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另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一看就让人觉得恶心的男人,他顿时狞笑一声伸手去掏枪。
  他老大哥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敢在他面前说骚话之后还活着的人, 不超过一只手的手指数量。
  但是他的手又一次刚刚碰到T恤下摆,又被盯梢的小仓鼠给打断了, 一根牙签穿破了他的衣服,直接钉在了诊所的墙壁上。
  因为速度太快了,而且只有一声不算大的破空声,所以新出医生和千野优羽根本没发现这件事,冲矢昴注意到了,他的神色又凝重了一些。
  琴酒突然冷静了下来,他将手收了回来,同时余光注意到冲矢昴的视线扫过了他的衣服下摆,也就是牛仔裤口袋的位置。
  那里面放着他的伯莱塔。
  并不是所有人都用伯莱塔的,更何况他的枪伴随了他很久,上面的一些痕迹独一无二。若是有熟悉他的人,或许会认出他来也不一定,他现在这副模样,别说那些老鼠了,就算是组织内的人认出他了,他说不定也会陷入危险之中。
  即便是贝尔摩德,也在组织接受了强制实验不是吗,他也并不特殊,若是被组织发现他变了性,可能会发生一些他不想见到的事情。
  琴酒的心情缓缓平静了下来,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其实他的脾气并不算特别差,也很能沉得住气,今天却三番两次的发脾气,冲动又意气用事,想用伯莱塔一枪一个把这些碍眼的家伙全干掉。
  他一开始以为是因为他变成了女性,一些他不知道的激素影响了他,但是仔细想想,虽然基安蒂那家伙确实像条疯狗,但是贝尔摩德,还有基尔,她们也很冷静,并不冲动。
  他的冲动,是不是也是今天表现出来的霉运的一种?而按照他的猜测,虽然他的霉运很强,但是在店长身边的话,事情似乎会发生一些变化。
  若是按等价交换原则来看,店长的这个技能救了他一命,所以霉运强到想要他的命吗?
  琴酒眯起了眼睛,看向了千野优羽,但是他在店长的身边,霉运的等级似乎会降低一些,之前的意外是想要他死,而跟店长在一起后,意外只是想让他社死而已。
  他为此放松了一些警惕,但是万一,霉运并没有降级,但也并不能波及到店长,所以用了另一种方式威胁他的生命呢?
  比如说,激怒他,让他掏出自己标志性的伯莱塔,再让他被某个人认出来,而这个人,绝对可以对他造成威胁。
  琴酒一边思索着,脸上的变化却并不明显,他瞥了冲矢昴一眼,又在对方察觉前很快收回视线,他勾了勾嘴角,扯出了一个笑,眼神尽量柔和地看着新出医生。
  “那医生,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虽然琴酒自以为自己笑得很和善,眼神也很柔和,但是在新出医生看来,这家伙的眼神还是恐怖得跟鬼一样。
  但是作为一个医生,什么都不大但是胆子很大,新出医生根本不在怕的,他把千野优羽从凳子上赶走,然后示意琴酒坐下去,一边检查一边询问起病情来。
  “这位女士,你今天有没有碰过什么,平时不会碰到的东西?”
  琴酒的视线扫过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他想掀开衣服看一眼自己的绷带,但是忍住了,即使是他也知道,这个动作以他现在的性别来做不太合适。
  除此之外的话,他今天坐了那个粉毛男人的车,还抱过了那只黑得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羊。
  听了琴酒慢条斯理的描述,新出医生欣慰的笑了。
  作为一个医生,他最喜欢这种说话有条理,描述清晰,而且不说废话的病人了。他以前曾经接待过一个病人,跟他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就是不回答他身体到底哪个部位痛。
  后来甚至变成了排除法,他问那个病人是不是腰痛,病人回答:男人的腰子怎么可以痛呢?
  想到了这里,新出医生越发欣慰,他俯下身,凑近看了看琴酒的脸,他的脸上已经长了一片红疹,仔细一看,不止是脸上,身体裸露出来的别的地方,包括手臂和大腿都是一片一片的红色。
  新出医生用手轻轻摩擦了一下琴酒脸上的红疹,问道:“你有什么感觉?”
  琴酒认真地感觉了一下,认真地回答道:“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脸。”
  新出医生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收敛起了笑容,表情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他就知道,完美病人根本不可能存在!
