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跟昨天的一样。”千野优羽想到了昨天的美味三明治,突然觉得肚子饿了起来。
  安室透接了订单就去忙碌了起来,他不止是这家餐厅的服务生,还是这家餐厅的大厨,因为一手好厨艺,甚至让原本平平无奇的波洛咖啡厅变成了远近闻名的网红咖啡厅。
  千野优羽环视了一圈店里,发现少了个人,他侧过问正在忙着做三明治的安室透:“梓小姐今天不在店里吗?”
  他很感激昨天安室透和榎本梓对他的帮助,今天想要先口头好好感谢一下两人,等以后有了钱再考虑请他们吃饭。这也没办法,他现在剩下的钱也就够他一个人生活一个月而已,实在是负担不起别的消费。
  “梓小姐今天请假了。”安室透将三明治装盘,放在了千野优羽的面前,他看起来很喜欢狗,一边趴在柜台上跟千野优羽说话,还一边探出头去看趴在地上的阿伏。
  在他看到阿伏的一瞬间,阿伏似有所感,也抬起了头,那双戴着墨镜的漆黑狗脸与安室透两面相对,阿伏的眼神藏在墨镜后,看不出来眼神里的情绪,倒是安室透的眼神变化了一瞬。
  “你这狗……”安室透欲言又止。
  千野优羽随口问道:“阿伏怎么了吗?”
  “……没什么。”安室透摇摇头,看不出情绪。
  可能是前一天的劳动量太大了,千野优羽很快将几个三明治吃完了,对安室透道了别后牵起阿伏走向店门口。
  安室透目送着他们离开,却见千野优羽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黑发。
  “抱歉抱歉,我好像忘了付钱呢。”黑发的俊秀年轻人这样说着,一只手拿着牵引绳,另一只手开始翻口袋。
  或许是一只手不太好操作,他拿出钱包的时候,口袋里掉出了好几粒细小的东西,金属质地,圆圆的像是纽扣一样,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叮——”
  安室透的视线随着那几粒小小的“纽扣”落在地上,瞳孔微不可查地缩了一下。
  “啊,抱歉抱歉,这是阿G……这是我不小心在家里找到的东西。”本打算说阿GIN,但是千野优羽想起来他出门前才向阿GIN道歉,不会怀疑它乱咬东西。他不能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主人,只好把这个锅背了下来。
  安抚地摸了摸阿GIN的脑袋,千野优羽转头看向安室透,发现安室透的脸色有些许苍白,他不禁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
  --------------------
  作者有话要说:
  透子:……


第7章
  从波洛咖啡厅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这也勉强算是一日之计在于晨吧。
  千野优羽牵着阿伏,站在斑马线前犹豫了好一会儿。
  他向安室透打听了一下,最近的宠物店也离这里有很远的距离,至少是完全不用想着走着过去的距离。而猫舍狗舍什么的这附近也没有,米花町这类的店铺好像很少,倒是附近有一家规模还算不错的宠物养殖基地。
  于是千野优羽准备带着阿伏和阿GIN去宠物养殖基地看看,据说这种宠物养殖基地是各大宠物店的宠物来源,如果可以的话,他觉得也可以在宠物养殖基地买一只宠物回来,当然了,也不知道老板愿不愿意单独卖给他一只。
  只是,如何去宠物养殖基地又是一个难题,如果走着去的话,距离有点远,作为一个并不精通运动的前大学生,他几乎没走过这么远的路,而公共交通工具的话他肯定也不能坐。
  ——阿伏实在是太大了,肯定不能带上去。
  打车就别想了,根本没钱,而租车的话也很贵,一天要大概6000円呢,还是那个老问题,他没钱啊。
  唉,看来只能走着去了,千野优羽默默叹了口气,牵着阿伏往安室透嘴里的宠物养殖基地走去。
  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吧,反正阿伏这体型,每天也是需要溜的吧。
  时间渐渐走到了12点,然后走到了14点,一身浓密黑毛的阿伏已经将舌头伸出来喘气了,而阿GIN似乎也嫌阿伏的皮毛吸热,他选择钻到了千野优羽的衣服口袋里,只露出了半个脑袋,一双豆豆眼盯着也累得一批的千野优羽看着。
  好在终于要到了,千野优羽呼了口气,他已经远远看见了宠物养殖基地的大门,漫长的马拉松终于到了终点,他几乎喜极而泣。
  就在他准备上前敲响宠物养殖基地的大门时,突然听到附近传来了一声细微到几乎听不清的叫声。
