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响声。
  千野优羽一开始以为是鞭炮,但是很快就意识到不是的,某栋废弃高楼上还可以见到闪烁的火花,就在声音响起的刹那。
  他甚至听到了噗噗的,仿佛皮革被砍中的声音,与此同时还有人类的闷哼声,他迅速意识到了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那分明是枪声。
  做了一辈子守法公民,千野优羽从来没想过自己发人生会跟枪战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不止是枪战,刚才那种砍中皮革的声音,分明是有人被刀子砍了吧。他都能听到这个声音,这人离他得有多近啊。
  感谢阿伏停车的地方有些隐蔽,这个位置有一个废弃的小孩玩乐的设施,正好将千野优羽的身影给挡住。
  他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声变得轻而细,背靠着滑滑梯大气都不敢出。
  也不知道刚才阿伏跑过来的时候有没有被人发现,千野优羽胡思乱想着,越想越害怕。
  但就在这时,他的怀里突然挤进了一团小小的,毛茸茸的,暖烘烘的东西。
  是阿GIN,它钻进了千野优羽的怀里,硬质的小爪爪搭在千野优羽裸露在外的手臂上,过了好一会儿,似乎是阿GIN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
  千野优羽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讨好地蹭了蹭。
  千野优羽其实经常被小动物主动这样蹭,但是会这样做的动物里并不包括阿GIN,阿GIN高冷又傲娇,平时待在他的怀里就已经是极限了。
  他突然就不慌了,怀里抱着阿GIN,一人一鼠一载具安静得像雕塑一般。
  今晚云层很厚,遮蔽住了月光,也为他们的掩藏提供了绝佳的环境。
  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的声音都平息了,千野优羽听到了一大片脚步声,所幸脚步声并没有往这边过来。
  再之后,是车辆被启动的声音,不知道是多少辆车一起,声音混合在一起,消失在了这个废弃的所在。
  然后就是一大片的寂静。
  虽然看起来人好像是已经全部走光了,但是千野优羽还是僵硬着身体抱着阿GIN不敢动弹,他生怕自己一动,身边会突然钻出个人来,狞笑着说些“终于等到你出来了”之类的话。
  被自己的脑内剧场给吓到了,千野优羽更紧地抱着阿GIN,完全不敢动。
  还好阿GIN是一只钢筋铁骨的鼠鼠,不然很可能被千野优羽给活活勒死。千野优羽不动,阿GIN也不动,只是那只搭在他手腕上的硬硬的小爪爪在不停地轻轻抚摸着他。
  这是来自小仓鼠的安慰。
  千野优羽被安慰到了,他稍稍放松了身体,正准备轻声说点什么,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给碰了一下。
  刚才的放松瞬间被撞飞,千野优羽短促地惊叫了一声,意识到之后赶紧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另一只手牢牢地把阿GIN压在自己胸前,然后整个人蹲在了地上,将阿GIN给牢牢地保护在怀里。
  他用力地闭着眼睛,好像闭着眼睛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但是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其他的动静传来,千野优羽悄悄睁开了一只眼睛,借着远处的城市内遥远到几乎看不清的灯光,勉强看见了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影子,这个轮廓他绝对不会认错。
  “阿赤?”千野优羽小小声叫了一声。
  但是面前的影子像是中了通通石化一样一动不动,千野优羽加大了一点音量,又叫了一声松鼠的名字,但是阿赤还是那副样子,一动不动。
  千野优羽顿时有点慌了,刚才这里可是发生了像阿美莉卡一样的自由集会,阿赤不会是受伤了吧!
  千野优羽伸出手,想把阿赤抱起来,又怕碰到它身上可能存在的伤口,然后他灵机一动,把神奇海螺拿了出来。
  好在阿赤只是一动不动而已,并没有对他的动作做出什么抗拒的反应,千野优羽用神奇海螺轻轻贴了贴阿赤的身体,再放到耳边。
  平时轻快,尾音有些上扬的声音如今显得很失落,不停地重复着同样的话。
  “优羽被我吓到了,他讨厌我了呜呜呜,他讨厌我了呜呜呜,他讨厌我了呜呜呜……”
  “没有讨厌阿赤哦!”看来阿赤并没有受伤,千野优羽赶紧伸出手把这只傻松鼠也抱进了怀里,离得这么近了,他才勉强看清了阿赤眼睛,那双杏仁眼里含着泪水,反射着微弱的光晕。
  “唧唧?”阿赤轻轻叫了一声,像是在要保证书。
  千野优羽笑着狠狠揉了揉傻松鼠的毛毛,让它在外面这么久了还保持着整洁的毛毛瞬间乱成一团。
  “我保证,我没有讨厌阿赤,我很喜欢阿赤哦!”
