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啃起了鼠粮,似乎是一回生二回熟,阿赤现在已经能做到面不改色地蹭阿GIN的鼠粮吃了,也不知道它是怎么跟自己和解的,看起来胃口挺不错的。
  只不过阿GIN还是不让阿赤碰它的瓜子。
  千野优羽又去放零食的地方给阿GIN和阿赤开了袋美味坚果,给阿零开了袋玉米粒,又给每只宠物都倒上了宠物羊奶。
  总不能只让阿伏和阿毛吃好吃的新狗粮吧,大家都要吃得很棒才行。
  等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千野优羽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汗,感觉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宠物们都蹲在自己的地盘埋头苦吃,千野优羽也打开了包装袋,准备啃自己的第二个三明治,却突然听到阿伏和阿毛边吃边嘟嘟囔囔的声音。
  他有些纳闷,想起今天神奇海螺的次数还没有用过,干脆用神奇海螺听听它们在说什么。
  仔细一听,才发现它们都在重复同样的话。
  “太好吃了太好吃了!”
  真的有这么好吃吗?还是说——千野优羽看向了物品介绍:【狗吃了大叫太好吃了的美味狗粮】
  难道这美味狗粮的效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吗?狗吃了真的会大叫太好吃了。
  那【我家狗吃了连夜给我做了三菜一汤哭着让我吃点好的以后不要再买这么难吃的东西了的特营养狗粮】,吃了难道真的让狗子给他做三菜一汤吗?
  千野优羽的手蠢蠢欲动,但最后还是克制住了。
  家里没菜也没米,巧狗难为无米之炊啊,什么时候买了菜回来再试试吧。
  今天也快要过去了,千野优羽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他看着手里的神奇海螺,决定将今天的次数用完,反正这玩意是每天刷新的,如果不用的话这一天就等于浪费掉了。
  他先是走到阿GIN身边,用神奇海螺贴了贴阿GIN的身体,阿GIN停下了干饭的动作,抬起头来,用那双清凌凌的绿色眼睛看着他。
  耳边传来了清冷的声音:“我才是最重要的。”
  呜呜,阿GIN好可爱啊!
  千野优羽伸手将阿GIN捧起来,用力亲了一口再将害羞的阿GIN放回去,然后将神奇海螺贴上了阿赤的身体。
  阿赤的杏仁眼似乎是占了眼型的优势,看起来比阿GIN要灵动很多。
  尾音也是灵动的上挑:“要想想办法,让优羽更喜欢我才行。”
  我的天哪,怎么一只只的都这么可爱,千野优羽那颗老父亲的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又用力地亲了阿赤一口。将依依不舍的阿赤放回去后,他来到了阿零的身边。
  神奇海螺里的声音,阿零是听起来最少年意气的一个,跟它娇娇嗲嗲的叫声并不十分吻合,阿零一边嚼着玉米粒,一边小幅度地扭着屁股,嘴里哼哼唧唧的,似乎是在唱歌。
  “想要一个可以装钱的口袋,赚钱给优羽花。”
  啊,阿零是天使吧!理论上来说已经不是穷鬼了但是事实上还是穷鬼的千野优羽顿时感动了,他将阿零抱在怀里,分辨了一下五官,然后在那张小黑脸上狠狠地亲了几口。
  对于阿零说的想要用来装钱的小口袋,千野优羽也有了想法。
  虽然他可以说是一个家务废物,但是唯独对于缝缝补补这种事有些天分,他回到房间里,找出了一件自己的T恤,这件T恤还很新,买之后还没穿过两次。
  他拿出针线包,之前一直忘记去补充针线包,不过这次他回来的时候顺路买上了。
  给阿零量了量身体,千野优羽拿着T恤就开始刷刷刷动工,他的动作已经算是很快了,但是等完工的时候,月亮也已经高悬于天际了。
  阿毛已经在呼呼大睡了,阿伏安静地趴在自己的垫子上,似乎也进入了半梦半醒的境况。
  鼠鼠和小羊守在千野优羽身边,一边打闹一边看着他手里的针线翻动,等到终于完工了,千野优羽放下手里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的T恤,狠狠地伸了个懒腰。
  转头才发现几只小动物一直守在身边,他笑着一只摸了一下,然后将手里的小衣服展示给阿零看:“当当!这是我给阿零做的工作服,明天还要去送外卖的话可以穿上工作服再去,T恤很薄也不会不透气,我在这个位置缝了个口袋,可以用来放赚的钱哦~”
  阿零看起来愣愣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当即蹦蹦跳跳起来,看起来高兴坏了,它咩咩叫了两声,马上就要把小衣服穿上。
  千野优羽当然满足它,将蓝色的小衣服穿在了阿零的身上,衣服并不算特别合身,有一点点大,但是显得小羊更加娇小可爱了。
  阿零兴奋地蹦了蹦,再昂首挺胸地在地上走了两圈,又看向了千野优羽。
  千野优羽举起了大拇指:“阿零好帅呀!”
