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好吃。”
  秦池野唔了声,唇不小心碰到了裴岭的手指,然后看了眼裴岭。
  “我故意的。”裴岭笑眯眯有恃无恐,“还要不要?”
  “嗯。”
  两人解决完红薯干,收拾好行李,出发去了京都。
  秦诏有工作,邱助理来机场接的人,秦池野坐在车后排,问:“他身体怎么样了?”
  邱助理愣了下,犹豫不知道秦总跟小秦先生说了没。
  单是邱助理犹豫这几秒不知道如何回答,已经告诉了秦池野答案,就像他猜的那样,秦诏生病了,上次逼他签遗嘱,秦池野就猜出来了。
  “我知道,我会自己问。”秦池野没为难邱助理。
  邱助理才反应过来被诈了下,虽然他没说一个字,但是他透露的。
  一直到了秦宅,邱助理也没说过话,放下人,立刻回公司,跟老总说小秦先生知道了。
  秦诏没追究邱助理责任。
  -
  秦宅。
  章慧看到小秦和裴岭过来了,很是开心,问两人想吃点什么,又说吃不吃火锅,早上才送了一只小羊羔,特别鲜嫩一点都不膻,可以让大师傅片了肉卷,架上铜锅就放屋里。
  “可以!”裴岭点头,他早已饿了。
  这小羊羔中午剔了骨头,章慧给老姐姐煲了羊肉汤,还剩下不少肉。吃铜锅涮也简单,炭火炉子搭上了,很快送来几盘肉,还有芝麻馅饼,红糖馅的,腌的腊八蒜。
  裴岭和秦池野就一边涮着羊肉锅,蘸着芝麻酱吃。
  “好次~”
  俩人吃完,还去后面小花园溜达散步,十点多秦诏才回来,裴岭笑的乖巧打招呼,聊了些晚上到了吃的火锅还有馅饼特别好吃这些日常话题,然后就说要回房先休息了。
  裴岭一走,刚才和乐融融的氛围略微凉了起来。
  秦诏说:“半年前查出来的,胃癌早期。”
  秦池野脸上没什么表情,神色冰冷坚毅,明明才成年没多久,但此时在夜色中,像是一位担得起责任的成年男性了。
  “诊断书报告。”
  秦诏笑了下,“在房间,我拿给你。”
  “明天去医院做检查。”秦池野语气硬,“爸。”
  “……好。”秦诏答应。其实检查出这个病,医生说法他已经能背了,做了手术,只要癌细胞不转移,维持好了,还可以活五年十年。
  秦诏对自己的病,活多久,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害怕,相反听到时有种轻松感,可现在好像又觉得活下去,活久一点,也很好。
  回到侧厢房时,裴岭才洗完澡,头发用毛巾随便擦擦,不滴水就行,坐在床上看漫画,秦池野进来时,裴岭就放下手里的漫画,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下。
  “不是说困了吗?”
  “陌生环境,我一个人睡有些害怕。”裴岭盘着腿,笑眯眯说:“这时候就要靠男朋友了,池野哥哥今晚陪我睡吧~”
  秦池野心里紧绷的弦就慢慢松了,好像遇到所有的事情,难过的悲伤的紧绷的,只要看到裴岭的笑,只要听到裴岭说话,一切都能过去。
  “好。”
  秦池野答应,然后起身找了吹风机,就在床边给裴岭吹头发。吹风机发出响动,不是很大,安安静静的谁都没有说话,裴岭继续拿着漫画书翻看,等头发吹好了,秦池野去洗漱,裴岭已经躺在床上了。
  “小秦同学快快上来,被窝暖好了。”裴岭拍拍床边,“你别告诉我,你要去学习!”后面说完瞪圆了眼睛,凶巴巴的。
  秦池野笑了下,上床,然后裴岭就滚了过来。
  两人面对面,呼吸贴着,是清新的牙膏味。
  “我没事。”秦池野亲完,微微后仰,望着裴岭的一双眼,还有红的唇,很轻很柔说:“我曾经说过,他要是死了,我绝不会去看他一眼,不会看他下葬,就像当初他对我妈那样。”
  “可现在我变了。”
  改变秦池野的是裴岭。
  曾经的秦池野心里裹挟着恨,他以为伪装的很好,觉得对秦家、秦诏都不在意,可其实不是的。
  “我小时候,他也抱过我,哄过我,带我去过公园,我们一家。”
  太久太久了,秦池野记忆模糊。
  裴岭贴过去,不含欲望的亲了亲秦池野的唇,“可能秦叔叔的病会好,可能不会好,但现在秦叔叔和你都好好地。”
  “嗯。”秦池野想到刚才看诊断书时,他爸爸眼底含着笑意。
  现在是好的。
  “睡觉吧,明天可以陪我去一趟医院吗?”
