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前排开车的冲矢昴,又用看究极变态的视线看向了千野优羽。
  冲矢昴已经习惯了,他向千野优羽解释了一下:“我刚才回去的时候正好碰见了柯南,这孩子喜欢玩侦探游戏,听到有案件怎么都要跟过来一起。”
  千野优羽点点头,非常理解,小学生嘛,対什么东西感兴趣再正常不过了。
  【雷斯垂德宠物店】的距离有点远,他们也不赶时间,冲矢昴没有秀他的阴间车技,平稳的驾驶着汽车来到了目的地,花费了大概五十分钟的时间。
  本来是不需要这么久的,应该30分钟左右就能到了,但是开到一处地方时,发现前方的路被路障封了起来,据说是路面不明原因塌陷了,现在路面上有一个很大的坑洞,正在紧急找工程队来修补。
  千野优羽想到了黑泽先生刚刚来到宠物店时的言论,当时他问黑泽先生为什么不穿鞋,黑泽先生说他来的时候,路面突然塌了,他好不容易才幸免于难,而鞋子殉了。
  难道是……
  琴酒也看到了那处标志,他其实是个记忆力相当好的人,不过是选择性的好,因为他的脑子从来不记没用的信息,比如说路人和死人的名字。
  接收到了千野优羽带着好奇的视线,琴酒本来不想理,但是想到了自己要跟他打好关系,所以还是微微点了点头,肯定了千野优羽的猜测。
  好家伙,还真是这里啊。
  冲矢昴操作着车辆缓缓掉头,千野优羽听到了窗外路人的议论声,他们说前方塌陷的范围相当大,几乎横贯了整条路面的裂口,宽几乎有两米。
  千野优羽想象了一下那个坑的大小,吞了口口水,再一次意识到了黑泽先生的危险之处,突然之间脚下裂开了这么大一个口子都能毫发无伤吗?
  这个女呃……男人真的好危险啊,怎么今天还没过啊,快点让黑泽先生变回去然后赶紧走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自从来到了米花町之后,时间好像就过得格外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优羽:为什么一天之内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啊?米花町的一天肯定不止24小时吧,对吧对吧对吧!
  琴酱:明明才变性半天,却感觉过去了半个月呢


第71章
  当四人赶到雷斯垂德宠物店时, 高木警官已经等在门口了,他本来绷着的脸在看到柯南的时候迅速瓦解,变成了一个有些惊喜的笑容。
  “柯南, 你怎么也来了?”
  跟柯南寒暄了好一会儿,他才发现了千野优羽等几个站着的大人, 高木警官腾地一下站起来, 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千野优羽多看了高木几眼,觉得这个警官的表现有点怪怪的, 为什么会对着一个小学生如此热情啊, 或许是这个人很喜欢小孩子吧。
  既然等到了人, 高木警官一边向众人介绍着这次的情况,一边把人往层层戒备起来的宠物店里带。
  警戒线外已经围了一圈的吃瓜群众了,其中还有一些带着装备的记者, 但是雷斯垂德宠物店的门关得死死的,无论是普通人还是记者都禁止进入。
  他们只能围在外面,互相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说起案件的时候, 高木警官那张显得有点憨憨的脸严肃了起来:“这次的现场非常有冲击力,所以我们第一时间就将现场封锁起来了, 如果现场的图片流传出去, 恐怕会引起社会的恐慌。”
  非常有冲击力?
