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个充满了谜团的男人。
  冲矢昴重新将笑意挂回了脸上,主动开口询问道:“千野君今天有什么安排呢?”
  千野优羽抬起头,差点把头顶的阿GIN给掀翻,它抓住了脚下的黑发稳住了自己的身体,生气地跺了跺脚,千野优羽嘶了一声,连忙安抚了一下阿GIN,这才一只手扶着阿GIN,抬起头,笑意浸满了眼角,将自己准备跟毛利一家一起出去露营的事情说了一遍。
  冲矢昴点点头,手指摸了摸下巴:“毛利一家吗?我也认识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猫哥:露营是吧,我来了!
  透子: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我似乎不该去这个该死的露营


第22章
  对于自己的初次露营,千野优羽还是很期待的。
  他开着从租车行租来的车,跟在毛利小五郎的车子后面,阿GIN和阿赤一起蹲在他的大腿上,正在小幅度推搡打架。
  本来它们的动作还比较收敛,但是随着阿赤一记松鼠拳把阿GIN的帽子打歪了,两只鼠鼠的冲突开始升级,动作幅度也渐渐大了起来。
  千野优羽忍了半天,终于在它们又一次差点碰到他的手后怒了,他将车停在路边,两只手一边一个把阿GIN和阿赤给按在自己大腿上教育。
  “阿GIN,阿赤。”千野优羽表情严肃,试图让它们认清事情的严重性,“平时你们打架,爸爸都不说什么,但是你们不能在爸爸开车的打架,这样很危险的,万一出事了该怎么办呢?”
  阿赤唧唧叫了一声,它被千野优羽整个按住,挣扎了一下,把小爪爪伸出来,指着被按在另一边的阿GIN,唧唧叫着,表情动作很明显是在告状。
  另一边,阿GIN睁着一双豆豆眼呆呆地看着千野优羽,对阿赤的告状明显不屑一顾。
  看起来它们都没有好好反省,千野优羽皱起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决定吓唬一下它们。
  他先是松开了对两只鼠鼠的钳制,给它们整理了一下毛毛和小帽子,语气沉重地开口说道:“在车上打闹的鼠鼠,会被警察叔叔抓住关进局子里的!”
  他为了增加自己话的威慑力,开始胡编乱造:“警察叔叔就坐在车里,如果你们被抓了,就见不到爸爸了,你们也不想这样的,是吧?”
  说到警察叔叔就坐在车里的时候,千野优羽转过头,对着坐在副驾驶和后座的两个男人同时使了个眼色,想让他们配合一下他的话。
  但是映入眼帘的是两张看起来不太对劲的脸,他们的脸色似乎都不是特别好。
  说来也奇怪,明明毛利小五郎的车子载了小兰柯南、还有小兰的朋友铃木园子三个人,再坐一个人简直轻轻松松,而他的车后座只躺一个阿伏就差不多占满了,但是一起去露营的安室透和冲矢昴两个人不知道怎么想的,硬是要跟他挤一辆车。
  最后是安室透坐在副驾驶,怀里抱着阿毛,而冲矢昴和阿伏一起挤在后座。
  这两人又很大只,和同样很大只的阿伏一起,几乎把这辆车给挤得满满当当的。
  果然,他就说嘛,不能两个人都上他的车,看他们的脸色这么差,别是晕车了吧。
  千野优羽有点担忧:“你们没事吧?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坐在副驾驶的安室透显然对这句话很有印象,他很快回过神来,坚强地冲千野优羽露出了一个微笑:“抱歉,我可能有些晕车。”
  冲矢昴也点点头,虽然脸色不是太好,但是表情管理倒是做得不错,带笑的眯眯眼跟焊在脸上了似的:“嗯,我也有些晕车。”
  “都晕车啊。”千野优羽有些纳闷,但也没多想,他看了看老老实实蹲在他大腿上的阿GIN和阿赤,它们似乎真的被他的话给吓到了,两双墨绿色的眼睛眼泪汪汪的,小爪子紧紧地抓着他的裤子。
  优羽盯着自己的裤子,阿GIN和阿赤的爪子还挺锋利的,他的裤子一下子多出了几个不太明显的洞……
  毛利小五郎他们发现千野优羽靠边停车后,也在前面停下了等他们,现在正在打安室透的电话询问情况,千野优羽赶紧发动车子又跟了上去。
  露营的地方并不算远,不过稍稍有些偏僻,位于一处河原地带,这里有一片很大的绿色草地。
  众人吃了早饭出发的,到达露营地时,甚至还没有到吃午饭的时间。
  这也正好,反正露营就是要自己做饭吃才有意思嘛。
  千野优羽停好车,带着宠物们下了车,安室透去帮小兰和铃木园子进行做饭的准备工作了,而冲矢昴跟在千野优羽身边,帮他牵着两只狗狗。
  千野优羽则是抱着两只鼠鼠,它们一路上都紧紧抓着他的裤子,明显累到了,躺在千野优羽怀里,小爪子搭在他的手臂上正在呼呼睡觉。
