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思是,对,没错,我对鼠类生物有些过敏。”
  原来还真是啊,千野优羽顿时更加愧疚了,难怪平时安室透见到阿GIN的时候总是露出一副见鬼的表情,这样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说起来,透君可真是个大好人,明明对鼠鼠过敏,还愿意来他的店里帮忙打扫卫生,他决定了,一定好好照顾波洛咖啡厅的三明治生意。
  既然知道安室透对鼠类小动物过敏,千野优羽也不准备待在这里了,他跟安室透说了一声,抱着阿GIN和阿赤离开了小花园。
  安室透抿嘴一笑:“放心交给我吧。”
  啊?放什么心?
  千野优羽有些纳闷,胡乱点了点头,就朝着山田社长的办公室走去。他已经出来了好一会儿了,也不知道案件情况进行得怎么样了。警察似乎已经来了,他刚刚隐隐约约听到了警笛声。
  阿赤也没有继续拉着千野优羽往小花园跑,而是乖乖地僵坐在他的怀里。
  这么一想,千野优羽突然发现怀里的两只鼠鼠身体似乎都有点僵硬,是被这么抱着不舒服吗?他有些担忧地将手分开了一点,一只手托着一只鼠鼠的屁股,好在它们两个的身体都不大,还是可以很轻松的单手托住。
  就在两鼠分开后,它们似乎同时松了口气,身体也放松了下来,这让千野优羽有些忧心忡忡,两只鼠鼠的关系好像真的很不好,只是靠在一起而已,两个身体就僵成这样,看来以后还是不能同时抱着两只鼠了。
  于是他将阿GIN又放回了自己蓬松的黑发间,然后将阿赤放在自己肩膀上,双手插进衣服口袋里,佯装冷静地继续往前走着。
  也不知道山田社长的尸体有没有被法医带走检查,如果没有的话也太吓人了。
  不对,他现在是米花硬汉,可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
  千野优羽的脚步越来越慢,最后干脆停住了,他有些不确定地给自己找补:他又不是凶手,去那里也无法提供什么帮助,不如就待在这里算了吧……
  倒是阿赤站在他的肩膀上,用头蹭了蹭他的脸颊,尖尖的耳朵尖尖上尖尖的聪明毛蹭过了他的睫毛,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然后听到了一声堪称耳熟的喵呜声。
  这叫声跟家里的金吉拉不说十分相似吧,至少也是一模一样了。
  千野优羽转过头去,正好对上了一双蓝绿色的双眼,是他之前看到的那只瘦骨嶙峋,肚子微微隆起的孕猫。
  那双眼睛就像被灰尘蒙住的琥珀,看着千野优羽的时候,好像里面封住的情感稍稍波动了一瞬,然后那只仿佛已经完全被险恶命运击败的猫咪突然挣扎着张开嘴:“喵呜~”
  真是太可怜了,千野优羽往前走了几步,伸手摸了摸那个安装了玻璃的格子,想要将格子的门打开,才发现这个格子被一把锁给锁了起来。
  于是他停下了动作,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再一次拨打了动物爱护协会的电话,电话接通得很快,对面比他还要先开口:“请问是刚才投诉山田宠物养殖基地虐待动物的先生吗?”
  千野优羽嗯了一声,就听到对面的声音变得轻快了起来,同时还有些愤怒:“我们已经从养殖基地工作人员这里了解到情况了,但是警察将这里封锁住了,我们没办法进去,您在里面对吗?可以先帮我们将情况比较严重的动物找出来,方便我们过会儿第一时间对它们进行救治吗?”
