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狗不容易的,公母这种小事,到时候用电脑技术给它合成一下,看起来不就是条公狗了吗?”
  合成技术是让你用来干这个的?
  好像还真是用来干这个的,千野优羽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
  别的电影拍摄场地是什么样的千野优羽并不清楚,但是现在这个电影拍摄场地看起来很适合小动物,随处可见有狗子需要的玩具、狗零食还有狗粮之类的东西。
  千野优羽带着几只小动物在摄影棚里穿行,左看右看,总觉得看什么都很稀奇。
  阿毛跟在冲野洋子身边,见千野优羽看过去还对着他挤眉弄眼,一副乐不思蜀的样子,冲野洋子在一边被它逗得一直在乐。
  阿伏乖乖地跟在千野优羽的身边,脸上戴着墨镜,一脸的沉默寡言模样,看起来非常沉稳。阿GIN坐在阿伏的头顶,两只耳朵中间,两只前爪环胸,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而阿赤趴在千野优羽的怀里,松鼠的小下巴放在千野优羽的手臂上,大大的尾巴一勾一勾的,几次碰到了千野优羽的下巴,有点痒痒的。
  千野优羽瞥了旁边守在载具上的阿GIN一眼,吹了吹阿赤的尾巴,在阿赤抬头看过来时,他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阿赤蹭了蹭千野优羽的手臂,在他怀里翻了个身,肚皮朝上整个松鼠躺在他的臂弯里,那双墨绿色的杏仁眼里充满了笑意。
  千野优羽发现自己越来越能看懂小动物们的情绪了,一开始觉得小动物们的表情都是一个样子,渐渐的能分辨出它们的表情来,现在甚至能看懂一点它们的眼神了。
  千野优羽觉得说不定哪天自己能不靠神奇海螺直接读懂它们要说的话也不一定。
  阿赤当然是故意的。
  如果是之前,阿GIN也待在优羽身上的话,那么优羽一定会要么将它们两个一起抱进怀里,要么就让它们各自待在他的肩膀上和头顶上。一般是不会只抱着一只鼠鼠的,如果只抱着一只的话,那只通常也是阿GIN。
  阿赤嫉妒死了,但阿赤不说,它只是默默地偷了阿GIN的车,让阿GIN像现在这样防备地守在阿伏身上,它不就可以完全霸占优羽的怀抱了吗?
  在优羽怀里又打了个滚,阿赤的大尾巴缠上了千野优羽的手腕,小小的脑袋也在千野优羽怀里蹭了蹭,换来了千野优羽带着笑意的注视。
  阿赤,你真棒!阿赤在心里夸了自己一句,它觉得自己可真是全世界最聪明的鼠鼠了。
  什么阿GIN不阿GIN的,傻子一个。
  “千野君,你过来一下!”副导演站在附近喊了一声,千野优羽闲逛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往那个方向走去,顺便腾出一只手来摸了摸阿GIN的小脑袋。
  阿GIN看起来还是很不高兴,在他摸摸头的时候,还会发出吱吱吱的抱怨声音,它一抱怨,千野优羽怀里的阿赤嘴里就发出了呜呜呜的可怜声音,那声音简直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阿GIN满意了一点,但还是蹲在阿伏的头上,现在防备的意味减少了一些,更多的似乎是在向阿赤炫耀自己有车,而它没有。
  千野优羽低头看了一眼一边发出可怜的声音,一边惬意摇着大尾巴的阿赤,又看了一眼雄赳赳气昂昂开车的阿GIN,顿时对阿GIN的未来产生了一丝担忧。
  阿GIN,以后在婚恋市场上肯定没有阿赤吃香吧。
  亚蒙导演看起来非常忙,他调度了半天,才有空看向刚刚走了过来的千野优羽,他有些羡慕地看着躺在千野优羽怀里的毛茸茸大松鼠,似乎很想上手rua一rua,但还是保持住了导演的气度。
  他招招手让人把阿毛叫过来,对千野优羽说道:“抱歉,因为我们的合同还没有签,所以我不能把剧本给你,只能给你讲一下我们现在要拍什么,我想拍一下三郎,啊,这是阿毛演的那个角色的名字,我想拍一下它在路边行走,躲躲藏藏,生怕被人看到的样子。”
  亚蒙导演的意思是让千野优羽来训练阿毛做出这样的表演,他的剧组里也有动物训练师,他也知道那些训练师会怎么做,无非就是食物诱导,或是用别的方式诱导小动物做出相应的动作。
  本以为千野优羽也一样,没想到千野优羽根本连将手里的松鼠放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低下头,对阿毛说道:“听清楚了吗?能演不?”
