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千野优羽过来,正在勘察现场的柯南,安室透,冲矢昴都同时转过头盯着他,看得他的头上渐渐冒出了一个问号,这些人才又同时将视线收了回去,继续对着现场左看右看。
  千野优羽见大家都有事干,而且个个都一副很可靠的样子,他小心翼翼地往外挪了几步,有些紧张地把手插进兜里。
  只要把手放进口袋里,就不会有人发现他的手在微微发抖,当然了,是被吓的。
  但是手伸进口袋里之后,他突然摸到了两个小盒子,拿出来一看,这不是早上从商城买的【鼠鼠吃了心花怒放的美味坚果包】嘛。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千野优羽把美味坚果包拿了出来,撕开包装,抱着两只鼠鼠喂它们吃。
  商城出品的东西还是挺可靠的,说了是美味坚果包,似乎真的很美味,至少阿GIN和阿赤吃了之后,肉眼可见地高兴了起来,甚至连偶尔的对视间都没有那种咻咻咻眼刀乱飞的感觉了。
  刚刚两只鼠鼠打了很久的架,看起来是体力消耗了很多有些饿了,它们吃完了一袋还觉得有点意犹未尽,于是优羽又喂了它们一袋,他身上一共也只带了两袋,再想要就没有了。
  好在阿GIN和阿赤都挺懂事了,没有美味坚果了也不强求,阿GIN跳到阿伏的头上,指使着阿伏不知道要去哪里。
  而阿赤也从优羽身上跳下来,跑去桌子那边拿了苹果,又不知道从哪里拿了把小小的刀子,双手举着苹果,嘴巴里叼着刀子,蹦蹦跳跳地跑到千野优羽身边,然后将苹果和刀子都塞进了千野优羽手里。
  是要他帮忙削苹果吗?千野优羽接过了苹果和刀子,但是有些犹豫,这里死人了诶,他却在现场给松鼠削苹果吃。无论怎么想都觉得这不太合适吧。
  但是被阿赤那双杏仁眼看着,眼睛里的希冀几乎溢出来了,优羽叹了口气,偷偷看了那边还在忙着思考的侦探们一眼,老老实实地坐在草地上开始削苹果。
  警察跟救护车来得飞快,即使发生事故的地方在这么偏远的露营地,或许这就是米花町警局的实力吧,毕竟时时刻刻都在出警,没点真正的实力可不行。
  警察们熟练地将现场封锁了起来,解放了小兰和园子几人,然后将死者的几个同伴给提溜到一起。
  穿着姜黄色外套的警官走了出来,千野优羽抬头一看,嚯,还是个熟人。
  这不是上次宠物养殖基地的目暮警官么?
  目暮警官显然也看到了千野优羽,同时他也看到了千野优羽正在干的事情,他在命案现场削苹果,而且面前蹲了只期待的松鼠。
  目暮警官咳了一声,平静地移开了视线,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警部,他对于这些活跃在各个犯罪现场的侦探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他们总能出现在各种案发现场,仿佛他们天生就与犯罪现场相互吸引一样。
  然后,目暮警官就看到了一大群熟面孔。
  目暮警官视线从大家脸上一一扫过,一时间表情变得有些难懂,面对毛利小五郎殷勤的笑意,他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这是……瘟神团建吗?”
  既然警察到了,侦探们也开始梳理起了现场的情况,除了连死者名字都不知道,五个大学生的脸都没记住的千野优羽之外,毛利小五郎和安室透都有自己的看法,而柯南也在一边旁敲侧击说了很多大家没注意到的事情。
  这件事是再明显不过的谋杀,死者是被毒死的,在他的脖子上发现了一个小孔,怀疑是有人用针管直接将毒药注射进了他的身体。
  至于嫌疑人嘛,他的四个同伴里,有两个人有嫌疑,其中一个是阿毛一直黏着的漂亮女生,另一个就是队伍里仅剩的另一名男生。
  还有一个,就是……
  “等等,为什么昴君也是嫌疑人啊?”千野优羽纳闷了起来,“吃饭的时候,他一直坐在我身边啊。”
  毛利小五郎皱起眉头,一脸可靠地指着冲矢昴,义正词严地说道:“可是,他看起来实在是太不正常了,正常人看到有人死了会高兴成这样吗?”
  “汪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直跟在毛利小五郎身边的阿毛也严肃着一张狗脸,低沉了汪了两声,看起来是在赞同毛利小五郎的话。
  “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吗?”获得了赞同,毛利小五郎顿时用欣赏的眼神看向了阿毛,赞叹道,“想不到世界上还有你这么聪明的狗,不愧是我的好兄弟阿毛!”
