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干脆两只手都用上了,狠狠地将阿零rua了一遍。
  千野优羽打了个哈欠,看了一会儿冲矢昴摸羊,又转过头去,打算跟大伙打个招呼,却发现安室透的表情有些微妙。
  “透君,发生什么事了吗?”千野优羽有些担心,自从他认识安室透后,好像时常有担心这种情绪在,因为安室透确实总是露出那种……让人容易担心的表情来。
  而且脸色也常常不太好的样子。
  “没事。”安室透抿了下嘴唇,也走到千野优羽的另一边坐了下来,阿零在冲矢昴那边,而安室透这边面对的,就是蹲在千野优羽肩膀上的阿赤。
  他们回来之后,千野优羽坐直了身体,阿赤就跳到了他的肩膀上,而阿GIN也爬到他蓬松的黑发间窝着,一副不理天下事的孤高冷傲状态。
  安室透似乎有话要说,要说他们这些米花人就是这点奇怪,总是一副欲说还休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当千野优羽问起来,他们又会摇摇头说没事。
  真是一种奇怪的习惯,莫非这是米花人之间特殊的交流礼节吗?
  作为一个乱入的外地人,千野优羽并不打算掌握这项礼节,他不喜欢谜语人,于是直截了当地又问了一遍:“透君,是有什么事想问我吗?”
  这回安室透舍得回答了,他犹犹豫豫地指着在另一边享受冲矢昴手指按摩的阿零,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他还以为安室透犹豫半天是想问什么呢,原来是想问阿零的名字啊?难道问一只小羊的名字是什么很不礼貌的行为吗?千野优羽想不通,但还是愉快地回答了安室透的问题:“它叫做阿零(rei),是不是很可爱!”
  安室透的表情更复杂了,他看了看阿零,又看了看千野优羽,然后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是很可爱,你为什么想到给它取名字叫阿零呢?”
  这话问得很有水平,千野优羽也不知道为什么啊,这个问题该问问他的手机,但很显然,宠物店模拟器并不提供回答问题的服务。
  他只好啊哈哈笑着打了个哈哈,随口胡扯:“哈哈,你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吗?那也可以给它取个外号嘛,就叫……zero,你觉得怎么样?……咦,透君,你看起来好像有点不舒服?”
  安室透定定地看着千野优羽,眼神里带着些探究的意味,然后他垂下视线,跟千野优羽肩膀上的阿赤对上了目光,鬼使神差的,他伸出手戳了戳阿赤的脑袋。
  坐在千野优羽另一边的冲矢昴“嗯?”了一声,千野优羽回过头,看到冲矢昴捂着脑袋,一脸的困惑。
  好像自从搬来米花町之后,他问得最多的话就是这个了,千野优羽一边在内心吐槽,一边担忧地问道:“昴君,你没事吧?”
  冲矢昴摇摇头,但是表情凝重,他掏出手机啪啪啪快速打了些字发了出去,因为并没有瞒着千野优羽,他不小心瞟到了一眼,似乎是在给他的心理医生发自己新的症状过去……
  坏了,昴君不会真的脑子有问题吧?千野优羽的视线自认为隐蔽地扫过了冲矢昴的脑门,不过没关系的,就算昴君脑子有问题,他和昴君很聊得来,他还是很愿意和昴君做朋友的。
  当然了,他也很愿意和安室透做朋友,透君也是个很好的人。
  他自认自己也是个好人,好人跟好人做朋友简直天经地义嘛!
  这样一来,他在米花町就有两个好朋友了,虽然两个好朋友看起来好像身体都不是很好的样子,动不动就脸色大变,还总是闷葫芦一样把话埋在心里。
  不过没关系,朋友就是要包容对方的缺点,而且适当的交流会增进友情指数。
  于是千野优羽从口袋里掏出那一把奇怪的金属“纽扣”,捧着手心里展示给两个朋友看,问道:“昴君,透君,你们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吗?”
  他有些苦恼地歪着头:“这是从我的帐篷里发现的,以前也在家里发现过类似的东西,真是奇怪。”
  他也不指望安室透和冲矢昴马上给出答案,毕竟侦探也不是什么都懂的嘛,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安室透和冲矢昴的脸色确实都不太好。
  下次介绍他们去新出医生那里看看吧,他记得新出医生说过,自己以前可是东都医大的第一名呢,想必医术也很高超吧。
  他们都没有回答千野优羽的话,应该是不知道答案吧,于是千野优羽打算去问一问毛利小五郎,作为名侦探中的名侦探,著名的毛利小五郎想必知识储备量也很足吧,但是还没等千野优羽站起来,那边柯南在小兰的帮助下洗好了手,也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他过来时正好撞见了千野优羽手里捧着这么多“纽扣”,顿时瞳孔地震,脱口而出:“怎么这么多?”