  千野优羽停下了脚步,冲着阿伏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阿伏将舌头收了回去,不住呼呼喘气的嘴巴也闭上了。
  千野优羽侧耳倾听着,想要再次捕捉到那个声音,但是过了很久,也没听到这个声音再次响起来,这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就在他要放弃时,阿GIN吱吱叫了一声,它从千野优羽的衣服口袋里爬了出来,跳到了阿伏的头上,拍了拍阿伏的耳朵。
  热得趴在地上的阿伏立刻精神了起来,它刷得一下往前跑了起来,却忘了它还是套着牵引绳的,绳子的另一端在千野优羽的手上拿着,于是千野优羽猝不及防之下被拉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吱吱!!”等千野优羽勉强稳住了身体,就见阿伏委委屈屈地蹲在地上,一只超大的狗狗缩成了小小的一团,被自己头上的仓鼠小团子啪啪啪地拍脑袋。
  见千野优羽走了过来,阿伏从鼻子里呼出了委屈巴巴的呜呜声,却被阿GIN又在头上抽了一巴掌,它不敢呜了,但是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抽噎了一声,从鼻子里抽出了一声响亮的驴叫。
  眼泪,流了下来。
  这也太委屈了,千野优羽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阿伏的脑袋,他大概知道阿GIN为什么会生气,于是他半蹲了下去,凑过去狠狠地亲了一口阿GIN的小脸蛋,挺直的鼻子撞到了阿GIN,将它一下子怼翻在了阿伏的脑袋上。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于眼熟,等千野优羽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埋在阿GIN的肚皮上准备吸第二口了。
  “吱吱!”阿GIN气恼地叫了一声,似乎是对阿伏发出了什么指令,阿伏顿时乖乖地往前走了起来,顺便带着阿GIN脱离了千野优羽的魔爪,不过这回阿伏的步伐变得缓慢了。
  千野优羽只好跟着它们一起往偏离宠物养殖基地的方向走去。
  很快他就知道阿GIN为什么带他往这个方向走了,随着离一个排水渠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地传来了一阵虚弱的喵喵声。
  千野优羽往前跑了几步,在排水渠里发现了一只脏脏的灰色团子。
  它看起来瘦小极了,也虚弱极了,贴在地面上,只是凭借着强大的求生欲,在污淖的排水渠里挣扎着发出叫声。
  千野优羽将牵引绳扔在地上,跳进排水渠里,伸手将瘦弱的猫咪给抱了出来。
  它实在是太瘦小了,让人有些不知所措,千野优羽将猫咪抱在怀里,感觉着这只小动物的呼吸都在逐渐减弱,它似乎感觉到了自己被人救助了,虽然虚弱,却还是挣扎着侧过头,微微蹭了蹭千野优羽的拇指。
  得带它去宠物医院才行!
  千野优羽往回跑了几步,想要去打车,但是猛然想起阿伏和阿GIN,阿GIN还好,但是阿伏实在是太大只了,趴在地上都快有一个成年人大了,出租车也不知道敢不敢载它。
  就在千野优羽为难的危急时刻,一辆车停在了他的面前,车窗落下,驾驶座上的年轻男人有着一头深褐色的头发,蓝色的双眼显得很温柔。
  “你好,你似乎需要帮助?”这个男人微笑着问道。
  千野优羽点点头,冲他示意了一下怀里虚弱的猫咪,这时阿伏也驮着阿GIN走到了千野优羽的身边,它笔直地蹲坐在千野优羽脚边,头几乎够到了千野优羽的胸口处。
  褐色头发的男人立刻懂了,他没有犹豫,将后座的车门打开:“上来吧,你坐副驾驶,让你的狗坐后座,这附近有一家宠物诊所,我和老板挺熟的。”
  “多谢。”千野优羽也没有犹豫,他坐上了副驾驶,同时阿伏也爬上了后座,阿GIN从阿伏头上跳到了前座的靠背上,它没有直接坐上千野优羽的肩膀,只是坐在靠背上,盯着千野优羽怀里的猫咪看着。
  “别担心,它会好起来的。”车主挂着温和的笑意,一脚油门车子就飙了出去。
  阿GIN稳稳地站在靠背上,但是看着千野优羽担心的样子,又有些不爽,干脆跳到了他的头上,蹲坐在蓬松的黑发间。
  “我叫做千野优羽,谢谢你的帮助。”千野优羽再次感谢道。
  “我想无论是谁看到这一幕都会停下来帮助你的。”车主笑着说道,“我叫做新出智明,职业是一个医生,可惜我并不会兽医。”
  新出智明说的宠物诊所果然很近,千野优羽一路抱着虚弱的猫咪,根本不敢换姿势,生怕一不小心它就没了,等车子一停稳,他就冲了出去,阿GIN稳稳地坐在他的头上,只留下新出医生和阿伏面面相觑。
