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死了按。小秦的亲人不多了。
  整个夏市叫得上名头的都请了。
  裴洪豪得意,又能炫一把儿子了。一家早早一个月前订了礼服,小赔钱可是亲自选的,他的房间有个日历本,妈妈给他的,每天醒来先花一颗小星星,花小花花的是哥哥生日。
  小赔钱每天等啊等啊,终于看到小星星快挨着小花花了。
  开心~
  裴岭生日在周四,他爹妈说要办,想想答应了。他以前不爱参加这种宴会,可现在不同了,他爹爱炫他,他也爱炫~
  真好!
  裴岭请了全班同学——除了苏夏。
  周四提早一节课他和秦池野请假回裴家别墅。家里别墅已经装点好了,专门请的服务人员,还有大厨师。
  整个大前院张灯结彩,绑着彩灯、气球,气球还是卡通的。
  裴岭看了以为今天他过六岁生日,不过很高兴,说明在爹妈心里,他永远都是小孩纸。
  晚上七点多,宴会客人到场。
  张嘉琪和同学们都来了,还有周现、赵卓涵、李有清,上次打篮球四班几个。
  五月多的傍晚,温度适宜,就在大前院举办的。
  人多热闹。
  裴家还准备了烧烤。用周太太的眼光看,这个派对不协调,乱搞嘛,小孩子成年礼就该郑重严肃一些,结果院子里还请了流行乐队唱什么摇滚。
  但今时非往日,即便是往日,周家对着裴家也要体贴客气些的,更别提现在了。
  裴家大儿子竟然和秦池野谈恋爱,秦诏还不反对,很是支持。
  周家两口子没话说,只能捧着。
  其实裴家发出去的邀请函写了,宴会着装小礼服或者舒适自然。
  所以来宾没也没穿的特别隆重,女士都是膝盖以上的小礼服,五月的晚上有点风,微冷,搭个小外套就行。一进裴家,纷纷松了口气,看来今日穿着是合适的。
  宾客带的孩子倒是很喜欢今晚的宴会,少年少女看到唱歌的乐队时,有的兴奋地尖叫了。
  “妈,是我喜欢的BO乐队!”
  “我不和你们大人说了,我去听歌了!”
  来的路上还不喜欢不想社交,现在跑没影了。
  大人们照旧是寒暄客套,孩子们,不管大的小的都能找到扎堆的玩处。大人们一看就知道,这场宴会裴家还真是费了心,就是给裴岭办的,而不是借着裴岭十八岁生日名目谈生意谈合作社交的。
  于是今晚不聊那些公事,就说说日常,闲聊,夸夸裴总大公子。
  与此同时,微博上#BO是裴岭生日宴会唱歌嘉宾#上了热搜。
  BO是去年大火的选秀男团乐队,一共五位,主唱、键盘手、贝斯手、鼓手、吉他手,加上会创作,有三首出圈的热门歌,加上年轻帅气,很火的。
  是来参加宴会的同学们/宾客孩子忍不住放上网炫耀的。
  【点进去真的是BO我酸了。】
  【现场也好好听,好有实力。】
  【裴岭生日,请我蒸煮去现场唱歌,我什么时候才可以。】
  【不愧是大少,排面!】
  【好想问问,多少钱才能请到BO?他们团很火的。】
  【有人脉,据说是BO有裴家一款产品的合作代言。】
  【那就是真金主爸爸了。】
  【羡慕裴神的同学。】
  这一切苏夏都看到了,整个晚自习教室只有他一个人,没办法静下心做作业,一直在偷偷刷网,看到那些羡慕的、吹捧的言论,心就像是被啃噬一样。
  裴岭十八岁的生日宴会,用两个字总结就是:热闹!
  四个字就是:热闹开心!
  等八点切蛋糕时,裴岭和秦池野都换了正装,他穿的白色,秦池野是黑色,两人是一款的西装,但穿在身上是两种味道。
  裴岭很矜贵清高的味,秦池野就冷和野的气势。
  配一脸。
  然后就是收礼物,礼物堆成了小山。
  吃着烤肉唱着歌,裴岭现在是可以喝酒了,背着秦池野偷偷喝了两杯特调鸡尾酒,味道不错。
  九点半宴会结束,裴家安排车子送裴岭同学回家,这是一定要送到的,还要确认一下。
  之后收尾有负责人忙,裴洪豪喝的有点高,主要是太高兴了,秀了一圈儿子,谁夸裴岭,他就喝,喝着喝着就高了。
  李文丽搓了一顿,洗了澡,现在躺床上早早睡。
  赔钱也被阿姨哄睡了。
  于是当裴岭双颊红扑扑,扑在秦池野怀里,揪着秦池野衣领要亲亲,故意撩人,被秦池野送回楼上卧室时,裴岭还揪着不放,不许秦池野睡客房!