  虽然已经经历过三次杀人事件了,但是千野优羽每次都吓得不轻, 也不敢凑上去看尸体,只敢边缘ob,在旁边看大家输出推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着看着就把自己看成了MVP。这群侦探似乎得了什么相信别人的解释就会死的病一样, 死活都不肯相信他的解释,非常恐怖。
  而且侦探的胆子似乎都很大, 千野优羽光是听到现场非常有冲击力这句话就已经快要迈不动步子了,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把蹲在他头顶盯梢琴酒的阿GIN和蹲在他肩膀上盯梢冲矢昴的阿赤给抱进了怀里,又摸了摸阿新的脑袋,犹豫了一下,为了阿新的屁股着想,没有把阿新也抱进怀里。
  阿新也不在意,它正在全神贯注地听高木警官的现场介绍,连还被琴酒抱在怀里的兰兰都被它忽略了。
  兰兰动了动耳朵,有些无奈地瞥了阿新一眼,叹了口气,在琴酒怀里动了动,被琴酒笨拙地顺了两下耳朵毛,兰兰抖了抖小耳朵,继续揣着小爪爪趴在他的怀里。
  “现场非常有冲击力,那么死者呢?他的死因是什么?”柯南摸着下巴,一边走一边思考,因为毛利一家不在这里,他连装都懒得装了,露出了一看就很聪明的表情,凝重地询问道。
  但没想到这个最基本的问题却让高木警官卡顿了一下,这迅速引起了在场聪明人的注意。
  柯南、琴酒、冲矢昴、阿新、阿GIN、阿赤,都同时用犀利的眼神盯住了高木警官。
  突然被一群生物这样注视着,高木警官的脑门上滴了一滴汗,他赶紧解释:“不是我不说,这就是最奇怪的一点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在现场找到受害者的尸体。”
  这下就连千野优羽都觉得事态变得有趣了,明明没有发现尸体,却口口声声说有人死了,而且高桥先生还成了嫌疑犯,事情有些蹊跷啊。
  几人终于走到了一扇紧闭着的门前,高木警官叹了口气,将手放在门把手上缓缓拉开,嘴里说道:“我知道这么说很奇怪,但是你们看到现场就知道了,注意,现场很有冲击力哦。”
  连琴酒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兴味盎然的表情,更别提柯南和冲矢昴了,阿新已经兴奋到在千野优羽的肩膀上有些站不住了,双脚不断交替踩着千野优羽的肩膀,一副饥渴难耐的模样。
  只有阿GIN和阿赤经过最开始的惊讶后,还是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要监视的对象身上。
  优羽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必须确保这两个危险分子没办法威胁到优羽才行。
  随着紧闭的门被缓缓推开,几人往前走了一步,只有千野优羽往后退了一步,本来准备躲在琴酒身后的,毕竟再怎么知道这家伙的危险性,想到初见时他的模样就让人挺有安全感。
  但是琴酒现在变成了女人,甚至比千野优羽还矮了半个头,于是千野优羽一个急转弯,躲在了冲矢昴的身后。
  虽然在他心里,昴君只是一个不那么聪明的研究生而已,但是昴君也是他的好朋友,好朋友互相保护非常应该嘛!
  再然后,映入众人眼里的,确实是堪称震撼的“案发现场”。
  首先入目可及的是一片红色,地上,墙壁上,甚至是天花板上,都是飞溅的血迹,有些痕迹似乎是时间有些久了,已经是凝固发黑的模样了,而有些又如同刚刚溅上去一般鲜红。
  这是几乎将整个房间都溅上了红色血液的,堪称地狱绘卷的现场。
  侦探们已经一脸凝重的入场了,千野优羽本来躲在冲矢昴的身后,眼看着冲矢昴也要往房间里走,千野优羽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踏进了这片红色的王国里。
  柯南蹲下身去看桌子底部的痕迹,阿新振翅飞上去看天花板上的痕迹,冲矢昴和琴酒也打量着室内的情况,只有千野优羽抱着两只鼠鼠,亦步亦趋地跟在冲矢昴的身后,他目不斜视,恨不得把冲矢昴的衣服拉开然后罩在自己脑袋上。
  冲矢昴并不在意,只是嘴角的笑容加深了一些。
  千野优羽跟着跟着,发现旁边黑泽先生的嘴角一直微微勾起,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忍不住问道:“黑……呃,难道你也很擅长推理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的身边简直全民侦探了,这就是米花町吗?可是以黑泽先生堪称鬼见愁的记忆力来看,他真的有足够的智商当侦探吗?
  琴酒摇摇头,声音低哑:“我只是很欣赏夏洛克·福尔摩斯。”
  柯南和阿新同时刷地回头,柯南的表情先是仿佛看到了十年不见的亲人,又在看到琴酒的那张脸时迅速变脸,变成了十年未见的亲人突然暴毙一样悲痛。
  虽然柯南不待见黑泽先生,但是阿新完全不在意,它虽然对这家伙一直抱着它的兰兰这件事非常不爽,但是既然这家伙喜欢福尔摩斯,那么它可以勉为其难地原谅它一点点,就一点点,只有它翅膀尖尖这么大一点点。
  阿新一个俯冲落在了琴酒的肩膀上,琴酒的眉头一皱,但很快又展平了,算了,这是千野优羽的鹦鹉,他不动手说不定能稍微刷点千野优羽的好感度。
  捡回一条命的阿新嘎地叫了一声,挥动着翅膀,也是一副见到亲人的模样:“你也喜欢福尔摩斯吗?我也是!只要你也喜欢福尔摩斯,那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
  没等阿新的话说完,琴酒嗤笑一声,语带不屑:“但是与其说我喜欢福尔摩斯,不如说我更加欣赏他的对手,莫里亚蒂教授。”
  阿新瞬间萎了,它哼了一声又飞了起来,它其实也不讨厌莫里亚蒂教授,但是福尔摩斯天下第一,这家伙果然讨厌,银毛的都不是好东西!
