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也不由得期待起来,这么可爱的小动物会是什么样的呢?
  所以他打开手机,调出了兰兰的卡面。
  卡牌上,一只白色长毛的安哥拉巨兔睁着一双蓝紫色的眼睛,懵懂地看着镜头。
  哇,是白色的兔子诶,好可爱!千野优羽被萌得眯起了眼睛笑,他点开了卡牌的介绍。
  【兰兰的运气很好,是宠物店的吉祥物。
  作为一只幸运值爆棚的可爱兔子,兰兰的性格大方开朗,温柔善良,深受众人的喜爱,兰兰强大的运气与治愈能力可以让霉运缠身的人获得庇护。
  当然了,如此珍贵的兰兰也拥有足以傍身的武力值,虽然跟顶尖战力比起来稍显不足,但是它会躲子弹。】
  战力:A
  幸运:S
  亲和力:S
  哇哦,介绍越短,能力越强吗?千野优羽被兰兰的数值震撼了,他现在深知幸运的重要性,他之前缺少幸运,就抽出了阿毛,而黑泽先生缺少幸运,被命运玩弄成那个样子。
  千野优羽打了个冷战,幸运太重要了,兰兰真是太好了!
  他满怀期待地开始等待兰兰敲门,他并没有等太久,新出医生家的大门被“笃笃笃”地敲响了,千野优羽蹑手蹑脚地把门给打开了。
  一大团白色的毛茸茸蹲在门前,在千野优羽低头看去时,它也抬眼往千野优羽的方向看来,又可爱又乖巧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有礼貌,跟阿新是完全不一样的性格呢。
  阿新被千野优羽抱着,虽然整只鸟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它从敲门声开始的时候就很兴奋了,等到开门声响起后,阿新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情,但还勉强记得千野优羽让它小声一点。
  阿新压低了声音,但还是难掩兴奋地叫到:“兰兰!”
  眼看着阿新要开始扑腾着飞起来,千野优羽怕这只夜盲鸟一脑袋撞晕过去,赶紧把它按在怀里,然后弯下腰,将兰兰给抱了起来,跟阿新一起抱在怀里。
  他有心向兰兰打个招呼,但又说不出话,好在兰兰非常乖巧,被千野优羽抱起来之后,还用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阿新激动坏了,张开翅膀抱紧了兰兰,一边用自己五颜六色的脑袋在兰兰的身上蹭来蹭去,嘴里一边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兰兰,我好想你呀!”
  其他的小动物们侧目,他们从没在阿新嘴里听到过兰兰的名字,而且想想阿新这几天作死作得,也看不出来有多想兰兰。
  但是阿新自己不觉得,抱着兰兰就是一顿撒娇,兰兰非常冷静,任凭阿新挂在它身上,只是睁着一双蓝紫色的眼睛抬头看向了千野优羽,千野优羽微笑回望。
  阿新好不容易蹭够了,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兰兰,它在千野优羽怀里跟兰兰挤在一起,这才想起向兰兰解释一下。
  “优羽生病了,因为感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导致了声带肿胀发炎,所以现在说不出话。”
  兰兰闻言站了起来,它的两只后腿站在千野优羽的手臂上,整只兔子拉长了身体,在千野优羽的怀里站了起来,然后用那颗雪白的脑袋轻轻蹭了蹭千野优羽的脖子。
  好像有清凉的薄荷味水流流过了喉咙,又像是狠狠地炫了一瓶花露水,千野优羽感觉喉咙一阵冰凉,一直隐隐约约能感觉到的疼痛顿时减轻了不少。
  他有些惊奇,张开嘴啊了两声,虽然说话的时候喉咙还是有点痛,而且声音非常的嘶哑,但是千野优羽真的可以发出声音了。
  他震惊了,所以说卡牌介绍里说的治愈能力,是真的治愈能力,而不是说的治愈内心之类的抽象说法吗?
  “谢谢你,兰兰。”千野优羽捧起怀里的两只小动物,然后在兰兰的脑门上吧唧亲了一口。
  兰兰好像愣住了,然后缓缓地,缓缓地低下头,两只长长的耳朵耷拉下来挡住了脸,身体再慢慢缩起来,很快就团成了一个雪白的团子。
  阿新挥了挥翅膀,刚想大声说话,但是想到什么,又放低了声音:“优羽,兰兰很害羞的,你不要随随便便亲它,要亲就亲我……啊!”
  话音未落,缩成一团的兔子兰兰突然伸出前腿给了阿新一拳,阿新的话被打断,惨叫了一声就在千野优羽怀里躺尸了。
  “呃,阿新你还好吧?”千野优羽放低了声音问道。
  阿新气若游丝地回应:“还活着。”
  千野优羽:“我还没问你呢,兰兰跟你是什么关系呀?”
