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看着他这么累的样子,它们也不是什么不懂事的鼠鼠,还是明天再让优羽缝回去吧。
  ————
  纽约,银发的男人睁开了双眼,一脸困惑,他坐在车后座上,忠心耿耿的小弟在驾驶座上平稳驾驶着汽车。
  “大哥,您要不要再休息会,最近您实在是太累了。”伏特加的话稍微多了点,透过后视镜看到琴酒将几乎长在他脑袋上的帽子给拿了下来。
  琴酒盯着自己的帽子看了一会儿,目光里带上了些许不确定,这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琴酒的记性一向很好,除了他杀过的人以外。
  毕竟就算是记忆力再好的人,也不会去记自己吃过多少块小面包吧。
  但是他罕见地对自己的记忆力产生了一丝怀疑,他盯着帽子,缓慢地开口问道:“伏特加,我的帽子,一直是这样的吗?”
  伏特加闻言,平稳地将车停在路边,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司机,拉了手刹才回过头去,仔细盯着琴酒手里的帽子看了半天,然后肯定地点点头:“绝对没错的,大哥,您的帽子一直都是这样的。”
  “是吗?”琴酒皱起的眉头平整了一些,他摸了摸帽子的一角,垂下双眸,将帽子戴回头上。
  --------------------
  作者有话要说:
  琴酒:阿卡伊这个叛徒!
  阿赤:阿GIN这个叛徒!!!


第19章
  千野优羽是在一阵抽泣声里醒来的,他先是感到一阵恐惧,因为他分明记得整间宠物店只有他一个人类,然后又觉得大概是自己太累了出现幻觉了吧。
  正准备躺回去继续睡,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抽噎,把他吓得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优羽惊得僵住了,和他一样僵住的,还有眼含热泪,蹲在他床边的柴犬阿毛。
  两只鼠鼠像是战士一样一左一右蹲在千野优羽的床沿,将似乎想要爬上床的阿毛给拦截在了下面,阿毛打又打不过,只好委屈得一批地蹲在旁边。
  至于阿伏,它从来不会来三楼,这应该是阿GIN的吩咐吧。
  见千野优羽醒来,阿毛终于有了一点反应,它呜呜咽咽地叫了起来,似乎是在告状,那张端正帅气的狗脸一下子谐得不行。
  原来是阿毛在哭,优羽松了口气,整个人放松了。
  他对阿毛这只狗的感官有点复杂,虽说它也跟阿GIN阿赤一样是他凭本事抽出来的卡牌,但是不管怎么说,阿毛的画风都实在是太奇怪了一点。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应届毕业生,他不是很擅长应付这种……类型的宠物。
  不过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得为他的刷牙洗脸让步,千野优羽拿着衣服去浴室,换好衣服顺便搞一下个人卫生。
  本来房间里只有两只鼠鼠,他在房间里换衣服什么的觉得还挺自在的,但是当阿毛也在这个房间里时,优羽的耳边总是回荡着昨晚听到的,来自阿毛的独白。
  “我这只罪恶的美男犬,柴犬中的阿波罗!”
  还是算了吧,他觉得卫生间挺好的。
  等把自己收拾干净,又把两只鼠鼠捉进卫生间里擦了把脸,轮到阿毛的时候,千野优羽狠狠地做了下心理建设,这才扯出湿巾纸顺便帮阿毛也把脸擦了,然后带着几只宠物下楼。
  总觉得现在宠物店已经有点样子了,虽然一只能卖的都没有,但是他身边也前呼后拥地有了四只宠物了呢。
  先给阿毛和阿伏倒上狗粮,阿毛的体积不算大,养它没这么费劲,一袋浓缩狗粮阿伏只能吃一个星期,而让阿毛来吃的话,足够阿毛吃两个月了。
  毕竟阿毛只是一只小型柴犬,撑死了也就20斤,至于阿伏,据千野优羽目测,至少有个200斤……
  真的很大啊,阿伏……千野优羽看着蹲在地上吭哧吭哧吃狗粮的阿伏,又看了看蹲在他身边,像爷爷带孙子一样的阿毛。
  他好像知道为什么阿毛一大早就在他床边哭了。
  和昨天一样,阿毛看起来对水碗有些不满,它怒视了水碗一会儿,又偷偷摸摸地看了看千野优羽,优羽正在给两只鼠鼠分鼠粮,阿GIN和阿赤围着他,爪爪里还抱着自己的帽子,乖乖地等着。
  阿毛又偷偷摸摸地看了看阿伏,阿伏已经干完了狗粮,正准备去洗手池吨吨吨地灌水,毕竟它体重放在那里,千野优羽实在是没有这么大的水碗给它装水。
  很好,没有人注意到它,阿毛乐得眉开眼笑,一脚就把水碗给踢翻了。他的水碗和狗粮碗都是不锈钢的材质,翻倒在地上的时候发出很大的声响。
  千野优羽给阿GIN和阿赤分鼠粮,然后让两只鼠鼠分开进食,这样可以减少它们的争斗,而当他刚刚把鼠粮分好,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不锈钢碗被打翻的声音,声音超级大,在空旷地宠物店里回响,把他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果然是阿毛这个家伙在搞事。
  总觉得自从阿毛来了之后,宠物店的画风都改变了,阿GIN和阿赤虽然会打架,但是总体来说还是非常可靠的。
  但是阿毛就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千野优羽分别摸了摸两只鼠鼠的头,也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为什么,连吃饭的时候都要把帽子抱在怀里,而不是戴在自己的头上,难道是为了防止他突然把帽子拿走吗?