  千野优羽其实也不知道这群人到底在现场看了什么东西,他只是跟在昴君的身后,控制着自己不要到处看,把眼角余光能看到的红色影子全部当做是番茄酱,好像这样就不会害怕了一样。
  昴君长得很高,其实仔细回忆一下,昴君似乎跟黑泽先生原本的身高差不多。只是黑泽先生一身黑色风衣又一次拉长了腰线,那头银发也给自己加了不少分,看起来气势很足,几乎像是身高四米五一样有压迫力了。
  这方面看起来,还是昴君更加亲切。
  很快,几人就看完了现场,于是高木警官又带着几人来到了宠物店的另一个房间里。
  刚刚走进门,千野优羽就听到一声带着哽咽的呼唤:“千野君!!!”
  离开了恐怖现场后,千野优羽迅速恢复了心态,他在米花町这段时间的历练总算是有了效果。
  他抬起头来,看向了那个眼含热泪的人,果然就是高木警官在电话里说的,现在已经变成了犯罪嫌疑人的高桥先生。
  “高桥先生。”千野优羽走到高桥进的面前,有些纳闷,“你不是来送宠物的吗?怎么突然就成了犯罪嫌疑人呢?”
  说起这个,高桥先生的脸上还闪过了一丝惊恐,像是又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他准备说点什么,但是被目暮警官打断了。
  千野优羽这才发现,负责这次案件的,又是老熟人目暮警官。
  目暮警官先是用一双死鱼眼从千野优羽,柯南还有冲矢昴的身上扫了过去,一副妈的我就知道又有瘟神的表情。
  他清了清嗓子,将脸上的表情压了下去,变回了那个一本正经的样子。
  目暮警官:“千野桑,现在高桥进有嫌疑,所以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下你所知道的情况,再让你们对话,因为我们担心现在你跟他说话的话,他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你们的记忆。”
  目暮警官说的你们,当然就是指千野优羽、琴酒还有冲矢昴三人。
  当然了,重点是听听千野优羽这个店长的证词。
  千野优羽回忆了一下,将自己的时间线给目暮警官交代了一下,冲矢昴和琴酒两人跟千野优羽的时间线完全重合,他们都是同时看到高桥来到千野优羽的店里,又同时目送着高桥和其他的工作人员一起开车离开。
  说到这里,再一次落在了千野优羽肩膀上的阿新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如果高桥先生来到雷斯垂德宠物店也跟来到马普尔宠物店一样的话,那么跟他一起开车送宠物的工作人员就可以为他提供不在场证明,既然工作人员并不在这里,我是不是可以猜测,是高桥先生你让他们先走的?”
  目暮警官听到了这样的消息,顿时对千野优羽投去了赞赏的目光,一副【小老弟你很不错啊刚来就发现了突破口】的模样。
  千野优羽本来还在点头,因为他觉得阿新说得很有道理,但是被目暮警官这么一看,他顿时意识到了,目暮警官又把功劳按到他头上了。
  这怎么行,他赶紧想澄清一下,但是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来到了高桥进的身上,根本没人理千野优羽。
  千野优羽张了张嘴,又老老实实地闭上了,他鼓了鼓脸颊,觉得有些不满。
  冲矢昴注意到了千野优羽的表情,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琴酒也注意到了,冷哼了一声,他发现千野优羽怀里抱着的黑色松鼠因为粉毛怪的动作已经目露凶光了,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被阿新一顿质问,高桥进点了点头,他的表情倒也不惊慌,显然这个消息他并不打算瞒着,只是忘了说而已,他点点头。
  “是有这么回事,一方面是时间到了中午,我让同事们先回去吃饭了,二是我跟山根这家伙有点私人恩怨,准备借这次送宠物给他的机会,找他单独谈谈。”
  目暮警官的眼神犀利了起来:“你跟他有什么私人恩怨?”
  高桥进叹了口气:“山根这家伙,欠了我两千万日元还没还呢,我准备找他谈谈还钱的事情。”
  这下,连高木警官的眼神也同样犀利了起来,他冷冷地看着高桥进,语气里带上了一丝笃定:“但是你们谈崩了,你一气之下就把他杀了,是这样吗?”
  高桥进愣了一下,然后勃然大怒:“我说了我没杀人啊!我真的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