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千野优羽说出阿GIN的名字,一个漂亮的女高中生走过来拉住了江户川柯南的手,亲昵地抱怨了一句,然后笑容满面地向千野优羽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做毛利兰,这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千野优羽摆了摆手,正想说些什么,却猛然听到了外面传来尖叫声。
  安室透和柯南同时脸色一变,两人几乎是同时冲了出去,千野优羽愣了一下,才和毛利兰,还有小泽饲养员一起跟在后面冲了出去。
  跑起来的时候,阿GIN想要在他头上稳住平衡有些困难,千野优羽干脆伸手将小仓鼠从头上取了下来,抱在怀里往前冲,这个动作让他落后了毛利兰一步。
  当他跑到了尖叫声传来的地方,也就是饲养基地内部的某个房间时,顿时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
  一个头发花白,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仰面躺在地上,满头的血迹,而安室透和柯南还有另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正满脸凝重地蹲在他的身边。
  而在门口,小泽饲养员跌倒在地上,瞳孔都在震颤:“社……社长……”
  “已经没有呼吸了。”小胡子男人满脸的严肃,他冷着一张脸站了起来,“所有人都不许进来,小兰去报警。”
  他环视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安室透,柯南,毛利兰外,在场的还有千野优羽,小泽饲养员,之前去帮千野优羽通报社长的工作人员,以及一个之前千野优羽没见过的女人。
  “你是谁啊?”之前没见过的女人皱眉问道。
  “我叫做毛利小五郎,现在发生在这里的,是一起杀人事件。”留着小胡子的男人沉稳地说道,“而凶手,我想你们几个人都有嫌疑吧。”
  他的手指一个一个指过了三个工作人员,最后停留在了千野优羽的身上。
  千野优羽:?
  “优羽君应该没有嫌疑。”没等千野优羽给自己辩解,安室透就先跳了出来,“他来到养殖基地还没有半个小时,而山田社长遇害,目前看来,至少是一小时前的事了。”
  然后这位大名鼎鼎的名侦探先生眼睛变成了豆豆眼:“诶,是这样吗?”
  这就是传说中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吗?怎么感觉好像有点不靠谱呢。千野优羽抱着阿GIN站在门口,产生了一丝丝怀疑。
  阿GIN乖乖被抱着,但一双豆豆眼左看右看,似乎是在怀疑地审视着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阿GIN坐在优羽头上:豆豆眼,但是超凶.jpg


第13章
  当然了,只有安室透的推论还是不够证明千野优羽的清白,于是他给波洛咖啡厅以及在公交车上认识的冲矢昴都打了电话,榎本梓和冲矢昴证实了他的行程,他这才彻底摆脱了嫌疑。
  在地上瘫了半天的小泽饲养员也试图为自己辩解,因为发现山田社长的尸体前,他一直跟千野优羽待在一起。
  可惜这并不足以让他摆脱嫌疑,因为千野优羽来到山田宠物养殖基地的时间,比山田社长的大概死亡时间要晚至少半小时,这半小时里,余下的三个嫌疑人都有足够的时间犯案。
  千野优羽看着三个嫌疑人,以及正在现场搜证的毛利小五郎和安室透他们,忍不住收紧了抱着阿GIN的手臂,他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包括刚刚一直瘫在地上起不来的小泽饲养员,现在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三个嫌疑人甚至开始互相攻击甩锅。
  好像在场所有人,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待在一个有尸体的房间,而且死者还死得这么惨这件事有点恐怖。
  千野优羽突然想起自己带着阿伏去波洛咖啡厅吃饭时,咖啡厅的客人们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了。
  阿伏这种几乎有正常成年人这么大的狗和死相凄惨的尸体哪个更恐怖呢?