  “好,但是这个养殖基地很大,我一个人没办法检查这么多动物。”千野优羽答应了下来,但有些别的顾虑。
  “没关系的,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接电话的协会成员声音里带上了笑意,“您一定是个很有爱心的先生。”
  既然答应了别人,而且这些动物看起来真的都很可怜,千野优羽下了决定就去做,他左右看了看,看到了一些可能是用来运送食物之类的东西,类似于超市购物车的小推车。
  他找了些纸将小推车底部垫上,然后开始挨个观察这些怀着身孕的猫猫。
  大部分猫猫都是瘦骨嶙峋的,但是一些不止是瘦,身体还有些糜烂的地方,可以看到身体下方有些黄色白色红色的液体,他在旁边的房间找到了一次性的手套,戴在手上,然后小心地将猫猫捧了出来,放在小推车里。
  它已经虚弱得甚至没办法发出喵喵叫声了。
  阿GIN和阿赤似乎听到了电话内容,于是阿GIN从千野优羽头上跳了下来,开始到处上蹿下跳检查猫猫的情况,见到有情况严重地猫猫就吱吱叫着提醒千野优羽。
  有了阿GIN的帮忙,千野优羽的速度快了一大截,很快小推车都快要不够用了。
  阿GIN的效率很高,阿赤本来也试着帮忙,但是千野优羽要将阿GIN找出来的虚弱猫咪放进车里已经足够手忙脚乱了。
  于是阿赤站在那只被锁在格子里的金吉拉面前,墨绿色的杏仁眼看着忙碌的千野优羽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它转过头,看向了还虚弱躺着的安吉拉。
  玻璃破碎的清脆声音在室内回荡着,捧着猫猫的千野优羽被吓了一跳,赶紧将猫放进了小推车里,这样一来,小推车也满员了。
  阿GIN带着千野优羽找到的彩色胶带,蹦蹦跳跳地去给剩下的情况严重的小动物门口做标记,而千野优羽朝阿赤的方向走去。
  跟千野优羽救回家的那只金吉拉很像的猫猫躺在格子里,破碎的玻璃没有溅射到它,那双封闭的琥珀一般的眸子渐渐有了光彩,它看着将玻璃给打碎的阿赤,挣扎着动了动,想去蹭一蹭阿赤的身体,但是阿赤往后一跳躲开了。
  千野优羽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他伸出手摸了摸金吉拉的头,然后轻轻抚摸了一下它的肚子,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他干脆轻轻将金吉拉的身体翻了过来,顿时有些无语。
  想了想,千野优羽将戴在脖子上的神奇海螺贴在了金吉拉的身上,然后放在自己耳边。
  清澈的声音响了起来:“肚子好难受,有东西放进我肚子里了,好难受,这只松鼠好帅我好喜欢,但是好难受,我是公的啊,可是它好帅,可是我是公的啊……”
  很明显,这只猫猫跟阿GIN还有阿赤不一样,虽然也能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但是有点颠三倒四的,到了最后更是跟复读机似的。
  千野优羽收起了神奇海螺,心情复杂,果然他没看错……这根本就是只公猫啊,肚子大也不是怀孕了,而是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或者是不知道被谁喂了什么东西。
  看着虚弱到动弹不得的金吉拉,千野优羽莫名想到了昨天被自己救助的那只,那只猫也是因为饥饿而变成那样的,或许是从这家宠物养殖基地跑出去的吧,说不定他们还有血缘关系呢。
  于是千野优羽将金吉拉抱了起来,然后往外走去,只靠他和阿GIN阿赤,也只能将这个猫咪繁育区的危急猫咪选出来了。等这个案子解决了,动物爱护协会的人也可以进来救助小动物了。
  不过据他所知,动物爱护协会也不是什么和善的组织,希望不会跟警察正面起冲突吧。
  当千野优羽抱着金吉拉回到案发现场的时候,警察们已经把整个房间给围起来了,当他以怀里抱着猫,头上顶着仓鼠,肩膀上蹲着松鼠的形象出现之后,围在外围的警察赶紧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千野优羽有些懵,看着警察们像摩西分红海一样给他让出了一条路,他呆呆地走了进去,一走进去就被里面的情况镇住了。
  只见一个胖胖的警官站在里面,紧紧皱着眉头,而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不知为何坐在一把椅子上,一副睡着了的样子,柯南躲在毛利小五郎椅子边的花瓶边上,从他的角度看,只露出了一半圆圆的脑袋。
  而安室透站在毛利小五郎面前,戴着手套的手上拿着一根棍子。
  而在所有人的对面,小泽饲养员惨白着一张脸,紧紧抿着嘴站着。
  “还不认罪吗?”安室透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因为千野优羽的到来而心情愉悦,而小泽也在看到千野优羽后表情迅速灰败下去。
  “一定要我说出来吗?”安室透看向了千野优羽,“决定性的证据,已经被优羽君带来了,不是吗?”
  “没错,人是我杀的。”小泽腿一软,砰一声面朝着千野优羽跪在了地上,千野优羽吓了一大跳,猛地后退了几步,又被身后围观的警察给推了回来。
  莫名其妙成了人群视线的中心,千野优羽吞了吞口水,缓缓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
  --------------------
  作者有话要说:
  柯南,透子:没错,凶手就是你!
  小泽:你没证据!
  优羽带着三只动物缓缓登场
  透子:证据来了
  音乐,跪地,眼泪,灯光。
  小泽:没错,我是凶手。
  一般路过普通市民·优羽:啊?
