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这样,给长毛,或是体型大的动物吹干毛也是宠物洗澡中最痛苦的一环。
  小动物们明显对宠物速干装置也很有兴趣,阿GIN和阿赤跳到千野优羽的肩膀上,两双绿眸和他一样一动不动地从窗口往里看。
  而另外几只小动物受限于体型的问题,只能绕着千野优羽的脚踝打转,看着一人两鼠将门上的小玻璃窗给堵得严严实实的。
  一分钟的时间一到,宠物速干装置发出了悦耳的蜂鸣,千野优羽喔了一声,他其实不太看得出那条毛巾有什么变化,似乎是稍微蓬松了一点点?应该是干了吧。
  打开箱子门,他果然收获了一条蓬松柔软的干毛巾,毛巾是常温的,看起来这个宠物速干装置并不是靠热量来带走水分。
  似乎也不是靠风,因为从窗口处一直没看到毛巾有什么被风吹动的痕迹,那是靠什么来将毛巾弄干的呢?这也太神奇了吧。
  千野优羽稍微想了一下就将这个问题抛到脑后,他都可以从手机里抽出活生生的动物了,还在乎这点不科学?
  他马上想到宠物速干装置的新用法,这不比什么烘干机好用多了,可以用来弄干衣服。
  哼哼,既然他现在有了这么好用的宠物速干装置,给宠物洗澡不就可以安排上了么。
  千野优羽顿了一下,眼神隐晦地扫过了蹲在自己肩膀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两只鼠鼠,想了想还是默默摇头。
  阿GIN和阿赤挺爱干净的,就算没有这个东西,它们也时常洗澡。
  要不就……
  千野优羽的视线偷摸落在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还在傻乐的阿零身上,阿零的毛毛这么白,是需要好好洗洗啊。
  而且阿零这毛,可以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又密又厚,手感惊人的同时,想必也是很难干的,如今有了宠物速干装置,正好可以用来试验一下。
  千野优羽拎起阿GIN和阿赤,将两只鼠鼠一起放到了阿伏的背上,没注意到阿GIN震惊到好像遇到偷车怪的表情,他俯下身,蹲在了阿零的面前,和颜悦色地唤了一声。
  “阿零啊。”
  阿零小声“咩~”了一下,像是在回应他。
  这个声音又轻又软,让人听了像浮在云上,就像阿零的毛毛一样蓬松。
  哦,阿零可真是太可爱了!千野优羽的眼神漂移了一下,他几乎可以想象出来,此时阿零一定是眼巴巴地看着他,那双圆圆的眼睛因为疑问而睁得大大的。
  至于为什么是想象,当然是因为他看不清阿零的脸啊。
  想想马上就要洗这么可爱的小羊,还有点小期待。这样想着,千野优羽看向阿零的眼神就渐渐殷勤了起来。
  “阿零啊,你觉得身上难受不?”
  阿零不明所以,摇了摇头。
  “这样啊,那阿零,你想不想让自己变得香喷喷的呢?”
  阿零本来想摇头的,但是看着千野优羽莫名亮晶晶的眼睛,犹豫了一会儿,稍稍点了点头,然后,它就看到千野优羽的眼睛更亮了。
  “太好了阿零,我就知道你肯定想洗澡了!!!”
  马普尔宠物店里的宠物用品几乎是一应俱全,包括宠物沐浴露,从包装上的日期看来,至少在千野优羽接手这家店的半年前,这家店还是有在投入使用的。
  至少这个浴室是在投入使用的。
  千野优羽找出了通用的宠物沐浴露,满脸兴奋地看向了阿零。
  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式给宠物洗澡呢,怪兴奋的。
  跟千野优羽比起来,阿零显得那么的弱小无助又可怜,它缓缓后退了一步,天知道他听到洗澡两个字的时候心里有多震惊。
  对于毛很多很厚的小动物来说,它们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打湿毛,因为毛毛总是很难干,有时候外面干了,而里面还没有干,很容易捂出问题来。渐渐地,就算可以将毛完全弄干,很多小动物还是天然地抗拒洗澡。
  阿零就是其中之一,它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洗澡了!
  不行,它得跑!阿零那双看不见的眼睛里精光一闪,余光四下里扫了扫,宠物店里没有人和动物防备他,他很容易就从中找出了一条路线来。
  一边在脑子里画出了路线图,阿零一边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小步,它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千野优羽的身上,而千野优羽正在一边哼歌,一边将宠物沐浴露,毛巾之类的东西拿出来,然后去宠物浴室的池子里试水温。
  很好,就是现在!
