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一个不合时宜的感叹:啊,阿GIN看起来可真是帅气极了!
  阿新还在抽抽噎噎地嘟囔着撒娇,千野优羽被那个大脑袋蹭得脸颊都麻了,他赶紧转移话题。
  “阿新,刚刚你飞过去发现什么了吗?”
  阿新前一秒还在告状,下一秒听到了这个问题马上就精神了,他一下子抖擞了羽毛,整只鹦鹉看起来连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身体站得直直地,刷地张开一边翅膀,充当手指指向了剧组工作人员所在的方向。
  它张开嘴,发出了跟它的小身体完全不匹配的音量,甚至让人怀疑起一只小鹦鹉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亚蒙导演说得没错,他们真的在笑,我都看到了!”
  目暮警官带着手下的警员们走进案发现场后,耳朵里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这个。
  他疑惑地四处看了看,随后目光定格在了朝他走过来的那群人身上,看着看着,他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
  目暮警官的眼下有着淡淡的阴影,一看就知道是常常加班熬夜的那种好警官,事实上他确实常常熬夜加班,因为东京警力不足,但是犯罪率又着实离奇,所以常常需要加班加点通宵审讯犯人。
  常年这么干下来,除了一些天生精力旺盛的家伙之外,警视厅的人几乎个个都有着超自然烟熏妆。
  因为上班是这么累的一件事,所以目暮警官非常警惕一部分被他称为瘟神的家伙,一般来说这个称号是送给他毛利老弟的,这个称号也随时可以共享给寄住在毛利老弟家里的小鬼头,特别是他跟他那个什么少年侦探团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完美继承了毛利的瘟神体质。
  而最近新搬来米花町的住在毛利小五郎隔壁的宠物店长也成了这个称号的有力争夺者,千野优羽才来米花町几天啊,就已经经历过了这么多起杀人事件了,不过鉴于他经历的那几起杀人事件毛利老弟一家也在场,对于他是瘟神这件事还存疑。
  而那个叫做冲矢昴的家伙也是一样,时常出现在案发现场,不过也常常与毛利一家交集,也存疑。
  综上所述,目暮警官摸了摸下巴,看着朝他走来的毛利小五郎的眼神里就带上了嫌弃,果然最大的瘟神还是这家伙吧!跟他有关系的人,甚至只是在他隔壁开宠物店而已,就统统被瘟神附体了。
  “哈哈,目暮警官,又是我。”毛利小五郎摸着自己的头,笑得有些腼腆。
  目暮警官露出个无语的表情,拍了拍毛利小五郎的肩膀:“又是你这个瘟神啊。”
  警察迅速封锁了现场,也将在场的嫌疑人一个一个带到了面前,虽然目暮警官出警已经足够快了,但是在场的侦探动作更快,已经将这个案件梳理得七七八八,此时跟演讲比赛似的一个个开始了对现场的讲解。
  毛利小五郎:“前川是在拍戏途中突然捂着脖子倒下去的,当时离他最近的人是洋子小姐,但是洋子小姐善良美丽不可能是凶手。他倒下去很快就死亡了,我们紧急封锁了现场,除了我们几人之外没有人接近过案发现场。”
  “经过我们的勘察,发现前川的右边手臂上有个小小的针孔,针孔周围泛黑,疑似被毒针扎中。”
  柯南在一旁假装天真地补充:“可是好奇怪啊,为什么前川叔叔手臂上有被勒过的痕迹,就在针孔旁边,但是根本没发现勒住他手臂的东西啊。”
  阿新也举起翅膀,嘎嘎叫了两声,补充起来:“前川跟剧组里的人关系都不好,他死了这群人笑得可开心了!”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阿新的身上,千野优羽一把将阿新扯进怀里抱紧,生怕阿新等下被人给打破头。
  可是他忘了阿GIN还在他怀里,于是只听阿新又惨叫了一声,在千野优羽怀里扑腾起了翅膀。
  “优羽优羽,这只该死的白老鼠用牙签扎我屁股,你管管它呀呜呜呜!!!”
  千野优羽感觉一阵头大,阿GIN这个用牙签扎别人的习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他看阿新叫得实在是可怜,于是伸出手把阿GIN拎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腾出一只手来揉了揉阿新的屁股。
  “现在怎么样?”千野优羽有些无语地问道。
  “你揉屁股的技术一般。”阿新矜持地点评道。
  “啊啊啊,小兰姐姐,我突然肚子好痛,我要去上厕所上厕所!”柯南突然捂着屁股哎呀呀的叫了起来,然后火急火燎地朝着厕所的方向跑去。
  阿GIN抛了抛手里的牙签,从千野优羽的肩膀上跳下来,落在了阿伏的头上。
  阿GIN抬头看了阿赤一眼,阿赤瞥了一眼千野优羽怀里的某鹦鹉,点了点头。
  两只鼠鼠做了无声的交流,于是阿GIN驾驶着阿伏暂时离开了千野优羽的身边,它那双墨绿色的眼睛里满是不耐烦。
  --------------------
  作者有话要说:
  阿GIN:妈的烦死了,猎杀时刻到了!


