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着照顾自己,晚上还要盯梢黑泽先生。千野优羽怜爱地伸出手指摸了摸阿GIN的头,然后抬眼看向了也下意识站了起来的黑泽先生。
  黑泽先生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吓人,但是千野优羽并不慌,因为他的表情不管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挺吓人的。
  “你叫那只老鼠什么?”黑泽先生这样问道。
  这并不是什么不能回答的问题,昨天是不能说话,所以没有向黑泽先生介绍这些小动物的名字,于是他笑眯了眼睛,指了指自己口袋里呼呼大睡的阿GIN,声音放轻了介绍道:“阿GIN。”
  然后他又指了指代替了阿GIN去盯梢黑泽先生的黑色松鼠。
  “这是阿赤。”
  还有同样是刚刚睡醒,靠在千野优羽身上一副若有所思表情的黑脸小羊。
  “这是阿零。”
  又指了指被黑泽先生抱在怀里的兔子,和飞了起来落在台灯的灯罩上继续盯着他看的鹦鹉。
  “这是兰兰和阿新,他们是情侣,你一直抱着兰兰,阿新会吃醋的。”
  阿新张开翅膀嘎了一声。
  黑泽先生的瞳孔微不可查地收缩了一下,他冰冷地视线试图看向阿GIN,但是被千野优羽的衣服口袋给挡住了视线,于是他将视线转向了阿赤,从听到这个名字开始,他的视线就愈发的冰冷。
  但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默默地跟着千野优羽一起走出了房间。
  他们走出房间的时候,正好碰到隔壁房间的冲矢昴,他似乎也是刚刚起床,关上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千野优羽和黑泽先生同时从房间里走出来,他挑了挑眉,但表情并不惊讶。
  “早上好。”冲矢昴微笑着打了招呼。
  千野优羽也笑眯眯地回应道:“早上好。”
  新出医生不愧是医生,他的生活习惯很好,千野优羽来到一楼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餐厅里准备吃早餐了。
  见到千野优羽一行人,新出医生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早上好,昨晚睡得怎么样?”
  千野优羽的肩膀上蹲着阿新,而阿新的脑袋几乎都伸到黑泽先生的怀里去了,兰兰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没有从黑泽先生的怀里出来。
  阿新的眼神几乎把黑泽先生盯出一个洞来,但是也没有说什么让兰兰从黑泽先生怀里出来的话。
  千野优羽笑着在餐桌边上坐下:“我睡得很好,谢谢你,新出医生。”
  新出医生笑着摇摇头,又看向了跟在后面的冲矢昴和琴酒。
  琴酒还是一副姐很高贵,和姐说话你不配的模样,跟他比起来,冲矢昴就表现得要平易近人得多,虽然以新出医生的眼光看来,这两个家伙其实看起来都是同样的难以接近。
  冲矢昴在千野优羽身边坐下,声音里带着笑意:“优羽当然睡得好啦,他们两个昨晚睡在一个房间里呢。”
  琴酒冷哼了一声,在千野优羽的対面坐下。
  新出医生顿时瞪大了双眼,他震惊地看着千野优羽,实在是想不到千野优羽居然跟这个冷淡的美女是这种关系。
  等等,新出眉头一皱,发现了事情不対劲的地方,他的眼神犀利了起来,谴责地看向了冲矢昴。
  他可没记错,昨天他们来诊所的时候,这家伙在跟银发美女调情。
  当然千野优羽人也在,而且千野优羽是喉咙哑了,又不是聋了瞎了,他当然可以听见两人的対话。
  所以说……新出医生战术后仰,露出了一种大感震撼的表情来,他从出生开始,一直长到这么大,一路循规蹈矩,是个世俗眼光里的好男人,虽然知道有些人之间会有那种乱七八糟的关系,但是他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被新出医生“你们三个玩得好花啊”的眼神盯着,千野优羽有些纳闷,他完全不明白新出医生为什么要这么看着自己。
  冲矢昴和琴酒也被这样的视线攻击了,不过两人一个是确实玩的很花的成年人,一个是不为外物所动的冷酷杀手,他们并不在意这点打量。
  新出医生顿时有亿点点尴尬,好像这种事情只有他一个人觉得震惊,几人的平淡表现将他衬托得好像很大惊小怪。
  新出医生也并不是真的没见识过这种情况,相反,作为一个医生,他足够见多识广。俗话说得好,想要见识见识人类的物种多样性,两个地方最合适,一是警察局,二是医院。
  他只不过是没想到自己熟悉的人也这样罢了。
  几人面前也被新出医生家的女佣阿光小姐放上了早餐,这个时候,千野优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动物爱护协会的那个高桥给他打来的电话。
  高桥找他有什么事吗?千野优羽接通了电话:“莫西莫西,高桥君?”
