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只短毛柴犬, 但也明显不是一分钟可以吹干的。
  正好用来试试宠物速干装置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
  用毛巾给阿毛稍微擦了擦还在滴水的身体,千野优羽让阿毛走进了宠物速干装置里, 阿毛也不排斥, 趾高气昂地走了进去,眼角余光还看了阿零一眼, 然后翻了个白眼又收回了视线。
  阿毛已经决定了,以后这个宠物店里,它最讨厌的家伙就是这只欺软怕硬的羊咩咩了。
  明明是阿GIN和阿赤打的它,被剃毛也是自己作的, 而它阿毛不过是在旁边无辜地叫了两声,笑了一下而已, 居然被阿零追打了十分钟,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要不是阿零这家伙战力有S,它肯定要上去咬它一口。
  阿零顿时蹄子痒了,它蠢蠢欲动地刨了刨地面,阿毛赶紧一个冲刺冲进了宠物速干装置里,乖乖地蹲坐在里面。
  千野优羽想了想,关门前把刚刚给它擦毛的毛巾也扔进去了。
  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往里看,阿毛情绪良好,坐在里面的样子看起来十分从容,很好,看来宠物速干装置并不会让小动物感到害怕。
  千野优羽欣慰地点点头,然后按下了玻璃窗边上的红色按钮。
  透过玻璃窗看,阿毛迅速有了变化,本来湿漉漉的毛贴着身体,很快,这些毛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蓬了起来,等到宠物速干装置发出悦耳的蜂鸣声时,从玻璃窗看进去,阿毛的毛毛已经变得蓬松柔软了。
  打开了宠物速干装置,阿毛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出来,一张狗脸上满是得意,似乎因为自己第一个被洗澡而感到骄傲。
  千野优羽冲阿毛招招手,仔细翻看了一下它的毛毛,得出了结论:
  果然已经完全干透了,而且似乎比洗之前更加的柔软顺滑,也更加蓬松了,虽然阿毛是短毛狗勾,但是摸起来也有了那种按压棉花糖的感觉了。
  好棒啊!千野优羽从宠物速干装置里把阿毛的毛巾拿了出来,毛巾也已经干透了,而且比刚刚买到的时候感觉还要柔软。
  既然宠物速干装置这么好用,千野优羽迅速产生了一个想法,他要把店里的毛茸茸全部洗了。
  虽然说是说全部洗了,但是也只剩下了阿GIN、阿赤和阿伏,当然了,还有阿零,但是千野优羽觉得可以把阿零放到最后,因为它看起来好像很不喜欢洗澡。
  可怜的小羊已经很受伤了,就先由着它吧。
  在千野优羽的眼里,店里的小动物们无疑都是最乖的,他迟疑了一下,对安室透说道:“透君,你先跟阿零阿伏阿毛待在这里,我带阿GIN和阿赤去楼上洗个澡吧。”
  安室透歪了歪头,觉得有些奇怪:“在这里洗不是一样的吗?”
  千野优羽的眉头就皱了皱:“我记得你说过,你对鼠类生物有些过敏,所以……”
  安室透良好的记忆迅速帮他回想起来这一幕,没错,宠物养殖基地杀人事件的时候,他因为这两只鼠鼠实在是看起来太伤眼睛了,确实说过自己对鼠类生物过敏。
  他找补了一句:“是有一些过敏,不过不算严重。”
  不管严不严重,那可是过敏啊,千野优羽还是选择带着阿GIN和阿赤上楼去洗澡,不过在上去之前,他还是决定安抚一下可怜小羊的心灵。
  只是夸夸的话,他觉得对阿零还是有些愧疚,毕竟小羊有什么错呢?它装也只是为了撒娇而已啊。
  想了想,千野优羽拿出手机,走出浴室,来到安室透看不见的地方,打开商城,购买了一袋【小羊吃了蹦蹦跳跳扭屁股的跳跳玉米粒】,这玉米粒要2宠币一袋,很贵,想必也很好吃吧。
  购买了跳跳玉米粒后,千野优羽只剩下了4宠币,不过之前卖了一只金吉拉小赚了一笔,如果出去买狗粮和干草之类的东西的话,其实也足够他们使用好几个星期了。
  而且他还可以通过完成任务来获取宠币,新手任务他已经完成了好几个,几乎都是角色卡+5宠币,只有一次是道具卡。
  不知道进阶任务会有什么奖励。
  想到这里,他干脆返回主界面看了一眼。
  右上角的任务栏还是挂着【进阶任务·获得稳定货源】与【进阶任务·步入正轨(卖出五只宠物)】。
  看起来进阶任务确实要有难度一些,他暂时还没有完成一个进阶任务,新手任务已经完成了四个了。
  就在这时,主界面的任务栏当着他的面又刷新出了两个任务,其中一个是他已经熟悉的进阶任务,而另一个是从未见过的任务类型。
  【进阶任务·综合发展(开拓两项新业务)】
  任务描述:虽然您已经成功为自己的宠物商业王国开拓了一项新业务,但仅仅如此是无法让您满足的,您充满智慧的目光只会看往未知的方向,而那对于他人而言随时可能倾覆的未知之地,于您而言却如此的简单轻松,只因您的双眼已经将未来收入其中。
  【支线任务·星光之路(一)】
  任务描述:一切都在您的意料之中,您的宠物接到了一份面试通知,这很正常,不是吗?您对此充满了自信,并准备让您的宠物好好震惊一下那些没见识的人。总之,请让您的宠物通过面试吧。
