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明显的嫌弃表情, 它把脑袋缩了回去, 不知道是跑走了,还是继续趴在桌子上。
  一只猫也能做出这么人性化的表情吗?还是说, 是因为他现在变成了一只金毛的缘故,所以他才能看懂别的小动物的表情呢?
  景光又试图去看其他动物的表情,他刚刚从桌子边上探出头来,就被其他的金毛幼崽发现了, 似乎是以为景光在跟他们捉迷藏,小狗勾一只只的兴奋极了, 一大群哄一下朝景光所在的地方冲来。
  他脑门上冒出了一滴冷汗,赶紧连滚带爬地冲出角落,试图跳上桌子。
  不知道是在极端紧急的情况下突破了身体极限,还是这具身体本身素质好,亦或者是因为他这个灵魂占据了躯壳的缘故。
  他跳出了一只幼犬不应该有的高度,稳稳地落在了桌面上。
  冲过来的金毛幼崽们围着桌子,满脸震撼地抬头看着景光,像在看什么世界第十大奇迹一样。
  景光低头看着金毛幼崽们的模样,刚才的问题得到了答案。
  原来他真的可以看懂小动物的表情了啊,怪神奇的。
  景光放松地趴了下来,趴在桌子上开始想事情,却不想背后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推了一把,把他直接从桌沿边上推了下去。
  他身后有东西?景光的惊讶在心里一闪而过,他很快想起来了,那只偷偷摸摸观察他的猫,刚才也趴在这张桌子上。
  景光在空中扭转了一下身体,果然看到了那只猫眯着眼睛偷笑的模样。
  果然是这家伙把自己推下去的,可恶啊,这只长毛打卷的奇怪猫咪!
  落在了金毛幼犬堆里,再一次被拱得东倒西歪的景光愤愤地抬起头,正好见到那只猫脑袋放在桌沿边上,满脸的乐子人表情。
  没想到什么正事都没做,先在宠物店收获了一个仇人……不,仇猫。猫狗水火不容诚不欺他。
  景光感觉金毛幼犬们暂时不会停止游戏,干脆放弃了挣扎,趴在地上摆烂,任由它们把他拱过来拱过去,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他的脑子还有些空,需要利用思考让记忆融化得快一些。
  他要好好想想,他现在应该做什么,当然了,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了解一下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
  这种事情如果他是个人的话了解起来很容易,但是他现在是条狗,还是条被关在宠物店里的狗,想要了解的话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呢?
  景光开始打量起宠物店的布局,或许是他变小了的缘故,这家宠物店对他来说着实有点大,东西也是一应俱全,窗外的阳光明媚,时间应该还早。
  他环视了一圈宠物店,很快就发现了通往二楼的门,而这时候,金毛幼崽们似乎也玩腻了,不再拱他,他得以脱身,然后用自己刚刚学会的走路姿势走到了门边。
  门并没有锁死,看起来这家宠物店的店长对于自己的宠物们并没有多少防备,他推了推门,纹丝不动,看来门是需要拉开的。
  于是他用自己的小爪子扒拉了一会儿门缝,很快就被扒拉出了一条可以让他的小爪子伸出去的缝隙。
  景光将门拉开足够自己通过的缝隙,溜进去之前,他下意识往那只叫做阿伏的巨大高加索犬的方向看了一眼,店长让阿伏看家,那么阿伏会不会阻止他往楼上爬呢?
  似乎是感知到了景光的视线,阿伏的脑袋动了动,那双始终带着墨镜的脸朝向了他的方向。
  是发现了他的动作?还是单纯只是睡累了换个姿势?
  景光赶紧穿过这扇门,门合上的时候,他的视线扫过了那只讨厌的卷毛猫躺着的桌子,桌子上空空荡荡的,猫咪不见了踪影。
  来到了二楼,发现二楼跟一楼比起来还要空得多,一楼至少还有各种展示柜桌子椅子等等东西,而二楼虽然有各种猫爬架鸟类支架,还有狗窝之类的。但是唯一称得上是家具的东西就只有放在中间的一张沙发,这张沙发似乎经常有人躺在上面,景光小跑到沙发边,下意识闻了闻。
  上面有很多种味道,但是其中一种几乎是压倒性的将别的味道冲散,闻起来带着些淡淡的甜味,他的脑海里马上出现了小店长蹲下来抚摸他的脑袋时,脸上挂着的灿烂的笑脸。
  景光感觉自己的身后怪怪的,他猛地回过头,只见自己的尾巴转得跟台风中的大风车似的疯狂。
  呃……看来尾巴很喜欢那位小店长呢,景光努力忽视尾骨上传来的奇怪感受,将尾巴当成了另一个生物,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然后进入了思考状态。
  啊,看来这里是小店长经常待的地方。
  景光得出了结论,然后愣了一下,所以说,他现在变成金毛幼犬了,连鼻子也变成了狗鼻子了是吗?