  这样猜测着,千野优羽这颗老父亲的心也有点受伤,所以在走到阿毛身边的时候,语气就有一点严厉。
  “阿毛,为什么要踢翻水碗?”千野优羽严肃地问道。
  阿毛完全没在怕的,理直气壮地汪汪叫了一声,然后张大嘴,用自己的前爪指了指嘴巴。
  谜语狗?
  千野优羽严肃起来,他猜测道:“你的意思是,你饿了?”
  说完之后他顿时怒了,饿了就饿了,给它加点狗粮就是了,为什么要踢翻水碗呢?
  阿毛赶紧摇头,又仰起头,伸出爪子,做出一个喝东西的姿势。
  千野优羽皱起眉头,又猜测起来:“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喝水?”
  阿毛猛点头,幅度之大让千野优羽很担心它会不会脑袋磕到不锈钢的狗粮碗上,好在这种事并没有发生,它点完头,用充满希冀的眼神看着千野优羽。
  不想喝水啊,那是想喝什么啊?千野优羽有些纳闷,他想了想,干脆打开手机,准备查看一下商城是不是有什么上新。
  点开宠物店模拟器,主界面的任务栏又刷新出了新的任务,还是一刷刷两个,昨天完成了【新手任务·第一次交易】,还剩下了【进阶任务·获得稳定货源】,这个任务急不来,他又没钱又没路子,之后再想办法吧。
  新刷出来的是一个新手任务和一个进阶任务。
  【新手任务·开拓新业务】
  任务描述:对于一位充满雄心壮志的未来企业家而言,宠物店难道就单单只是卖宠物的地方而已吗?对于您来说,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您对此有深谋远虑的规划,且迫不及待想要付诸实践,请为马普尔宠物店开拓一项新的业务吧。
  【进阶任务·步入正轨(卖出五只宠物)】
  任务描述:马普尔宠物店的事业渐渐步入正轨,卖出第一只宠物让您的野心熊熊燃烧起来,只要一直这样下去,卖出第二只宠物,卖出第一百只宠物,成为全球顶尖宠物连锁经营店指日可待,您毫不怀疑这样的未来,且充满期待。
  这啥啊这是,千野优羽看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不管看了多少次,他都对这些任务描述有些接受不能,那个自信满满的商业精英是谁啊?他怎么不觉得自己是这个样子的?
  他突然想起自己打开手机本来是准备做什么的,赶紧点开商城页面,发现这回确实刷新出了一些新东西,普通可以买的东西,除了三种狗粮之外增加了几种商品。
  分别是【可以暂时提升宠物速度的一次性滑板鞋】【所有动物都能吃可以强身健体的宠物羊奶】还有【鼠鼠吃了心花怒放的美味坚果包】
  还是一贯的没有介绍,什么都写在标题上的风格,再看了看价格,一次性滑板鞋要5个宠币。
  嘶,好贵!千野优羽直接忽略了过去,他觉得宠物们的速度已经够快了,特别是阿GIN和阿赤,他们打起架来,速度已经快到他看都看不清了,再快是要冲出地球吗?
