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羽都怀里以它尾巴的转速来看,整只狗子会不会被尾巴带着一起螺旋升天。
  看来今天店里没出什么事。
  其实千野优羽也就是随口一问,他还是非常信任透君的,透君作为千野优羽心中第一梯队的聪明人,又能干又温柔,让他帮忙照看一下店铺绝対不会出问题的。
  店里新来的小动物们対千野优羽的脚步声还不熟悉,此时小金毛们也渐渐围了过来,在千野优羽的脚下打滚撒娇起来。
  而小金吉拉们作为猫猫,还是有着属于猫猫的高傲,它们远远地看着千野优羽,似乎在评估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过去。
  但是很快,金吉拉猫猫群里就出了一个叛徒,拥有琥珀色眼睛,纯白色猫猫的可爱小金吉拉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过来。
  千野优羽总觉得対方的猫步走得看起来骚里骚气的。
  金吉拉走到了千野优羽的面前,尾巴高高翘起,它抬起头来,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在店内灯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细碎的光芒。
  “喵~~~~~~”一声猫叫简直百转千回,面前的金吉拉眼眸如水,在千野优羽看来,那其中几乎溢满了爱恋依赖以及一丝丝幽怨,让人不禁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福瑞控,不然怎么会在一只猫猫的眼里看到这么多情绪。
  金吉拉媚眼如丝,那双琥珀色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千野优羽肩膀上的阿赤。
  千野优羽顺着金吉拉的视线看了看阿赤,阿赤靠在千野优羽的脖子上坐着,它似乎跟阿GIN有什么分工,冲矢昴离开了之后它就放松了下来,只剩下阿GIN还在紧张地盯梢黑泽先生。
  此时阿赤的身体放松,大大的黑色尾巴从千野优羽的肩膀上垂下,小脑袋也亲亲热热地靠在千野优羽的脖子上,听到金吉拉的叫声,它懒懒地唧了一声,就当是回应了。
  那只金吉拉似乎看起来更哀怨了。
  好家伙,千野优羽想起来了,这只金吉拉就是之前宠物基地杀人事件里,肚子里被塞了手套的公猫吧。
  他还记得当时用神奇海螺听到的猫猫心声,対方好像是対阿赤芳心暗许了吧。
  看起来这么久没见,対方完全没有忘记阿赤呢。
  千野优羽见阿赤没有要从他的肩膀上下来的意思,只好咳了一声,蹲下来分别在金毛们和金吉拉弟弟的脑门上都摸了一把。
  不过摸着摸着发现金毛好像少了一只,千野优羽又试图数一数金吉拉。
  但是猫猫们到处都是,他也不知道都躲到哪里去了,总之先找找看吧。
  但是在这之前,得先让小动物们吃饱饭才行。
  因为又赚了一些宠币的缘故,千野优羽也大方了起来,反正阿毛的连环任务看起来还有很多,而赚宠币的机会也有很多,没必要太节省。
  给阿伏倒上了美味狗粮,当然了,金毛们就只能吃普通的狗粮了,毕竟也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吃商城里的东西,就算能吃的话,最好也不要让它们吃。
  这些小动物们最后都要找到新主人的,如果在宠物店里把嘴巴养叼了,那可真是罪过了。
  给鼠鼠们也拆开了美味坚果,而阿零还在打工没有回来,等阿零回来,也给阿零吃跳跳玉米粒吧。
  又给兰兰拆了之前在商城买的兔粮,顺便也给了兰兰一份美味坚果,虽然不知道吃了之后兴高采烈的效果対兰兰奏不奏效,但是坚果一定是美味的。
  给小动物们分好了粮食,千野优羽准备去楼上找找看那只不见了的小金毛,琴酒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跟上去,选择了在原地看着兰兰吃东西。
  千野优羽也没在意,反正在自家宠物店里,难道他还会需要人陪着吗?