  千野优羽顿时语塞,他看向了冲矢昴,对上了一张心花怒放的帅脸,虽然跟之前一样是勾着嘴角的眯眯眼样子,但是那张脸因为心情的缘故显得那么的容光焕发,买彩票中了五十亿也不过如此。
  真是奇怪,千野优羽歪了歪头,他记得,他喂鼠鼠们吃美味坚果之前,曾经往这边看了一眼,那时候的昴君看起来明明很正常啊。
  倒是冲矢昴自己摆了摆手,心情很好地哼着歌,站在嫌疑人群里被三选一也无法让他脸上的光彩消失半分,他冲千野优羽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声音轻快愉悦、尾音带着些微微的上挑:“不用担心,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还我清白的~~”
  之后的情况简直是宠物养殖基地的翻版,千野优羽一边下意识地将手里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喂给阿赤,顺便留了一些准备等阿GIN回来吃,一边听侦探们梳理案件分析案情。
  毛利小五郎开场就啊一声靠着一棵树坐在地上,垂着头跟睡着了一样,姿势也跟上次在宠物养殖基地见到的一样,据说这是毛利侦探独家推理姿势,只要他摆出这个姿势,那么再怎么困难的案件也可以迎刃而解。
  安室透作为毛利小五郎的头号大弟子,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侦探,对着现场侃侃而谈,毛利小五郎跟他一唱一和,逻辑通顺,条理清晰。
  但是他们每说几句,就要cue千野优羽一下。
  毛利小五郎垂着头推理道:“……综上所述,山下先生其实并不是因为脖子上的针孔而被注射了毒物,他根本就是吃下了有毒的食物才会中毒的,那个针孔不过是障眼法而已,这一点,我想千野君应该早就发现了吧。”
  千野·因为害怕根本没靠近过死者·优羽:“啊?”
  安室透自信接过话头,接着推理了下去:“至于是什么食物,优羽君在旁边已经给了我们提示了……”
  随着安室透的话语,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了千野优羽身上,千野优羽一脸懵逼,但这并不影响安室透继续说下去:“我想大家应该也猜到了吧,没错,答案就是——苹果。”
  千野优羽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苹果块,突然觉得冰冷的果肉变得有些烫手,他尴尬地朝着四周笑了笑,想要阻止安室透继续胡言乱语,但是他的推理却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这一刻,他的声音和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同时响起,仿佛死神二重奏:“凶手,就是你吧——野村小姐。”
  始终被阿毛黏着的漂亮女生脸色蓦地变了,她退后一步,色厉内茬地反驳道:“证……证据呢?你们有证据吗?!”
  安室透低低笑了两声,他又一次看向了满头雾水的千野优羽,轻声询问道:“优羽君,是你自己来揭露真相,还是由我来越俎代庖呢?”
  千野优羽活了二十多年,这辈子头一回体会到了传说中猪脑过载的滋味,他一时间竟然分辨不出,到底是他自己有问题,还是安室透和毛利小五郎这两个人有大问题。
  不然为什么他们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呢?
  见千野优羽没有回答,安室透露出一个我懂了的心照不宣的表情,微笑着回过头,手指指向了一处,语调轻快:“即使你将证据扔掉了,这个露营地总共就这么大,找一找总能找到的,更何况,证据,不就在那里吗?”
  他指着的地方,一只小仓鼠站在大狗狗的背上,小爪爪费劲地举着一个小药瓶。
  被称作野村小姐的女生终于忍不住,跪地痛哭起来……
  全程懵逼的千野优羽更加懵逼了,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一声,他下意识掏出手机一看。
  【新手任务·开拓新业务】(已完成)(宠物店副业——侦探)(点击领取随机角色卡x1,宠币x5)
  --------------------
  作者有话要说:
  优羽:啊???什么???


第24章
  警车呜哇呜哇地把野村小姐带走了, 来的时候是五个人,转眼就只剩下三个人,三个大学生收拾收拾东西, 随便打了声招呼,就伤心地离开了露营地。
  周围一下子就空了起来。
  小兰和园子开始收拾残局, 大家也去帮忙, 很快就把一片狼藉的用餐区给收拾了出来。
  本来以为出来露营遇到这种事,大家应该也没心情继续下去了, 但是……
  “还是按照原计划在这里过夜?”千野优羽震撼了, 他抱着阿赤的手紧了紧, 心里还是有点慌的,毕竟这里刚刚死过人,就在这里过夜, 会不会有点太勇了啊。
  对于他的顾虑,连柯南这个小学生都觉得不能理解,他顶着一张纯洁的小孩面孔, 无辜地反问道:“如果只是因为出了事故就中断计划,那么这个人一天什么都做不了了吧?”