  第一个进阶任务也算是预料之中吧,千野优羽已经发现了,所谓的进阶任务确实就是新手任务的进阶而已,既然自己开拓了一项新业务,那么进阶任务当然是让他开拓第二项、第三项。
  但是支线任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说之前的新手任务和进阶任务,无论是谁接手了宠物模拟器,这都是必须经历的任务。
  而支线任务不是,如果他在宠物养殖基地杀人事件里没有为动物爱护协会提供帮助的话,高桥就不会来给他发奖章,也不会将这个面试机会给他。
  换句话说,这个支线任务是他自己触发的,因人而异的任务。
  也不知道支线任务的奖励丰不丰厚,而且看标题【支线任务·星光之路(一)】是不是证明还有二、三、四,甚至更多。
  如果是这种任务链的话,还是比较麻烦的,而且不知道支线任务是像另外两种任务一样,只要完成就有奖励,还是完成全部任务、或者是任务失败了之后才发奖励。
  不过宠物店模拟器从来不会回答他这些问题,这就只是一个冷冰冰的模拟器而已,甚至连个智能AI引导都没有,显得又高科技又落后土狗的。
  更别提它是装在这么一支小小的,叙利亚战损版手机里的。
  看完了任务,其实也只是过去了不到一分钟而已,千野优羽四处看了看,安室透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浴室里没有出来,他赶紧将阿零的跳跳玉米粒释放了出来。
  2宠币,这是千野优羽买过的最贵的食物了,其他的,包括鼠鼠的美味坚果还有所有宠物都能喝的宠物羊奶在内,全部都是1宠币一种。
  好在跳跳玉米粒虽然卖2宠币这么贵,但是量还是蛮足的,拿到手里沉甸甸的一袋。
  跳跳玉米粒也跟美味坚果一样,是分开包装的,每袋看起来都是一只小羊的食量,总之非常贴心,又不会让别的跳跳玉米粒潮湿掉或是坏掉,也能让小羊随时享受美味。
  去找了一个宠物吃饭用的碗来,就当做阿零以后的专属食盘了,千野优羽将跳跳玉米粒拆了一袋倒了进去,然后将跳跳玉米粒和美味坚果、宠物羊奶之类的东西放在了一起。
  然后他端着碗来到了浴室,安室透正蹲在地上,迟疑地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小羊,但是阿零面对他的手,一直不肯过去,不肯过去就算了,还不停地跳脚,嘴里发出咩咩声。
  一听就是在骂人。
  安室透好像很喜欢阿零,锲而不舍地想要摸摸小羊的脑袋,阿赤在千野优羽的耳边嗤了一声,充满了嘲讽的意味。而阿GIN蹲在他的黑发间,对此并不发表意见。
  千野优羽见状又有些愧疚,毕竟是他让安室透帮忙把阿零给剃了的,但是阿零好像只讨厌上了安室透。
  于是他将装着跳跳玉米粒的碗递给了安室透,冲着安室透挤眉弄眼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可以用玉米粒来喂小羊,小羊很喜欢这个,一定会因为美味而跟他和好如初的。
  安室透心领神会,接过了装着跳跳玉米粒的碗。
  感觉他们很快就可以和好了呢,千野优羽放心了,他伸出手,将阿GIN和阿赤都拎了下来,放进怀里抱着,往三楼走去。
  阿GIN的毛毛本来就这么顺滑了,使用了宠物速干装置之后说不定滑得跟泥鳅似的。而阿赤就更别说了,这么蓬松的大尾巴,如果更加蓬松柔软,那摸起来得舒服成什么样啊。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第33章
  目送着千野优羽带着阿GIN和阿赤上了楼, 安室透捧着装玉米粒的碗,回头看了看身后。
  千野优羽在的时候他还不觉得,当他一个人跟这些宠物共处一室的时候他才发现, 阿伏是真的大。
  其实他自己也养了一只叫做哈罗的狗子,哈罗比阿毛还要小一点点, 就别说阿伏了。当自己一个人站在阿伏面前的时候, 总觉得下一秒阿伏就会狂性大发扑过来咬他。
  面对安室透的视线,阿伏戴着墨镜的脑袋歪了歪, 这一歪头给它增添了些许叫做憨厚的气质, 也让安室透紧绷的神经舒缓了下来。
  他不再跟阿伏对视, 而是选择在阿零面前蹲下来。
  要他来说,马普尔宠物店里的五只宠物,阿零是最可爱的, 阿毛的话勉勉强强吧,而另外三只简直是盯着久了都觉得污染眼睛的程度。
  但是阿零似乎因为剃毛的事情对他有些排斥,当他蹲下来时, 阿零却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两步。
  安室透笑了笑,觉得闹脾气的小羊也挺可爱的, 他晃了晃手里的碗, 玉米粒与碗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也让面前的小羊耳朵微微竖了起来。
  “想吃吗?美味的玉米粒哦。”他笑着伸出手放在空中。
  阿零显然很聪明, 它确实很讨厌这个剃了它毛的家伙,但是有玉米粒吃诶!这家伙不止剃了它的毛,还是很用力地把它按在地上剃的,很伤羊的自尊心, 但是这是好吃的玉米粒诶!