  他跳上沙发,不抱希望地翻了翻,果然也没发现有漏掉的手机之类的东西。
  拍了拍沙发,景光下意识在沙发上蹭了蹭,依恋地呜了一声,然后僵硬了身体,跳下沙发的时候还差点不小心摔了。
  变成了小狗勾,他好像也有了一些小狗勾的习性,这可不行,他要控制住自己!
  在二楼又转了一圈,什么电子产品也没有发现,连日历都没发现一本。
  然后,他在狗窝旁边找到了好几袋狗粮,他的眼睛一亮,扑过去开始翻找狗粮的生产日期之类的东西,但是这狗粮也不知道是不是三无产品,竟然连生产日期都没有。
  景光不禁有些泄气,他发现其中一袋狗粮是打开过的,于是恨恨地把头埋进去吃了一口。
  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在吃狗粮的时候,嘴里传来的美味滋味让他整个人都麻了。但是他很快就想通了,反正都接受自己现在的小狗勾身份了,他还会怕吃狗粮吗?本来以为狗勾们只能吃狗粮怪可怜的,但是没想到对于狗勾来说,狗粮原来这么好吃啊。
  “汪汪汪汪!”他忍不住边吃边大叫了一声太好吃啦!
  但景光毕竟是当过卧底的人,很快克制住了自己的进食欲望,他有些心虚地把狗粮袋子给封好,然后开始往三楼出发。
  三楼和二楼之间不像二楼跟一楼一样有门挡着,楼梯的位置就大喇喇地暴露在外面,似乎是这家宠物店的主人并不担心二楼的宠物会冲上三楼。
  美味的狗粮补充了他的体力,景光一口气爬到了三楼也没感觉费劲。
  三楼果然如他所想,是小店长的个人起居室,景光四处看了看,发现起居室空荡荡的,除了一些必须的厨房电器之外,竟然连电视机都没有。
  这让景光想要通过电视机来了解这个世界的打算也落空了,他有些失落,走进了旁边的房间。
  这间房间里,那种淡淡的甜味比二楼的沙发上更加浓郁,景光的动作带上了一丝迟疑。
  很明显,这位那位小店长的卧室。
  唔,但是小狗勾跑进卧室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吧!
  景光很快给自己找好了理由,他跑进了卧室里,开始在卧室里试图翻找到可以证明现在日期的东西。
  可惜卧室里的东西也很少,衣柜里的衣服也全部都是没有包装的旧衣服,而且款式也很普通,没有什么流行元素,无法通过流行元素分析现在的时期。
  但是味道很浓,虽然洗干净了,但是属于小店长的味道沾满了整个衣柜。
  景光小心地把衣柜门关上,被那种淡淡的甜味熏得晕乎乎的脑袋才稍微缓过来了一点。
  他对那张没有叠被子的床产生了一丝畏惧,那里肯定是整栋楼里甜味最浓的地方了。
  景光顿了顿,快速转过头试图咬一口自己的尾巴,让它不要再转了,但是尾巴像是会读心术一样,在他回头的一瞬间躲开了他的攻击。
  可恶!出其不意没有用啊。
  景光又瞥了床铺一眼,算了,还是先翻桌子吧。
  他利用自身比其他狗子强得多的弹跳能力,跳到了桌子上,然后将抽屉一个一个抽开。
  虽然狗爪爪有点不太好用,但是做这些事还是挺容易的。
  抽屉里大多都空空荡荡,只有一两个抽屉里放着零星的小物件,他抽开了靠窗位置的抽屉,一直在疯狂摆动的尾巴猛然僵在了空中。
  里面是几乎装了小半个抽屉的窃听器,只是这些窃听器似乎都被破坏了,景光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很多窃听器上有着不属于人类的齿痕。
  是小店长的动物咬的吗?景光脑海里又闪过了站在小店长肩膀上的那只戴着黑色礼帽的仓鼠,整个人因为恐惧而颤抖了一下。
  但是他还是想不起来自己与那只仓鼠有过什么联系,景光想了想,探头下去,在窃听器上面嗅了嗅。
  不过窃听器似乎已经放在这里很久了,几乎闻不出味道来了。
  景光将装窃听器的抽屉关上了,然后跳到了窗台上。
  小店长的房间窗台很有趣,窗户在窗台的正中间,无论是外面还是里面,都留着一段几乎可以坐上一个人的空荡荡窗台。
  或许可以在窗台上养些花,他的脑子里闪过了这样的想法。
  但是窗台上有些淡淡的味道,景光仔细闻了闻,有种硝烟里带着淡淡腥气的味道。
  或许是今天在门外跟小店长说话的那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吧,闻起来是个危险的家伙。
  景光顿时有些为小店长担忧了,仿佛看到了一块快乐的牛奶糖正要投向一张满是鲜血的深渊巨口一般惋惜。
  但是现在最需要帮助的还是他自己,景光想了想,决定跟小店长打个招呼,自己隐在一边看看情况再说。如果小店长是个好人,他就直接去向小店长寻求帮助。