  看起来好像柯南知道点什么?千野优羽又坐回去了,不用去问毛利侦探当然最好了,他现在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想来也不是很可靠了,更何况阿毛跟他混在一起,也是一副酒鬼的模样了。
  他怕自己过去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万一把阿毛给揍了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纠纷。
  因为毛利小五郎正在逢人就说阿毛是他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柯南,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千野优羽问道,冲柯南示意了一下自己手里捧着的“纽扣”。
  柯南本来跑过来的动作顿时一个急刹车止住了,他满脸的天真,声音又变成了那种装出来的甜腻腻的腔调:“啊咧咧,看起来好像纽扣哦,千野哥哥是准备用这些纽扣来缝衣服吗?”
  “看来你也不知道,那我还是去问问毛利先生吧。”千野优羽有些失望,还是决定去问问那边的酒鬼,他决定目不斜视,只要不去看阿毛,那么他的手就不会痒。
  似乎去问毛利侦探这个词触动了什么禁忌点,柯南沮丧地垂下头,干脆承认了下来:“千野哥哥,对不起啦,不然毛利叔叔肯定会揍我的。”
  他像一个做错事的真正的小学生一样,对着手指,委屈地道歉:“其实那个,是我从阿笠博士那里拿到的窃听器,我觉得好玩,就偷偷地在每个帐篷都安上了,如果毛利叔叔知道了,肯定会揍我的。”
  窃听器?千野优羽怔怔地看着手里的“纽扣”,这些窃听器上,每一颗上面都印着深深的牙印,一看就知道肯定报废了,但是……
  “这几种看起来都不一样,全部都是你放的吗?”千野优羽还有些怀疑。
  但是柯南点点头,那双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无邪的童真,让千野优羽觉得怀疑他的自己简直十恶不赦。
  或许是那个叫做阿笠博士的人做了好几种不同的窃听器吧。
  等等,如果这次窃听器是柯南放在他帐篷里的,那么他第一天来到马普尔宠物店,就在床上发现的那些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是将宠物店送给他的好心亲戚在的时候就有的吗?是好心亲戚的仇家?
  可是马普尔宠物店是遗物,他那个好心的亲戚已经去世了,那么安装窃听器的人知道这件事吗?他会不会有危险呢?
  千野优羽突然开始担心起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并决定向警察反应一下这件事情,他记得上次找到的窃听器他还放在房间的抽屉里,正好这次回去需要去警察局做笔录,他顺便去报个警吧。
  --------------------
  作者有话要说:
  透子/猫哥(对柯南):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第26章
  露营的夜晚总是与星星脱不了干系, 大家坐在帐篷外,抬头看远离了城市灯光后的纯净星空。
  白天阳光明媚,晚上也没有云层掩盖, 一条星河横贯天空,美不胜收。
  千野优羽背靠着阿伏, 怀里抱着阿零, 阿GIN坐在他的头顶上,而阿赤蹲坐在他的肩膀上, 连阿毛都短暂地跑回来在他脚边蹭了蹭。
  当然了, 待不到十分钟, 阿毛又跑去它的好兄弟毛利小五郎那边了。因为毛利小五郎说这么美好的夜晚怎么能没有酒呢?就逮着阿毛一起对酌起来了。
  但是再好的风景,看久了也是会走神的,千野优羽远远地看着阿毛跟毛利小五郎一起快乐喝酒的样子, 产生了一些担心,虽说阿毛不是普通的柴犬,但是喝多了酒会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啊。
  他忍不住掏出手机, 打开了宠物店模拟器。
  其实只要不现场抽卡购物什么的,宠物店模拟器看起来也就是一个简陋的APP而已, 就算被别人看到了, 也不需要担心。
  就算有人问也很好解释,他使用的这个亲戚的旧手机, 旧成这样了,想玩点游戏也只能运行这种界面简陋的文字游戏了吧。
  他点开了【我的卡牌】里面是自己有的几只宠物的样子,然后他点开了阿毛的卡牌,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想看看上面有没有提到阿毛喝酒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但是他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也没见到有相关的信息。
  准备把手机关上时, 千野优羽突然发现自己旁边凑了两个人,一金一粉两个脑袋和他凑得很近,正在专注地看着他的手机界面。
  虽然也没有要遮遮掩掩的意思,但是被这么看着还是让千野优羽下意识把手机收了起来:“你们在干什么?”