第48章 (给初初的深水加更)
  这位叫做前川的演员, 虽然演技稀烂,但是那张脸是长得真不错,其实他从外形上来看就并不契合电影中男主演的样子, 他长了一张池面脸,或者说是长了张小白脸, 无论怎么看都跟剧本里蝇营狗苟的中年人沾不上半点干系。
  但他偏偏获得了这个角色, 而且稳稳当当,就连导演都没办法将他从剧组里赶走。
  目暮警官审视着自己面前的一排嫌疑人, 前川已经被法医带走了, 尸检结果也出来了, 他确实是死于那根扎进了手臂静脉的毒针。
  目前还不清楚剂量,也不确定到底多久会致人死亡,但可以确定的是, 最快一两分钟,最慢也不会超过半小时。
  现在站在目暮警官面前的就是警方审讯之后的嫌疑人们,分别是女主演冲野洋子, 副导演石坂由衣,制片人富田小明, 还有造型师山上未希。
  他们都是在半小时之内跟前川有过交流的嫌疑人。
  目暮警官审视了他们一会儿, 忍不住侧过头用手挡住脸,悄悄问旁边将人带过来的高木警官。
  “不是说嫌疑人全部都跟被害人有桃色传闻吗?怎么里面还有个男的?”
  目暮警官自以为小声, 但是他的声音完完全全传入了嫌疑人们耳中。富田小明顿时就怒了,大声斥责起目暮警官来:“现在已经什么时代了?怎么还会有你这种老古董?我要投诉你们东京警视厅!”
  富田小明毕竟是制片人,有钱,有钱就有人脉, 他的威胁还是非常有用的,至少目暮警官就乖乖地闭上了嘴, 他并不想因为这种简单的小事而让警视厅的名誉受损。
  如果被安上一个歧视的帽子,那他们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过要定一个人的罪,至少要先把凶器找出来吧,面前的四个嫌疑人都被搜过身了,身上什么都没有发现。
  目暮警官看了自从冲野洋子被当做嫌疑人之后就一直围绕在周围的毛利小五郎一眼,觉得这瘟神也有一点好,怎么说是曾经当过刑警的人呢,至少封锁现场做得很好,没有人从这个大厅离开过,也就杜绝了他们处理凶器的可能性。
  凶器一定还在这个屋子里,只是还没有被发现而已。
  那边侦探们在紧锣密鼓地找证据破案,这边千野优羽抱着阿赤躺在椅子上摆烂,他也不是不想帮忙,但是他知道,以自己那点可怜的脑细胞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在他身边,是跟他一起瘫在椅子上的冲矢昴,也不知道冲矢昴怎么回事,明明看起来对这个案件很有兴趣,却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半步都不离开。
  啊,一定是因为友情吧!千野优羽恍然大悟,看着冲矢昴的视线就变得感动了起来,他就知道,他在米花町交到的两个好朋友,昴君和透君都是大好人,他们也是真心把自己当做朋友的!
  千野优羽偏过头去,和躺在隔壁椅子上的冲矢昴对上了视线,冲矢昴似乎准备说点什么,但是千野优羽打断了他:“不用说了,我懂你的心意,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冲矢昴:“?”
  某隐姓埋名的FBI先生迷惑了,他跟在千野优羽身边只是想打探一下他的底细,他知道千野优羽是个很厉害的侦探,反正偷偷摸摸跟着也会被发现,还不如光明正大跟着。
  但是今天一路跟下来,冲矢昴是越跟越疑惑,他感觉千野优羽根本什么都没干,倒是他的小动物们四散开去了,本来跟着他有五只宠物,两只狗,两只鼠,还有一只鹦鹉。
  现在阿毛和毛利小五郎一起围着冲野洋子转圈圈,一人一狗的表情如出一辙,仿佛随时都要去咬旁边对冲野洋子投来怀疑目光的人一口。而阿GIN骑着阿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冲矢昴环视了一圈四周,确实没有找到这一鼠一狗的踪迹。
  倒是鹦鹉阿新跟个社交恐怖分子似的,满场飞,到处看,一下子在这里看看,一下子去那里看看,满嘴跑火车,总之没有一刻安静的时候。
  冲矢昴陷入了困惑,难道千野优羽有什么特殊的获取信息的方法吗?他养的这些宠物不止是内涵他们而已,而且还有更多的用处?比如说,做一些动物间谍之类的?
