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但是阿零的体型有一只小狗这么大,在夹缝中求生存显得格外可怜。
  千野优羽将白粥放到一边,伸手将阿零给举了起来,阿零短短的小尾巴像是狗子一样螺旋旋转。
  然后他将阿零往前一递,放在了刚系好安全带的黑泽先生怀里,然后眼睛弯弯地冲他笑了一下。
  反正他不能说话,做事不需要解释。
  琴酒:?
  琴酒僵硬地看着趴在他大腿上,同样也全身僵硬的黑面小羊,难得地紧张了一点,他微微闭了闭眼,身体不可见的往后闪躲了一下,可惜背后就是椅背,并不支持他做出这种动作。
  他只能侧过脸去,却正好看到坐在驾驶座的粉毛眯眯眼也一副正襟危坐不敢看他怀里不明生物的模样。
  两个顶尖狙击手,拥有外挂级别的视力,此时同时因为一只看不清脸的黑脸小羊而坐立不安起来。
  千野优羽拿起白粥,冲矢昴慢速开车的时候还是挺稳的,他觉得自己可以在车上喝掉这碗白粥,他朝前面招了招手,示意两只鼠鼠可以到后面来。
  但是阿GIN和阿赤严肃地摇了摇头,跟两堵门神似的,站在汽车的扶手箱上,一左一右地双手环胸,监视着两个人类。
  阿GIN冷冷地盯着琴酒,它从在店里开始就一直盯着琴酒在看了,它见过这家伙男性时候的模样,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类,不盯着它不放心,如果这家伙敢伤害优羽的话……小仓鼠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
  而阿赤也在盯梢着冲矢昴,虽然跟冲矢昴已经认识一段时间了,但是今天他跟琴酒对峙的时候,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阿赤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优羽是很脆弱的人类,可不能让这家伙伤害到优羽。
  千野优羽歪了歪头,有些不解,但还是快乐地喝起了白粥。


第64章 (加更)
  车子缓缓停下, 千野优羽刚刚喝完手里的白粥,他一直沉浸在吃东西的快乐里,根本没意识到车里已经安静了很久了。
  除了冲矢昴默默开车的声音和千野优羽喝粥的声音之外, 车里没有别的声音存在。
  和后排的岁月静好不同的是,前排鸦雀无声但暗潮涌动, 两鼠两人一羊神情凝重, 互相盯梢。
  千野优羽将餐盒包好,抬眼往外看去, 车辆停在了一处建筑前, 大门上方的招牌, 新出医院四个字非常显眼。
  新出医院?
  千野优羽想起了自己搬来米花町的第二天,在拯救金吉拉美美的时候,一个叫做新出智明的医生为自己提供了帮助。难道这家新出医院跟新出医生有什么关系吗?
  千野优羽想到了什么, 打开手机翻了翻通讯记录,果然发现了跟新出医生的通话记录,看时间, 那个时候自己还昏睡着呢,号码是拨出去的, 应该是阿GIN或者阿赤帮忙打的电话, 然后由阿新负责跟新出医生交涉吧。
  毕竟认识新出医生的时候,千野优羽身边只有阿GIN、阿赤和阿伏跟着, 阿新根本没有跟新出医生接触过。
  所以,是小动物们帮他打电话联系了医生,又帮他打电话联系了昴君,让昴君送他去医院吗?
