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队伍还是很互相提防的。
  裴岭之前没参与讨论,完全是因为没有必要讨论,当然娱乐题他偷偷听了一耳朵,不过没有抢答。
  已经录到尾声了,其他四个组成员脸上多少有些沉思,有的社会选手已经开始动笔了。毕竟社会选手有可能是大学生毕业没多久,还记得上学学过的内容。
  苏夏就盯着那位动笔的选手,紧张的握着拳头,在对方笔唰唰作响时,提心吊胆就怕对方抢答算出来,但万幸没有抢答。
  如果贸然抢答,答错会扣一积分,所以选手很慎重。
  “我们要不要算一下?”苏夏问组员。
  盘珠大叔说:“对啊,一起合作吧,这题有点意思。好歹是个队伍,一直散着不像样不是,来来来,我先给大家起个头……”
  直接接了队长位置,担任了主心骨。队员围了上去。
  裴岭坐在原位没动,李有清问:“裴岭你会?”
  苏夏看似在队伍中,实则一直关注着裴岭,听到李有清的话,扭头看过去。
  裴岭看着那道题,摸了摸下巴,又摇了下头,说:“你们玩吧。”
  难道这题裴岭也不会吗?苏夏想,很快就把精力放在了队友身上。


第143章 如何成为男神143
  “……最后那道题绝了。”
  “是啊, 整个五组,是不是大部分人都被扣了积分?”
  “扣积分的自以为聪明呗,没抢答的就是自认蠢货, 都没什么可说的。”
  “也不一定,还有人看出来了。”
  “看出来不说, 装大仙啊。”
  “不管了, 今天录了有十二个小时了吧?还真是,不行了, 我要回酒店, 躺一会, 明天再走。”
  “我也是。”
  录了两天,社会选手相对学生们更快速的融入社交,有的已经交换了微信号码, 商量下次录制提前约着喝个酒撸个串,也有是同省的,干脆搭伴坐高铁一起回去。
  酒店节目组给选手订了今晚的, 毕竟录制太晚了,结束已经快十一点。
  裴岭背着书包踏出电视台大门, 李有清跟在后面, “裴岭,你今晚要回学校吗?”
  “是啊, 我订了机票的。”裴岭虽然很累,但不想住酒店,睡又睡不好,还不如回去, 明天课上睡一会。
  李有清:“那一起吧,我订了红眼航班。”
  “……可以, 正好拼个车费。”裴岭反应有些慢吞吞,打了个哈欠,一手挡着李有清,“别跟我说题了。”
  李有清将话咽回去,“明白。”
  两人停下说话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靠下,邱助理从车上下来,说:“小裴同学,秦总让我送你回去。”
  “好,谢谢邱叔叔。”裴岭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先上车了,还跟站在路边傻着的李有清说:“你省了一笔打车费。”
  李有清立刻赶紧上去。
  “我要先回一趟酒店拿东西——”裴岭真的很困,咕哝说:“其实不带也没什么,都是一些衣服,下礼拜还来住,干脆续上费用好了。”
  李有清:……
  邱助理说:“可以啊,需要帮忙吗?”
  “不用,我爸有钱。”
  邱助理也就没有勉强。裴岭书包里装着证件还有重要东西,不带也没什么,还抽空看了眼李有清,李有清懂意思说:“我可能需要回一趟酒店。”
  “不然我还是自己过去。”
  邱助理笑说:“没关系很顺路去酒店,你可以去拿东西。”没有说要不要等李有清,继续送李有清去机场。
  “你快点,十分钟。”闭着眼睛的裴岭说。
  李有清哦哦说好。
  邱助理透过后车镜看了眼闭眼睡着的裴岭,觉得这小孩真的聪明。最后到了酒店,李有清是冲进酒店,他的行李袋装着换洗衣服,都收纳好了,快速拿完,不到十分钟就坐上车。
  而他的室友今晚还要住一晚,明天节目组一起退房。
  出来时李有清遇到苏夏,两人打了个照面,不过李有清怕裴岭等急,也没有停下,直接出门上了车。苏夏立在原地,看到那辆车门大开,李有清进去时看到了裴岭的侧影。
  没说什么进了酒店,他要睡一晚上,明天最早的动车。
  到了机场,裴岭背着包不需要托运行李,十分快速,他和李有清是一趟航班的,李有清拎着包,询问:“裴岭你座位在哪?”
