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症状始终没有出现,这只大兔子表现得非常乖巧,就是那个一直在旁边死死盯着他的鹦鹉有点烦。
  最重要的是,自从这只兔子钻进他怀里开始,他的倒霉症状就消失了,本来他还不太确定,昨天单纯只是跟着店长的时候还会时不时的倒霉一下,但是抱着这只兔子之后,竟然平静到了现在,这着实有点不可思议。
  千野优羽还在外面跟安室透说话,琴酒就抱着兔子平静地站在店门附近,冲矢昴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多少有些探究的意味。
  很快,千野优羽送走了打工的羊咩咩,回到了店里。
  高桥已经将笼子里的动物都放了出来,见千野优羽进来,他上前两步,将手里的本子递到千野优羽手里。
  高桥指着本子上的写的动物数量说道:“这些小动物很多都是同一窝出来的,所以一起送到了你的店里,这次给你送了五只金毛寻回犬,这是一种猎犬,这种犬很容易饲养,而且性格温和,且対饲养的要求并不多,很适合家养,他们聪明又友善,対孩子也十分友好,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陪伴犬了。”
  高桥明显是个金毛粉丝,说着说着他就兴奋了起来:“我上次来你的店里考察时就发现了,你那只高加索犬养得是真好,我対你非常放心,而且别的动物你也养得很不错,这次发现你这里竟然还养了兔子和鹦鹉,它们竟然可以同处一室而相处得如此和谐,你简直太厉害了!”
  千野优羽抿嘴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毕竟高桥夸的这些,他觉得功劳都归于动物自己。
  有些心虚地垂下头去看地上正围着他转来转去的五只黄色小狗崽,他的眼睛都被萌成了冲矢昴的模样。
  高桥继续说了下去:“还有七只猫,也是一窝生的猫咪,彼此之间都是兄弟姐妹的关系,而且这猫咪跟你也很有缘分哦~”
  确实很有缘分,顺着高桥的手指,千野优羽看到了躲在角落里的白色猫咪,它们有着白色的长毛,漂亮的外形,分明就是金吉拉猫嘛,难道他第一次遇见案子,胃里被塞进了手套的那只金吉拉也在吗?
  高桥一下子就猜出了千野优羽在想什么:“没错,那只金吉拉也在哦,还有他的六个兄弟姐妹,这回都一起来到你的店里了!”
  他又介绍了一下他带来的那窝小仓鼠,都是金色的布丁仓鼠,为了跟千野优羽本身就拥有的银色皮毛漂亮仓鼠区分开来。
  介绍完之后,高桥拿出笔递给千野优羽,指着手里的本子:“确认无误的话,就在这里签字接收吧,我还赶着去给其他的店主送小动物呢。”
  千野优羽赶紧签好了字,将高桥给送了出去。
  目送高桥的运输车开走,千野优羽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阿零背着大大的送餐包,从波洛咖啡厅的玻璃门内冲了出来,见到千野优羽,它快乐地咩咩叫了两声,然后像一阵又黑又白的风一样刮走了。
  阿零真是太敬业了。
  回到宠物店之后,千野优羽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给小动物们买口粮,狗粮的话可以用阿伏的狗粮先対付一下,小仓鼠的话也可以用阿GIN食盘里永远吃不完的仓鼠粮食来喂。
  但是他没有猫咪的猫粮呀,他赶紧掏出手机开始在网上订购猫粮,至于今天的,或许可以去隔壁找金吉拉美美借点猫粮先対付一下。
  毕竟美美应该也是这一窝的小猫咪吧,它们可能根本就不是一窝七只猫,而是一窝八只猫吧。
  真能生啊,千野优羽感叹了一声,不过像这种皮毛雪白,眼睛像翡翠一样剔透的猫咪摩多摩多呀!
  见到千野优羽在忙,冲矢昴选择了告辞,他还要将车开去修理一下,安全带和被撞变形的门框都需要检修,千野优羽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现在要养小动物,而电影剧组的片酬还没有付,他身上的资金着实是捉襟见肘。
  “昴君,你到时候把维修费的单子拍给我,等片酬发下来了,我就把钱给你。”千野优羽双手合十,期待着。
  冲矢昴笑着摆摆手,见千野优羽坚持,也同意了下来。
  等冲矢昴走后,黑泽先生来到千野优羽面前,朝他伸出了手。
  千野优羽:?
  黑泽先生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但是很快又被压了下去,变成了没有起伏的冷漠语调:“把你的账号告诉我,到时候我给你转账,那个讨人厌的家伙的车是我弄坏的,这笔钱不用你出。”
  看看这态度,天哪!千野优羽睁大了眼睛,真的不是他的错觉,黑泽先生好像真的在讨好他!
