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样子,而阿伏的话,这么大还戴着墨镜的大黑犬,会不会被认为袭警啊。
  正好安室透今天要去波洛咖啡厅上班,所以就把阿伏和阿毛托给安室透照顾了。
  出了租车行,本来是准备查查公交车路线,坐公交车去警局的,但是一辆圆滚滚的粉色车子停在了他的面前,车窗落下,露出了冲矢昴那张笑眯眯的脸。
  “上车吧,带你一起去警局。”冲矢昴下巴朝后座点了点。
  千野优羽顿时感动得两眼泪汪汪:“昴君,你真是个好人!”
  抱着阿GIN和阿赤上了车,阿零自己跳了上来,千野优羽关上车门,突然产生了一点疑惑:“昴君,既然你自己有车,为什么去露营的时候还要挤上我的车呢?”
  冲矢昴面不改色,随口胡扯:“嗯,因为我很喜欢小动物,想跟小动物们一起坐车。”
  原来是这样吗?千野优羽恍然大悟,他把阿零抱起来,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然后为它扣好了安全带,笑得满面春风:“那就让阿零陪你一起开车吧。”
  冲矢昴转过头,跟阿零对视了一眼,说对视可能不合适,他感觉自己像是在注视深渊一般,然后深渊“咩”了一声,露出了粉色的舌头……
  他平静地收回了视线,好像那个掉san的人不是自己一样,从容地道谢:“谢谢你,优羽君,你真是体贴。”
  去警局的录笔录的流程简洁又高效,可能是因为案件太多了,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别的案件的关系人在排队,警察们看起来一副很忙碌的样子,刷刷刷几下给他们记录完毕了,就将他们请出了警局。
  千野优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了,他这才想起自己还要报警来着。
  但是抽屉里的窃听器忘记带了,没有证据警察也不好立案吧,只好等下次再带来了。
  冲矢昴笑着侧过头:“这很容易,对吧。”
  确实,千野优羽点点头,正准备说点什么,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于是他把怀里抱着的阿零放到冲矢昴手里,让他帮忙抱一下,自己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冲矢昴手臂伸得直直的,与其说是抱着阿零,不如说是双手举着阿零,并把它拿得远远的,他似乎对那张黑漆漆的脸有点过敏,但又忍不住总是去盯着。
  其实冲矢昴,或者说FBI王牌狙击手赤井秀一先生有点害怕这只羊,说害怕好像有点过了,但他确实对这只叫做阿零的羊观感复杂。
  不止是因为它这名字,主要是以他的眼力都有点难以看清这只羊的五官,这对于他一个顶级狙击手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甚至可以看清几百米外空中盘旋着的鸟类羽毛的纹路。
  但是只要跟这只羊的距离超过了一个度,他就无论如何也看不见这只羊的五官了,这无疑是有点恐怖的事情,他对自己的夜视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却在这只羊的身上遭遇了滑铁卢,内心不免有些许排斥。
  当然了,同时也有点好奇,他想,这或许是全世界最黑的东西了。
  冲矢昴对抗着自己想要去看清小羊脸的冲动,耳边传来了千野优羽打电话的声音,他似乎有些惊讶:“动物爱护协会?你们已经在我店门口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透子:摆烂一念起,顿觉天地宽。


第27章
  动物爱护协会的人?千野优羽挂断了电话, 有些纳闷,因为対方说已经在马普尔宠物店门口等着他了。
  他跟动物爱护协会的人唯一一次打交道,就是宠物养殖基地杀人事件那一次, 他打电话把宠物养殖基地给举报了。
  莫非是谁把他也给举报了?千野优羽眉头一皱,觉得应该也不至于, 毕竟他的店里说得好听点是挺干净的, 说难听点那就是家徒四壁。
  一家宠物店里一只能卖的宠物都没有,这不是家徒四壁什么是呢?更何况他除了没有能卖的宠物之外, 还没有钱, 这简直更惨了。
  冲矢昴见他挂断了电话, 伸直了手将阿零朝他递了过来,千野优羽刚准备伸手接过,手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冲矢昴只能眼睁睁看着対方朝他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又开始接电话。
  冲矢昴默默把手收了回来,视线快速瞟了一眼阿零,然后又被黑得一个战术后仰, 但是作为FBI的王牌,他拥有绝佳的意志力, 坚强地撑住了这波精神攻击, 继续直直地伸着手举着阿零,自己的视线左右漂移了半天, 还是落在了千野优羽的身上。
  千野优羽,真是个神秘的家伙,冲矢昴确定这个人知道很多,包括FBI和黑衣组织, 还有日本公安的事情,但是他不能确定千野优羽是不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他就是赤井秀一, 这个消息理论上来说只有那几个人知道而已。
  此时,他们两人站在宠物店门口,一个人头上和肩膀上都蹲着小动物,另一人直直伸着手臂举着一只黑脸小羊,每个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看他们几眼,甚至有人驻足一边拍起了照片。
  千野优羽再次挂断了电话,刚刚把电话挂断,面前就被怼了一只小黑脸,冲矢昴把阿零塞回他手里,好像觉得自己太急切了,掩饰性的推了推眼镜,这才恢复了平时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优羽君现在是要去哪呢?回去吗?”冲矢昴问道。
  千野优羽点点头,他不知道动物爱护协会的人来找他干什么,但是想到在网上看到的传闻,他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
  这可是世界上战斗力最强大的组织之一啊!