  很快,他就知道,就算在自家宠物店里,他也确实很需要人陪着。
  他找遍了二楼,也没有看到小金毛的存在,于是他来到了三楼的起居室,打开了自己卧室的房门。
  映入他眼帘的,是墙壁上歪歪扭扭写着的,大大的“你好呀”。


第76章 (1500营养液加更))
  于是在楼下吃东西的众多宠物, 就突然听到从三楼传来的惨叫声,是优羽的声音。
  阿GIN和阿赤爪爪里的鼠粮都没扔,就直接冲了出去, 像一黑一白两道闪电一般急速地奔上楼。
  琴酒犹豫了一下,捞起了兰兰才追赶了上去, 而阿伏因为没有收到命令, 反应慢了半拍,跟在最后往上冲去。
  阿GIN和阿赤的心里充满了惊慌和自责, 特别是阿GIN, 从它被优羽从新手大礼包里开出来之后, 就几乎没有离开过优羽的身边。本以为只是吃个鼠粮的功夫,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没想到……
  阿赤也咬着牙往上全力冲刺着, 它也完全没想到,在宠物店里优羽还能出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优羽千万不要有事啊。
  它们的速度非常快, 几乎是千野优羽惨叫的声音响起就冲了出去,尾音还没落下, 就已经赶到了千野优羽的身边。
  千野优羽扶着卧室的门框, 整个人都麻了,打开门那一瞬间的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当时就头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就惨叫出声。
  感觉到怀里钻进了两团毛茸茸暖烘烘的团子,千野优羽收紧了手臂,将赶来的阿GIN和阿赤箍在怀里, 然后他缓缓地蹲在地上,将脑袋埋在两只鼠鼠的身体上, 努力深呼吸以平缓自己惊恐的情绪。
  琴酒也赶了上来,他一眼就看到了墙壁上歪歪扭扭的字,他的眼睛眯缝了一瞬,没有继续去看墙壁上的字,而是检查了一下千野优羽房间的窗户,又去隔壁房间,起居室卫生间厨房都检查了一遍。
  “没有外来者入侵过的迹象。”琴酒的嗓音低哑,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却显得格外的让人有安全感。
  他低头看着将自己团成一团的千野优羽,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有些理解不了千野优羽的反应,于是伸出手碰了碰他的头发,哑声问道:“你在哭什么?”
  千野优羽没有抬头,他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来:“你才哭了呢。”
  他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居然真的感觉到了一些湿润的水迹,这下他更不愿意将脑袋抬起来了。
  他在两只鼠鼠的身上蹭了蹭,把眼泪都蹭到了它们两个的身体上。
  然后他感觉到,阿GIN硬质的小爪爪摸了摸他的脸颊,似乎是在对他进行无声的安慰,而阿赤拉过自己又大又蓬松的尾巴,将尾巴按在了千野优羽的眼角,让水迹都被毛毛给吸走。
  然后他感觉头顶也被人不轻不重地摸了几下。
  千野优羽又缓了好半天,被两只鼠鼠和一个银发美女顺了半天的毛,终于缓了过来,他又碰了碰眼角,确定被吓出来的眼泪已经没有了,这才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站了起来。
  “你确定没有外面的人进来过的迹象吗?”
  琴酒看着千野优羽通红的眼睛,连鼻尖都是红红的,情商突然上线,决定装作没看到:“当然,我没发现有人进来过,那就不可能有人进来过。”
  千野优羽想起对方的身份,敢在东京郊外打枪,那黑泽先生应该对这种事情很有一手吧,他相信了对方。
  只是如果不是外来者干的,那么他房间的墙上为什么会写得有字啊。
  千野优羽冷静了下来,开始思索从他离开房间到回到房间这段时间,有谁进来过,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人有可能进来过。
  他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安室透的电话,电话嘟嘟响了两声,就被那边接了起来。
  “优羽?打我电话有什么事吗?”安室透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声音里带着些许温柔的笑意。
  千野优羽直接问道:“透君,之前我托你帮我照看宠物店,你有进过我的房间吗?”
  安室透的回答毫不犹豫:“没有,我其实只在门口看了看情况,没问题我就回了波洛咖啡厅。”
  千野优羽:“好的,谢谢你,透君。”
  没等安室透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千野优羽把电话挂了,因为他突然有了一丝头绪,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那么这事还是不要让太多的人参与进来比较好。
  他记得,早上他在宠物店模拟器里看见了一个新任务。
  【神秘任务】
  宠物店里似乎有神秘访客来临,你却无迹可寻。是幽灵?还是看不见的客人?这一切都需要你自己慢慢探寻。
  所以说,墙壁上的字,难道是这个神秘访客写的吗?千野优羽更慌了,任务介绍里的幽灵啦,看不见的客人啦,似乎都在暗指一些恐怖的东西。
  千野优羽并不害怕幽灵,但是那是因为他信奉唯物主义,当他的信仰被宠物店模拟器这个离谱的东西给击碎时,世界上有幽灵这种事也让他变得半信半疑起来。
  不会真的是幽灵吧?还是什么看不见的客人?
  千野优羽再次收紧了双臂,将两只鼠鼠牢牢地抱住,怀里的温暖稍稍给了他一点勇气。
  他觉得自己今晚可能是睡不着了,但是也不能一直不睡吧,现在也差不多到了睡觉的时间了。
  于是千野优羽颤巍巍地请求道:“黑泽先生,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琴酒点点头,不怕千野优羽有事,就怕他没事,只要他帮了千野优羽,以后再来找千野优羽帮忙,千野优羽好意思拒绝吗?