  在亚蒙导演震惊的眼神里,阿毛犹豫着点了点头。
  然后就开始不断NG,阿毛其实能理解剧本,只是它每当想表演出小可怜的样子来,总能看到冲野洋子站在旁边举起拳头冲它露出鼓励的表情来,然后阿毛就立刻开屏,那副样子跟小可怜差了十万八千里。
  “千野君,你有什么办法吗?”亚蒙导演皱紧了眉头,他觉得千野优羽的态度有点不行,阿毛只是只狗而已,他不去引导,而是让一条狗自由发挥,这不是很荒谬吗?
  千野优羽看出了亚蒙导演的意思,他抿了抿嘴,双手晃了晃怀里的大松鼠,又腾出一只手戳了戳坐在阿伏头上的阿GIN。
  他哪懂训练动物啊,托小动物聪明的福罢了,阿毛虽然不靠谱,但是阿GIN和阿赤都很靠谱啊,他蹲下去,抱着阿赤和阿GIN对视,轻声请求道:“阿GIN、阿赤,你们提醒一下阿毛,让它听听话吧。”
  表演场地内,正在跟冲野洋子眉来眼去(单方面)的阿毛脑门突然被一颗瓜子给砸中了,它猛地扭过头,愤怒地朝瓜子扔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千野优羽站在亚蒙导演身边,他怀里的大松鼠伸出小爪爪,划过自己的脖子,冲他比了个威胁的动作。
  而旁边戴着墨镜的黑色大狗头上蹲着一只小仓鼠,小仓鼠嘴里叼着颗瓜子,小爪爪里拿着一根牙签,正在上下抛动,哪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阿毛也能看清牙签上反射的寒光,那哪是牙签啊,简直是他的催命符。
  阿毛顿时老实了,它眼含热泪,缩了缩身体,生怕被两只鼠鼠再继续盯着,夹着尾巴顺着地上标出的标记走了过去。
  “好!过了!!!”亚蒙导演大叫一声。
  他赞赏地看向了千野优羽,伸出手狠狠地拍了拍千野优羽的肩膀,他准备说两句夸奖的话,反正夸人的话不要钱,如果以后继续让阿毛保持这样的演技,那他可真是赚大了。
  但就在他的手拍在千野优羽的肩膀上发出响声时,他突然觉得背后一凉,转头四处看了看,明明只有旁边的小动物们在看着他。亚蒙导演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是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了吧。


第38章
  “阿毛简直天生就是为电影而生的戏精狗!”
  又给阿毛拍了几个镜头, 亚蒙导演激动得像个刚上幼儿园的孩子,他想要握住千野优羽的手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但是千野优羽抱着一只大松鼠, 他犹豫了一下,悻悻地放弃了。
  但是他的手已经伸出来了, 就这么收回去显得很尴尬, 于是亚蒙导演的手在空中转了个弯,落在了阿伏的头上。
  可是当亚蒙导演的手刚落到阿伏头上时, 立刻像是被烫到了似的, “嗷!”地叫了一声, 然后猛地把手缩了回来。
  “怎么了?”千野优羽吓了一跳,赶紧探头过去看。
  亚蒙导演把手收回来,郁闷地甩了甩, 声音闷闷地:“没事,我忘了你的小仓鼠还站在大狗的头上呢,不小心被它手里的牙签扎了。”
  千野优羽低下头, 正好阿GIN也看了过来,对上了千野优羽的视线, 阿GIN若无其事的移开了眼神。
  好啊, 它果然是故意的,真是只记仇的小仓鼠。
  千野优羽有些想笑, 但是忍住了,他一脸正经的继续听亚蒙导演吹阿毛,只是腾出一只手轻轻摸了摸阿GIN的小脑袋。
  亚蒙导演已经把阿毛吹成了神狗降世,未来的大明星, 火遍全世界的super star。
  千野优羽随意点着头附和着,他斜眼看了一下正围在冲野洋子旁边撒娇卖蠢的阿毛, 觉得亚蒙导演这种搞艺术的多半有点疯,说出来的话不能尽信,就当他在rap吧。
  亚蒙导演又狠狠地吹了一通,这才进入了正题,搓着手提议道:“千野君,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把合同签了吧,如果不现在就把阿毛签了,我晚上睡觉都睡不着。”
  千野优羽想了想,觉得也可以,阿毛看起来也很喜欢这份工作,如果千野优羽不让它进剧组,它可能会气到把宠物店里的桌子给吃了。
  只是签合同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虽然亚蒙导演表现得很真诚,但到底两人认识还没有一天,总还是需要律师来帮忙把关的。
  千野优羽熟悉的律师……或许不该说熟悉,他从小到大打过交道的律师其实也就那么一位而已,就是大学毕业之后,给他带来了远房亲戚遗嘱的妃英理律师。
  他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了妃英理律师的名片,照着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