  “咩咩~”阿零叫了两声,然后跑了过来直接扑进了千野优羽的怀里,开始撒娇乱蹭起来。
  这可把阿GIN和阿赤给酸坏了,它们摸了摸自己的小帽子,又看了看阿零身上那么大一件衣服,顿时酸得不能自已。
  凭什么只有阿零这家伙有衣服穿啊,它们也想要啊!
  可惜阿零今天赚了钱,而且有非常正当的理由要了小衣服,优羽为了做这件小衣服也花了很长的时间。
  阿GIN和阿赤也不是那种不懂事的坏鼠鼠,它们收敛起那份路过的韩国人都惊呼好酸的酸味,决定等千野优羽有空的时候,它们也要想办法给自己赢得这么一件小衣服。
  全神贯注做事的时候还不觉得,等到小衣服缝好了,千野优羽才觉得肚子饿了,一个三明治根本没办法填饱肚子嘛,还好他还有一个。
  吃完了最后一个三明治,又跑去三楼洗了个澡,将自己弄得干干净净的,他不敢进宠物速干装置把自己弄干了,之前的蒲公英给他造成了一些心理阴影,所以又花了点时间把自己弄干。
  本来是想今晚就把卡给抽了,但是他一看时间,马上就是凌晨了,而抽卡可不是动动手指这么简单,毕竟抽出来的可是活生生的小动物,到时候还需要给小动物准备睡的地方,还需要跟小动物联络感情。
  今天实在是太晚了,还是明天早上起来抽卡吧。
  啊,又是超级忙碌的一天呢,千野优羽打了个哈欠,碰到枕头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43章
  第二天一早, 千野优羽是被羊咩咩给撞醒的,阿零仿佛一个第一天上幼稚园的小朋友,兴奋得蹦蹦跳跳。
  千野优羽睡眼朦胧地打了个哈欠, 坐了起来发了两分钟的呆,阿零叼着它的工作服跑到千野优羽面前, 轻轻地放在他的腿上, 然后整只羊钻进他怀里开始撒娇蹭蹭。
  阿GIN和阿赤双爪抱胸站在床头柜上,两张鼠鼠的脸上都写满了凝重, 它们两个互相争宠惯了, 也习惯了只有它们两个是最贴近优羽的, 现在突然杀出来一个竞争力极强的対手,顿时让鼠鼠们心生警惕。
  但是它们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从目前看来, 宠物店里确实是它们两个在吃干饭,而阿零已经主动打工赚钱了,还很心机的说这是为了优羽, 真是太有心机了!
  阿GIN有些烦躁地盯着阿零看,它现在觉得小羊也是全世界最讨厌的动物——想到这里它转头看了某松鼠一眼, 自觉地给最世界最讨厌的动物加了个后缀, 之一,果然, 这些黑漆漆的小动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么它可以做些什么呢?阿GIN陷入了沉思。
  而阿赤也愤愤不平地盯着阿零在看,它现在也觉得小羊很烦人了,明明以前它只讨厌仓鼠的。明明一开始它只需要卖卖萌,然后就可以快快乐乐地待在优羽身边了, 但是突然有只羊就卷起来了。
  现在这样显得它阿赤很没用啊!阿GIN自带房车,阿毛也要去拍电影赚钱了, 阿零这个心机羊就更别提了。糟了,优羽不会觉得它很好吃懒做吧,这可不行,它可是要成为这个宠物店最受优羽喜欢的宠物呢。
  这样想着,阿GIN和阿赤同时看向了千野优羽,而千野优羽手里拿着那件蓝色T恤改的工作服,他没有动作,整个人明显还有些发蒙。
  好在这个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千野优羽甩了甩头,清醒了过来,看着面前期待的小羊,他摸了摸阿零的身体,然后在阿零震惊的目光里,将工作服放到了一边。
  千野优羽安抚了一下阿零,看着阿零身上又长长了不少的毛毛,有些发愁,这个长度出去一定会被发现端倪的。
  但是阿零很排斥被剃毛,他还记得安室透强行把阿零给剃了,阿零记仇到如今的日子。
  千野优羽叹了口气:“阿零啊,爸爸跟你说件事,你千万不要害怕。”
  阿零脑袋一歪:“咩?”
  千野优羽:“你的毛又长长了,正常的小羊毛是不可能长这么快的,如果被坏人发现了,说不定会以研究为名把你捉走,那这样你就见不到爸爸了!”
