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视频电话挂断了,沉痛的目光看向了阿零,他觉得小林医生说得非常有道理,就是不知道阿零会不会无法接受。
  人类也无法接受自己秃头吧,那小羊难道就能接受自己变成秃子吗?
  很明显,安室透也听到了千野优羽跟小林医生的对话,他的手还按在阿零的羊毛上,听到小林医生的话后,他明显感到手下的小羊羊躯一震,浑身绷紧,似乎发力想要从地上站起来。
  这下把安室透吓了一跳,他谨记着千野优羽的话,阿零疑似受伤了,可不能让它乱动,万一不小心让伤势加重了可怎么办啊。
  于是他手上用力,将阿零给牢牢控制在了地上。
  别说,安室透再次感叹,千野优羽把这些动物养得真好,阿零的力气真的好大,连他都需要很用力才能够将阿零按在地上。
  千野优羽见阿零还是躺在地上没有动,乖乖地接受着安室透的安抚,他看着那张小黑脸,脑海里脑补出了一张委委屈屈眼泪汪汪的小羊脸,不由得鼻子一酸。
  “阿零乖哦。”他安抚了一下阿零,对安室透感激地笑了笑,然后转身在店里翻找起了宠物剃毛器,他记得之前好像在一楼看见过,但不记得具体在哪个地方去了。
  “咩!!!”阿零挣扎了好半天,但是却被安室透牢牢地按在了地上,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像条濒死的鱼一样原地板了两下,它想到千野优羽刚才的话,一转头就是阿毛那张幸灾乐祸的狗脸,它终于绝望了,大声叫了起来,同时脸上落下了两滴清泪。
  千野优羽听到阿零的叫声,更加心疼了,呜呜可怜的阿零,平时都是轻声细语的叫,现在叫得这么大声,一定是很痛吧。
  这时,他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转过身看到阿赤举着剃毛器站在他面前,作为一只可爱的小松鼠,剃毛器几乎跟阿赤差不多大了。
  看来阿赤也对自己打伤了阿零的事心存愧疚吧,千野优羽这样想着,拿着剃毛器来到了阿零的身边,阿GIN也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主动拿起了剃毛器的插头,然后跑到一边的插座边插了上去。
  阿GIN也很懂事啊,千野优羽在心慌慌中感到了一丝欣慰。
  但是面对着阿零那身蓬松到不行的羊毛,千野优羽看了看手里的推子,又看了看阿零,再看了看身体一直很紧绷的安室透。
  作为一个干啥啥不会,吃啥啥不剩的应届大学男毕业生,他陷入了一种无从下手的境地。
  安室透为了按着阿零,袖子挽了上去,此时露出了一截黑亮的小臂,上面的肌肉线条非常漂亮,可能是因为天气热,而且店里没开空调的缘故,他的小臂上沁了细细一层汗珠。
  怎么说呢,看起来非常会干农活的样子。
  于是千野优羽抱着宠物剃毛器,有些期待地问道:“透君,你会给小羊剃毛吗?”
  --------------------
  作者有话要说:
  阿零:救……救救我!!!救救我!!!
  透子:它在求救,一定很痛吧,看来我得快点帮它把毛剃掉!


第31章 (100雷加更)
  这……安室透迟疑了一下, 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被千野优羽拿捏了,因为他还真会。
  作为一个十项全能选手,安室透在世界各地出任务, 每次都能完美地融入当地,也可以这么说, 他在世界各地出任务=他在世界各地打工。
  牧场当然也不例外, 他甚至还知道怎么挤牛奶,区区剃羊毛当然不在话下。
  但是他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听话, 千野优羽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这不是很给公安丢脸吗?