  然后他就听到,黑色卷发的青年,舌头有些打结地说出了惊世骇俗的话:“那个,我不想睡在这个房间了,旁边还有间客房,你可以陪我一起睡么?”
  如果要找出看不见的客人,不睡觉也不是个事啊,困的时候肯定找不出来吧,这时候如果有个人壮胆,千野优羽觉得他还是可以补充一下睡眠的。
  可能这就是心大吧。
  琴酒:???
  他那双变成女人后本来就放大了不少的双眼再次睁大,一副“好啊我就知道你对我图谋不轨终于露出马脚了吧”的表情。
  这个表情实在是太好认了,千野优羽都看出了他到底在想什么,赶紧解释:“不是,我就是很害怕,我不敢一个人睡。”
  虽然有鼠鼠陪着自己啦,但是怕鬼这种事情,鼠鼠应该理解不了吧,就算要害怕,鼠鼠应该也是害怕鼠鼠鬼魂吧,只有人类才会人类鬼魂吧。
  琴酒有些无语,他不得不提醒道:“时间很快就要到了,等我变回去,我就该走了。”
  如果留到第二天的话,他可能会被上班的波本撞见,或是被那个他觉得很危险的冲矢昴撞见,甚至是毛利小五郎也有可能。
  他必须深夜离开这里,将风险降到最小。
  “呜呜……”千野优羽委屈得一批,黑泽先生这家伙根本不中用啊,那怎么办啊,要不他去别人家睡觉吧。
  但是他可以走,店里的猫猫狗狗不能都带走吧,特别是小猫们,好不容易熟悉了新环境,再带去别的地方不太好。
  琴酒叹了口气,他从来没觉得这么心累过,平时遇到这种脆弱的家伙他连眼神都不会给一个,现在他却不得不跟对方打好关系。
  他抱着兰兰,走到了墙壁前,写着字的地方,伸出手触摸了一下墙上的字迹。
  “是竹炭。”
  琴酒搓了搓手指,视线四下里一扫,在地上找到一包拆开的竹炭包。
  千野优羽也看到了:“这是我放在衣柜里的竹炭包。”
  琴酒哼了一声,突然蹲下身,从床底下抓出了一只小金毛犬。他的手劲很大,抓得小金毛嗷了一声。
  千野优羽赶紧上前一步,松开了手里的鼠鼠们,用一只手揽住鼠鼠,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琴酒的手背。
  千野优羽:“你抓痛它了!”
  琴酒也并不在意,反正他已经讨好了千野优羽一天了,现在千野优羽做出这样的举动,应该是把他当做朋友的表现了吧,很好,计划看来完成得很顺利呢。
  千野优羽小心地摸了摸小金毛的头,发现它的眼睛跟一般的狗狗不太一样,呈现出一种微微上挑的形状,眼角还延长出了一段长长的黑色眼线,虽然是只狗狗,但是看眼睛的话,更像是猫猫呢。
  是只非常漂亮的金毛小狗勾,千野优羽不自觉地笑眯了双眼,又摸了好几下金毛的小脑袋,然后将两只鼠鼠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伸出手将小金毛抱了起来。
  “真是只小调皮,跑到三楼来躲着了吗?”千野优羽将小金毛抱在怀里,准备将它送回一楼。
  他的心真的很大,虽然刚刚才被吓哭,现在被众多活物围绕,又好像那个神秘来客并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一样。
  小金毛在他的怀里扑腾了一下,爪爪按在了千野优羽的衣服上,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黑色印记。
  千野优羽愣了一下,两只手穿过小金毛腋下,将它整只狗给举了起来,然后翻来覆去仔细观察了一下。
  “是只弟弟呀。”千野优羽脱口而出,然后才发现,小金毛的四只爪爪,甚至包括肚皮和嘴角,都有着黑色的碳粉印记。
  看起来是玩地上的竹炭包玩成这样的,总不可能它就是神秘来客吧,千野优羽突然想到,小金毛会不会看到了神秘来客做这件事时的样子呢?他掏出神奇海螺,轻轻贴在了小金毛的身体上,然后趁黑泽先生去隔壁房间检查的功夫,将神奇海螺贴在了自己的耳朵上。
  温柔的声音传了出来,似乎是因为年纪还小,不太会说狗话,这段话显得断断续续的。
  “我叫做……景……”
  咦,小金毛竟然给自己取了名字吗?这也太可爱了,千野优羽笑眯眯地亲了小金毛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