  平时大方又喜欢争宠的阿赤用力拉了拉自己的针织帽,将帽子整个拉下来把自己整张脸都遮住,它难得的感觉到了不好意思,想到了自己今天的表现,有点难为情,又舍不得从千野优羽的怀里离开,只好把脸遮起来自欺欺人。
  始终待在千野优羽右手臂弯里的阿GIN忍不住嘁了一声,它嘲讽人一向很有一手,不过阿赤此时心情正好,也懒得跟它计较。
  既然找到了阿赤,那么也该回去了,在这荒凉废墟里估计也打不到车,看来还是得骑狗回去。
  好像开了个头之后,这件事变得也没这么难以接受了。
  但是阿赤好像有别的事情想要做,它拉了拉千野优羽的衣服,然后小爪爪伸出来指了指一个方向。
  千野优羽会意:“你想去那边?”
  阿赤点点头。
  千野优羽笑了笑:“好。”
  他一向不吝于满足宠物的希望,他时常觉得,是小动物们给了他陪伴,给了他家人一般的温暖,他该感谢小动物们。
  阿GIN虽然喜欢跟阿赤掐架,但是在这方面倒是不会表示反对,于是一人两鼠一载具朝着其中的一栋废弃大楼的方向走去。
  那些在这里自由交火的人确实已经都离开了,千野优羽往楼上走了好半天,也没有人存在的样子,就在他想要出声询问阿赤,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时,他听到了声音。
  粗重的喘息声,声音的主人似乎想要将声音努力压低,但是却做不到,千野优羽小心翼翼地从楼梯那里探出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他紧了紧怀里的两只鼠鼠,给自己汲取了一些勇气,往前又走了两步。
  阿GIN用力按了一下他的手臂,千野优羽停下了脚步。
  月光在这一刻破开了云层,皎洁的光洒在了他的脚步之前,也照亮了前方那个人。
  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分高大的男人,即使坐在地上也很大一只,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长长风衣,穿短袖的千野优羽看着都觉得热。
  这个男人的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长长的,与月光相同颜色的头发披散在身后。
  这是一个,让人看了一眼就很难忘记的男人。
  当然了,最惹眼的地方还是在他胸口插着的那把刀,他看起来很不好,好像随时都会死掉一样。
  虽然知道对方应该也是刚才自由交火的一员,但是千野优羽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需要帮助是吗?先生。”
  他可以帮忙叫救护车的,不过根据电视剧里演的,这种情况下的人都不敢去医院的吧,怕直接给警察送菜。
  果然,银发的男人开口了,声音里像是浸满了刀剑与硝烟。
  “我不需要帮助,我只需要一些运气。”
  千野优羽的脑子里不合时宜地闪过了一个念头——这台词好酷,偷了。
  但是这台词确实也给了他一些奇怪的联想,他的表情变得奇怪了起来,好在他并没有站在月光下,所以对面的男人应该没有看清他的表情吧……应该。
  他发现他好像真的可以给这个男人提供帮助。
  可是这玩意如果是真的的话,其实挺缺德的。
  但是……命都要没了,也不用管什么缺德不缺德了吧。
  千野优羽迟疑了好一会儿,他拿出手机,打开了宠物店模拟器,手机的光芒亮起的一瞬间,他在黑暗中待久了的眼睛瞬间被刺激出了一层泪花。
  也让他忽视了那个沐浴在月光下的男人一瞬间眯起的眼睛。
  【支线任务·星光之路(二)】显示已完成,但是千野优羽暂时没空去管任务奖励,他点开了自己的称号,然后找到了那个缺德的技能。
  【叛逆:可以赋予一个人绝对幸运,这份幸运甚至可以让你在枪林弹雨中体会人体描边的快感,持续时间一天。副作用是第二天会变得倒霉,且反转自身性别,持续时间一天。(冷却时间:1周)】
  【请选择技能释放对象。(用你的右手食指触碰技能释放对象,且停留至少三秒钟)】
  他有些迟疑地问道:“那个……我可以摸摸你吗?”
  琴酒:“?”
  千野优羽没有忽视对方疑惑的模样,他解释道:“我很幸运的,我想把幸运交给你,那个……我可以摸摸你吗?”