  但是听着手底下阿零凄惨的叫声, 被他强行压制住的身体甚至有些微微的发抖,一定很痛吧。
  安室透总是微微嘟起来的嘴巴扯成了一条直线,他瞥了千野优羽一眼, 没好气地接过了他手里的宠物剃毛器。
  “知道了,你来帮忙按住阿零,我好……”
  千野优羽听话地伸手按住了阿零, 安室透见状松开了手,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打开剃毛器。
  然而就在他松开手的一刹那, 阿零猛地翻身而起, 千野优羽完全没料到阿零的力气这么大,整个人被往后推了一下, 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见优羽摔倒了,本来准备夺路而逃的阿零犹豫了一下,就这一下,它立刻又被安室透给制服了。
  见状, 本来已经准备冲上去的阿GIN和阿赤收回了脚,两只鼠鼠继续蹲在旁边的桌子上, 兴高采烈地看戏。
  安室透一言难尽地看了千野优羽一眼,似乎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认命地叹了口气,他有些害怕压到阿零的伤处,所以用巧力将阿零固定在他两条腿中间,打开了剃毛器,剃毛器发出了嗡鸣声,朝着阿零的毛毛缓缓伸了出去。
  阿零拼命挣扎了一会儿,发现实在是挣不脱,它终于认识到了险恶的命运,悲痛地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它的毛毛离它而去的过程。
  其实像它这样的羊,到了夏天都会把毛毛剃掉的,因为羊毛太厚了,而羊又比较怕热。
  但是吧,它阿零可不是普通的羊咩咩,根本无需担心这样的问题,他的毛毛虽然厚重,但并不会像普通的羊一样一直生长,当长到最漂亮的时候,阿零身上的毛就会自动停止生长,它可以一直保持自己最漂亮的时刻。
  我恨这个拿推子的家伙!阿零闭着眼睛,恨恨地想着。
  它一边想,一边感觉身上渐渐地凉爽与轻松了起来,啊,果然夏天还是太热了啊,毛毛一直捂着还不觉得,现在感觉好凉快啊……
  不行!它不可以这么想!它现在可是秃了呀,它最引以为傲的舒服毛毛没有了,它肯定不可爱了,去勾引优羽来摸羊羊都会因为自卑而进行不下去了。
  阿零越想越难过,但是身体又很诚实,剃完毛实在是有点舒服。
  它的身体和灵魂开始了拉锯战,灵魂想要漂亮,但是身体想要舒服,它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彻底躺平了。
  安室透剃得很小心也很仔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手下的小羊,总是想要轻一点,有些担心它会被弄痛了。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感觉,但是他确实觉得,世界上的所有的小羊加起来都没有面前这一只招人喜欢,再联想一下这只小羊的名字,以及他的主人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才想到给小羊取这样的名字。
  他越想越心惊,千野优羽,真是个可怕的人,怕不是已经把他的喜好给摸透了吧。
  从安室透开始剃毛开始,千野优羽就紧张地蹲在旁边看,好在安室透看起来很熟练,动作也很快,从开始到结束比他想象中要快得多。阿零身上蓬松的羊毛一片一片地掉落下来,像是天上的云朵,又像是刚买回来的棉花糖,柔软地铺在地上。
  等到安室透用剃毛器小心翼翼地给阿零的小尾巴也修了修后,他终于宣布一切顺利,今天的小羊剃毛工程圆满完成。
  剃过毛的小羊,说实话也超可爱的,安室透很专业,并没有将毛剃到毛的根部,而是在小羊的皮肤上还留了薄薄的一层,那一层看起来格外的光滑,在灯光的映照下甚至微微泛着金色,打着卷地贴在皮肤上。
  完全变成另一种可爱了呢,之前是像只小团子一样的可爱,现在像只可爱的卷毛小狗。
  千野优羽这才发现,原来阿零是只空心小羊,之前显得胖全都是因为毛毛太蓬松了的缘故。
  只是那张小黑脸还是一如既往的黑,千野优羽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放弃了。
  算了,就当阿零是只头顶黑洞的可爱小羊好了。
  在安室透说了结束的一瞬间,千野优羽就开始打小林医生的视频电话,小林医生的电话接得也挺及时,看着千野优羽将摄像头对准了阿零,缓慢移动手机,试图让阿零无死角全身入镜。
  小林医生沉默了半天,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在用座机跟我视频吗?”
  千野优羽:“啊?”
  小林医生有点无语了:“刚才只是远看一眼还好,现在我才发现,你这破手机拍的根本看不清啊!你要不换个手机拍吧。”
  千野优羽也沉默了,他看了看自己手上亲戚留下的旧手机,外壳完完全全可以当得起一句复古叙利亚战损版,但是他答应过亲戚,自己会一直使用这支旧手机,更何况宠物店模拟器也在这个手机里。
  他沉思了一会儿,幽幽地看向了安室透:“透君,你想不想认识一个医术高超的宠物医生啊?”
  安室透最终还是加了小林医生的好友,用自己的最新款手机的摄像头,将阿零一寸一寸给小林医生看清楚。他觉得反正自己家养了只狗,如果真的是医术高超的宠物医生的话,加了反正他肯定不亏。
  小林医生盯着手机看了半天,在电话那头始终不出声,久到千野优羽出声询问:“小林医生?你看出来阿零哪里受伤了吗?”