  他把事情说得严重了一点,总之防范于未然嘛。
  阿零一听就慌了,小动物们从来不会怀疑千野优羽的话,它顿时眼泪汪汪地看着千野优羽,一副“怎么办呀怎么办呀”的样子,急得团团转起来。
  千野优羽:“其实解决办法也很简单,阿零啊,你也不想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対吗?”
  阿零肯定地重重点头。
  千野优羽:“所以,阿零啊,咱们再剃一次毛吧。”
  阿零顿时整只羊都僵住了,它左右看了看,试图找到一些支持,但是阿GIN和阿赤直接把眼睛挪开了,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它。
  虽然真的很不情愿被剃毛毛,但是阿零还是勇敢地点了点头。
  “等我一下哦。”见阿零答应了,千野优羽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随后冲进了卫生间进行了简单的洗漱。
  他的动作很快,抱着阿零来到一楼浴室的时候,他顺便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发现才凌晨5点。
  他可以理解阿零的心情,但是凌晨5点就兴奋起床的打工仔多少还是有点太卷了吧。
  将阿零放在了那种可移动的台面上,千野优羽拿出了宠物剃毛器,阿GIN和阿赤也不打算继续睡觉,蹲在千野优羽的头顶和肩膀上。
  阿GIN蹲在头顶其实还好,但是阿赤蹲在肩膀上多少有点影响他发挥了,千野优羽拿起宠物剃毛器的插头,递给了阿赤。
  “阿赤去帮忙插上插座吧。”
  阿赤唧唧叫了一声,乖乖地举着插头跑去找插孔了,阿GIN坐在千野优羽头顶,居高临下地看着阿零。
  阿零本来也没那么紧张,但是一抬头看着阿GIN那双冷酷无情的绿色豆豆眼,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阿赤的动作很快,它和阿GIN在宠物店的每个角落都打过架,早就摸清楚了宠物店的构造,可以说是比千野优羽対宠物店还要熟悉,哪里有插座这种小事情它一清二楚。
  千野优羽打开了手中的宠物剃毛器,打开的时候嗡嗡声吓得他手一抖。
  “阿零啊,你别紧张。”千野优羽将剃毛器朝着阿零的方向颤颤巍巍地怼过去。
  阿零:……
  虽然动作很颤抖,但是终于还是成功……勉强成功地给阿零把身上的毛毛给剃了。
  这时候就看出专业与否的重要性了,安室透给阿零剃的毛毛,又均匀又长短一致,而且那个长度非常合理,正好足够将小羊粉粉的皮肤给遮盖住,又清透又漂亮。
  而千野优羽剃出来的毛毛,只能说没有剃秃真是谢天谢地。
  好好的一只小羊,身上的毛毛此时看起来一些地方长一些地方短,还有些地方甚至盖不住它粉色的皮肤,千野优羽剃完毛后,自己满头是汗的看了一分钟,在小羊疑惑的咩声里,他赶紧把蓝色的小衣服给阿零穿上了。
  还好蓝色的工作服他做得很正经,可以将身体都给遮盖住,至少是将身上斑驳的毛给挡住了,不然真的很像斑秃,千野优羽根本不敢让阿零看到自己毛毛现在的样子,给它穿好衣服后就开始猛夸它穿衣服好看。
  阿零被千野优羽的马屁拍得晕头转向,顿时又开心了起来,虽然它总觉得那两只绿眼睛的讨厌老鼠好像在笑它,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它们肯定是在用笑容掩饰嫉妒吧。
  收拾了一下浴室,阿零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准备出门了,千野优羽看了下时间,才堪堪来到六点。
  六点波洛咖啡厅还没开门吧?阿零是要去虚空打工吗?
  虽然抱着这样的疑惑,但是阿零要出门,千野优羽还是把门打开了,然后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浅金发色男人。
  安室透手里正拿着手机,听到门开了,他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正好与千野优羽対上了视线。
  虽然是清晨六点,但是此时天色也已经亮了,安室透的淡紫色双眼里映出了千野优羽有些惊讶的脸,与此同时,千野优羽的手机响了起来。
  安室透赶紧按了一下自己的手机,铃声停下来,他露出了大大的笑脸,亲和力十足,举起手里的袋子递到千野优羽面前:“优羽,早上好,还没吃早饭吧,我给你做了饭团哦!”
  千野优羽:“呃……谢谢?”
  他一脸懵逼地接过饭团,耳边传来安室透清透的少年音,抱怨着自己日本菜非常不拿手,也不知道饭团好不好吃,但是方便外带的,他拿手的食物只有三明治而已,总不能一直只吃三明治一种食物吧。
  安室透一边抱怨,一边拿起了一个敞口斜挎包包给阿零背上,从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