  冲矢昴看起来挺闲的,据说是放暑假了,开着那辆粉色的小车车几乎给千野优羽当起了专属司机。千野优羽有些愧疚,想起了冲矢昴说过的喜欢小动物的话,准备将阿零继续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陪他开车。
  但还没等他将阿零举起来,就被冲矢昴赶紧叫停了。
  “可是,昴君不是很喜欢小动物吗?”千野优羽歪着头,双手穿过阿零腋下,将它给整只羊举了起来。
  “嗯,其实是这样的,我喜欢狗。”冲矢昴紧急找了个别的借口,他实在是怕了阿零坐在他旁边了,总感觉旁边有个东西在源源不断地吸走所有的光线,这种想象让他很掉san。
  “原来你喜欢阿伏啊!”优羽恍然大悟,将手里的阿零放了下来。
  斯巴鲁360的后座说不上宽敞,但是坐一个人和一只小羊还是绰绰有余,千野优羽干脆把阿GIN和阿赤也从身上拿了下来,跟阿零放在一起,让它们三个都坐在自己旁边的位置,而他自己身体前倾,双手撑在前座的靠背上,跟冲矢昴聊起天来。
  千野优羽刚刚接到了新出医生的电话,两人闲聊了一会儿,他突然想到了在露营地的时候,冲矢昴那些反常的表现。他対冲矢昴的精神状态有些担忧,忍不住想要关心一下。
  “昴君。”千野优羽侧过头,准备旁敲侧击一下,他看着侧前方的冲矢昴,发现他五官的轮廓很深,于是决定从夸奖対方的外表开始,“昴君的五官很优越呢,普通霓虹人都不会有这么深刻的五官吧。”
  冲矢昴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他的表情不变敷衍了过去:“哈哈,是吗?”
  “是的呢。”千野优羽严格执行自己的対话方案,先从外表夸起,然后聊点日常里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后再状似不经意地提起自己真正想说的事情,这是他从电视剧里学来的対话方式,想必是很有用的吧。
  他再接再厉,继续说道:“昴君不会是混血吧,据说混血儿长得都很好看呢。”
  冲矢昴的表情毫无变化,像是做了个半永久眯眯眼一样:“优羽君,你真会开玩笑。”
  是在怀疑他在说客套话吗?这可不行,为了让冲矢昴相信他的夸奖发自真心,千野优羽又强调了一遍:“我是认真的。”
  他的语气比刚刚严肃了一些,透出了一种肯定的意味:“昴君要相信我哦。”
  冲矢昴抿了抿嘴,不再说话了。
  见冲矢昴终于相信他真挚的夸奖了,千野优羽松了口气,准备进行下一步,聊点日常里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不想冲矢昴突然一脚油门,他猛地往后一倒,之后背就粘在后背上几乎动不了了。
  “抱歉啊,优羽君,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做,只好开快点先把你送回家了。”冲矢昴的声音断断续续从前面传来,只因这辆慢吞吞的老爷车突然被开得氮气加速一般。
  千野优羽紧紧抓住了扶手,他赶紧转过头去看旁边的几只小动物,发现它们也好不到哪里去,阿GIN和阿赤死死地抓在了阿零的毛毛上,而阿零仗着身体稍微大一点,牢牢地卡在座位底下没有动弹。
  好像过去了几分钟,又好像过去了几个世纪,车子终于刷一声停在了波洛咖啡厅门口,千野优羽晕晕乎乎地瘫在座椅上,感觉旁边的门被拉开,他被人拍了拍肩膀,抬头就看到了冲矢昴有些担忧的表情。
  他张开嘴,说出了那句千野优羽已经完全熟悉了的台词:“优羽君,你没事吧?”