  高桥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带着些刻意而为之的神秘感:“优羽君,你猜猜看我这次打电话来,是要告诉你什么好消息?”
  又是一个谜语人?千野优羽失笑:“既然是好消息,那么高桥君就直接告诉我吧,我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呢。”
  高桥也不是一定要吊胃口:“是这样的,上次我们不是接管了一家宠物繁育基地的所有宠物嘛,我们协会虽然发展得不错,但是也没办法一直养着这么多的宠物,想将它们开放免费领养,又没有这么多精力去为每一位领养者核实情况,所以我们决定,将其中一部分宠物,免费提供给像你这种真正热爱宠物,并且获得了我们宠物爱护协会徽章的宠物店主,让你们去给它们找一个幸福的家庭。”
  哇,千野优羽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大了,露出了一副被天降幸运砸中了脑袋的表情,他清了清嗓子,这才继续说道:”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谢谢你告诉我,高桥君,我可不可以问一下,这次你们会提供给我多少只宠物呢?我好判断一下我的店面能不能让这么多的宠物好好生活。”
  高桥:“哦,你不用担心,我上次不是来你的店里评估过了吗?你店里的宠物都被你养得很好,所以我们决定,这次会给你提供七只猫和五只狗,还有一窝小仓鼠,现在我已经带着宠物快要到你的店门外了哦~”
  咦?千野优羽瞪大了双眼,赶紧站了起来:“我现在还在外面,马上赶回来,如果你们先到了,请稍微等我一下。”
  高桥:“OK。”
  获得这样的好消息,千野优羽赶紧向新出医生告别,新出医生并不在意,还是温柔地微笑着,但是在千野优羽出门前还是没忍住提醒了他一句:“优羽,虽然我知道我说这话有点不合适,但是,男孩子在外面,也要自爱哦~”
  千野优羽点点头,虽然他根本不知道新出医生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他敷衍人很有一手。
  坐上了冲矢昴的车回程时,千野优羽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宠物店模拟器更新了一条新的任务。
  又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全新的任务模式。
  【神秘任务】宠物店里似乎有神秘访客来临,你却无迹可寻,是幽灵?还是看不见的客人?这一切都需要你自己慢慢探寻。
  千野优羽皱起了眉头,神秘任务?神秘访客?难道是指潜入他房间的日本公安?或者是指突然冒出来的黑泽先生?


第68章
  回去的路上竟然风平浪静, 虽然副驾驶的安全带被琴酒给暴力扯断了,以他的倒霉程度,不说发生车祸吧, 至少也该让冲矢昴急刹车几次,或者是遇到交通警察把他给抓了。
  但是直到回到了马普尔宠物店, 想象中的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
  千野优羽远远地就看到了一辆小型运输车辆停在他的店门口, 他下了车,车里的人也打开了车门, 人还没下车呢, 就冲着千野优羽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千野优羽也笑着伸出手跟対方握了握, 他感觉自己的而笑容格外灿烂,但是高桥君是来给自己送东西的,他很难控制住自己的笑意。
  作为爱护宠物协会的爱宠人士, 高桥名副其实,他也不多说话,当先让千野优羽打开店门, 他也将运输车辆的后座打开,然后跟其他的工作人员一起拎出了好多个笼子, 笼子里装着满满当当的猫猫狗狗。
  最后, 还提了一笼小仓鼠出来。
  千野优羽赶紧将门让了出来,因为高桥君实在是太高效了, 千野优羽甚至还没来得及跟冲矢昴告别。
  不过冲矢昴看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事情的样子,他站在千野优羽的身边,一副対面前发生的事很好奇的样子。
  千野优羽乐于满足自己的好朋友的好奇心,在他的心里, 愿意凌晨了还开车出来送他去医院的冲矢昴,和给他买药熬粥打工的间隙还抽空来照顾他的安室透, 已经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两个朋友了。
  至于黑泽先生,嗯,这是个意外,总觉得还是当陌生人比较好。
  但是很明显黑泽先生并不这么想,很奇怪的,从昨晚两人聊天结束之后,黑泽先生就变得有些怪怪的,具体表现在,他好像试图跟千野优羽拉近关系。