  “额……你好?”狗主人在的时候还好,但是千野优羽已经冲出去了,单独跟一只超巨大的长相凶恶的狗子共处一室,新出医生后知后觉地为自己的生命安全祈祷起来。
  好在千野优羽将猫咪送来得及时,而检查后发现猫咪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疾病,这么虚弱纯粹是因为它没有进食,饿的。
  在医生的看诊下,猫咪很快恢复了活力,已经可以自主趴着舔食营养膏了,千野优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只金吉拉,品相还不错,也不知道怎么落到了这个地步,还好遇见了你,好心的客人。”
  宠物医生是一个中年男人,他一边笑眯眯地夸奖了千野优羽的爱心,一边毫不留情的报出了天价的看诊费用,这堪称离谱的数字让千野优羽一下子愣住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抿紧了嘴唇。
  “吱吱!”蹲坐在千野优羽头上的阿GIN叫了一声,宠物医生愣了一下,他看向了阿GIN,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冷汗刷地一下流了下来,态度发生了巨大转变,一下子真诚了起来。
  当新出智明终于跟阿伏一起走进了宠物店,笑着对宠物医生说着“小林,这位是我的朋友哦,你可不能像对别人一样宰客”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一幕。
  医术很好就是爱钱,宰客宰得毫不留情导致诊所风评和生意都很差的小林医生站在千野优羽面前,躬着身体双手接过不说是优惠了,简直就是低廉的看诊费用,脸上还堆满了笑容,虽然这笑比哭还难看。
  “这不是新出嘛,怎么想到带客人来我这里了呢?”小林医生转头看向了新出医生,语气堪称阴阳怪气,却在看到新出医生身后时眼角猛地抽了抽,朋友的到来本该给他勇气,但是朋友的身边还跟着只巨型黑犬,在他阅狗无数的眼睛看来,这只狗绝对不是花架子,咬死人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巨型黑犬走到了千野优羽的身边,乖乖地蹭了蹭他的腿。
  小林医生的笑容更加扭曲了,他颤抖着手将手里的看诊费用又递了回去:“哈哈,救治可怜的流浪猫我辈义不容辞,这些钱留着给猫买点营养膏补补吧。”
  最后千野优羽没有收回看诊的钱,但是用进货价在小林医生的诊所里买了猫咪需要的物品,包括食物和一些药物之类的。
  新出智明看得叹为观止,他这位朋友什么都好,就是及其爱钱,不挣钱跟要他命一样让他难受,没想到这次居然主动做起了慈善。
  果然,善良是这个世界的通用语言,只要怀抱善意,就连葛朗台都能被感化成为天使。
  善良的新出医生这样想着,看着自己朋友的背影满是感动。
  因为猫咪并没有大碍,所以千野优羽很快就可以将猫带回宠物店里,他提着笼子,跟新出医生一同走了出去,身后的小林医生狠狠地松了口气。
  “我送你回去吧。”新出医生对千野优羽的印象很好,主动提出送他回家。
  千野优羽也不矫情,他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蹲在自己头上的仓鼠,笑着道谢。
  他确实急着回到宠物店里,一是要照顾虚弱的金吉拉,二是他的手机发出了提醒,任务已完成。
  他刚刚看了一眼,奖励了他一张角色卡,这让他好奇得不行,这次能抽出什么样的小动物呢?


第8章
  与新出医生交换了联系方式,千野优羽带着宠物们回到了店里,新出医生人真的太温柔了,米花町的人都是天使吧!
  本来还邀请了新出医生进来坐坐,但是他说自己还有别的事情,下次再来拜访,在离开前还笑眯眯地告诉千野优羽,毛利侦探一家人都很好,如果有困难的话可以找他们委托,无论是什么事他相信都可以解决的。
  千野优羽只是笑了笑,他的困难就是没钱,难道这是找侦探可以解决的事情吗?
  将装着金吉拉的笼子放在了地上,千野优羽打开了笼子门,将猫猫放了出来。
  猫猫有些胆怯,缩在笼子里半天不敢往外走,千野优羽伸出手,它就上前蹭蹭千野优羽的掌心,但是千野优羽将手收回去的话,它也缩回了笼子深处。
  想起小林医生之前交代的,如果猫猫不敢出来的话,也不要强求,将笼子放在角落里,在笼子附近放好食盆和水,还有猫砂盆就可以了,不要一直去逗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