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突然吱吱叫了一声,阿赤的动作顿住了,它立刻收回了那根火柴,又从尾巴里掏出了另一根火柴,这根火柴似乎是烧过阿新屁股那根,有半根都已经是黑乎乎的了。
  阿赤将这根用过的火柴高高举起,然后又唧唧叫了两声。
  没等千野优羽询问,阿新又凑近他的耳边小声翻译着:“黑老鼠说你不配玩新火柴,拿根旧的玩玩算了,不要得寸进尺。”
  阿赤脑袋上又冒出了几个问号,它唧唧叫了两声,声音里透露出了一丝威胁的意味,那双墨绿色的杏仁眼看向了阿新,眼神有些冷。
  阿新毫无所觉,还在继续胡扯:“它说它对不起阿新,所以决定将优羽肩膀的独占权给阿新,以后它就做一只走地松鼠,再也不……啊!!!”
  一根火柴擦着阿新的脑袋飞了过去,嗖嗖的破空声将它整只鹦鹉都给吓炸毛了,整只鸟看起来凭空大了一圈,它吓得在空中盘旋了三四圈,这才又缓缓降落了下来。
  它换了一边肩膀停靠,因为那边肩膀离阿赤稍微远一点点。
  千野优羽有些无语,就算他听不懂松鼠说话,也能看出来阿新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
  千野优羽:“阿新,你说的话其实阿赤它们听得见。”
  阿新:“?”
  阿新僵硬着身体,快速看了阿赤一眼,只一眼就差点被那双眼里的冰冷意味给冻死,作为一只聪明的鹦鹉,它一向能屈能伸,赶紧闭着眼睛大声道歉。
  “优羽对不起!黑老鼠对不起!我其实根本听不懂老鼠说话呜呜呜!!!”
  千野优羽有些吃惊:“你听不懂阿GIN和阿赤说话吗?”
  阿新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眼神比千野优羽更吃惊:“我是一只鹦鹉,我是鸟,鸟怎么能听懂老鼠说话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千野优羽摸了摸鼻子,他一直觉得好像小动物之间都能无缝交流,难道品种不同的小动物之间还会存在交流障碍吗?
  还是只有会说人话的阿新是这样?
  阿新将脑袋埋在千野优羽的肩窝里,整只鹦鹉都有点瑟瑟发抖,它后知后觉自己出大问题,虽然它听不懂老鼠说话,但是所有的小动物都是可以听懂人类语言的,它这么编排阿赤它肯定完蛋啦!
  小鹦鹉用力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试图转移话题:“那个眯眯眼呢?今天一天他都跟个限量版挂件似的跟在你身后,现在怎么不见啦?”
  眯眯眼,是说冲矢昴吗?
  千野优羽弯了弯眼睛:“昴君出去买烟了。”
  剧组所在并不是什么荒凉的地方,虽然算不上繁华,但也是一个很便利的地方。
  冲矢昴站在便利店外,手里拿着一包烟,他想了想,又在货架上拿了一盒薄荷糖。
  千野优羽身上的学生气还挺重的,不像是会抽烟的样子,那么薄荷糖他应该会喜欢吧。冲矢昴有些不确定,想了想,又买了其他几种口味的。
  就在他挑选糖果时,余光突然瞥见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冲矢昴装作选购的样子,往侧面走了几步将自己隐藏在了货架后面,藏在镜片后的墨绿色眼睛睁开了一瞬。
  虽然只是瞥了一眼,但是他知道自己绝不可能看错,刚刚走过去的那个穿着黑衣,戴着墨镜的家伙。他永远不会都忘记这条鹰犬的模样。
  伏特加,这条琴酒的狗,为什么会出现在东京?
  --------------------
  作者有话要说:
  伏特加:你礼貌吗?
  阿伏:汪汪汪!


第53章 (加更)
  虽然阿新已经在尽力转移话题了, 但是阿赤也不是那种可以随意糊弄的笨松鼠,现在没动手纯粹是因为它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阿赤着急地冲千野优羽比划着手里那根烧焦的火柴,但是唧唧叫了半天也没办法用比划的来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气得阿赤眼刀嗖嗖地往阿新身上扎, 阿新像鸵鸟一样把脑袋埋在千野优羽的肩窝里,偶尔悄悄地朝阿赤的方向看一眼, 又被那冒着怒火的眼神给吓得缩回去。
  阿赤比划了半天, 见千野优羽的表情还是很茫然,干脆跳到了千野优羽的肩膀上, 顺便一脚把阿新给踹了下去。
  阿新嘎了一声, 快落地了才反应过来, 赶紧振动翅膀飞起来,它在空中盘旋了两圈,找不到落脚点, 本来想落在阿伏的身上,但是在一旁惬意看戏的阿GIN只是给了它一个眼神,它就乖乖地继续盘旋。
  又飞了好几圈, 阿新才收拢了翅膀,试探着落到了刚才阿赤站着的地方。
  它这波狠狠得罪了阿赤, 而阿GIN好像一直看不惯它, 至于阿伏,作为阿GIN的小……大狗, 阿GIN对它什么态度,阿伏就对它什么态度。
  阿新顿时悲从中来,想不到偌大一个宠物店,它竟然被其中大部分的动物给排挤了, 果然,优秀的鹦鹉就是容易遭到嫉妒, 以及针对。
  或许被欺负、被针对是天才的宿命吧。
  好在还有优羽在,优羽最好了,他夸它羽毛漂亮,肯定是最喜欢它了!