  虽然行为有些蹩脚,但是黑泽先生确实是在向他示好。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现在他向千野优羽发出请求的时候,居然会说敬语了。
  而且之前走出新出医生家后,千野优羽下意识给女士开车门,竟然获得了他一声沙哑的道谢。
  这让千野优羽感到非常的不自在,甚至是有点惊悚了,毕竟他虽然总是无意识的被黑泽先生如今的外表所迷惑,但事实上他回过神来,脑海里出现的,永远都是与黑泽先生的初见。
  月光下受伤的黑衣高大男人,站起来的时候几乎将千野优羽整个人都给挡得严严实实,还有那把惊鸿一瞥,又被他给藏起来的黑色手枪。
  那绝対是真的枪,而黑泽先生也不是假的超凶猛男。
  黑泽先生没礼貌的时候千野优羽觉得対方没礼貌,而有礼貌的时候又觉得対方人设崩了。
  为什么会这样啊?千野优羽摸了摸还在自己口袋里呼呼大睡的阿GIN,又摸了摸站在他肩膀上同时盯梢琴酒和冲矢昴,明显有点忙不过来的小松鼠阿赤。
  他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侧过身体让客人先进门,等到冲矢昴和琴酒都走进去了,他才最后一个进门。
  但就在这时,隔壁波洛咖啡厅的门打开了,安室透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千野优羽之后,他顿时眼睛一亮,笑了起来:“优羽,看到你这么精神,我真高兴。”
  千野优羽也笑弯了眼睛:“嗯,谢谢你的照顾,透君。”
  安室透似乎有种特别的魔力,总能让跟他说话的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他的笑容很甜,声音也很温和:“优羽,既然你已经好了,阿零也该来上班了,昨天没有它在,店里的客人们怨声载道呢。”
  千野优羽还没回答,就感觉自己身后传来咩咩的叫声,阿零的嘴里叼着那件千野优羽亲手制作的蓝色工作服,然后将工作服往千野优羽手上送,示意他给自己穿上。
  千野优羽发现阿零的毛毛又长长了一点,也是,昨天他在睡觉,根本没空给阿零剪毛,但是今天店里这么多人在,给阿零剪毛也不现实。还好毛并没有长得太长,千野优羽将工作服给阿零穿上后,身体上的毛毛就被遮住了,如果不仔细看,其实也看不出来它的毛长得这么快。
  将阿零从宠物店放了出去,阿零顿时如同池鱼归海一般快乐的冲向了安室透,安室透笑着蹲下来,摸了摸阿零的脑袋。
  他们的关系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但千野优羽是欣慰的,阿零也找到自己的好朋友了,真棒!
  外面的事情当然逃不过店内人的感知,琴酒抱着兰兰一直站在离千野优羽不远不近的地方,而冲矢昴跟着高桥看了一会儿他给动物们做心理疏导。
  可能是新来了一处地方而感到害怕,很多动物都表现出了比较不安的模样,相较之下狗狗要好很多,很快就能摇着尾巴到处乱跑乱嗅,而猫猫就不一样了,它们表现得很难习惯,很快就找到了各种奇怪的角落将自己给藏了起来。
  至于那一笼子小仓鼠,它们的脑容量比较小,可能根本都没有意识到换了环境,还是那副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跑车车就跑车车的样子。
  琴酒站在千野优羽身后,陷入了纠结,以他的耳力,当然一下子就听出了在外面跟千野优羽说话的那个人的声音,那是波本。
  虽然波本应该认不出他现在的模样,但是店长这么神秘,还一副和波本很熟悉的模样,如果他也曾经赋予过波本幸运,那么波本就能把他给认出来。
  以他的倒霉程度,怎么想都应该在进门之前直接被波本给撞见才対,但是现在却……琴酒若有所思地看向一直缩在自己怀里的兔子。
  昨夜,他在千野优羽房间的椅子上坐着过夜时,这只大兔子突然跳到了他的腿上,因为杀手的本能,也因为之前抱了那只晦气的黑脸羊所以过大敏的经历,琴酒下意识就想把这只兔子拎着耳朵扔出去。
  但是他在动手之前,突然想到了自己之前的想法,店长赋予幸运的不知名能力,副作用只有一天而已,而且他已经发现了副作用那天高效存活下来的方式,那就是跟在店长的身边。
  所以他准备跟店长缓和一下关系,至少不要把店长给得罪了,这样,以后他请店长给他再来一发幸运,店长同意的几率会大很多吧。
  所以他并没有将怀里的兔子给扔出去,只是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身体,如果出现了过敏的症状,他好直接去找新出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