  千野优羽在柯南纯真的视线里渐渐张大了嘴, 小孩子有这样的想法怎么想都不对劲吧, 他左右看了看试图寻找帮手,但是入目可及的, 是众人认同点头的样子,就连最善良的小兰都赞同了柯南的说法。
  你们不太对劲吧?千野优羽产生了一丝怀疑,但是很快这丝怀疑的对象就换了人,当你周围的人过于理直气壮的时候, 有时候那份气势简直可以修改一个人的认知。
  优羽开始反省自己,难道真的是他太大惊小怪了吗?
  阿赤被他抱在怀里, 或者说是紧紧地箍在怀里,艰难地挣扎了半天,才从他怀里钻了出来,咻一声就窜到了他的肩膀上,一边认真地整理着自己的毛毛,一边不满地拖着长音唧了一声。
  千野优羽连忙向阿赤道歉,又哄又摸总算把小松鼠给哄开心了,也把刚才产生的怀疑给抛诸脑后。
  或许这也是成为一个米花硬汉的必经之路吧。
  仔细想想,米花町这么点大,每天发生的事故比除开米花町外的霓虹全境加起来还要多,杀人事件家常便饭,银行抢劫时有发生,甚至连炸弹犯纵火犯等高危害犯罪者也时有出没。
  或许对于米花市民来说,如果太在意案件的发生,确实是一天到晚什么事都不用做了呢。
  千野优羽,这很正常,别害怕。
  千野优羽偷偷给自己打了打气,转头去看阿GIN。
  阿GIN正一脸深沉地蹲在阿伏的头上,平时的时候,只要千野优羽看它一眼,它就会蹦蹦跳跳地跑过来贴贴,但是今天它有些反常,明明跟优羽对上视线了,却装作没看到一样移开。
  这是怎么回事?千野优羽有点慌,他往阿GIN的方向走了几步,但是阿GIN却驾驶着阿伏往后退了几步,躲开了他。
  难道阿GIN是生气了吗?但是它生什么气呢?优羽想了半天,也只能想到莫非是阿GIN在到处找证据的时候,他在给阿赤削苹果吃,阿GIN有情绪了?
  说起来,阿GIN居然能找到野村小姐装毒药的瓶子,这可真是太聪明了。千野优羽自认自己不算聪明,但是鼠鼠们聪明的话,让他也觉得与有荣焉。
  等等,难道阿GIN现在避开他是因为……
  “阿GIN,过来爸爸给你洗个手?”千野优羽试探着拿出一瓶水和消毒湿巾。
  这次阿GIN没有装作看不见,而是吱吱叫了一声,很快就驾驶着阿伏过来了。
  难道阿GIN是担心手上会残留有毒药,所以才不过来的吗?
  阿GIN来到千野优羽面前,乖乖地伸出两只小爪爪,它只要靠近千野优羽,就有很大的可能直接被捉过去按倒吸肚皮,没洗干净小爪爪它不放心。
  千野优羽抿着嘴,用水给阿GIN把小爪爪洗干净,又在阿GIN的指示下,把阿伏的脑袋也搓了一遍,因为它之前用爪爪拍过阿伏的头。
  阿伏本来就是那种毛毛特别蓬松的狗狗,只洗头顶的话,显得整只狗好像天灵盖直接被拍扁了一样,好在天气很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热,阿伏的头很快就晒干了,这才恢复了一开始那种威风凛凛的样子。
  现在的时间其实才下午四点,警方来办案花了些时间,但也没有花掉太久,似乎是对这套流程实在是太熟悉了,警方从来到走,跟侦探们配合默契,解决完案件后甚至不会影响到大家露营,只是嘱咐他们别忘了回去后去警局录一下口供。
  “玩得开心啊。”目暮警官临走的时候甚至还跟大家寒暄了一句。
  阿GIN的小爪子早就干透了,此时正蹲在千野优羽面前的椅子上,美味坚果的效用似乎过去了,阿GIN和阿赤之间又恢复了那种相看两相厌的感觉,它们分别蹲在椅子最两边的地方,等待着优羽的投喂。
  优羽坐在草地上,原本给阿赤削的苹果已经有些氧化变色了,他干脆自己把苹果吃掉,然后拿了一个新的苹果削了起来。
  虽然阿GIN和阿赤的运动量很足,而且它们也跟普通的鼠鼠不一样,但是两只一起分了半个苹果也已经吃饱了,于是千野优羽将手里剩下的半个苹果塞进阿伏嘴里。
  阿伏看起来意犹未尽的样子,于是又喂了它一整个苹果,这回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