  在千野优羽的催促下,小林医生的声音才纳闷地传了过来:“你这羊根本没受伤啊,傻逼吧,它明明活蹦乱跳的啊。”
  眼看着千野优羽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了,那只恐怖的仓鼠也跳到了他的肩膀上站着,那双墨绿色的豆豆眼闪烁着无机质般的冷光,小林医生选择了认怂,他讨好一笑:“我开玩笑的,我的意思是,阿零看起来很好,我是说,它会不会是装的不舒服呢?”
  小林医生的话简直冲破了千野优羽的认知极限,他震撼地看向了还躺在地上的阿零,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好像从阿零的姿势里看出了一丝生无可恋的味道。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还有神奇海螺在的嘛,正好安室透将宠物剃毛器的线卷了回去,正准备放回原位,暂时不在浴室里。
  他赶紧用神奇海螺贴了贴阿零,再放到耳边。
  清透的少年音从神奇海螺里传了出来:“讨厌老鼠,讨厌狗,我再也不装了,呜呜,剃了毛毛肯定好丑,我再也不是从前那只美羊羊了,优羽肯定不喜欢我了,但是剃了毛毛真的好轻松啊,啊——”
  声音有气无力的,到了最后甚至变成了无意义的叫声,阿零,听起来真的很崩溃啊。
  千野优羽顿时有些心情复杂,一方面对阿零居然真的是在装这件事感到震惊,因为在他心里,阿零一直都很乖,另一方面,他又对自己居然真的把没有受伤的无辜小羊毛给剃了这件事感到抱歉。
  好在阿零剃了毛毛似乎很舒服,在意的好像也只是外表的变化而已。
  “阿零还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小羊哦~”千野优羽开启了夸夸模式,狠狠地夸了夸躺在地上的小羊。
  阿零虽然还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但是耳朵渐渐竖起来了一点。
  见这一套有用,千野优羽继续夸奖道:“短毛的阿零也好可爱呀,小小的一只,太好看啦!”
  躺在地上的小羊翻身爬了起来,那张黑洞洞的脸对着千野优羽,脑袋歪了歪,大概是在表达疑问吧,类似于【你立字据!】
  千野优羽肯定地点点头,继续夸奖道:“是的是的,你没听错,短毛的小羊也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小羊哦~”
  于是阿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高兴了起来,蹦蹦跳跳地跑到千野优羽面前,临到了脚下之后,又变得爱装了起来,矜持地蹭了蹭优羽的小腿肚。
  安室透放好了宠物剃毛器,回来之后看到的就是恢复了元气,满屋子追杀阿毛的活泼小羊。
  “它好了?”安室透的声音里透出些许惊奇。
  “它装的。”千野优羽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向安室透抱怨起来:“你说为什么阿零这么爱演呢?明明很容易就会被拆穿不是吗?不过说起来它的演技确实不错,一开始连我都被骗过去了呢。可惜啊,哼哼,我总有办法确定它是不是在演戏。”
  安室透听得心惊肉跳的,他总觉得面前的黑发青年在内涵他,但是他又没有证据。面前的人好像什么都知道,但又微妙地总是表现出好像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来,神秘得很,不期然让他想起酒厂里某个谜语人。
  就是整天说着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的贝某人,他感觉这台词改改给千野优羽用也挺合适的。
  安室透觉得自己还是赶紧走比较好,再跟谜语人待久了,他怕自己会更加丧失判断力,但是在他告辞之前,却听到面前的人带着笑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透君,反正来都来了,帮我一起洗洗狗勾吧,好不好?”
  --------------------
  作者有话要说:
  透子: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但是我没有证据!


第32章
  安室透不明白, 他本来在波洛咖啡厅干得好好的,是抱着拯救世界的大无畏精神才过来的,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子呢?
  “透君, 冲一下这里。”千野优羽打好泡泡,给阿毛狠狠搓了搓澡, 然后指使着安室透用专用的花洒给阿毛冲一下。
  淅淅沥沥的水流将阿毛身上的泡泡带走, 适中的水温让阿毛惬意地眯起了眼睛,它在池子里伸了个懒腰, 狠狠地转动身体在池子里甩了甩水。
  好在池子四面都有挡着的地方, 饶是如此, 千野优羽的身体还是湿了一部分。
  因为阿零被剃了毛,本来心灵就非常脆弱了,如果这时候再把它捉来洗了, 不管怎么样都觉得有点太不人道了,好在还有阿毛在,虽然阿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