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于是一家人跑到最北边去了。
  玩了小半个月,在当地机场飞夏市时,裴洪豪说:“你们暑假还有半个月就结束了,要不要去京都玩玩看看?”
  他家儿子拐了小秦,于情于理裴洪豪还是对亲家操点心的。
  不能让人家觉得裴家不懂事。
  “好。”秦池野没问题一口答应,其实他也想回一趟京都。
  裴岭和秦池野去了京都,裴洪豪李文丽带着赔钱回家。赔钱一看哥哥都跑了,对学习的兴趣一下降低,没有了之前的高涨。
  李文丽见状松了口气,小孩还是要多玩。
  秦诏是五月份做的手术,没通知秦池野,做完了以后才说的。秦池野当时在电话里硬着说了声知道,能听来是生气。秦诏倒是挺高兴的,说:“放心,还没看到你考上大学毕业接受秦氏——”
  “没事,手术很顺利。”
  秦诏最终没说什么晦气的话。
  但秦池野听出前面话的意思,在生命面前,因为做手术没通知他这些不愉快就没了。
  距离上次手术也就不到三个月,秦诏一改往日严肃、忙碌工作状态,是有认真在休养,就像他说的,没看到秦池野一切顺利前,会坚持的。
  工作大部分都交给了邱助理。
  秦池野和裴岭到了京都秦宅,还是一如既往的生活、学习,每天和秦诏吃饭时聊聊天,时间也不久,彼此相处都自在。
  月底开学前两人返回夏市。
  高三开学了。
  进入了高三,比高二时气氛还要紧张严肃。单是周现,暑假结束返校回来,瘦了一圈,自己比划说瘦了十三斤。
  “天天去补习班,每天晚上还要学,我就盼着开学。”周现诉苦。
  上学比放假还轻松。
  像周现这样的家里都开始抓了,更别提其他同学。整个二班,整个暑假没有不上辅导班,或者家里请家教的。
  “裴神我看你动态了,你去哪里玩了?真羡慕,这个时间还能出去玩。”同学说。
  “裴神家可是快乐学习。”不由生出一种为啥我爹不是这种学习宗旨的失落感。
  裴岭:“去漠河玩了一圈,那边天气比较凉爽。”看大家羡慕的脸庞,裴猫猫微笑说:“其实也没有一直玩,我七月的时候也请了老师在家学习。”
  大家听了兴奋了。
  这可是裴神啊,原来裴神也在学习,那就不光是他们苦逼了。
  “没想到裴神私下也这么用功,果然学习好要天赋还要努力。”
  “不是说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么。”
  裴岭嘻嘻,“嗯,理论物理还挺有趣的。”
  “???”
  “什么物理?”
  “……好像是大学的课程。”
  全班:震惊中默默闭嘴了。
  裴神还是牛哇。
  在他们被高中课程日夜折磨的时候,裴神已经学习大学的内容了。
  裴岭演了一把,过足了瘾,开心了。
  过了个暑假,时间是久了,对苏夏没有最初事情爆出来时那么排斥和话题度高了,那也是因为大部分同学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懒得针对谁一直注意谁。
  但也没回到最初,对苏夏包容热情。
  就是普通同学范围,玩不来的就不玩,必须要交流的那就交流。其他没什么了。
  可这些不是苏夏想要的。
  留在英华,之前一直努力营造出一种好人缘,去帮助别人,为的就是笼络人脉,可现在显然是没有了。
  最可怕的是困兽之斗、进退两难。苏夏早都知道裴岭开始学大学内容,知道裴岭聪明,知道他在学习上比不过,现在也不想交好,因为对方不喜欢厌恶他。
  也知道以裴岭的家世,他根本没有‘斗’的本钱。
  明明什么都知道,但无法抗衡,陷在这种情绪中,苏夏很痛苦。
  在这样痛苦的情绪中,苏夏的成绩并没有高二时那么猛,有时候题难一些,直接跑到中游去了。
  赵钰找苏夏谈话好几次都不起效果,终于在期末那次成绩下滑严重时,建议苏夏父母给苏夏转学比较好。
  但只剩一学期了,转学又能去哪里,还要重新适应,苏夏父母不同意。
  其实赵钰也不知道这么做好不好,苏夏父母拒绝就不提,只是给对方说让好好注意苏夏的情绪。
  而秦池野在高三上学期期末考试中,终于进了百名榜。
  第九十八名。
  裴猫猫高兴的给群里发了好几次红包。特意找了借口没有回家,留在他和秦池野的家里,裴猫猫撩拨撒娇说晚上害怕要一起睡。
  秦池野同意。
  然后两人抱着单纯的睡了一晚。
  裴岭:……
  早上起来,秦池野在被窝的身体微微退了些,裴岭注意到去贴,果然感受到了一股‘力量’的顶,十分兴奋了。
  小秦同学对他是很有感觉的!