  反正千野优羽觉得都挺吓人,如果阿伏不是他的狗子,那他肯定远远看见就直接绕路走,绝对无法做到淡然面对。
  这么一想他释然了,米花人都好勇啊,可能这也是他们被外界妖魔化的原因之一吧。他现在也是米花人了,得尽早适应才行。
  阿GIN被千野优羽紧紧地抱在怀里,小小的身体被困在臂弯与胸口之间,它抬头看向了自家主人,伸出爪爪拍了拍千野优羽的小臂。
  虽然小仓鼠的身体又暖又软,但是爪爪是带着些凉意的奇妙硬质触感,轻轻拍在手臂上,像是被指甲轻轻划过一样,有一点点痒。
  千野优羽瞬间被安慰到了,举起阿GIN凑过去狠狠地蹭了半天,蹭的时候又偷偷摸摸吸了一口小肚皮。
  阿GIN这次没有反抗,虽然僵着身体一副冻干鼠鼠的样子。
  但是蹭着蹭着,千野优羽突然感到了一阵强烈的注视感,他刷地一下看过去,正好对上了安室透和那个叫做柯南的小男孩的视线,他们两个露出了如出一辙的复杂表情,好像看到有人在吃屎一样。
  “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千野优羽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安室透的眼神微妙地漂浮了一下,柯南啊哈哈地笑了一声,嗲着声音天真地说道:“千野哥哥,你的仓鼠看起来真……真可爱。”
  说到可爱的时候,他的发音有些含糊,听起来甚至有些像是可怕的发音了。但是怎么会有人觉得仓鼠可怕呢?这并不合常理,所以应该只是小朋友的发音不太标准。
  千野优羽赞许地看着柯南,表扬道:“小朋友真是诚实。”
  “啊哈哈,是……是啊。”柯南又挠了挠头,退后了两步又跑去看现场了,而刚刚还在这里的安室透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么小的孩子都这么勇敢,米花人民果然有点东西。千野优羽感叹了一声,给自己打了打气,将抱在怀里壮胆的阿GIN放回了头顶,准备出去稍微透透气。
  虽然他已经决定要学着成长为一个米花硬汉,但是这种事情总是需要循序渐进的。
  出事的房间就在宠物养殖基地内部,托山田社长的福,千野优羽得以进到内部。
  宠物养殖基地的员工基本上都被叫到了案发现场,他就随便挑了一个方向逛了起来。
  这一逛才发现,宠物养殖基地内部跟外面展示给客人看的开放区完全不一样,他现在待着的位置应该是繁育猫咪的地方,干净倒是挺干净的,但是一只只猫猫看起来都非常没有精神。
  它们中很多都大着肚子,明明应该是最需要营养的时候,却一只只瘦得几乎能看到肋骨。
  千野优羽愣了愣,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发现不说是每只动物,但是大部分动物看起来都过得不怎么样。这些都是些大猫,看不出年龄,却一只只的都像被掏空了生命。
  他俯下身,与其中一只白色的猫对上了视线,他突然发现这只猫看起来跟他带回去的金吉拉很像,特别是那双蓝绿色的眼睛,像极了琥珀。
  但是被他救回家的小金吉拉那双眼睛里神采奕奕,而这只躺在格子里的金吉拉,那双蓝绿色的眼睛黯淡得像是灰色一样了。
  千野优羽仔细看了看它的肚子,果然,虽然只有些微微的隆起,但是跟它身上其他瘦骨嶙峋的地方比起来特别显眼。
  这算是……被虐待了吧。
  千野优羽心情顿时沉重起来,他掏出手机就拨打了动物爱护协会的电话,把这里给举报了。
  挂断电话之后,千野优羽突然感觉自己的裤腿被什么东西给拉了拉,他低下头,对上了一双墨绿色的杏仁眼。
  阿赤唧唧叫了一声,顺着千野优羽的裤子往上爬,千野优羽下意识伸出手托了一下它的小屁屁,于是阿赤顺势坐在了千野优羽的手臂上,由他抱在怀里,得意地抬起头朝着千野优羽的头顶叫了两声。
  虽然看不到阿GIN的表情,但是千野优羽能感觉到它凝重的心情,证据就是他的头发被扒拉了几下,发根扯得有一点点痛。
  千野优羽不得不腾出一只手,安抚地探到头顶摸了摸阿GIN的小脑袋,阿GIN这才消停了一点。
  “唧唧!”阿赤叫了一声,蹭了蹭千野优羽的胸口,然后伸出小爪子,指了指一个方向。
  千野优羽歪了歪头,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是让我去那个方向吗?”
  阿赤点点头。
  于是千野优羽顺着阿赤指的方向走了起来,到达一个位置之后,阿赤又会指着另一个方向,带着千野优羽越走越远。
  出于对阿赤的信任,千野优羽也不问什么,就这么一直走着。
  当然了,主要是今天神奇海螺已经在阿赤身上用过了,他问也没用。
  终于,他七绕八绕的来到了一个地方,这里像是一个小花园,阿赤轻轻挣了一下,千野优羽反应过来,俯下身把阿赤放在地上。
  阿赤唧唧叫了一声,毛长了一半的尾巴甩了甩,直接窜进了花园里,小小的松鼠一下子就被灌木丛给挡住了。
  “阿赤!”千野优羽赶紧叫了一声,一时间也顾不得什么别人的花园不要踩了,他一只手扶住坐在自己头顶的阿GIN,也钻进了花园里。
  虽然这个小花园占地并不大,但是这只是对于宠物养殖基地来说,事实上也有一间房子这么大,千野优羽一时间还真没看见阿赤在哪里。
  难道阿赤是松鼠天性萌发,带他来体验大自然吗?