  宠物羊奶和美味坚果包倒是挺划算的,每种都只要一宠币,但是不知道有多少数量,千野优羽算了算自己剩余的宠币,如今还有24个。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看看今天商城最下面的新手帮助里刷新了什么商品,往下一拉,果然今天的商品也已经刷了出来。
  新刷出的商品看起来还蛮狠的,【强制消费卡:让你讨厌的人狠狠大出血吧!】,听起来很好用,似乎可以让人进店强制消费,如果有这么一张卡,是不是可以找个有钱人进来把店里买空啊,千野优羽狠狠地心动了。
  但是仔细一看店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再加上强制消费卡的售价竟然高达100宠币,他马上熄灭了想买的心思。
  既然今天的高级商品买不起,那么就买一份宠物羊奶和一份美味坚果好了。先买一份看看分量,如果不够给小动物分的话,那就再买一份吧。
  宠物羊奶可以强身健体,他当然愿意给宠物们买,而美味坚果包他就更乐意了,无论是阿GIN还是阿赤,他都想对它们好一点。
  释放到店里的空地上,才发现这商城其实还挺大方的,一宠币的宠物羊奶有整整10瓶,一瓶目测有500ml的样子,放在地上满满当当的一箱。而美味坚果的数量就比较少,但是鼠鼠的体积也很小,让它们吃的话,感觉也可以吃个好多天了。
  宠币的购买力,还真挺强的啊,千野优羽感叹了一声,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事忘了,他拿起宠物羊奶准备给每只宠物都发一瓶,转过头却对上了阿毛幽怨的视线,他这才想起来,他好像是在猜阿毛想喝什么东西来着。
  于是千野优羽迟疑着将手里的羊奶递给阿毛:“呃,喝奶不?”
  阿毛顿时怒了,做出了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但是下一秒它的身体就被阴影笼罩,抬头一看,对于它来说像一座小山一样的阿伏来到它身边,低下头,那双隐没在墨镜后的双眼似乎闪过了一抹寒光。
  阿毛的表情急速变化,最后龇牙咧嘴的凶狠表情变成了一个龇牙咧嘴的滑稽微笑,它微笑着叼着自己的水碗走过来,接了大半碗宠物羊奶,放在地上安静地喝了起来,一边喝着,一边似乎有眼泪掉落下来,低落到羊奶里,再被它喝进去。
  总觉得自己观赏了一场奇怪的自产自销,千野优羽先将宠物羊奶给每只宠物都分到了,阿伏体积最大,分到了两瓶,而鼠鼠体积这么小,每只分到了一小杯。
  看着阿毛越喝越难过的样子,千野优羽想了想,拿出神奇海螺贴在它身上,再放回耳边。
  只听到成熟的大叔音咬牙切齿:“谁要喝奶?啊!谁要喝奶?给本柴上啤酒啊!啤酒!只有幼稚的狗子才会喝奶,成熟的柴犬就该喝啤酒!”
  --------------------
  作者有话要说:
  阿毛:没啤酒喝我要死了,我才不要跟幼稚的家伙一起喝奶。
  喝奶的幼稚家伙→GIN某、赤某、伏某


第20章
  千野优羽移开视线,把神奇海螺悄悄收回了口袋里,装作没有听到阿毛的心声。
  不管怎么说,一只柴犬吵着要喝啤酒感觉还是太奇怪了吧。
  没理会一边喝奶一边吧嗒吧嗒掉眼泪的阿毛,优羽把美味坚果包给阿GIN和阿赤分了,坚果包的分量看起来就是按照鼠鼠的食量来的,两只鼠鼠一只一包刚刚好。
  当然了,虽然阿赤的身体要稍微大了那么一点,但是吃东西的量其实也没差很多。
  千野优羽拿出两包,然后分别递给了阿GIN和阿赤,但是两只鼠鼠并没有伸爪爪过来接,它们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帽子,两双墨绿色的眼睛盯着优羽看,瞟都没瞟他手里的美味坚果一眼。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美味坚果包,里面的坚果数量不是很多,但是种类很丰富,装在透明的小盒子里,看起来真的很好吃,为什么它们两个不要呢?
  优羽拿出神奇海螺,贴了贴阿GIN的身体,放到耳边,清清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帽子上的花,缝回去。”
  阿GIN将手里的帽子往前递了递,碰了碰千野优羽的手背。
  优羽睁大了双眼,有些懵懵的,他看了看阿GIN,又看了看同样抱着帽子站在一边看着他的阿赤,伸手接过了阿GIN递过来的帽子。
  “你们,是喜欢我绣的小白花吗?”他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两只鼠鼠疯狂点头,千野优羽的脸上不自禁露出了笑容来,他咳了一声,将笑容压回去一点,又忍不住问了一句:“是我绣的什么东西都喜欢,还是只喜欢小白花?”
  选择题让鼠鼠来回答还是有点困难,阿GIN和阿赤吱吱唧唧叫了好几声,优羽也没听明白,于是他拿出神奇海螺贴了贴阿赤的身体,放到了耳朵边。
  低沉的男声尾音向上扬,带着些笑意:“只要是优羽绣的,我都喜欢。”
  原来之前是误会它们了,千野优羽拿着阿GIN的黑色小礼帽,心情欢喜。他仔细看了看手里的帽子,上面的破损处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几乎已经消失到看不见了,再看看阿赤的大尾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