  今天是休息日,来露营的人不少,好在他们来得早,占据了一个有树荫的位置,大家商量着在这里搭建帐篷。
  千野优羽对此非常有兴趣,他还从来没有搭建过帐篷呢。
  刚刚把阿GIN和阿赤放下,它们两个就醒了过来,擦了擦眼睛打了个哈欠,睡意朦胧的眼神对视了一眼,几小时前被中止的仇怨涌上心头,两只鼠鼠又开始噼噼啪啪地打了起来。
  帐篷搭建得很顺利,虽然千野优羽是个生手,但是无论是毛利小五郎,还是冲矢昴都对这种活驾轻就熟,二带一很快就搭建好了三顶大帐篷。
  千野优羽擦了擦热出的汗,狠狠揉了揉身边帮忙递工具的阿伏的脑袋,阿伏乖乖地汪汪两声。
  阿伏真的是只很好的乖狗狗,又有安全感又听话,而且外表看起来还很酷,简直就是梦中情狗,至于它的对照组阿毛。
  千野优羽瞟了一眼在他们附近扎营的那群人,他们看起来像是一群大学生,两男三女,正在嘻嘻哈哈地一边搭帐篷一边打闹,而其中长得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身边,阿毛正在献殷勤,那副卖蠢的样子逗得女孩子直乐,也让千野优羽平静地移回了视线。
  他不认识那条狗,真的。
  阿GIN和阿赤的打斗结束后被派出去捡树枝了,虽然一次只能捡几根回来,但是它们的动作很快,很快小兰的脚边就堆了一大堆。
  小兰笑着向两只鼠鼠道谢,然后继续给安室透打下手。
  没错,本该是去帮忙的安室透不知何时占据了主厨的地位,正把小兰和园子两个人安排得团团转,而柯南站在一边,始终用哭笑不得的眼神看着这一切。
  “你把它们教得很好。”冲矢昴坐在千野优羽身边夸道,他们搭建完帐篷后就无所事事起来,此时正一起坐在树荫下喝水,顺便等饭吃,至于毛利小五郎,他在搭完帐篷之后,瞬间跟阿毛一样融入了隔壁大学生团体,吹牛的声音响得他们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谢谢夸奖。”千野优羽招了招手,阿GIN和阿赤便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一个飞扑扑进了他怀里。
  他抱着两只鼠鼠,狠狠地一只亲了一口,转过头却发现冲矢昴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吗?昴君。”经过今天的熟悉,千野优羽和冲矢昴的关系也更加熟悉了,开始互称名字了。
  冲矢昴摇摇头,隐晦地扫了一眼两只被亲了之后反应截然不同的鼠鼠,阿GIN捂着脸跳到阿伏头顶,指使着阿伏逃开了,而阿赤亲亲热热地靠在千野优羽的怀里,大大的尾巴缠着他的手腕。
  三十秒后,阿赤被一颗瓜子击中了脑门,它瞬间暴怒,朝着阿伏冲了过去,两只鼠鼠又在阿伏的身上打了起来,可怜的阿伏不知所措,只好趴在地上抱着头,等待这场打斗结束。
  “打完过来吃坚果哦!”千野优羽摸了摸口袋,意外发现早上在商城买的【鼠鼠吃了心花怒放的美味坚果包】还放在口袋里,正好可以喂给阿GIN和阿赤。
  冲矢昴坐在千野优羽旁边,似乎一直有话想说,但是直到安室透他们把饭做好,叫大家来吃饭,他也没有说出口。
  倒是毛利小五郎的社交能力真是让人吃惊,短短不到一小时的时间,他已经跟隔壁的大学生团体混熟了,他们甚至端着自己的食物过来一起拼了个桌。
  阳光正好,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样子,像是没有一丝阴霾一般。
  --------------------
  作者有话要说:
  猫哥: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第23章
  这处位于东京近郊的露营地,因为地势平坦,风景优美,在休息日里吸引了众多来客。
  千野优羽用吸管喝着罐装果汁,一边给阿伏喂一些没有放调料的熟肉。
  至于两只鼠鼠,它们还在一边打架,等打完了自然会回来的。
  冲矢昴和安室透一左一右坐在千野优羽两边,让千野优羽总觉得有些不自在,主要是他们两个的个子都比他高,让他有一些压迫感。
  毛利小五郎和那群大学生凑在一起乐呵呵的喝啤酒,一起加入的还有铃木园子,几人笑嘻嘻地一直干杯,很快就喝得有些醉醺醺的了。
  毛利小五郎一把抱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混到他们身边一起喝酒的阿毛,一只手狠狠揉了揉阿毛的狗头,侧身对一边正在给他夹菜的小兰低沉说道:“小兰,这是我的好兄弟阿毛,来,叫阿毛叔叔。”
  小兰:……