  琴酒感到荒谬,这是Top killer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请求,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而且,传递幸运?真是幼稚天真到可笑的小男孩。
  他哑声笑了一下:“可以,但是小子,你有没有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
  --------------------
  作者有话要说:
  阿GIN亮出牙签,阿赤亮出火柴,阿伏准备咬人。
  千野优羽:你要给我讲故事?你真好。


第57章 (9000营养液加更)
  农夫与蛇?
  千野优羽下意识回忆起这个故事, 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他还在福利院的时候,院长叔叔有时候会给他们说故事, 里面似乎就包括了农夫与蛇的故事。
  好像是让他们如果以后有出息了,不要忘记回报福利院, 永远不要成为那条蛇吧。
  说起来他好久都没回去过福利院了, 等剧组的片酬发下来,他就回去看看吧。
  思绪的发散并不影响他的动作, 反正面前这个很大只的男人已经答应了。说起来有点下流, 其实他也很好奇这个技能的效果……
  千野优羽往前走了一步, 踏入了月光的范围,银发男人的手指动了动,捏紧了手里打空了子弹的伯莱塔, 见状,千野优羽抱在怀里的阿GIN和阿赤也绷紧了身体蓄势待发。
  阿伏跟在千野优羽的身边,比他更快地往前走进了月光下。
  琴酒先是看到了狗, 再看到的千野优羽,他沉默了两秒, 似乎权衡了一下自己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 跟这种200多斤的狗子搏斗到底有几分胜算,然后他松开了手指。
  算了吧, 被狗咬死挺难看的。
  千野优羽完全看不出这个男人的心理斗争,他慢慢走到银发男人的身边,然后蹲了下来。
  蹲下来之后千野优羽又犯了难,他开始纠结要摸哪里。
  技能说明上说了, 要用食指触摸技能释放对象,且停留至少3秒, 但是没说隔着衣服算不算摸到啊。
  这个男人全身被这身黑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让人很难下手。
  难道要摸摸他的脸吗?千野优羽稍稍仰起头看向银发男人,接触到了对方掩映在稍长一些的刘海下那双冰冷的墨绿色眼眸。
  ——还是算了吧。
  要不还是摸摸手吧,千野优羽又低下头,去找这个银发男人的手放在哪里,然后他看到了一只苍白骨感的手,那只手捏着一支黑色的手枪,注意到了千野优羽的视线,那只手动了动,把枪塞进了黑色的大衣下面。
  不是,他都看到了好吗?
  千野优羽吞了口口水,他深刻的认识到了,面前这家伙果然是之前自由开火的一员啊。
  但就算是这样,话都说出去了,他也不好反悔,还是得释放技能才行。
  千野优羽心一横,将右手食指伸出来,轻轻地点在了银发男人的手背上,他第一次觉得三秒钟是如此的漫长,又觉得现场的气氛有点尴尬,忍不住东拉西扯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啊?”千野优羽下意识说出了寒暄的开场白,然后迅速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怎么敢问名字啊,电视剧里都说了,这种时候要是知道了这些人的名字会被杀掉的。
  他赶紧想换个话题,但是银发男人似乎不以为意。
  “黑泽。”
  “其实不说也没关系,我理……咦?你是说,你的名字叫黑泽?”
  千野优羽迟疑了一下,但是饱看电视剧的他迅速理解了这一切:“哦哦哦我知道,假名字是吧,我可以理解的,名字什么的就只是个称呼而已,叫什么都不重要啦哈哈,那我就叫你黑泽先生了?”
  琴酒沉默点头。
  千野优羽想了想,礼尚往来,也想给自己编一个名字,但是这一刻他的脑子突然宕机,完全想不到什么假名,只好干巴巴地说道:“那你就叫我店长好了。”
  东拉西扯结束之后,千野优羽瞥了一眼手机,发现上面显示【技能释放成功】的字样,他赶紧把右手缩了回来。
  刚才伸出右手去释放技能,他只能用左手一只手抱着两只鼠鼠,还怪累的。
  千野优羽换了只手承受两只鼠鼠的重量,然后用空出的左手轮流摸了摸阿GIN和阿赤的头,他感觉到两只鼠鼠的身体都有些紧绷,于是又揉了揉它们。
  他保持着蹲在黑泽先生面前的姿势,想要看看【叛逆】这个技能的效果到底有没有技能说明上这么强大。
  但是他蹲着看了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