  “可以啊。”
  裴岭答应的爽快。
  “多留几天吧,等天气好了,我还想四处去玩。”
  “好。”
  秦池野点头答应,神色缓和平静。


第167章 如何成为男友167
  去医院还是秦诏听过的那些。
  “现在早期,癌细胞没有扩散,控制的很好。”
  “秦先生原本定下是开春之后做手术。”
  “手术风险还是比较低的。”
  “……五年十年说不准。”
  秦诏在得知自己病后,将什么都安排好了,秦氏的产业股份,需要动手术的时间也排在他的各种工作后,秦池野根本没什么需要做的,就等着,等着结果。
  “我很高兴你会陪我来医院。”秦诏却说。
  这种在医院带着无望的情绪很快过去。
  “你和小岭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我不是今天就会死。”秦诏还有工作,拍了拍儿子胳膊,许久问:“明年高考后来京都上大学好吗?”
  秦池野没有承诺,他知道秦诏什么意思。
  “要是可以,带着你一段时间,也许好点了,能看到你大学毕业接手,也许——还有邱助理。”秦诏将什么都安排好了,要是没等秦池野大学毕业他就去世,那邱助理被他打磨锻炼可以暂时接手。
  秦池野脸很冷,下颌线紧紧绷着。
  “叔叔,我第一志愿就是清大,秦池野很强,学什么都快,主要是他很坚持,很有毅力,从没后退过。”裴岭笑,很自信说:“我们会在一个学校的。”
  秦诏笑了,“好。”
  “你们玩吧。”
  秦池野很有毅力,很坚持,没有后退过,那秦池野的爸爸,秦诏也会坚持下去的。
  秦诏去了公司。
  裴岭和秦池野牵着手走在京都的街头,冬天风很大很冷,秦池野将握着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内。
  “我现在百名榜都没上去。”秦池野开口。
  裴岭:“我对我男朋友有信心,还是说你不想和我上一个学校?”
  “当然不是。”秦池野语气很快速。
  裴岭哼了下,收回凶巴巴语气,不过就算刚才凶巴巴的,脸上都是笑,秦池野只会觉得可爱。
  两人在京都待了有一周,去了好多景点。这一周,秦诏下班也很早,三人一起吃个晚饭,偶尔看看电视,或者闲聊片刻,说说今天去哪里了,吃什么了,当然都是裴岭讲,秦池野嗯两声。
  秦池野和裴岭像是一个小家,与秦诏保持着距离和空间。
  这样的相处,彼此都很满意。
  秦诏是一个性格坚毅冷静的人,几十年的生活习惯和处事方法,即便跟儿子和好了,即便很看重这个儿子,也不会变的像裴洪豪那样热情宠溺表露心声的父亲。
  提前一天过了个元宵节。
  章慧亲手滚的元宵,煮了一锅,各种馅的,大家晚上围着一桌吃了元宵,第二天十五早上,秦诏没去公司,亲自送俩孩子去了机场,情绪一如既往的冷静自持,只是语气温和许多。
  “学习也要注意身体,下次假期再来玩。”
  “知道了,你也是。”秦池野回。
  裴岭:“秦叔叔下次见。”
  回到夏市直奔裴岭家,过了个真正的十五。赔钱打着上次买的纸灯笼,在院子和哥哥大哥哥疯玩,还被大哥哥举的特别高,特别刺激!
  嗷嗷的喊。
  等汤圆煮好了,赔钱嗓子也有点哑,说:“妈咪,有点痛哦。”
  “你活该,刚喊得那么大嗓门。”李文丽嘴上这么说,“张嘴妈妈看看,一会给你炖个梨。”
  赔钱点点头,又说:“男子汉就一点点痛啦,我好久都没和哥哥玩啦。”
  大哥哥也给他买了礼物。
  赔钱好开心哦。
  秦池野在裴家住了一天,十七号就开学了,和裴岭一道返校。于是赔钱的快乐短暂的结束。
  哥哥又要上学了。他讨厌上学。
  可是哥哥说不喜欢笨笨的,赔钱只能气呼呼又乖乖的学习。
  英华学校。
  裴岭和秦池野报道,没让爹妈跟着,他都多大了,最主要是他和秦池野决定不住校了,在学校晚自习效率比较低,而且宿舍床也很小。
  “我们先斩后奏,反正都是分房睡的,你又不和我睡一张床。”裴岭哼哼。
  秦池野正给裴叔叔发消息,听闻裴岭的话,默默将手机递过去。
  “我给裴叔叔说了。”
  裴岭:……
  【裴叔叔,我和小岭想这学期开始住校外,我那套房间。您放心,我们分房睡的,我会照顾好小岭生活。】
  【我保证。】
  裴岭盯着【我保证】三个字,心里已经开始哭了,校霸说保证那就真的是保证,在他没成年前,在秦池野没上百名榜前,他们俩除了单纯的亲亲,别想干别的了。
  他爹微信上方一直在【正在输入】有一分钟之久,看来打打删删。
  最终裴洪豪发了个好。
  裴岭看了觉得他爹变了,紧接着又是一条。
  【小秦你是好孩子我相信你,小岭要是对你做点什么,你要记得今天的保证,你们还小,小岭没成年,学习为主。】
  裴岭:……
  按着语音条,“爸!!!我能对秦池野做什么!你太不信任你鹅子了,伤心了生气了!!!”