  阿新说起这个就不躺尸了,它又可以了,它刷地一下站了起来,虽然看不清,但还是意思意思梳理了一下羽毛,然后猛地张开双翅,仿佛世界之王一般宣告道:“兰兰是我的女朋友!嘿嘿嘿,单身狗们,想不到吧……哦优羽我不是说你单身的意思,我是说那些老鼠嘿嘿嘿……啊!”
  阿GIN和阿赤的动作太快,身影一闪而过,阿新挨了两拳,支棱了不到一分钟,又躺了回去。
  兰兰在千野优羽的怀里动了动,用脑袋轻轻蹭了蹭阿新。
  千野优羽看着在怀里的两情侣,忍不住笑了出来,阿新嘴这么贱还能活下来,说不定是因为自己有个可以治愈的女朋友吧。
  既然接到了兰兰,千野优羽就抱着小动物们往回走,他蹑手蹑脚顺利地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前,看了看黑泽先生的房间,房门紧紧闭合,看起来应该是没发现他出去过。
  然后他轻手轻脚地打开了自己的房间门。
  “去哪里了?”冷淡沙哑的声音在寂静的过道上响起。
  千野优羽吓了一大跳,他猛地转过头,才发现黑泽先生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他正靠在房间门口,一双冰冷的绿眸往这边看过来。
  黑泽先生什么时候出来的?千野优羽吓了一跳,不过响起黑泽先生连安全带都能扯断,顿时他又平静了下来,解释道:“我去接了一下兰兰。”
  他举起手中的小兔子向黑泽先生示意了一下。
  事实上他就是去接兰兰了,虽然可以随便编点谎言出来,但是千野优羽并不喜欢撒谎。
  琴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或者说他从来不会将这样的人放在眼里,千野优羽怎么什么都跟他说,都不会稍微隐藏一下的吗?
  他沉声问道:“你的嗓子好了?”
  没等千野优羽点头,他接着说道:“其实你不用什么都往外说的。”
  千野·天然会选择性说出事实·优羽:?
  他歪了歪头,用尚且有些嘶哑的嗓音回应道:“嗯。”
  反正别人为他好的时候,他“嗯”就是了,至于他会不会这么做,那就是两说了。
  琴酒明显没看出来千野优羽只是在敷衍他,他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将自己的门给关了,抬脚就走过来,然后侧身躲过了一根牙签,从千野优羽旁边窜进了他的房间里。
  他一直注意着阿GIN的动向,自然可以躲开他的攻击,不过他只注意到了阿GIN,却没有注意到另一只鼠鼠。
  火柴扎进了他的手臂,琴酒往后退了两步,皱着眉头将火柴棍从手臂里拔了出来,他皱紧了眉头,明显想要发怒,但是又忍住了,只是冷冷地看向千野优羽。
  阿赤站在千野优羽的身边,和阿GIN一左一右将他包围在其中,而阿零挡在了千野优羽的面前,似乎是在怒视着琴酒,但在场所有的人和动物都看不清。
  刚才两人间的和谐气氛荡然无存。
  千野优羽当然不会去责备阿赤,恰恰相反,他发觉阿赤竟然记得他的话,很注意的不在室内使用着火的牙签,免得把房子给点了直接大伙一起归西。
  房间的灯是亮的,千野优羽将怀里重获光明的阿新和兰兰给放了下来,然后摸了摸阿赤的脑袋,这才转过身面对琴酒。
  千野优羽的眉头微微皱起:“黑泽先生,你没有自己的房间吗?”
  琴酒松开了按着伤口的手,手臂已经不再流血了:“你的宠物很厉害,他们也是像我一样的人吗?”
  千野优羽顿时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琴酒会来这么一句话,他有些懵,下意识“啊?”了一声。
  琴酒的表情和声音都很冷,他说出了自认为最正确的猜测:“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式让人变得幸运,但是代价也很重吧,是会变成这些样子成为你贩卖的宠物吗?那你把我变成一个女人,难道不是希望我进你房间的意思吗?”
  千野优羽:???????
  他深深地震撼了,虽然他也一直觉得宠物店模拟器很神奇,卡牌宠物们也很神奇,但是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这么编排。
  这也太过分了吧,他是宠物店老板不假,但是他不是人贩子啊!
  千野优羽被这段话给震撼到了,结结巴巴地开口解释:“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副作用只会持续一天而已啊,你该不会觉得你会一辈子变成这样吧?”