  千野优羽顿时感动了, 他一把抓起还抱臂站在扶手箱上,跟两个包工头似的监视着前排两人的鼠鼠, 又把阿新也抓了过来,因为三只小动物的体型都很小,他可以一把全抱了。
  他把三只小动物抱在怀里,狠狠地每只都吸了一口,然后脸颊在它们的身上轮流蹭来蹭去。
  三只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反应截然不同,阿GIN还是一副冷酷的样子,即使小脑袋被千野优羽蹭得东倒西歪的,还是坚持用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前排银毛美女的后脑勺,给她提供强大的精神压迫。
  而阿赤已经不淡定了,它一边忙着回应千野优羽的亲昵举动,一边忙着监视开车的人,小脑袋左右转动,几乎在空气里转出了黑色的残影,帽子上的白蝴蝶像是要飞起来了一样。
  而阿新被夹在两只鼠鼠中间,痛并快乐着,它觉得自己好像在被物理PUA,前一秒还被优羽蹭蹭,后一秒就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牙签给捅了屁股。
  或许这就是天才鹦鹉的宿命吧,阿新委屈巴巴地伸出大翅膀一把抱住了千野优羽的脑袋,用坚硬又微凉的喙蹭了蹭他的脸颊,然后眼含泪花地告状:“优羽,我不要跟老鼠一起呜呜呜,它用牙签扎我屁股。”
  千野优羽赶紧把三只小动物放开了,轻轻点了点阿GIN的脑袋,当做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又给阿新揉了揉屁股。
  阿GIN的视线终于从琴酒的身上移开,落到了阿新的身上,眼神里带着些凉凉的意味,让阿新整只鸟又僵硬了起来。
  冲矢昴停好车,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千野优羽带着小动物们也从车上下来,他打开了副驾驶的门,把小羊阿零从黑泽先生的腿上抱了出来。
  阿零一副终于得救了的激动模样,咩咩叫着在千野优羽怀里乱拱,但是想到他现在还在生病,又停住了动作,任由千野优羽将他给放在地上,它矜持地蹭了蹭千野优羽,然后乖乖地蹲在了千野优羽的脚边,像蹲了一个黑洞一样。
  琴酒还坐在车里,他盯着自己的大腿,表情有些困惑,作为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他长年累月都穿着黑西装或是黑风衣,将身体遮掩得严严实实,连手指都用手套好好地包裹起来。
  一来是他很注意,不会在犯罪现场留下可以指认自己的任何东西,包括指纹或是可以查验出DNA的东西,二来也是为了用这样的标志性打扮震慑组织内别有用心的人,他要让那些人,只要看到黑色风衣,看到他的保时捷356A就吓得发抖。
  他知道,组织的盘子大了之后,里面总会混进不和谐的音符,他的任务就是将这些老鼠给一只只找出来崩掉。
  总之,琴酒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穿过短裤了……不过正常男人好像也不会穿这么短的短裤……
  他苍白的大腿全部露在外面,刚才被小羊剪短了的,带着卷的柔软毛毛给蹭过,感觉很奇特,很……舒服。
  哼,但是这么一点愉悦也无法影响他这个人的冷酷心肠。琴酒冷哼一声,打开副驾驶的座位准备下车。
  但不知道是不是他刚刚开门的时候用脑袋把门框撞变形的原因,副驾驶的车门他半天没打开。
  琴酒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准备将安全带解开,然后从驾驶室那边爬出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扣的时候很丝滑的安全带现在死活打不开了,琴酒试了好几下,然后收紧了手指,狠狠地往外拉了几下,安全带插扣发出了砰砰几声响。
  然后完全卡死了。
  琴酒:……
  琴酒缓缓呼出一口气,他知道这又是自己身上莫名其妙的霉运在作祟,不过跟他从安全屋里到千野优羽家里那段路比起来,现在的霉运只能算是小儿科了。
  或许他的想法是对的,他的霉运影响范围很大,杀伤力也很足,但总不至于影响到对他做出这种事的人,所以他跟在千野优羽身边反而更加安全。
  此时千野优羽和冲矢昴正站在车外等琴酒下车,琴酒看了一眼千野优羽,眼神冷冷淡淡的,然后他伸出手,双手放在安全带上,一用力,手臂上青筋暴起,随着咔拉拉的声音响起,安全带竟然被他给扯断了。
  在外面看热闹的冲矢昴:???
  他想说这位美女,这是我的车,你欠我这里的拿什么还?但是看着对方那张脸,他的骚话还是说不出口。
  真烦,如果这是琴酒本人就好了,他也不至于老是欲言又止,憋着话的滋味怪难受的。
  琴酒自己也有些意外,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变小之后,因为身体密度的增加,所以力气变大了,但也没想到力气变得这么离谱。
  大猩猩也扯不断安全带吧……算了,正好吓一吓千野优羽。
  琴酒将安全带取了下来,从驾驶座下了车,好整以暇地拍了拍自己的骚粉色T恤,抬眸看向千野优羽,满意地在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的情绪。
  他嘴角翘起,声音沙哑:“抱歉,安全带出了点小问题。”
  千野优羽吞了口口水,这明明是大问题吧,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能扯断安全带啊,救命啊!!!