  裴岭报了个座位号。
  “……你头等舱啊。”李有清顿了下,说:“那我先去后面了。”
  “嗯。”
  裴岭真的困,找到位置,戴着耳机,然后开始拉开连衣帽盖住了眼,开始睡了。等他睡醒,已经到了夏市,飞机在空中盘旋,开始降落。
  醒了下神,下了飞机,夏市下雨。
  “你带伞了吗?”裴岭问。
  李有清摇头,“没带,打车回吧。”
  “只能这样。”裴岭说着戴上连衣帽子,一边将飞行模式关掉,一连串的消息发了过来,都是秦池野的,问他到了没有,他在大厅XX广告牌等着。
  裴岭:?
  本来有些困顿的目光,瞬间亮了。
  旁边李有清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裴岭往另一个方向去了,疑惑打车是相反方向,但裴岭走的太快,李有清没有高声喊,想了下还是跟了过去。
  然后就看到,一路上比较困不怎么说话的裴岭跑着奔向一个人,哪怕是背影都能看出热烈的高兴快乐,冲向另一个人的怀抱。
  那人很高,是——
  校霸秦池野。
  “这都几点了你还过来,我都说了不用接的。”裴岭嘴上这么说,但眼底是高兴亮的。
  这个拥抱很快就松开。
  秦池野很顺手的接了裴岭的书包,“行李呢?”
  “我没带,放那边了,反正下周还要录。”裴岭像是没骨头似得,贴着秦池野,哼哼唧唧说:“我跟你说,今天早上八点开始,正式结束都已经十点了,我快困死了……”
  原本一路没话没精打采的裴岭,现在像是变了一个人,鲜活明朗起来。李有清看的很惊奇,尤其是那个传言不好接触,脾气很凶的校霸,很自然拿着裴岭的书包不说,还一手搭在裴岭肩膀。
  让裴岭依靠的更舒服。
  从未谈过恋爱的李有清,这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因为裴岭对其他同学,包括参赛选手的态度,和现在对秦池野的态度,像是两个人,对秦池野更放肆随意,因为秦池野是‘自己人’。
  他对家里人姿态也比较随性,没那么客气的。
  “他怎么也在?”秦池野注意到了李有清,语气有些冷。
  “我俩一起比赛,一趟飞机,我头等舱,他应该坐在飞机尾?我也不确定。”
  因为裴岭的不确定李有清坐在哪里,秦池野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不过对着李有清还是有一丝的防备。
  裴岭笑的不行,说:“你干嘛呀。”
  “知道了。”秦池野就收掉了冷硬。
  明明对话都是没说完的,但彼此都懂得未说完话的意思。
  李有清一时间有一些羡慕,最后三人打车回去的,李有清主动坐在了副驾驶。裴岭和秦池野坐在后排,两人也没有特别亲密的举动,只是坐着一起聊天,说话声也不大。
  “飞机上睡了一会,应该有一个多小时,现在还好不是特别困。”
  “我写完作业才过来的,等你的时候背了单词。”
  “嗯,今天的饭还挺好吃,要谢谢秦池野同学。”
  因为秦池野去请他爸爸帮忙的,所以裴岭吃的热乎饭还是秦池野功劳。
  “没什么。下次录制,我给你带上零食。”
  “可以,我不要特别甜的,上次的绿豆糕就还挺好吃。”
  “好。”
  都是日常,没什么特别的话,李有清坐在前排,却觉得有些插不进去,就像后排是一个独立的小空间。
  “太晚了,我去你哪里,不回家了。”裴岭很随意的口气说。
  秦池野嗯了声,习惯了。因为两个卧室。
  前排本来迷迷糊糊的李有清顿时警醒。
  先到了秦池野那儿,两人下车后,秦池野付了车费,十分果断利落,拉着裴岭的手进了小区。
  李有清透过车窗玻璃,看着模糊消失在夜色的两人背影,他会保密的,什么都不知道。
  “到家了。”秦池野开门,让裴岭先进去,开了灯,问:“饿不饿?”
  裴岭摇头,巴巴说了个困字。
  秦池野放下书包,让裴岭早点睡。裴岭冲了个澡,躺在次卧的床上,很快睡着了,半夜醒来,突然想到一个点,他睡前还想提的点——
  【到家了。】
  秦池野今天进门的时候是不是说了这个?
  裴岭一下子有些清醒,秦池野之前一直叫这里房子。
  家……
  裴岭很快意识到什么,因为是两个人,他今天回来了,秦池野就叫了家。他们两个的家吗?
  想到这儿,裴岭又重新合眼开始入睡,只是脸上带着笑容。
  抓紧时间还能睡俩小时,不然要到了上学时间了!