  琴酒微微颔首,虽然他刚刚说出了这么惊人的猜测,但是千野优羽的解释似乎也没出乎他的意料,同时,他也得到了自己真正想问出来的问题的答案。
  原来变成女人和倒霉是副作用,只会持续一天。
  虽然他什么样的代价都能接受,他捡回了一条命,只是付出点代价而已,他当然可以接受。
  他以为自己变成女人,就会做一辈子的女人,他连第二天让小店长带他去内衣店都想好了,反正是这家伙干的好事,当然应该负点责任。
  但是他没有想到代价竟然如此微不足道,琴酒靠在墙上,脑筋开始转动,思考着自己什么时候有危险的大任务,以及到时候来找小店长给他再来一发幸运的可能性。
  千野优羽见对方平静的样子,直觉自己好像被套话了,但是这有什么好套话的,问他的话他明明会如实说的,黑泽先生这种人真麻烦。
  黑泽先生不说话了,千野优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场顿时变得有亿点点尴尬。
  为了缓解这种尴尬,千野优羽摸了摸口袋,从口袋里摸出了那盒琴酒没有使用的创口贴,举起来示意道:“黑泽先生,你手臂上的伤口,要不要贴一下?”
  已经平静了很久的黑泽先生,胸口突然又剧烈地起伏了一下。
  --------------------
  作者有话要说:
  琴酱:你还敢拿出这东西来!!!


第67章
  结果最后黑泽先生的房间也确实没用上, 因为黑泽先生死活都要待在千野优羽的身边,说是离开他身边不安全。
  千野优羽觉得黑泽先生纯扯淡,不过还是体谅黑泽先生那颗惜命的心。
  他想过把兰兰借给黑泽先生一天, 但是马上打消了这样的念头,黑泽先生这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也不知道会不会丧心病狂地対兰兰下手。
  而且阿新也不会同意, 如果把兰兰借给黑泽先生转运的话,那么阿新一定会跟上的, 兰兰有幸运傍身, 而且武力值有A, 还会躲子弹,想来生命安全是有保障的,但是阿新武力值只有B, 而且在黑夜里完全是个瞎子,怎么想都觉得阿新很不安全的样子,万一兰兰没有保护好它怎么办。
  所以最后的办法是让黑泽先生留在他的房间里过夜, 跟兰兰待在一个空间里,按照宠物店APP上的说明来看, 是很有作用的。
  千野优羽本来犹豫了一会儿, 要不要让黑泽先生睡床,他在椅子上随便対付一晚上算了, 虽然黑泽先生可以扯断安全带,但千野优羽还是下意识觉得女孩子应该睡床。
  但黑泽先生只是冷笑了一声,自己走到房间角落的椅子上坐下了,他的声音低哑:“你睡你的, 不然明天又生病了。”
  琴酒冷漠地想着,如果明天千野优羽又生病了, 事情会变得很麻烦,他讨厌麻烦,特别是不能用伯莱塔解决的麻烦。
  这种身娇体弱的废物果然是麻烦中的麻烦。
  千野优羽很感动,没想到黑泽先生看着冷冰冰的,其实还是蛮关心他的嘛。
  虽然昨天睡了一整天,但是千野优羽躺在床上之后,还是很快就入睡了。
  他本来以为有陌生人在房间里,自己会睡不着的,但是当千野优羽从睡梦中醒来时,整个人还有点发蒙,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就这么坐着开始每日一次的放空思绪。
  但今天的放空很快就被打断了,房间里有低哑的女声响起:“既然醒了就让你的小保镖回去吧,小店长。”
  対哦,他的房间还有个人来着,千野优羽看向了黑泽先生坐着的角落,然后有些想笑。
  他以为自己睡在床上,旁边躺着阿零和阿赤两只黑乎乎的小可爱已经很有趣了,结果黑泽先生身边的动物更多。
  善良的兰兰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黑泽先生的腿上趴着,阿新就站在椅子的扶手上,有着蓝色眼圈的眼睛死死地盯梢,而椅子旁边的桌子上,则站着一只银白色的小仓鼠。
  阿GIN是盯了黑泽先生一夜吗?千野优羽有些感动,又有些心疼,他朝阿GIN张开双臂,喊了一声:“阿GIN,回来吧。”
  阿GIN吱吱叫了一声,扶了扶帽檐,然后从桌子上直接一个不科学的起跳,落到了床上,再吱吱叫着扑进了千野优羽的怀里。
  千野优羽摸了摸阿GIN的背,发现刚刚扑进他怀里,银色的鼠鼠就打了个哈欠,阿GIN跟旁边的阿赤対视了一下,然后扒拉了一下千野优羽T恤胸口装饰用的大口袋,自己钻了进去,闭上眼睛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阿GIN真是辛苦了,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