  千野优羽站在旁边围观了全程,他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但是发出声音的同时,气流震动到了他红肿的声带,他顿时捂着喉咙一副要死要死的表情。
  只有冲矢昴用拳头抵着嘴,仗着自己是个眯眯眼就挡住嘴角光明正大的笑。
  琴酒:?
  他皱起了眉头,他说得有什么不对吗?他感觉不到脸上有其他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他的痛苦阈值很高,他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了一片细密的小疙瘩。
  新出医生没再继续询问他的感受,他已经得出了结论,琴酒就是过敏,而且是很严重的过敏,短短的时间里就过敏成这样,如果不及时就医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
  这难道也是运气想要杀死他的一种方式吗?而他之所以会来到医院,是因为他在千野优羽的身边。
  琴酒若有所思,他现在最关心的其实是这个副作用会持续多久,关于这个问题他还没有问千野优羽,一是千野优羽现在说不了话,二是这个粉毛怪一直跟在他们的身边。
  他对这个粉毛怪警惕得很。
  这个粉毛怪似乎也对他抱有同样的警惕,直到现在,两人甚至都没有交换姓名。
  新出医生给琴酒打了一针抗过敏药物,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他的症状确实减轻了,也发现了他的过敏原,果然就是那只黑脸小羊。
  新出医生面带责备:“对羊毛过敏是很常见的过敏症状,你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对羊毛过敏呢,难道以前你或者是你身边的人都不使用羊毛制品的吗?”
  阿零发现问题出在它的身上,顿时有些沮丧地咩咩叫了两声,转身扑进了千野优羽的怀里寻求安慰去了。
  作为整条街道最受欢迎的可爱小羊,它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屈。
  “已经很晚了。”诊疗结束之后,新出医生看了看窗外,然后笑着向几人建议道,“优羽是我的朋友,你们今晚就在我家过夜吧,我家还蛮大的。”


第66章
  新出医生的家就在新出医院后面, 是一处占地面积挺大的独门院落,从医院的后面往里走就到了。
  这样看来,新出医生的通勤时间还真是让人羡慕的短啊, 不过千野优羽自己也不遑多让,这就是家里开店的快乐吗?
  因为新出医生家很大, 所以给每个人都安排了单独的房间, 阿伏因为体型太大了,所以被安排在了院子里休息, 阿零的体型只有一只柴犬大小, 又可爱又干净, 所以可以跟千野优羽睡同一间房。
  阿伏也习惯了,在宠物店的时候,它就是每晚自己一条狗睡在二楼的, 以前阿毛在的时候,它们还可以两条狗一起睡,现在阿毛去拍电影了, 住在剧组里,阿伏就孤零零一条狗睡在二楼了。
  千野优羽带着小动物们去房间睡觉, 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新出医生家的女佣阿光小姐笑着让他不用在意,只要宠物不随地大小便, 她都可以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你才随地大小便,你们人类真是傲慢。”阿新站在桌子上,用那双有着圆圆蓝色眼圈的眼睛盯着阿光小姐,语气非常不满。
  阿光小姐完全不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她眼睛亮亮的看着阿新,然后又将同样的眼神投向了千野优羽, 夸奖道:“您的鹦鹉好聪明呀!!!”
  阿新嗤笑一声,它的视线上下打量了一下阿光小姐,张开嘴似乎准备来一段推理,但是千野优羽眼疾手快,一把捏住了阿新的喙,让它没办法张嘴,然后回过头冲阿光小姐尴尬地笑了笑。
  阿光小姐走后,千野优羽点了点阿新的小脑门,就当做是一次警告了,他知道阿新的调性,说不定会说出一些让人听了很难高兴的话,总之还是让它闭嘴最好了。
  黑泽先生的房间在他的隔壁,而冲矢昴的房间在他的另一边,千野优羽的房间正好夹在两人的房间中间。
  不知道黑泽先生和昴君睡了没,反正千野优羽自己睡不着,他昨天几乎是昏睡了一天一夜,乍一醒来,很难再有睡意,虽然现在已经是凌晨,千野优羽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现在已经是凌晨1点了。
  这么晚了新出医生还在医院等他,昴君接到阿新的电话二话不说就来接他,而且昨天他昏睡的时候,是透君一直在照顾他。
  千野优羽很感动,他以前一直没什么朋友,没想到在令人畏惧的米花町却找到了这么这么这么好的三个好朋友。
  改天请他们出去玩吧,千野优羽这样想着。
  他的手机还拿在手里,视线不经意间扫过了宠物店模拟器的图标,突然想起来,之前任务完成了,他还一直没有机会领取奖励呢。
  点开了APP,首页右上角就是任务栏,显示着【支线任务·星光之路(二)】(已完成)(点击领取随机角色卡x1,宠币x10)
  千野优羽一眼就看到了宠币变多了,莫非这种连续任务是会随着任务的深入而逐渐增加奖励的吗?
