN和阿赤都摇摇头,兰兰蹦蹦跳跳地跳到了桌子上趴着,也摇摇头表示不是它干的,阿伏也跟着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他们干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吧。
  是店里的神秘访客干的吗?
  神秘访客原来是田螺姑娘吗?千野优羽觉得有点离谱,仔细一想,其实他房间的碳粉字迹也完全可以当成是神秘访客认真跟他打招呼写下的,这么一想的话,其实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了。
  就在千野优羽还在想神秘访客的事情时,马普尔宠物店的实木大门突然被敲响了。
  “笃笃笃。”
  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