  裴洪豪发了个中老年人用的88玫瑰花表情包,没动静了。
  “说的我好像大色狼一样。”裴岭磨磨牙。
  秦池野就笑,揉了下大色狼的脑袋,“我是大色狼,小岭不是。”
  “那我就是了。你等着瞧吧!”裴猫猫放狠话,今晚就偷偷看他男朋友洗澡,来给他爹证实自己大色狼地位。
  反正又不干别的,就是看看而已。
  裴岭想。
  进入了高二下学期,班里不住校的学生有一半了,都是家里有条件抓的紧的,像张嘉琪家租的小区更是紧俏,大家都开始晚上时间补习请家教。
  刘敏就是。
  还有好几个学生。
  宿舍床位却没变动,照旧交了钱,中午可以回去休息下。学生大都这么干。裴岭宿舍的周现,见了裴岭,一张脸吊的长长的,说:“我不住校了。”
  “手机都收了,家里断网了,我要活不下去了。”周现哀嚎。
  裴岭没有劝说,甚至还给补了一刀,“以你现在的进度,直到高考前都别想摸游戏了。”
  周现:……
  为什么不劝他,安慰他!
  除了秦池野,裴岭对这些因为学习头疼哀嚎十分漠视。当初林可的笔记他整理出来,也给周现了,但因为周现和他们不是一个班,阳奉阴违。
  裴岭没有闲心去管周现学不学,学习是很私人的事情,你愿意学那就学,不愿意,他又不是周现爸妈,不管。
  “晚上也要抓紧,你爸妈应该会轮流请老师吧?”
  周现:……活不成了,更窒息了。
  因为裴岭猜对了,时间表安排的特别满,甚至他们家搬到了张嘉琪那个小区。周现很害怕他爸的,他爸害怕他妈妈,结果现在连他妈妈都硬下心了。
  未来了无生趣了。
  “我中午回家吃。”周现表达了一切的不开心。
  裴岭微笑:“恭喜。”
  开学后一周都在收心,第二周的时候月考。
  “这是算二月的月考还是三月的?咱们三月是不是不考了?”有同学问。
  现在二月底很快三月了。
  班里班长说:“想太多了,三月我听说有个省联考,咱们第一次联考,你们等着吧,接下来日子不好过。”
  “我去,简直不给喘息时间。”
  “我还没从寒假收完心,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班里同学哀嚎的哀嚎,也有信心十足,寒假一直在补习没放松,很想检验成果的。
  “放心,联考应该在月中下了。”班长给哀嚎的补了句。
  “那还好,还有浪的时间。”
  “浪什么浪,没时间了,我爸妈现在管的好严。”
  “我家也是,我妈还给我买了什么补脑液,就苏夏代言那个,难喝的要死,但我妈说苏夏进步那么快一定有用。”
  苏夏被cue到,笑笑说:“商家也送了我一批,我也在喝,有时候晚上学的太晚精力不济的时候补一下。”其实他喝了两瓶就受不了那个味道一直没喝。
  “你太强了,那味我真的受不了,我妈还囤了一箱,天天让我喝一瓶。”
  ……
  裴岭和秦池野形影不离,早上秦池野骑车载他,中午一起食堂吃饭然后回宿舍休息会,下午上完课,秦池野骑车栽裴岭回去。
  然后秦池野做晚饭。
  “太浪费时间了,不然还是吃外卖或者楼下餐厅解决。”裴岭提议。
  秦池野:“不麻烦的,我做饭的时候在背单词。”
  “那我给你帮——”
  “小岭,不帮忙就是省时间。”秦池野拒绝做饭没点亮天赋的裴猫猫进入厨房。
  裴岭磨牙,然后被秦池野先一步亲了下唇。
  “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