  想到这里,冲矢昴那双眯眯眼稍稍张开了一眼,他审视着千野优羽,似乎是在评估他的危险性,然而千野优羽怀里还抱着一只松鼠,漆黑的,带着针织帽的小松鼠趴在千野优羽的怀里,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冷冷地看着冲矢昴。
  冲矢昴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眼角,如果他张开眼睛的话,眼眶里的眼珠也是这种深沉的墨绿色。
  他下意识冲阿赤弯了弯嘴角,却收获了某松鼠从鼻子里发出的哼声。
  冲矢昴摸了摸鼻子,平静地收回了视线,但是眼角余光始终注意着千野优羽的动作。
  千野优羽将所有的小动物都派出去了,单单只留下阿赤是什么意思呢?是在警告他吗?冲矢昴难得地有些纠结,其实真要说起来,他觉得自己已经被千野优羽暗示得够多了,更何况每次见面这次松鼠都会向他展示一下自己帽子上的白色蝴蝶。
  这是什么意思?暗示自己卧底失败恢复FBI的身份,就像是毛毛虫变成蝴蝶一样吗?
  聪明人总是想得特别多,赤井秀一的脑筋急速转动着,越想越心惊,而旁边躺在椅子上的千野优羽根本没想那么多,他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着阿赤,一边掏出手机开始查看起阿新的资料。
  召唤出阿新之后他还没来得及查看手机呢,现在正好有空,他觉得阿新刚见面的推理有些地方说错了,比如说他只会玩手机这一点。
  那是因为他刚刚接手这家宠物店,如果按照这几天的忙碌程度去算以后的日子,那他可能以后根本就没有时间再去玩手机了。
  点开APP后,首页的任务栏改变了,【支线任务·星光之路(一)】已经完成了,现在任务栏里又刷新出了新的任务。
  【支线任务·星光之路(二)】
  任务描述:您的宠物成功通过了面试,这个结果是如此的理所当然,您丝毫不感到意外。可是意外总是会到来的,在拍摄电影期间,剧组竟然发生了命案,若是不直接找到凶手,说不定会影响到电影的拍摄,这种会影响到宠物星途的事是您所不允许的。凶手还在窃喜,殊不知聪明的您早就已经锁定了他。
  任务目标:找出凶手,不要让这件事影响到电影的拍摄进度。
  千野优羽甚至懒得打问号了,他早就习惯了任务里浮夸的用词。不过这个任务的目标是找出凶手,不过也没说让谁找出凶手,意思是只要找到了凶手,而且不影响电影的拍摄进度就算这个任务成功了吧。
  千野优羽动用了他的脑细胞思索了一下,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当前最优解就是摆烂。
  只要他开摆,躺在这里,凶手自有那些侦探去找;亚蒙导演对这部电影这么看重,想必也不会让电影的拍摄进度受到影响。
  那他只要躺赢就好了嘛,想通了这一切,千野优羽心满意足地点开了卡牌界面。
  此时他拥有的卡牌数量已经来到了6张,其中4张SSR角色卡,一张R级角色卡,还有一张道具卡。
  千野优羽挠了挠脸颊,总觉得自己好像太欧了一点,哈哈,幸运女神叛逆的孙子就是这么为所欲为。
  点开了新获得的阿新的角色卡,跳转到了详情界面,每张卡牌都有一段简短的介绍。
  【阿新是您最聪明的大脑,宠物店的福尔摩斯。
  阿新擅长推理,它的知识面非常广,或许其中大部分领域都不够深入,但是其广度如同大海一般(PS:会开飞机)。三观很正,为鸟正义,感情专一,但少年意气,不可一世,不顾及他人感受。(在把它下锅前请牢记三个知识点:您是它的主人,您是它的主人,熟读并背诵不气歌。)
  虽然人嫌狗憎,但是阿新也是一只充满了鸟格魅力的鹦鹉,或许会吸引一些不明真相的小动物的喜爱,如果发生了这种事,请您一定要开解这些可怜的小动物。
  重要提示:虽然阿新非常会说人话,甚至拥有绝对音感,但是请您千万不要让它唱歌,千万不要让它唱歌,千万不要让它唱歌(重要的事重复三遍),若它一定要唱歌,请您迅速用耳塞堵住耳朵,且离开它至少五百米远。】
  战力:C
  脑力:S+
  亲和力:B
  呃……千野优羽反复看了好几遍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