  不,我有事。
  千野优羽几乎躺尸,又在后座瘫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恢复了一点力气,开门下了车。
  冲矢昴跟身后有狗追一样,等千野优羽下了车就刷一声开车走了,连再见都说得那么的不真诚,他这种表现也让千野优羽更加确定了。昴君,肯定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正常人不可能这么多变的吧?
  小动物们倒是比他强得多,停下车就可以活蹦乱跳了,千野优羽没有力气抱他们了,只能任由几小只在地上蹦蹦跳跳的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动物们身上安装了什么雷达,千野优羽下车时,发现阿伏已经等在路边了,而在他的身边,蹲着明显酒还没醒,一副垂头丧气模样的阿毛。
  阿GIN跳到了阿伏的头上,驾驶着阿伏走过来给了千野优羽一个支撑,让他走路没这么费劲。
  阿赤左看右看,发现只有它一只可爱的小鼠鼠是要靠自己在地上行走,这让他很不满,凭什么阿GIN可以有阿伏骑,它却只能走路啊!一定要督促优羽好好完成任务,早点给他弄到一张道具卡,让他把自己的载具抽出来,阿卡才不会比阿伏差呢!
  不过现在嘛,哼哼。
  阿赤的目光盯上了走路的时候像个白团子在地上滚一样的阿零,阿零屁颠屁颠地跟在千野优羽身后,根本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直到它感觉自己的背一重。
  费劲地扭过头,发现那只讨人厌的、该死的松鼠居然敢骑在它的背上,那身黑色的、肮脏的毛毛和他雪白的毛混在一起,让羊感觉非常辣眼睛。
  阿零顿时怒了,它咩咩叫了几声,但是小羊脏话対阿赤根本没用,它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继续蹲在阿零的背上,还用挑衅的目光看着阿GIN。
  哼,你有阿伏又怎么样,阿伏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载具罢了,它可是骑着SSR的鼠鼠!
  阿GIN看弱智一样看了阿赤几眼,收回视线继续将注意力放在千野优羽身上,小心地操纵着阿伏跟在他身边,生怕他不小心摔倒了。
  千野优羽终于走到了马普尔宠物店门前,短短十几米的路他仿佛走了一年,现在还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他发誓,以后如果再坐冲矢昴的车,他就是傻子。
  掏钥匙开门的时候,身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千野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千野优羽侧过头看去,旁边站着一个非常眼熟的男人,他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啊,这不是那个……那个……
  “我是动物爱护协会的工作人员,你叫我高桥就行。”男人笑了笑,犀利的目光看向了摇摇晃晃跟在他身边的阿毛,这让他的笑容都染上了几分杀气,“您应该知道吧,狗是不能喝酒的,让狗喝酒,这是毫无疑问的虐待动物行为。”
  対杀气特别敏感的小动物们猛地将目光聚焦到了这个自称高桥的男人身上,阿GIN坐在阿伏的耳朵间,轻轻拍了拍阿伏的耳朵,阿伏微微俯下身,稍稍字龇了龇牙,锃光瓦亮的牙齿在阳光下却闪烁着寒冷的光。
  还在较劲的阿赤和阿零也停了下来,阿零五官漆黑,完全看不清它的目光在看哪里,额边的尖角闪闪发光。阿赤的视线定格在高桥的脑门上,似乎在想着什么血腥的主意。
  安室透从波洛咖啡厅出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一个男人脸带杀气地看着千野优羽,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危险所包围,安室透,或者说日本公安降谷零先生沉默了一下,那颗为国为民的心脏差点停跳了。
  这个人,在找死吗?不要死在他门口啊,这样显得他很不敬业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透子:别死我家门口啊!


第28章
  “优羽君, 真是抱歉,刚刚我没看好阿毛。”
  就在千野优羽跟这个叫做高桥的男人对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时, 安室透的声音像天使一样响起,千野优羽一个猛回头, 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安室透。
  安室透视线扫过一副“发生甚么事了”的表情蹲在千野优羽腿边, 一脸醉态的阿毛,又看了看自称高桥的男人。
  安室透的记忆里一直很好, 至少是比某银发杀手的记忆力好得多, 他清清楚楚地记得, 这个浑然不知自己要糟的男人,他曾经在宠物养殖基地见过,这是动物爱护协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