  七点十分,裴岭难得睡了个懒觉,生物钟也没叫醒,后来的回笼觉有些沉,很舒服,醒来精神奕奕,一看时间,糟糕要迟到,匆匆忙忙往浴室钻。
  秦池野本来在背单词,说:“别跑,小心滑倒,我做了早饭。”
  “知道~”裴岭在洗漱间喊。
  洗漱完,发现餐厅桌上摆着早饭,煎的太阳蛋、烤的吐司,上面抹好了花生酱,旁边是一杯牛奶。他的吐司竟然做了小熊造型,边角料都没有了,还放着洗干净的水果。
  “秦池野你做的?”裴岭盯着卡通小熊吐司脸上快笑死,心里却是很高兴很甜,抑制不住的那种。
  谁能想到,堂堂校霸,竟然会废这种功夫,做早饭还给他做成小熊的。
  “嗯。”秦池野略微有些不自然,极力的伪装成理所当然,说:“顺手的事情很简单,而且我不爱吃里面,就喜欢吃边角料。怎么了?”
  裴岭扬起了大大的笑容,酒窝甜甜的。
  爽快给喜欢吃边角料的秦池野面子,说:“没什么。”
  他三两下解决完早饭。
  “秦池野。”
  “干什么。”
  “今天早饭特别好吃,谢谢你。”
  “不用,说了顺手的事情。”
  裴岭就笑的歪七扭八,最后时间太赶,秦池野背着两人书包,推着单车出门,车子没之前秦池野的那两辆自行车酷炫,看上去很普通的款式,但后车座很舒服的样子。
  “坐好了?”
  “书包我背着吧?”裴岭坐在后面说。
  秦池野拒绝,“不用,又不沉。”然后车子速度起来。
  两张年轻的面孔,抑制不住的带着笑容,穿梭在夏市早上的街道上。
  作者有话要说:
  秦池野:我就爱吃边角料!


第144章 如何成为男神144
  裴岭和秦池野没有意外的迟到了。
  校门口内站了两排学生, 有迟到的,也有仪容不规范的,高一到高三都有, 不分男女,排排站着。
  王主任守在门口, 见着一个逮着一个, 让先站旁边,等抓齐了一会一起训。
  电动门缓缓关上, 只留了一条窄缝。
  七点五十四分。
  抓的差不多了。王主任背着手, 面容严肃的看了眼排排站的学生, 开始训话,“你们俩迟到五分钟,叫什么哪个班的?”
  “你, 这校服怎么回事?今天周一换季了,秋冬校服没通知啊?几班的?把名字记下来。”王主任跟身边的纪律小组说。
  又到了其他同学面前,“校牌没戴。还有头发长了, 剪一下,你刘海这么长学习不遮眼睛啊。记下。”
  “你俩还在那说什么悄悄话!就你们迟到最久, 还站在一起给我说话, 有什么好说话,我听听——”
  王主任正情绪激昂, 说到一半,就听到门口有人说话声。
  “太太太快了,秦池野,刹车!!!”
  “你抱好我。”
  自行车的刹车声在英华校门口响起。
  门内站着一排排乖乖被训话的同学们, 伸着脖子往门口看,谁这么大胆, 迟到这么久,还这么说话,太嚣张了。
  好像是校霸名字?
  王主任脸掉了下来,让门卫开门,放进来,果然看到秦池野和旁边的裴岭。
  秦池野单脚撑着地面,让裴岭先下来。裴岭从后座跳下来,对着迎面看他们的王主任,乖乖举手,笑眯眯说:“早上好啊主任!”
  王主任:……他一点都不好,只觉得血压噌噌噌上升。
  “你们俩个,车子放一边,站好。”
  秦池野今天心情好,很配合,将车子放在一旁,随便找了个角落站着。裴岭过去并排,眼底一直带着笑。
  王主任本来想说笑什么,迟到了这么好笑。不过最后不耐烦的算了。
  “全都记上名字,这周再有迟到的,就写检讨,听见了没?”
  今天这么轻松就放过了?
  其他同学震惊,嘴上快速答应:“知道了。”
  秦池野也说了,不过慢了,大家说完了,他的声音才出来,被王主任看了眼,裴岭先做出个无辜表情,意思小秦同学没有什么坏心眼的。
  王主任眼不见心不烦,挥手,“赶紧去上课。”
  秦池野单肩背着两人书包,一手推着车子,“我去放车。”
  学校的车棚还有些距离。裴岭说:“一起呗。”
  “那你上来,我带你。”
  校园里没人,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