  小羊很快屈服于美食,小蹄子迈动间往前走了两步, 然后用自己全身上下唯一还算毛茸茸的地方蹭了蹭安室透的手心。
  安室透也不是什么魔鬼,见阿零这么上道,稍微rua了两下小羊的脑袋,在阿零耐心耗尽之前将手里的碗放在了阿零的面前:“吃吧。”
  阿零吃玉米粒的时候很可爱,还会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它好像真的很喜欢玉米粒,吃着吃着几只蹄子都不住地在地上蹦跶起来。
  这一幕看得安室透也露出了笑容来,或许是因为阿零实在是太可爱了,他总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很好,甚至很想……很想唱歌跳舞。
  当然了,这可是在千野优羽的宠物店,就算他再有这种冲动,也不能放纵自己真的去唱歌跳舞扭屁股……等等,怎么还有扭屁股?
  安室透陷入了极大的困惑之中,直到他看到面前的小羊开始有节奏地扭起了屁股来,他才找到了借口,肯定是阿零扭得太开心了,他才会也想跟着一起动。
  强烈的,想做点什么的欲望在安室透的心中冲撞,他的脑子里甚至已经响起了BGM,而且惊喜地发现阿零的舞步竟然跟他脑海里的BGM踩上了点,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安室透的脖子忍不住跟着BGM还有小羊跺脚扭屁股的动作一起动了起来,为了对抗自己越来越强烈的想要跳舞的欲望,他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于是安室透和颜悦色地看向了阿伏,笑眯眯地说道:“阿伏,我来帮你洗澡吧。”
  千野优羽抱着阿GIN和阿赤回到了起居室,找了几条毛巾就又抱着它们进了浴室。
  本来是准备洗洗两只鼠鼠就算了的,但是他突然抬头看到了镜子,镜子里的年轻人那头黑发看起来不算特别蓬松了,好像是出去露营了一天,有些脏了。
  反正一楼有安室透在,让他跟阿零多玩一会儿也没事吧,他跟透君是朋友,朋友嘛,就是要互相关照的啦。
  这样一想,千野优羽瞬间理直气壮了,他在洗手盆里放了一盆热水,然后将阿赤放了进去,自己也去打开了淋浴洗头洗澡一起了。
  作为一个男生,千野优羽自认洗澡速度还是很快的,他想着等他洗完了,阿赤应该也洗干净了,他可以很快地帮阿GIN也将身体洗干净,然后三个一起下去用宠物速干装置弄干。
  虽然他是个人,但是也没这个规定,人不能当宠物,是吧。
  但是想象是美好的,他一边走出淋浴间,一边擦头发,只要擦到让头发不再滴水就可以了,本以为出来之后会看到阿赤已经洗好澡了,而阿GIN乖乖排队等着洗澡这样的场景。
  结果他刚刚走出来,就被一捧水迎面浇在脸上,他赶紧用手里的毛巾擦了擦脸,发现两只鼠鼠正在打水架。
  至于为什么是打水架而不是打水仗呢,是因为它们真的就只是在水里打架而已,小小的洗手池被折磨得不停晃动,两只鼠鼠的身影在其中穿梭,时不时因为打痛了而发出吱吱唧唧的声音。
  千野优羽心痛地看着洗手盆,如果洗手池坏了,那就要花一大笔钱换新的,他有钱吗?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但是他肯定是缺钱的,如果可以的话,多余的钱他一分钱都不想花。
  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