  阿新抬起头,看着被阿赤抱着脖子蹭的千野优羽,他满脸的茫然,阿赤爪子里的火柴忘记收起来了,被烧焦的那头就是一根天然的炭笔,优羽本来皮肤就很白,被蹭过之后脸颊上的黑色道道也格外明显。
  “噗……”阿新没忍住又笑出了声。
  千野优羽听到了阿新的笑声,下意识看向了阿新的位置,眼里带着淡淡的困惑,阿新正准备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但是迎面撞上了阿赤看过来的目光,它的笑声瞬间被消音,又弱弱地缩了起来,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阿赤被阿新一打岔,也发现了自己干的好事,它顿时有些心虚,又凑过去,试图用自己的毛毛将优羽脸上炭笔的印子给擦掉,但是擦了几下,非但没有擦掉,反而将颜色给涂开了,那一大团晕染过的黑色,在千野优羽的脸上更加明显了。
  阿赤:……
  千野优羽虽然听不懂阿赤在说什么,但是刚才阿新翻译的那些话其实千野优羽一句都没信,他知道阿赤虽然很心机,但是绝对不会对他有什么恶意的。
  如果阿赤不愿意把火柴交给他,那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啊,对了,他有神奇海螺嘛。
  千野优羽把神奇海螺拿出来,在阿赤身上碰了碰,然后放到耳边,从海螺里传出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点心虚。
  “武器很危险,很容易就会点燃,给优羽不放心,不要相信鹦鹉的话。我最喜欢优羽了,所以……”
  总觉得后面还有些话没翻译完,但是神奇海螺能传递过来的心声就这一句,千野优羽顿时感动了。
  他就知道阿赤是只乖鼠鼠,原来是怕他玩火受伤,所以才将用过的火柴给自己啊。
  千野优羽感动地接过了阿赤手里的烧焦了一半的火柴,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谢谢阿赤保护我,不过店里很多东西都易燃,不可以在店里玩火柴,也不可以在容易着火的地方玩火柴哦。”
  阿赤埋着脑袋点点头,它不敢跟千野优羽对视,只是又抱着千野优羽的脸颊蹭了好半天。千野优羽本来是任由它蹭的,但是持续时间太长了总觉得脸颊都要蹭破皮了,他微微侧头让开了阿赤再次蹭过来的小脑袋,阿赤一下子蹭空了,两只爪爪在空中挥舞了两下保持平衡,爪爪不小心擦过了千野优羽的脸颊。
  千野优羽感觉脸上被划了一下,有一点点痛,但并不强烈,他很快无视了这点疼痛。
  千野优羽:“好啦,阿赤不要撒娇了。”
  说完之后,千野优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发现手指竟然被染黑了,他顿时有些吃惊地看向了刚刚摸过的黑色小松鼠,迟疑着问道:“阿赤,你掉色了?”