  其实他并没有在身上随身携带他人名片的习惯,除了妃英理律师,因为总觉得自己一个孤儿,突然继承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亲戚的遗产,虽然对方提供了很多证据证明了和他的血缘关系,但他总觉得不是很踏实。
  他不是心理学专业,无法准确判断自己的内心,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他将妃英理律师的名片放进了自己的钱包里,和银行卡之类的重要东西放在了一起。
  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接电话的是妃英理律师事务所的助理栗山绿,千野优羽记得她,当时妃英理给她送来遗嘱时,栗山小姐也在一边。
  不知道是不是做律师的都很聪明,记忆里也都很好的缘故,栗山小姐马上就想起了千野优羽,并且愉快的接受了千野优羽的委托。
  “好的,请将地址给我,我们马上安排人去您所在的地方。”
  亚蒙导演在旁边等待他打完了电话,期间一直用慈祥到让人头皮发麻的眼神看着阿毛,看得阿毛整条狗都警惕了起来,不过冲野洋子稍稍摸了摸它的头,就立刻把它的灵魂又给吸走了。
  等待律师前来还需要一点时间,亚蒙导演那边自然有人负责这个事情,他赞叹完了阿毛,又盯上了还窝在千野优羽怀里撒娇的阿赤,和一副冷酷模样站在阿伏头顶的阿GIN。
  阿GIN和阿赤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同时抬头朝亚蒙导演看去。
  十分钟后,亚蒙导演陷入了沉思,他坐在椅子上,拉了拉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千野优羽的衣襟,当千野优羽俯下身时,他凑到了千野优羽耳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小心,可能是因为那两只鼠鼠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有点离谱,他下意识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千野君,你能不能让它们两个动作慢一点,太快了,我们现在用的摄影机跟不上了。”
  千野优羽抿了抿嘴,也有些发愁。
  他当然知道阿GIN和阿赤的动作快啊,特别是打架的时候,快得连他都看不清。
  刚刚亚蒙导演说了,电影里还有几只宠物反派角色,本来是准备随便找几个凶恶的大狗来演的,但是看到阿GIN和阿赤打架的英姿之后,他改变主意了,觉得由两只鼠鼠来组成鼠鼠兄弟会,这样更加有节目效果。
  所以,亚蒙导演刚才的要求是,让阿GIN和阿赤像平常一样打架,只是这次在镜头下,他想要好好看一看两只鼠鼠的动作。
  千野优羽看了看还在啪啪啪打架的阿GIN的阿赤,其实平心而论,两只鼠鼠还是挺聪明的,现在打架的样子是它们收敛过很多的结果了,虽然看起来离谱,但也没超出人类想象极限。
  如果是在宠物店那种上天入地的打法,估计在场的人员就直接报警了。
  “阿GIN,阿赤。”千野优羽将两只手拢在嘴边,做成了一个喇叭的样子,大声喊了两只鼠鼠的名字。
  只见一黑一白两道影子刷的朝这边冲过来,然后两只鼠鼠一起扑进了千野优羽的怀里。
  千野优羽早在喊出它们名字的时候就暗暗吸了口气,脚下扎稳了马步,就算是这样也差点被两只鼠鼠炮弹一样的冲击力给冲翻在地上。
  好在他这个老父亲还是承受住了所有,千野优羽一边揉了揉胸口,一边亲昵地抱怨:“你们不要每次都这么大力,我只是个普通的体力废物而已,到时候吐血给你们看哦。”
  在这方面两只鼠鼠还是很懂事的,它们的耳朵往下一耷拉,动作非常整齐,一下子那种“我知错了,下次敢不敢看我记不记得吧”的气氛就出来了。它们讨好地蹭了蹭千野优羽的胸口,然后因为另外一只跟自己的动作完全一致而互相怒目而视。
  “好啦好啦,我也没怪你们。”千野优羽将两只鼠鼠举高,一只亲了一口,高挺的鼻梁将两只鼠鼠的帽子都给碰歪了。
  阿GIN愣了愣,伸出小爪爪将自己的黑色礼帽往下拉了拉,将整张小脸都挡了起来。而阿赤也愣了一下,抬起爪爪摸了摸自己的帽子,确定了一下小白蝴蝶的位置,一本正经地整理了一下,整只松鼠贴到千野优羽的脸上,眯着眼睛蹭起了他的脸颊。
  然后他的尾巴毛就被某仓鼠给狠狠地扯了一下。
  可能松鼠的尾巴毛跟人类的头发类似吧,至少阿赤看起来就挺痛的,它顿时怒了,跳起来对着阿GIN就是一个松鼠飞踢,阿GIN也不甘示弱,一个仓鼠升龙拳就原地起跳接住了阿赤那一脚,两只鼠鼠又开始砰砰砰地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