  感觉动力满满了呢!
  虽然觉得明明是阿毛的任务,结果刷出来的却是阿新的奖励,这何尝不是一种NTR,不过阿毛自己对这个倒是不在意,之前千野优羽问过它,它只想要更多的美味狗粮。
  千野优羽搓了搓手,先是四处看了看,检查了门窗,很好,都关得严严实实的了。
  对于抽卡,他真的很难忍住,不过等下真的抽出小动物来,他可能有点难以解释,特别是现在他在新出医生家的客房里,如果小动物敲门的话,不知道是会敲新出医生这间房子的大门,还是会敲他房间的门。
  千野优羽想了想,决定偷偷出门,跑到大门附近去抽卡,这样小动物敲门的话,他就直接开门把小动物接进来,再偷偷摸回去睡觉。
  只要他小心一点,小声一点,不要吵到隔壁睡觉的黑泽先生和昴君,应该就没事了吧。
  千野优羽裹着毯子,当然了不是因为他冷,这个天气就算是晚上也不会很冷,不过新出医生嘱咐过他,要注意好保暖,这样一来他的病才能尽快被治好。
  于是他裹着毯子,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又小心再小心地将门给关上,他做得很好,门合拢的时候只发出了一丝细微的声响。
  他左右观察了一下,当然了,重点是观察黑泽先生的房间,房间没有要被打开的迹象,千野优羽松了口气,至于昴君,昴君只是一个普通的研究生而已啦,不需要这么防备。
  他又蹑手蹑脚地往外走去。
  千野优羽的背影消失在楼道后,他左右两边的房门都不约而同的被打开了,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在了门口,发现对方的时候,两人表现得一点都不惊讶,眼里反而充满了了然。
  琴酒看了冲矢昴一眼,撇开了视线,无声无息地跟在千野优羽的身后,远远地吊着。
  这个粉毛怪有什么目的他并不关心,他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跟上千野优羽,至少离他不要太远,这样他的生命安全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保障。
  他在来找千野优羽的路上,经历了高空掉落花盆,悬挂招牌掉落,失控货车撞过来,夫妻打架菜刀朝他飞过来,以及在路上走着走着路塌了。
  他完全有理由怀疑,如果千野优羽离开了这里而他没有跟上,会不会出现房子塌了把他埋在下面这种惨剧。
  他是刀口舔血的杀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在不知名的角落里发臭,但他绝不愿死在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里,太让人不甘了。
  千野优羽根本不知道身后跟了几个人,两只鼠鼠和阿零倒是有所了解,它们瞥了一眼身后,发现坠在身后的两人并没有拉进距离的想法后,也懒得再去管了。
  反正他们什么也发现不了。
  千野优羽裹着毯子,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小心翼翼移动到了大门的位置,他掏出了手机,怕手机在夜里亮起来太显眼了,又欲盖弥彰地用毯子将手机的光遮住了一点
  他搓了搓手机,点击了【支线任务·星光之路(二)】
  【恭喜玩家“千野优羽”获得SR卡牌兰兰,正在配送中,请玩家保证周围有足够的空间。】
  【恭喜玩家“千野优羽”获得宠币x10,宠币可用于购买具有特殊效果的宠物用品。】
  兰兰?好可爱啊这名字,不过既然是跟阿新紧密相关的卡牌,那阿新应该有所了解吧。
  千野优羽把手机拿出来,展示给阿新看。
  阿新虽然晚上是个瞎子,但还是坚持跟了出来,它停在阿零的背上,由阿零带着它走,自己因为看不见而僵硬得像是一尊雕像。
  阿新乍一看见光源,两只眼睛紧紧地闭上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然后在手机界面上看到了兰兰的名字。
  阿新:!!!!!
  它整只鸟猛地窜了起来,又因为太黑了而降落回来,眼看着阿新好像想要大叫,千野优羽赶紧捏住了它的喙。
  “嘘——”千野优羽比了个安静的手势,阿新这才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看来阿新很喜欢这个兰兰啊,千野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