  啊哈证据是什么很明显对吧


第15章
  小泽饲养员跪在地上,又哭又忏悔,周围的人看着他的样子,表情又是同情又是厌恶,复杂得好像其中掩藏了千言万语。
  总之,所有人好像都有自己的戏份在,只有千野优羽是个无辜误入的路人,一脸茫然,却被迫跟主角开始了对手戏。
  小泽跪在千野优羽的面前,颠三倒四的忏悔了半天,千野优羽终于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这次杀死山田社长的人就是小泽饲养员,因为小泽来到宠物养殖基地工作,初心就是因为喜爱动物。
  但是山田社长是个黑心资本家,他根本不在乎宠物的死活,只求获得最大的利润。他无视了动物们的身体,让适龄的雌性宠物不停地孕育。
  这种不科学也不人道的方法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但是动物们大批的死去,就算活着的也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喜爱动物的小泽饲养员试图劝说山田社长,却被山田社长反过来一顿臭骂,怒火烧断了理智,他拿起一根木棍对着山田社长的脑袋敲了下去。
  也就是安室透手里拿着的那根木棍。
  事情发生后,小泽饲养员短暂地惊慌了一会儿,很快冷静了下来。
  他想起为了让自己虐待动物的事情不会暴露,宠物养殖基地内部,特别是作为繁育所的那些地方,监控器都是坏的,而山田社长的办公室就在那附近。
  于是小泽将凶器扔到了小花园里,好在山田社长的血迹并没有溅到他的身上。而且他是饲养员,所以一般都戴着一次性的乳胶手套,只有手套上有山田社长的血迹,以及他的指纹。
  他将手套塞进了一只金吉拉胃里,想将金吉拉伪装成怀孕的样子,或许是因为过于惊慌,他在金吉拉的虚弱挣扎中发现了这只猫的真实性别。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将金吉拉锁在了猫咪繁育所里,他只能祈祷经过这样处理后的证据,不要被人找到。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配喜欢动物了。”小泽哭着忏悔,千野优羽这才意识到小泽其实是跪在了金吉拉的面前,在向这只受到了折磨的生灵道歉。
  他对自己杀死了山田社长的事态度平静,却对自己为了脱罪而折磨过的猫咪痛哭忏悔。
  千野优羽一时间心情有点复杂,他低下头看着怀里一副很难受模样的金吉拉,发现它虽然难受到像是随时会嗝屁,但还是坚强地挣扎着想抬起头去蹭蹭蹲坐在千野优羽肩膀上的阿赤。
  可惜阿赤并不想理会它,每当它快要蹭到时,阿赤就跳到千野优羽的另一边肩膀上去,长出软毛的尾巴在千野优羽的背上刷来刷去。
  怎么说呢?这公猫,还挺急色的。
  小泽饲养员说完了那番话,被警察铐了起来,垂着头往外走去,路过千野优羽的时候,他停了下来,轻声询问道:“我可以问一下,你是怎么在这么多的动物中,发现这只金吉拉的吗?”
  千野优羽有点懵,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是它自己告诉我的。”
  “是吗?”小泽饲养员沉默了一秒,叹了口气,“你可真是个厉害的侦探,谢谢你保护了它。”
  这个它应该是指金吉拉吧,千野优羽的脑子一时间甚至都转不过来,他只是一个来试图谈生意的普通穷鬼宠物店主,怎么突然就成了厉害的侦探呢?
  他转过头看了看在场的其他人,穿着西装的警察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感叹,仿佛看到了侦探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而安室透和他身边的小男孩柯南看他的眼神就要复杂得多,安室透的眼神里透露着一种奇怪的淡定,仿佛他早就预见了这样的事情。而柯南的眼神里充满了探究和怀疑,但在对上他视线的时候,这个奇怪的小孩又马上露出了天衣无缝的灿烂微笑。
  太怪了,这实在是太怪了!千野优羽人傻了,抱着金吉拉不知所措。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又传来了大声的喧哗,刚刚出去的一部分警察又被一大群穿着印着可爱动物头像T恤的人给堵了回来。
  可以说是除了押送嫌疑人的那些警察外,其余的警察全都被人堵了回来。
  “请问,刚刚是哪位先生给我们打的电话?”人群里一个男人举着手机大声叫唤起来,千野优羽突然意识到了他们的身份,他们就是动物爱护协会的人吧。
  于是他腾出一只手,举起了手。
  于是他很快就被动物爱护协会的人给包围了,他们小心地抱走了他怀里抱着的金吉拉,询问了一下刚才托他的事情,随后训练有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