  唉,到时候问问昴君,车子的维修费是多少,他想办法搞点钱来才行。
  昴君是来帮他的,总不能让昴君又被惊吓还要破财吧。
  想到昴君只是一个可怜的研究生,肯定没见识过这种场面,一定很害怕吧。
  千野优羽转过头,想说点瞎话安慰他,又说不出话来,只好拿出手机,在备忘录里打字。
  【昴君,这种事其实也不难的,就跟掰苹果一样,只要掌握了方法,把安全带拉断普通人也可以轻易做到的。”】
  这瞎话打出来他自己都不信,但是举起来给冲矢昴看了后,他竟然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笑着点点头,他的声音听起来很丝滑,表演痕迹很重。
  “啊,原来是这样啊,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小知识。”
  他是相信了吗?千野优羽确定了一下,但是昴君那双眯眯眼简直是天然的绝对防御,千野优羽在他脸上看不出一丝破绽。
  呃,真有人信啊,昴君看起来,真的不太聪明的样子。
  这件事就这么轻飘飘的揭过了,千野优羽来到新出医院的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么晚的时间,一般这种私人医院是不上班的,但是千野优羽提前打过电话了,所以新出医生在医院里等着。
  不过,当他看到来的人不止千野优羽,还有一群小动物,外加一男一女两个人陪同之后,还是有点震撼。
  怎么说呢,三岁小孩生病了的架势也不过如此了。
  小孩子生病了去看医生,身后经常跟着乌压压一片家长,再看看千野优羽,从数量上来说,他已经赢过了那些小孩。
  “晚上好,优羽,你坐过来吧,我们做个简单的检查。”虽然阿新给新出医生打电话的时候,说的是千野优羽始终昏睡不醒,但是现在看到千野优羽精神还不错的样子,新出医生也很高兴。
  给千野优羽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新出医生得出了结论:“应该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我刚刚看了一下,现在说不出话应该是感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只要按时吃药很快就会好的。”
  新出医生顺手在千野优羽的脑袋上摸了一下,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
  千野优羽认认真真的点头,接过了新出医生递过来的药和水,直接仰头就一口闷了。
  总之,看到病患老老实实吃药,新出医生还是觉得挺欣慰的,他安慰了千野优羽两句,又抬眼看向了送千野优羽来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冷白皮肤,俊男美女无疑了,不过他们似乎关系不太好,互相之间离得远远的,特别是那个银发的混血美女,始终臭着一张脸。
  新出医生用自己东大第一,解剖学学习得非常到位的经验来担保,他觉得眼前这两个人看起来都不太对劲,有些违和感。
  像两只危险的动物披上了人皮,新出医生又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两人的脸,被银发美女给瞪了一眼。
  “这位女士,你……”新出医生上前两步,往琴酒的方向凑近了一点,琴酒下意识就想掏枪,但是他的手刚摸到被宽大的T恤挡住的牛仔裤口袋,就感应到了一道冰冷的视线。
  银色的小仓鼠手里拿着牙签,站在他的侧方死死地盯着他。
  算了,作为一个顶尖的狙击手,他的忍耐功力十足,他深呼吸了一下,忍了下来。
  新出医生仔细盯着琴酒看了好一会,说道:“你的皮肤有些泛红,看起来好像是过敏了?是不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啊?”
  过敏?这辈子从未过敏过的Top killer下意识朝身边的粉毛男人看去。
  她嘶哑地哼笑一声,盯着冲矢昴,语气里暗含试探:“我今天碰过很多不该碰的东西。”
  冲矢昴也笑着回应:“哦?难道你对我的手指过敏吗,小姐。”
  新出医生:???
  他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我说的是医学上的过敏,对男人过敏不包含在里面的,请你们重视起来,不要在医院打情骂俏。”
  --------------------
  作者有话要说:
  猫哥:?????
  琴酱:我要吐了


第65章
  新出医生说这句话的表情实在是太认真了, 而且他身上那种好医生的气质特别强烈,让人忍不住就产生信任感,千野优羽下意识地就跟着点头。
  他点了点头, 然后朝琴酒和冲矢昴看去,被两个人的死亡视线一看, 他立刻清醒了过来, 捂住了嘴。
  冲矢昴虽然觉得离谱,虽然面前这个美女长着一张琴酒脸, 但是想必这是千野优羽不知道从哪里集邮集来的吧, 虽然他觉得很晦气, 但是作为一个情史丰富的成年人,就算被这样说了也无所谓,他耸了耸肩, 不说话了。
  但是琴酒不一样,作为组织的Top killer,他不止是业务能力出色, 需要处理的业务数量也多到惊人,阎王见了都捂着嘴哭着求他赶紧猝死去地狱继续打工, 堪称最强工作机器了。
  连世界公认大美女贝尔摩德跟他调情, 他都可以冷着脸说一句我快吐了,堪称直男楷模。
  更何况如今他的身体变成了女性, 被别人这么调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