  她无奈地拖长音叫了一声“爸爸”,伸手摸了摸阿毛的头,顺手把给毛利小五郎夹的菜喂到了阿毛的嘴里。
  这都没动手,小兰还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呢,千野优羽感叹了一句,有这样的女儿,毛利小五郎可真是走运。
  “喂,千野哥哥,你在看什么呢?”身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压低了声音,千野优羽侧过头,只见柯南一脸不高兴地看着他,“小兰姐姐有喜欢的人了,你不要再看了。”
  不再故意装出无辜的童音,这样说话的柯南让千野优羽觉得舒服了很多,但是看到这个小鬼做出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他又忍不住拖长了声音:“哦——你不会是想说,你小兰姐姐喜欢的人,是你吧。”
  这些寄人篱下的小鬼心思太好猜了,八成会喜欢照顾自己的大姐姐,反正小孩子嘛,这样也挺可爱的。
  没想到柯南的脸色迅速变了,那种苍白中透露出点点惊惶的表情非常眼熟,千野优羽忍不住左右看了看,冲矢昴和安室透都在低着头干饭,仿佛世界上没有比干饭更重要的事情了。
  于是他看向了柯南,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柯南,是刚刚也晕车了吗?”
  “咳咳——”“噗——”左右两边突然同时传来奇怪的声音,千野优羽猛地左右看了看,狐疑地发现冲矢昴被水呛到了,而安室透被饭噎住了。
  他们怎么回事啊?千野优羽有些纳闷。
  他给两人递上了纸巾和水,大家都是朋友嘛。
  搬来米花町这几天他获得了很多的帮助,他发现自己好像已经爱上了米花町这个地方,还有这个地方的人。
  其实他也不认识几个米花町的人,以前是因为外界传的流言蜚语,将米花町这个地方渲染得格外可怕,而米花町常年居高不下,平均一天好几件的凶杀案也确实佐证了这一点,所以外地人其实不太敢找米花町的人当朋友。
  而现在,他自己也成为了米花町的一员,发现米花人其实个个都很温柔善良,简直就是一群天使,果然以讹传讹要不得。
  柯南苍白着一张脸,他狠狠地抿紧了嘴唇,视线往毛里一家的方向瞟了一下,然后迅速收回。
  他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猛地往前走了一步,几乎跟千野优羽贴在了一起,他凑过去,声音压得极低地询问道:“千野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
  一旁的安室透和冲矢昴在柯南凑过来开始,就竖起耳朵试图捕获情报,柯南正要问到关键节点,却听到旁边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几人猛地转过头去,却发现刚刚还在一起喝酒吹牛不亦乐乎的一群人慌成一团,五个大学生里的其中一个男生捂着脖子,正躺在地上不停地蹬腿,没两秒就停下了动作,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没了声息。
  千野优羽瞳孔地震,他下意识掏出手机打了救护车的电话,刚刚说清楚位置把电话挂断,就听到那边传来了毛利小五郎的声音,与他平常那副不着调的样子不一样,认真起来的他还是挺有威慑力的。
  “所有人都不许靠近现场,他已经死了。”
  千野优羽顿时瞳孔地震,他有点想过去看看,却又有点害怕,然后才注意到,刚才还在他身边的两大一小三个人已经围在了躺在地上的尸体边上了。
  他们什么时候过去的?!
  不过,现场有鼎鼎大名的毛利小五郎在,应该很快就可以解决这个案子吧。千野优羽有些不确定地想着,他站起身,在心里对自己说了30遍“米花硬汉,加油!”这才慢吞吞地往那边挪动。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心不甘情不愿,两只打架打到失踪的鼠鼠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一鼠一边跳上了他的肩膀,一起蹭了蹭他的脸,而阿伏也走了过来,乖乖地跟在千野优羽身边。
  别的不说,阿伏真的太给人壮胆了。
  他挪到了死者附近,周围开始慢慢围上了同样来露营的人,小兰和园子几人东奔西跑将人群拦在外面,包括那几个同行的大学生,也坚决不让他们靠近地上的死者。
  但是当千野优羽走过来时,却被轻松地放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