  “你给我洗澡嘛~”
  “万一我要是溺水了怎么办呀!”
  秦池野看怀里的小醉猫,想确实是危险,喉-结滑动了下,只能送裴岭去洗澡,只是他不敢看,目光偏开,被裴岭捧着脸移回来。
  之后的事情就脱离原本轨迹——秦池野想帮裴岭洗完澡哄睡回客房的。
  两人没真的做完全套,裴岭酒醉的情况下,秦池野不会这么干的,而且他还没考上百名榜。
  但该尝的也差不多了。
  主要是裴岭醉了后就很粘人,特别胆子大,只管到处点火撩拨。把秦池野逼狠了,在浴室里狠狠的、强势的下着命令。
  “站好。”
  “不许乱动。”
  “腿。”
  浴缸的水‘脏了’不能用,现在两人在花洒下。裴岭就乖乖站好,浑身皮肤都有些粉,一条腿还蹭秦池野的腿,哼哼唧唧说:“秦池野,我腿软站不住~”
  秦池野根本拿裴岭没办法,最后只好抱着裴岭,洗了个囫囵澡。
  第二天早上。
  裴洪豪看到小秦从儿子卧室出来,一张脸面色复杂,在看到儿子走路如风,半点异常都没有,反倒是小秦走路有些不对劲——
  这?
  裴总不知道。
  那是因为晚上裴岭睡觉不老实,搭了一晚上秦池野的腿,秦池野又爱的很,哪怕早上起来腿麻了也没让下去。
  于是裴总觉得辛苦小秦了。
  小岭也太不应该了,这才成年就——
  算了算了,孩子自有孩子福。
  半个月后。
  BO男团宣了一款软件代言,但这不是浣熊集团的产业,而是耳熟能详的秦氏集团。
  【这?】
  【那什么,裴神的男朋友好像姓秦……】
  【???】
  【卧槽不会吧?这么猛的吗。】
  【如果是,真的是强强联手了,哪怕儿子搞基也是高级的。】
  【……之前嘲我哥哥抱大腿,我现在想说这种粗壮的金大腿,别人想抱还要排队的。】
  【裴神其实可以看看我们女鹅。】
  【也能看看我家小演员。】


第172章 如何成为男友172
  裴岭成年后,日子好像也没什么太大变化。
  也不对。
  以前秦池野还挺‘保守’的,两人住一起都是分房睡的,他要是洗澡,秦池野绝对不会偷看/借着拿东西‘巧合’闯进来,这些行为通常都是裴岭自己干的。
  他洗澡从不关门。
  嗯嗯,秦池野洗澡也不关门。嘿。偷看的裴猫猫还是很高兴的。
  秦池野越是这样‘正直’,裴岭越是喜欢撩拨秦池野,因为他知道,不可能发生什么,所以举动就很大胆。
  成年生日那晚,裴岭是有醉意但没失忆断片,早上醒来还挺高兴,这可是重大突破。之后回到学校上学,两人还是分房睡,一如既往的打卡学校、食堂、家里穿梭。
  ……也是有点变化的。
  裴猫猫故意逗狠了秦池野,被秦池野一手搂着腰亲,空气都开始稀薄,裴岭最后气喘吁吁先认输,说秦池野欺负人!秦池野体育好,以前打篮球满场跑都不怎么休息,更别提五千米不在话下,体能好,肺活量好,亲完了他觉得缺氧,秦池野没事人一样!
  可恶!
  两人是没做到最后,但也互相帮助更亲密了。
  裴岭嘴巴有些麻,说:“你看是不是破皮了?”