  阿零猛地转过头,朝着马普尔宠物店的木门就冲了过去,它可以用自己的角把门锁打开,这对于它一只聪明的小羊来说很容易,至于跑出去之后嘛,它可以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
  如果优羽找不到它,肯定会为自己强迫它洗澡而感到内疚和痛苦吧,这样一来,它再突然出现,优羽肯定会惊喜到痛哭流涕,它要胡萝卜就给它买胡萝卜,要玉米粒就给它买玉米粒,而且再也不敢提洗澡的事情了吧!
  越想越觉得这计划靠谱,阿零的身体距离宠物店的实木大门越来越近了,它那张什么也看不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只有它自己知道的微笑。
  更近了更近了,它马上就可以冲出去了!阿零微微低下头,让额头一侧的卷曲羊角对准了门把手,它知道,只要自己微微一挑,这扇门就会被打开。
  啊,是自由的气息!我走了,但我还会回来的,等我回来了之后,我肯定就是宠物店里最受宠的小动物了!
  它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阿零没注意到的是,在它微微后退的时候,某仓鼠和某松鼠就盯上它了。
  两只鼠鼠一起蹲在阿伏的背上,阿GIN拍了拍阿伏的背,阿伏心领神会,三只一起在阿毛懵逼的视线里朝着阿零扑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阿零:!!!


第30章
  明天对千野优羽来说, 是个大日子。毕竟是要带阿伏和阿毛去参加电影的角色面试,这可是拍电影诶!
  本来是想给阿伏和阿毛洗了,然后让它们干干净净, 漂漂亮亮地去面试,但是阿伏实在是太大只了, 千野优羽不知道洗它要从何下手, 于是准备抓跟阿毛看起来差不多大,但是毛毛又多又蓬松的阿零练练手。
  一边哼着歌一边准备齐全了物品, 千野优羽来到小池子边, 试了试花洒的水温, 感觉很合适,于是转过身,准备招呼阿零过来洗澡。
  在千野优羽看来, 小动物们都这么乖,阿GIN和阿赤洗澡都很自觉,那么叫阿零过来洗个澡应该轻轻松松吧。
  他脸上挂着笑, 心情好还哼着歌,突然就被一声巨响给吓了一跳, 千野优羽猛然瞪大了眼睛, 赶紧看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然后他看到了,阿伏的头撞在木门上, 一副晕头转向的样子扑街在地上,而在它魁梧的身躯上,两只鼠鼠和一只小黑面羊正在打架。
  千野优羽第一次知道,原来小羊也可以这么灵活, 阿GIN和阿赤因为体型小一些的关系,更加灵活一些, 但是阿零身上的毛毛太浓密了,像一层天然的铠甲,挨打了跟洒洒水一样,它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可以当即低头用它的尖尖角去挑飞动手的鼠鼠。
  而两只鼠鼠也不是那么的齐心,不时互相下黑手,很快场面就变成了三只小动物的大混战。
  而在它们附近不远处,一只狗狗祟祟的柴犬探头探脑地在汪汪叫,那副表情,那副语气,让千野优羽立刻幻视它在旁边起哄。
  【打起来!扯他头发!扒他衣服!】
  为什么他只是去试了个水温的功夫,现场会变成这样啊?千野优羽整个人都呆滞了,他看了看阿毛,又看了看斗殴现场,然后跟阿伏对上了视线。
  阿伏那张掩盖在墨镜下的黑色狗脸看不清表情,但是千野优羽能够清楚的看到,墨镜下面流淌而下的那两行热泪。
  “停一下停一下,你们别打阿伏啦!”千野优羽大惊失色,赶紧叫了一声,试图阻止它们。
  其实之前他已经差不多渐渐习惯了阿伏每天无辜挨打的日子,但是那是两只鼠鼠打架波及了它,而现在不一样,现在还加了一只小羊,小羊的四个蹄子踩在身上,怎么想都觉得肯定比鼠鼠的小脚踩要疼得多吧。
  可惜的是,千野优羽连两只鼠鼠的战争都阻止不了,现在又加入了一只小羊,他的声音在其中更是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伏抱着头遭到三只小动物无情的践踏。
  呜呜呜,阿伏,你真是受苦了。
  抱着不管怎么说还是努力一下先的想法,千野优羽继续喊了两声。
  “住手,你们住手!不要再打了!”