  裴岭兴奋抬头,就看到校霸在做呼吸平复冷静下来,顿时:……
  “你别撩我了,乖。”秦池野低头亲了亲小岭的额头。
  裴猫猫很凶,“我就要!”
  两人就闹成了一团,最后裴猫猫pp又有些轻微‘擦伤’的痛,哼哼唧唧赖秦池野,说:“好痛哦~”
  “让你惹我。过来。”秦池野拍了下腿。
  裴岭就乖乖过去趴好,等着上药。
  嘻嘻嘻~
  从这天后,裴岭就知道,跟百名榜没关系,在没有毕业前,两人不可能做完整全套,略略失望之后就开始嘚瑟起来了。
  他可以使劲儿的撩拨秦池野!
  可以使劲儿在这方面作了!
  还挺好玩的。
  每次撩完秦池野就跑,看秦池野拿他没办法,要是惹的太过分了,被秦池野逮住后,裴岭‘吃’了几次亏,乖了一段时间,然后继续。
  秦池野对此是甜蜜的甜蜜,倒是没有烦恼。
  寒假两人考了驾照。裴岭还有两辆跑车呢。
  抓紧时间学习、考驾照、回京都过年看秦叔叔/爸爸,两人时间安排的很满很充实,终于到了高三下学期开学。
  赵钰给班里挂了个日历,每天撕一张,距离高考还有XX天。
  裴岭十九岁生日时就一家人过了,没有办宴会派对。裴洪豪先是不同意,但听到儿子给他画大饼,说等高考结束,清北上门邀请他去学校时,可以轰轰烈烈办一个。
  裴洪豪一想,这多有排面啊!
  一定得给儿子安排上。
  现在裴洪豪李文丽俩人没想过裴岭会考不上的可能。
  不可能的!
  裴洪豪可是比裴岭这位考生还要紧张和期待高考,在这种氛围中,终于迎来了誓师大会。
  在裴总的带头下,上次加的那个群,家长们很积极的。
  女同志们商量穿统一的旗袍,旗开得胜!
  男同志们手拿小旗,额带必胜。
  在这种高涨又紧张的情绪下,高考来了。
  前一天,秦诏就过来了,裴洪豪接的,没住裴家,住的是酒店,整个一层秦总给包了,距离两位孩子考场很近。
  英华的学生大部分被分在了一个考场学校。
  当天下午两家人坐下吃了个饭。
  “小岭小秦你俩别吃海鲜,小心闹肚子,今晚早点睡啊。”
  李文丽已经安排人换了家里常用的四件套了,还有洗漱用品都是俩孩子用的牌子。
  “咯咯我有礼物~”赔钱送了手绘的加油卡片,给哥哥一个大的,从包里掏出个小的,给大哥哥,“也有大哥哥的~”
  一看大哥哥秦池野的就是练手画的。
  秦池野狠狠揉了把赔钱的脑袋,“谢谢你啊。”
  赔钱捂着脑袋跑掉。
  秦诏看这一家的相处,在他看裴洪豪略有些婆妈絮叨了,但不知道怎么的,手上给秦池野夹了筷子菜,“别紧张。”
  秦池野:……并没有紧张。但他吃掉了碗里的菜,点了下头,说:“知道。”
  秦诏就笑了下,“小岭也是,轻松些没问题的。”
  “秦叔叔放心吧,您就等着吃我和秦池野的酒席。”裴岭仗着考试在即他爹不会凶他,贫了下。
  裴洪豪李文丽:……
  反倒是秦诏笑说:“好啊,早早定下挺好的。”
  “我是说升学宴。”被秦叔叔承认了,裴岭反倒不好意思贫下去了。
  秦池野没说什么,只是吃完饭,两人回到房间休息。秦池野看了眼裴岭,认真又装作自然的说:“其实早早定下挺好的。”
  “……”裴岭笑出了酒窝,眼睛弯弯的,拖着音调说:“哼哼,你都不听我的,我还要继续考察考察你。”
  秦池野皱眉,“考察什么?”
  “那什么,床上和不和谐。”裴岭是真的仗着明天高考才敢这么干,“谁知道校霸会不会不行~”
  秦池野脸是黑了。
  “等高考结束。”
  裴岭:……有点点害怕,又很多期待~
  高考两天,第一天大晴天,第二天开始暴雨,教室闷热,还不开空调,怕吹坏学生,只有风扇。
  裴岭是掐着点,提早交卷想出来上车吹空调。
  考场门口有记者,蹲守第一个出来的学生,镜头一怼,发现是裴岭,更兴奋了,这可是出了名的高三考生。
  “同学叫什么?”