  安室透若无其事地把头收了回去,一点偷看别人手机被抓包的愧疚都没有,反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你是在给宠物店的动物们制作卡片吗?”
  对于霓虹这个国家来说,二次元简直国民元素拉满,给店里的人气角色制作卡片之类的周边,其实也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安室透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之处。
  对于千野优羽的身份,他决定短时间内不去打探了,反正刚刚才被威胁过,如果千野优羽这家伙对他有什么恶意的话,只要把他的身份捅到组织那里,他马上就性命堪忧。
  他可不认为某个跟仓鼠同名的家伙会放过他。
  好在就从目前来看,千野优羽这家伙似乎只是恶趣味而已,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打算,但只要不危害到他,危害到这个国家,他决定还是暂时不要去管了。
  只要有了摆烂的念头,突然觉得空气也清新了,星星也亮了,连小动物都变得可爱了。
  他甚至积极开始出谋划策,指着阿赤向千野优羽建议道:“有时候,一张数值低得离谱的卡也会让人产生收集欲,而且也能起到很好的宣传效果呢,我建议就是它吧,智力E,小小的弱智也很可爱哦。”
  千野优羽哈哈笑了一声,敷衍了过去,转过头却看到冲矢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见千野优羽看过来,他脸上也带上了一些真心实意的笑意,伸出手想要摸一摸阿零的小黑脸,却在手指伸过去之后突然消失了一截。
  千野优羽顿时瞪大了双眼,仔细一看才发现阿零这家伙张开嘴咬别人手指,只是那脸太黑了,像手指突然被黑暗吞噬了一样恐怖。
  冲矢昴保持着微笑,将手指扯回来用纸巾擦了擦,慢条斯理地建议道:“我还是喜欢数值高一些,不如给这只羊设定为伪装S和演技S吧,很符合它的特点,不是吗?”
  伪装?伪装什么?伪装五官吗?
  千野优羽蒙混过关,好在两人也不是真要他把数值改成那样,几人又聊了一会儿,各自回了帐篷。
  阿毛这种时候倒是知道回来睡觉了,可能是因为毛利小五郎那个帐篷虽然是最大的,但是里面挤了三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它一只柴犬挤在中间可以说是苟延残喘了。
  但是千野优羽也不欢迎阿毛进帐篷,虽然帐篷里是有它的位置,但是阿毛满身的酒气,很难闻。
  所以阿毛只能委委屈屈地一边打着嗝,一边钻出帐篷,缩在就算是三更半夜也戴着墨镜的阿伏肚皮下,蜷成一小团入睡了。
  阿伏在帐篷外睡倒完全是出于自愿,虽然帐篷里也有它的位置,但是作为一只忠诚勇敢又可爱的大狗狗,它觉得自己有必要为大哥和优羽守夜,就由它来守护大家的睡眠吧!
  一夜无梦。
  大家原本的计划就是过了一夜之后就回家,早起回去的话还能赶得上吃早饭。因为食材只带了昨天的,像是烤肉之类的食材,总不能在已经渐渐热起来的天气里,在户外放一整晚吧。
  将帐篷拆掉堆进车里,回去的时候众人还是跟来的时候一样,冲矢昴和安室透挤在了千野优羽租来的车上,他们准备先回家,收拾好东西之后再去警局。
  安室透坐在副驾驶,抱着阿毛向千野优羽解说着去警局的注意事项,这是千野优羽主动要求的,虽然他觉得这种事没什么好说的,去警局不是跟回家一样自然吗?哪个米花市民一年内不会进个十次八次警局呢?
  无论是作为目击证人还是别的,甚至是作为人质进去记笔录也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千野优羽要装,他也懒得拆穿,真的认认真真给他讲解了起来。
  坐在后座的冲矢昴也时不时做点补充,千野优羽一一认真记下了。
  作为一个普通的应届大学毕业生,他真的从来没有进过警察局。但是自从搬到了米花町,三五不时地就遇到案子,这才几天的时间,他已经遇到了两次杀人案了,早点熟悉去警局或许也是他成熟的标志吧。
  千野优羽想,他很快就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米花市民了。
  先回家,将帐篷之类的东西搬回了店里,然后开车去租车行退了车,这回他没有带上阿伏和阿毛,阿毛喝多了,在车上时就一副昏昏欲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