  “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本来只是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想法,大不了之后给阿伏去波洛咖啡厅搞点烤肉安抚一下,但没想到这回居然真的有小动物听他的话了。
  眼见阿GIN和阿赤同时朝它袭来,阿零蹬蹄子的动作顿了一下,它的眼睛在任何人都看不见的地方转了一下,确认了一下它跟千野优羽的距离,然后故意调整了一下角度,用自己身上毛毛最厚的地方接下了阿GIN和阿赤的两鼠飞踢。
  于是千野优羽只见阿零乖乖听他的话停了下来,却在下一秒被两只鼠鼠踹飞,它发出了一声柔弱又千回百转的“咩~~~”,随后倒飞了出去,直接倒在了千野优羽的脚边。
  这可给千野优羽看傻了,他何曾想过故事居然是这么发展的呢?他赶紧俯下身,想要抱起阿零,但是阿零却弱弱地“咩~~~”了一声,声音又娇又虚,好像身体被掏空。
  千野优羽不敢动手了,万一小羊受了什么伤,他擅自搬动是不是会出事啊?
  就在千野优羽慌得一批的时候,马普尔宠物店的木门被敲响了。
  “笃笃笃。”
  这种时候会是谁敲门呢?千野优羽看了看自己店铺内的景象,当阿零倒地之后,阿GIN和阿赤也停下了打斗,两只鼠鼠一起呆呆地蹲在阿伏的背上,两双眼睛震撼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阿零。
  刚刚一直在起哄的阿毛见斗争平息了,也装出了一副正直的样子,目不斜视地蹲在地上,跟蹲军姿一样标准。
  于是千野优羽赶紧跑过去,让门边还在猛犬落泪的阿伏往旁边挪挪,然后他轻轻将宠物店的门打开了一条缝,如果是不重要的人,那就直接打发走。
  安室透的脸在门后显露了出来,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同时又不掩担忧,见千野优羽开门了,他轻声问道:“优羽君,我刚才听到你这边有很大的动静,是出什么事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作为一名前优秀公安,现优秀卧底兼职侦探兼职波洛咖啡厅打工仔兼职毛利小五郎大弟子。安室透一直以来都是那种兢兢业业工作的人,无论是什么工作他都可以完美完成,哪怕是当服务员去端盘子。
  但是今天他的工作却进行得很不顺利,他的听力非常敏锐,可以听到隔壁的宠物店一直发出让他感到心惊肉跳的声音,像是一群大猩猩在斗殴一样,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不会对这里产生什么危害。
  他是热爱这个国家和人民的,无论如何也不希望自己所在的地方出现什么大事,于是他向老板临时请了个假,跑到隔壁敲响了木门。
  其实安室透一直觉得,如果不是他做甜点好吃,波洛咖啡厅老板人又实在很不错的话,按照他的请假频率,可能老早就被开除了。
  木门在安室透眼前打开,露出了宠物店老板千野优羽的脸,他的皮肤很白,但此时却带着点没有血色一样的苍白。他从没想过,在他心里神秘得一批的千野优羽也会露出这样有些惊慌的表情。
  于是他情不自禁地询问,是否有事需要他的帮忙。
  需要,他可太需要人帮忙了,千野优羽猛地点头,一把将安室透拉进了马普尔宠物店里。
  “透君,阿零受伤了,你帮我照看一下它,我打电话问问小林医生该怎么办。”千野优羽把安室透拉到阿零身边,自己去一边拿为了给阿零洗澡而特意放到一边的手机。
  安室透人傻了,他看着在自己脚边躺着的黑脸小羊,身体有些僵硬,这只小羊的存在,无论怎么想他都觉得是千野优羽在内涵他,但是他没有证据。
  这只小羊受伤了吗?安室透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这羊脸黑得惊人,但是他总觉得自己好像知道它现在是什么表情,应该有点得意,又有些刻意装出来的柔弱吧。
  安室透蹲下来,轻轻摸了摸阿零的毛,脸上的表情渐渐柔和了起来,别说,千野优羽把这些小动物都养得很好呢,这毛真的很好摸。
  那边,千野优羽已经拨通了小林医生的视频电话,从背景里可以看出,小林医生的宠物诊所还是那么的门庭冷落,完全没有客人存在的迹象。
  听了千野优羽的描述,小林医生有些无奈:“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完全不能理解被仓鼠和松鼠一脚踢飞出去的小羊受了伤该怎么办这件事啊,真的会受伤吗?你是不是在拿我寻开心?”
  千野优羽急了,将镜头对准了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阿零,镜头移动间晃过了阿GIN和阿赤。
  小林医生:“等等,你的意思是小羊是被那只仓鼠打的吗?那也不至于啊,这样吧,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就把小羊的毛给剃了吧,我可以帮它好好看看哪里受伤了,现在这样什么都看不见啊。”
  千野优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