  千野优羽站在花园里,一时间有些懵。
  幸运的是很快就有人拯救了他的无措,比他还要先离开山田社长办公室的安室透也出现在了小花园外。
  “优羽君?”安室透的声音里并没有诧异,反而透露出了一股理所当然的感觉,似乎他跑了这么远出现在这间小花园里是一件非常合情合理的事情一样。
  安室透跨进了小花园里,走到了千野优羽的身边,他看起来与之前不太一样了,似乎是经过了什么心灵洗礼,在千野优羽面前的状态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显得从容。
  千野优羽注意到,安室透对着他的头顶看了好几眼,随着次数的增多,样子也越来越放松,像是在进行什么脱敏治疗一样。
  “你也发现了吧。”安室透自然地说道,仿佛自己说的是什么特别容易让人懂的话一样,“居然比我还要先找到这里,我就知道,你果然不是一般……”
  安室透未尽的话语停留在了唇齿间,自动消音了。他刚刚的自然从容仿佛打了水漂,一下子又变得僵硬起来,脸色几乎比山田社长还难看。
  “透君,你怎么了?”千野优羽看到安室透这个样子,也没心情问他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他担忧地看着安室透,伸出手想试试他额头的温度。
  但是安室透猛地后跳了一步,跟他远远地拉开了距离,仿佛他是什么丧尸病毒携带者一样。
  ?
  千野优羽迷惑了,同时又感觉到了熟悉的裤腿被拉扯的感觉,果然是阿赤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
  阿赤爬到千野优羽的肩膀上蹲着,伸出两只小爪爪整了整自己有些歪了的针织帽,小心地将那朵小白花移到了最明显的地方,然后一双墨绿色的杏仁眼朝安室透看了过去。
  千野优羽轻轻挠了挠阿赤的下巴,阿赤的尾巴左右摆了摆,他这才回过头去,对上了安室透复杂的表情。
  “这是阿赤。”虽然安室透看起来有点奇怪,但是千野优羽并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安室透是个好人。
  会主动帮邻居打扫卫生的人怎么可能不是好人呢?
  于是千野优羽干脆将头顶的阿GIN也捧了下来,然后将两只鼠鼠一起抱在怀里,眼睛弯弯地看着安室透:“它们很可爱吧,你可以摸一摸它们的头。”
  --------------------
  作者有话要说:
  透子:退!退!退!


第14章
  虽然千野优羽觉得自己说的话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安室透的表情却一下子复杂得好像千野优羽要他出卖肉体和灵魂一样,而更离谱的是他竟然真的站在原地思考了起来。
  那副被胁迫的表情让千野优羽感觉站在他面前的自己,像是一个威逼利诱纯情处男出卖身体的坏东西。
  这让千野优羽不禁感到了一丝迷惑,他开始回忆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想破了脑袋也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莫非是……
  “透君,你是对鼠类小动物过敏吗?”千野优羽有些迟疑地说出了自己的推论,他不是很自信,但是除了这个理由,他也想不到别的理由会让安室透变成这样。
  安室透挑起了眉头,又看了看分明在互相抓挠,却因为千野优羽在抱着它们而不敢有大动作,只好将斗争范围圈在小小的爪子与软肉之间的两只鼠鼠。
  千野优羽一丝异样都没有发现,但是从安室透的角度看得清清楚楚,阿GIN的小爪爪紧紧地掐着阿赤的尾巴尖尖,而阿赤的小爪子也紧紧地掐着阿GIN腰侧的软肉。
  两只鼠鼠睁着如出一辙的墨绿色眼睛放空地看着前方,豆豆眼和杏仁眼里都渐渐溢满了生理性的泪水,但爪爪却一点要松的意思都没有。
  “噗——”安室透忍不住笑出了声。
  千野优羽顿时更加迷惑了,他只是问安室透是不是对鼠类生物过敏而已,为什么安室透要笑?他问的问题难道很好笑吗?
  安室透眼神漂移了一下,将视线重新落在了千野优羽脸上,不去看他抱在怀里的两只鼠,这才恢复了表情管理,诚恳地道了歉:“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要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