  --------------------
  作者有话要说:
  优羽:他讨好我,他一定是被我的人格魅力打动了想跟我做朋友吧,有点心动,但是他好吓人,要不要答应啊好纠结……
  琴酱:打好关系,以后这就是我的免费加buff工具人了(冷酷)


第69章
  千野优羽回到二楼, 在沙发上瘫了下去,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身边老是跟着一个银发美女了。但是当他在网上下单了猫粮狗粮,猫砂尿垫之类的东西之后, 揉着脖子抬起头来,却突然发现黑泽先生并不在他旁边坐着。
  他环视了一圈四周, 都没有发现黑泽先生的影子, 还怪不习惯的,因为自从昨晚黑泽先生敲开他的窗户之后, 就再也没有从他的身边离开过。
  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人家总不可能一直围着他打转吧, 总有自己的事要做的。
  千野优羽瘫回沙发上,准备打开商城给兰兰买点口粮,根据他的经验, 商城一定会刷新出新来的小动物的口粮的。
  唯一的例外只有阿赤,应该是因为阿GIN那里有永远吃不完的鼠粮吧。
  但就在千野优羽准备打开宠物店模拟器时,耳边突然传来了嘤嘤嘤的抽泣声。
  千野优羽吓了一跳, 转过头去,才发现发出声音的原来是站在沙发靠背上的阿新, 阿新离千野优羽很近, 见千野优羽看过来,它顿时哭得更卖力了。
  只不过嘤嘤嘤了半天, 一滴眼泪都没有落下来。
  千野优羽有点无语,他伸出手指点了点阿新的脑袋,点得阿新整只鹦鹉的身体都往后一仰,它看起来还挺委屈, 干脆顺着千野优羽的力道就整只鹦鹉躺在了沙发靠背上,圆滚滚的身体左右摇摆, 在快要掉下去的时候,千野优羽伸手接住了阿新的身体。
  阿新的头靠在千野优羽的手心里,委屈巴巴地蹭了蹭他的手心,蹭得千野优羽什么脾气都没有了,赶紧柔声哄它:“好了好了,发生什么事了呀?”
  阿新本来是装的,但是听到有人安慰它,突然就觉得真的很委屈了,声音里都带上了哽咽:“那个银色头发的家伙,真的太讨厌了,我就知道,银毛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呜呜,他,他一直抱着兰兰,我都还没这么抱过兰兰呢!”
  哎呀,原来是吃醋了,千野优羽有点想笑,但是嘴角在即将勾起的一瞬间,又被他压了下去,经过这么多天的磨炼,他对哄小动物非常有一手。
  于是千野优羽压低了声音,免得被阿新听出他声音里的笑意。
  “那可真是太过分了,那我去帮你把兰兰带回来?”
  其实千野优羽也就是说说,待在黑泽先生怀里是兰兰自己选择的,虽然千野优羽也有点好奇,兰兰为什么对黑泽先生表现得这么亲近。
  毕竟在他看来,黑泽先生应该是人嫌狗憎的那种人才对。
  不过阿新又变得扭扭捏捏了起来,明明一开始吃醋的是他自己,现在犹豫不决的也是他自己。
  阿新站了起来,张开翅膀在室内飞了两圈,然后一脑袋撞进了千野优羽的怀里。
  自从被兰兰治愈过,千野优羽的身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一觉睡醒之后,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还有他的精神也变得好了起来,整个人不再是那副虚弱的模样了。
  所以阿新才敢肆无忌惮地撞进千野优羽的怀里,它张开自己的大翅膀,抱住千野优羽的脑袋,撒着娇抱怨:“还是不要了,兰兰有自己的选择,我不能这么自私,剥夺兰兰自己的想法,就让我吃醋吃死算了,哼!”
  但是阿新单单只是想到了千野优羽的身体变好了,所以它可以撞进优羽的怀里,但是它没有想到,优羽胸口的装饰口袋里,某只银毛仓鼠正在呼呼地补觉。
  被阿新这一撞,阿GIN从梦中被惊醒,它从优羽胸前的口袋里稍稍探出头来,查探了一下情况,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根牙签,对准阿新的屁股就是一牙签。
  “嘎呀!!!”阿新惨叫了一声,拍打着翅膀猛地从千野优羽怀里窜了出去,仿佛一个窜天猴一般迫不及待,它又拍打着翅膀在空中转了好几圈,才又在沙发的靠背上落了下来。
  阿新这回是真哭了,他的眼泪仿佛不值钱一般哗啦啦地掉:“优羽,你管管阿GIN啊,它又扎我屁股!呜呜呜,你帮我看看我的屁股,是不是喝水的时候会漏水啊呜呜呜……”
  千野优羽赶紧帮阿新揉了揉屁股,然后朝着楼下喊了两声:“黑泽先生,黑泽先生在吗?”