  他想起来刚才翻衣柜的时候,在衣柜里发现的,用于除菌干燥的竹炭包,里面的竹炭不就是天然的炭笔么。
  景光将竹炭包从衣柜里翻了出来,然后开始撕扯包装袋。
  他虽然只是只幼犬而已,但是爪子已经很锋利了,很容易就将包装袋给划开,也不知道是所有的狗狗都这样,还是他这具身体格外厉害一点。
  从竹炭包里找出了一根相对完整,比较适合当笔使用的竹炭,景光将竹炭夹在了自己的小爪爪里,决定在墙上写点字。
  但他猛然间又感到了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是那只猫跟上来了吗?景光猛地回过头,但身后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不过小店长的房间房门没有关上,窥视感是从房门外传过来的吗?
  景光将竹炭放在地上,冲到房间门口往外看。
  “喵呜~”一声轻柔的猫叫从厨房里传来,景光听到了一阵噼里啪啦锅具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然后一道白色的影子刷地从厨房里冲了出来,顺着楼梯就冲了下去。
  景光松了口气,再感受的时候,那种被窥探的感觉消失了,看来是那只猫在窥探他吧。
  于是他把小店长房间的门给关上了,景光又跑回了竹炭包前,将竹炭夹在了爪子里。
  而在墙上写些什么东西,这件事又让他犯了难,景光犹豫了一下,他有些担心会吓到小店长,于是决定友好一点。
  就写“你好呀,别害怕,我叫做诸伏景光,是个警察,我需要你的帮助。”好了。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自己的世界的话,那么他应该也已经死去了,就算被别人看到了墙上的字,也只会认为是恶作剧而已吧。
  但是如果是他们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亲自来调查的吧,如果是那个人,一定可以认出自己的字迹吧。
  景光下定了决心,一张狗狗脸上满是认真,但是他的想法是好的,却高估了自己的这具身体。
  他连话都不会说了,又怎么能奢望自己可以写出这么多字呢?更何况这身体还是这么的小只。
  努力到窗外明亮的日光转为了如水的月光,景光才利用跳起来点一个墨点的方式在墙上了留下了你好呀几个字,正准备继续写,却猛然听到了人类上楼的脚步声。
  景光顿时僵住了,他看着墙上歪歪扭扭的你好呀,又想到小店长那副无害的模样,顿时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什么天大的坏事。
  月光洒下,将整个房间照得透亮,脚步声很快停留在了卧室门前,景光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他看着房间里的惨状,一咬牙钻进了床底。
  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丝细微的风从外面吹了进来,景光将那丝甜味闻得清清楚楚。
  原来真人的味道闻起来比残留在物品上的甜味要淡一些呢,看来物品上的味道真的是入味了吧。
  景光不期然闪过了这样的念头,他有些难为情地感觉自己的尾巴又在背后造反。
  但是一声尖叫划破了寂静的夜晚,小店长被他留下的信息吓哭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景(脑子):很好,我要写这么多字,用我漂亮的字迹震惊小店长,引出幼驯染,计划通!
  小景(爪子):你行你上啊!!!


第79章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这个点起床, 虽然昨夜睡得比较晚,而且是非自然入眠,但是千野优羽还是在天色刚明的时候睁开了眼睛。
  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 发了会儿呆,这是千野优羽每天起床必备的流程。
  其实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 千野优羽的脑子里永远都是一片空白的, 他需要一些空白的时间,用来让自己的记忆回笼。
  这个过程要不了多久, 千野优羽很快想了起来, 自己入睡前经历的事情, 黑泽先生见他睡不着,直接対他使用了一招物理催眠。
  千野优羽猛地伸手捂住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