  阿赤摇摇头,又点点头,又摇摇头,本来它还在手舞足蹈地比划着什么,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老老实实停下了动作。
  它沉默了一会儿,从千野优羽的肩膀上跳了下去,落在了刚才站着的装饰台柱上。
  而此时台子上已经站了一只小动物了,阿新一直紧紧地盯着阿赤,生怕它打击报复自己,所以这次阿赤刚刚朝这边跳过来,它就直接拍打翅膀飞了过来,正好躲过了一记松鼠飞踢。
  “又偷袭我,真是好不要脸的松鼠!”阿新嘴里嘀嘀咕咕的,它想要落到千野优羽的肩膀上,但是看着千野优羽脸上的那一大团黑色痕迹,它怕自己会莫名背锅,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选择不去了,在天上飞会儿挺好的,锻炼身体嘛。
  阿GIN冷眼在旁边看了半天,那双墨绿色的豆豆眼盯着千野优羽脸颊上的黑色痕迹看了好一会儿,看到了黑色痕迹掩盖下那道被松鼠爪子擦过的细小伤口,以及从伤口里细细渗出的一点血迹。
  阿GIN将视线移动到了阿赤的身上,阿赤明显没发现自己的爪子干的好事,现在背过身蹲在台子上自闭。
  阿GIN拍了拍阿伏的耳朵,阿伏会意,朝着阿赤蹲着的台子靠近了几步。阿GIN伸了伸小爪爪,锋利的牙签出现在了它的爪爪里,虽然它动作迅速地起跳,一脚就把心虚自闭的阿赤给踹翻在台面上,然后整只鼠鼠压在阿赤的身上。
  虽然它们体型差有点大,但是它们的力气好像差不多,阿GIN将阿赤按住了之后,阿赤虽然狠狠地挣扎了起来,但是根本挣脱不开阿GIN的钳制。
  阿GIN高高举起手里的牙签,狠狠地朝着阿赤的脑袋扎了过去。
  阿赤的瞳孔骤然收缩,还以为自己今天就要寄了,直到牙签擦着它的头皮狠狠地扎进了石制的台子里,它还半天没反应过来。
  阿GIN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冷冷地看着阿赤,阿赤蹬了两下腿,身上炸起的毛毛逐渐平复下来,它正准备张开嘴说点什么,阿GIN的脸突然离它越来越远。
  事发突然,阿GIN攻击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等千野优羽反应过来后,吓得赶紧将阿GIN从阿赤身上拎开。
  他现在其实大多时候都懒得管两只鼠鼠打架了,因为他看得出来,虽然他们打得上天入地砰砰啪啪的,但是其实并没有对对方下死手。
  但是这次不一样,阿GIN看起来真的很生气,那根牙签差一点就把阿赤爆头了,小小的银色仓鼠身上散发的气势非常惊人。
  千野优羽将阿GIN拎起来抱进怀里,又低头去看阿赤。
  阿赤爪爪和后腿摊开,整只鼠鼠呈大字型躺在台面上,就算阿GIN已经被拎开了,它还是一副回不过神的样子,而在它的耳边,牙签贴着它的头皮扎了下去,仔细一看还能看到有几根断掉的毛发。
  千野优羽用那只干净的,没有在阿赤身上染上黑色痕迹的手轻轻摸着阿GIN的头,又用另一只手戳了戳阿赤。
  反正颜色是从阿赤身上染的,那再戳戳应该也没事吧。
  其实仔细一看,阿赤应该不是掉色了,是不知道去哪里蹭了灰吧,千野优羽伸手掸了掸阿赤头上的针织帽。
  针织帽整体是黑色的,就算脏了其实也看不太出来,只是现在帽子上被他用白色的线绣了小蝴蝶在上面,此时白色的小蝴蝶有一半沾上了黑色的痕迹,看起来非常显眼。
  千野优羽有意消除一下现场这种紧绷的气氛,刻意不去提两只鼠鼠的争斗,而是转移了一下话题:“阿赤,你去哪里弄的一身灰呀,帽子都脏了。”
  阿赤的视线渐渐聚焦,听到帽子脏了之后,它猛地跳了起来,将头上的帽子取下来一看,一眼就看到了脏了一大片的小白蝴蝶,那双墨绿色的杏仁眼里顿时就溢满了眼泪,它抬起头想要寻求千野优羽的帮助,却一眼看到了优羽脸颊上的细小伤口。
  阿赤这下知道刚才阿GIN为什么突然这么凶了,它把帽子抱进怀里,自责和委屈交织,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阿赤哭得实在是太可怜了,千野优羽愣住了,赶紧想抱着它哄哄,可是阿赤一边哭一边躲过了千野优羽的抱抱,自己抱着帽子从台子上跳到了地上,唧唧呜呜地哭着跑远了。
  千野优羽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想追上去的时候,阿赤已经跑得没影了。
  阿GIN拉了拉千野优羽的衣服,然后自己主动碰了碰神奇海螺,再用那双清澈的豆豆眼盯着千野优羽看。
  千野优羽将神奇海螺放在耳边,清冷的男声平静地陈述:“不用追,它只是知道自己错了,晚上会回来的。”
  虽然阿GIN这样说,但是千野优羽根本不知道阿赤做错了什么,整个人都是懵的。
  阿GIN没有继续发出声音,它盯着千野优羽看了一会儿,然后跳到了阿伏的头上,阿伏收到指令,一下子冲了出去。
  阿伏体型巨大,速度也很惊人,千野优羽一眨眼的功夫,阿GIN和阿伏就都从走廊里消失了。
  千野优羽又眨了眨眼,抬起头看向了还在空中不停盘旋的阿新,一人一鸟茫然对视。


第54章
  阿赤呜呜哭着一路横冲直撞冲了出去, 它也没有去刻意分辨方向,反正往哪个方向跑都无所谓了,它只想一只松鼠躲起来哭哭。
  啊, 它是一只坏松鼠了,把黑色的碳粉弄到了优羽的脸上, 还把优羽的脸给抓流血了, 优羽给它缝的小蝴蝶也弄脏了,优羽肯定不会再喜欢它了。
  阿赤越想越难过, 越哭越大声, 泪眼朦胧里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它懒得去看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