  “你是第一个出来的,这次的数学你觉得难不难?有没有信心?有意向报考哪里?”
  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裴岭穿着T恤牛仔裤,清清爽爽的帅气干净,对着镜头微微一笑,说:“裴岭。不难,我觉得很简单。清北二选一还没定。”
  记者:“……”
  对着裴岭同学,也说不上来好大的口气。
  后来高考结束,成绩正式出来。其实裴洪豪是早两天知道的,因为清北两所学校给他打电话。
  裴岭考了全省第一。
  这种分数,内部早都知道,学校抢先下手争的。
  裴洪豪是很高兴,特意空了时间接待从京都来的两所大学招生老师,等正式放成绩后,浣熊集团上下员工又有福利了。
  这次红包竟然有八百八。
  【大少省第一。】
  【大少微博更了,快去,太牛了。】
  【不出所料大少又上了热搜,还有上次的采访。】
  【我爱大少!!!】
  【大少男朋友怎么样?】
  秦池野的分数可以上清北,没裴岭那么一骑绝尘的高,但高二上半学期时,校霸还是倒数第一,一年半的时间,这样的成绩,可以说是个奇迹了。
  微博上热热闹闹了一回,曾经内涵裴岭靠着裴家黑箱综艺节目成绩的人没有话说了。现实中,浣熊集团员工也高兴了一回。
  升学宴。
  裴洪豪挑了个吉日,八月八号,在夏市最豪华的酒店举办的,包了整整四个厅,什么商业合作伙伴、多年老友,熟的不熟的都给发了帖子,裴岭的同学、老师、朋友,还有小秦那边的。
  秦诏也在。
  四个大厅布置的喜气洋洋,到处都是红色的,门口横幅写着:祝贺裴岭、秦池野两位同学考上心仪大学。
  张嘉琪进来的一瞬间都恍恍惚惚,揪着林可的胳膊,说:“这怎么感觉吃野哥和裴神的喜酒……”
  “我也觉得好像。”
  哪位来宾进来不说一声恍惚在办喜宴。
  夏市裴洪豪本来就有面子,这次还有秦诏,发了帖子的都赶到了,四个大厅坐的满满当当的,热热闹闹。要是以前,秦诏觉得烦躁吵杂,现在竟然也觉得热闹,喜庆。
  一起应酬,听着宾客夸赞他儿子,秦诏难得情绪外露,笑说:“是啊,没想到他这次成绩考的这么好。”、“是聪明,从小就聪明。”、“没怎么教,我儿子,可能遗传好。”
  裴洪豪偶尔听了一耳朵,心想看不出来啊,秦诏比他还能炫。
  那他得加把劲不能落后。
  可算是过了一把秀儿子的瘾。
  英华老师同学安排在一个厅,秦池野和裴岭俩人穿着情侣装——也不算,黑白T恤牛仔裤,看上去和谐,用张嘉琪的话来说:真成喝喜酒来了。
  这样打趣,野哥竟然没说他。张嘉琪胆子就大了。
  俩人敬老师饮料,张嘉琪在旁边一桌就起哄,嗷嗷叫说新郎新娘子敬酒了~
  裴岭:……
  还挺高兴的。
  大家都考上了心仪/目标大学。张嘉琪竟然决定学医,算是从家学。林可学计算机,考到了南边城市,是一所普通的一本大学,分数线刚擦边过,但对林可来说和做梦一样。
  赵卓涵去了林可去的城市,不过不是一所大学,赵卓涵学的金融。
  李有清也是首都,学天文学。
  周现考了个二本,不过家里打算送他出国。
  ……
  整个七八月,同学们几乎都在吃升学宴。
  除了苏夏,苏夏像是消失在二班同学中,听刘敏说,苏夏其实考的也还行,起码是个一本,虽然不是双一流。
  不过很快话题就换到别的上面了。
  裴神去了清华,校霸去了北大。
  一个学物理,一个学管理。
  “英华风云人物,咱们学校荣誉墙上贴着呢,裴神和校霸照片挨着,像是情侣装,学校竟然能这么干,也是没脾气。”
  “那也没办法,清北俩所大学,就算谈恋爱又怎么样,反正成绩提高了,今年招生特别好招听说。”
  “裴神可是省第一,咱们老班一直笑就没停过,听说一班老郑脸都快被打烂了。”
  “还是裴神牛批啊。”
  “野哥也很牛。”
  “配一脸配一脸。”
  九月。
  京都清北两所大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