  “我腿上皮肤也疼。”
  裴猫猫凶巴巴的说。
  “你给我上药,我看不到地方。”
  秦池野就哑着嗓子说:“好,我来,你乖别乱蹭。”
  “就蹭!”裴岭逆反哼哼说。
  然后就被拍了下脑袋,很轻很温柔那种。
  秦池野语气危险说:“别惹我了。”
  “……”裴岭感觉到秦池野语气‘危险’,当即乖乖的,药膏擦的冰冰凉凉的,还有秦池野手指的温度,当即脸颊红红的,忍不住害羞。
  秦池野好凶哦。
  但是他好喜欢。
  这种事情也不常发生,差不多一周一次,秦池野在对裴岭上,克制又温柔,当然被某人撩拨狠了的时候,也会‘凶’。
  很快高二结束了,开始放暑假。最后一次期末考,秦池野排名在一百八十名,还是没进入百名榜。
  秦池野对成绩有了规划,考完就知道大概排名,放成绩和他想的差不多,所以也没多少黑脸和失望。
  反倒是裴岭看到秦池野成绩时,脸吧唧掉在地上,很是不快落。
  张嘉琪看到了,还纳闷,“裴哥,我要是没看错,这次你还是第一,成绩很稳,怎么了这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次没考好屈居第二。”
  年级第二被张嘉琪用‘屈居’俩字,可见在张嘉琪心里裴岭多牛轰轰了。
  “……跟你没法说。”裴岭将心碎捡起来重新拼。
  难道要他说,你野哥没进百名榜,我俩就不能‘更进一步’。
  张嘉琪:?不懂。
  但放暑假了,张嘉琪很快将这一问题抛诸脑后,开始快乐起来,虽然暑假还是要上补习班,但是爸妈答应他了,可以每天玩两个小时的游戏,前提是要把作业什么都搞定。
  张嘉琪十分快乐,摩拳擦掌,决定暑假当爸爸,要孵蛋!
  大家各有各的计划,全班大部分同学都是在补习班或者家教中度过暑假安排,包括裴岭和秦池野。
  秦池野没报补习班,有意请老师来辅导。
  裴洪豪直接说:“小秦你和小岭回家住,家里地方大,也方便,老师叔叔给你找好的……”
  得把俩小的放在眼皮底下看着才行,不能老让小岭骚扰小秦。
  “以后你和小岭住三楼。”裴洪豪很放心小秦,“你帮叔叔看着点他,别由着他乱来,你们现在还是学生,什么也要等高中毕业。”
  旁边裴岭:……
  秦池野当然保证。
  家里一楼的大阳光房收拾出来当补课书房。
  裴洪豪每门课都请了老师,出的薪水高,有车费报销,秦池野就在裴家住下了,每天早上三门,语数英,下午三门理化生。
  课程安排的满满当当的,裴岭就是想干点什么都没时间。
  晚上秦池野还要写作业。
  裴岭:……
  他就像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专门等着欺负‘小秦同学’的大色狼。连小赔钱在这种大哥哥努力学习变得更聪明的刺激下,也闹着妈咪给他请老师,他也要好好学习,变得聪明。
  这样哥哥会更喜欢他!
  李文丽:……这种要求还是第一次见。
  她以前不爱读书,不爱上学,不然也不会高中没考好去读了个大专。生了赔钱后,李文丽有时候还担心,万一赔钱跟她一样,遗传了她的智商——
  当然李文丽只是觉得她是普通人智商范畴。
  像是裴岭就聪明的过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妈咪好不好呀?钱钱要学习!”
  李文丽:不用担心了,还有一种沉甸甸的不知道说什么的情绪。
  就给鹅子请了个英语老师,主要是教教英语练练口语算是陪玩,暑假结束,赔钱也才是幼儿园大班生,就当哄赔钱玩了。
  赔钱上的幼儿园也是‘国际’幼儿园,还有外教老师。
  明明是放暑假,结果家里充满了读书竞争氛围,搞得裴岭反思了一秒,然后加入了学习大军中,主要他没办法骚扰校霸,一个人玩太无聊了。
  裴岭开始学习大学物理。过去自学大学数学和物理两门课程,最终裴岭对物理的兴趣喜好占了上风。
  给裴岭请老师费了点难度,主要是裴岭上的是大学课程,一般带大学的教授,过暑假有自己的生活,专于研究学术的教授更是没时间也没精力去上门当家教。
  “爸,厉害的教授门下弟子研究生就可以。”裴岭说。
  退一步果然简单了些。
  夏市好大学还是很多的,很快就找到了。对方二十四,已经毕业,是一位女同学,在本地双一流理工科大学就读,直接保研的,毕业论文也很优秀。
  女同学家里也不差钱,从小优秀,这段时间空下来,本来是放松一下,也在等国外大学的消息。听到是裴岭才答应的。
  每天就上半天的时间,女同学姓周,落落大方,说:“我也不算什么正经老师,你叫名字就行。”
  “周姐。”裴岭很顺口。
  周同学看到校霸的影子,对于周姐称呼妥协。
  “我是理论物理,研究生时研究的是天体物理……”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第二个月裴洪豪觉得家里氛围太紧巴巴了,孩子们都学习,干脆抽了时间,说出去玩。
  这个季节去海岛度假就是晒得慌,去国外滑雪又耽误时间。
  “爸比,太浪费时间啦,钱钱还要学习呢。”赔钱是用英文说。
  裴洪豪:……学习还是有点效果的。
  最近赔钱洋屁指数超高,对于这次出去游玩,李文丽十分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