  虽然黑泽先生人不见了,但想必还是在宠物店范围内吧,不然的话就属于把兰兰拐走了,这样一来阿新一定不会这么淡定。
  阿新不淡定了,听到千野优羽叫琴酒的声音,它的哭声顿时停住了,外表花里胡哨的小鹦鹉满脸的懵逼。
  黑泽先生的动作很快,他没有要刻意藏起脚步声的意思,很快,就想起了拖鞋啪嗒啪嗒上楼的声音。
  阿新赶紧一脑袋扎进千野优羽怀里,躲开了阿GIN所在的口袋部位,用千野优羽的T恤狠狠地擦了把脸,把鹦鹉脸上的眼泪给擦干净了,又飞快地梳理了一下羽毛,做出了一副窝在千野优羽怀里的姿势。
  很快,黑泽先生出现在了门口,他朝千野优羽的方向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冷声询问:“你找我?”
  千野优羽点点头,又摇摇头,他指着黑泽先生怀里的小兔子:“其实我是在找兰兰。”
  阿新在千野优羽的怀里微微抬眼,帅气地甩了甩头,头顶的毛毛随着动作稍微飘了一下,他的声音刻意压得有些低,显得比较有磁性:“嗨,兰兰。”
  兰兰的大耳朵竖了起来,对着阿新所在的方向歪了歪头。
  阿新用翅膀捂住了胸口,终于还是绷不住了,泄露出了痴汉的口吻:“啊,兰兰真的太可爱了!”
  千野优羽:?
  他冲始终冷冷看着他的琴酒招了招手,琴酒没有动,只是用眼神表达了疑问。
  千野优羽:“把兰兰递给我一下,阿新的屁股受伤了,让兰兰给它看看。”
  还在发骚的阿新一句感叹兰兰可爱的感叹句还没说完,就被千野优羽的话惊得整只鸟猛地一个转音,嘎了一声差点抽过去。
  它用不敢置信地眼神看向了千野优羽,怎么都想不到,明明看起来这么温柔的优羽,居然能做出这么令鸟发指的事情,他居然告诉一只鹦鹉的女朋友,这只鹦鹉的屁股受伤了。
  更可怕的是,优羽还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兰兰看它的屁股。
  这实在是太银乱了,提出这一切的千野优羽,究竟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还是……
  阿新凝重地开口:“优羽,你这家伙,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吧?”
  千野优羽:?????
  他不明白为什么阿新突然出口伤人,但还是弹了阿新一个脑瓜崩:“就你问题多!”
  阿新委委屈屈地用翅膀捂住了自己的脑门。
  琴酒对于千野优羽和这只鹦鹉的聊天并不感兴趣,但是千野优羽让他把怀里的兔子递出去,他却是非常的不情愿。
  他为了测试一下,到底是因为店长,还是因为怀里的兔子中和了他的霉运,所以抱着兔子来到了店铺一楼,最靠近门口的地方,如果是昨晚刚刚变成这副模样的时候,那么现在应该已经出现什么地板塌陷,灯具掉落的事件了。
  如果是在千野优羽的身边站了这么久,那么应该已经出现什么兔毛过敏,拖鞋吊带断了或者是绷带断了的情况。
  但是抱着这只长毛的柔软白兔子站在这里这么久,就跟平常他作为一个男人的任何时候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只兔子身上的运道这么强?
  琴酒思索着,沉声开口问道:“你这只兔子,卖吗?”
  阿新刚刚还在含幽带怨地看着千野优羽,此时听到琴酒的话,顿时怒了,它震动翅膀,一个急速起飞又一个急速降落,落在了琴酒的肩膀上,坚硬的喙对准琴酒的耳朵就是一顿输出。
  “不卖不卖不卖,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啊?怎么敢说出买别人女朋友这种话啊?啊?!你还是人吗?你做出这种事情来,不会觉得羞耻吗?这是别人的女朋友!别人的!!!”
  琴酒瞥了阿新一眼,显然某Top killer也被吼得有点烦,他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问道:“别人是谁?”
  阿新愣了一下,又开始大吵大闹起来:“我的意思是说这是我的女朋友,兰兰是我的女朋友,你这个该死的银毛!我就知道你们银毛没有一个好东西,阿GIN那家伙是,你也是!”
  阿新突然发飙,本来千野优羽还有点愣神,直到阿新飞到琴酒的肩膀上一顿输出,千野优羽突然有点担心,他赶紧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小跑过去一把抓住阿新按进了自己的怀里。
  将阿新按回来的同时,他还一并按住了准备继续动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