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问。
  裴岭:“爸妈, 我和秦池野一起去帮个忙。”
  “去吧。”李文丽答应了。
  裴洪豪一下子就想到了,点头同意了, 说:“都成年了搬出来好, 去吧, 晚上回来。”最后一句比较重音。
  裴岭:……
  爸你想的好多,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
  “知道了。”
  两人离开,还被塞了很多吃的, 有包子、饺子,还有水果零食,都是李母匆忙准备的, “这么匆忙,饿了就能吃。”
  “谢谢姥姥。”秦池野拿着东西没推辞, “姥爷、叔叔阿姨我们先走了。”
  赔钱垫垫脚, 提示存在感。
  秦池野摸了下赔钱脑袋,说:“等下周末, 要是我学习成绩进步了,你哥同意我就带你去玩。”
  赔钱眼睛都亮了,转头跟小狗似得兴奋看哥哥。
  “看你大哥哥的学习成绩。”裴老师很是严肃说。
  赔钱握着小拳拳,十分真心的给大哥哥加油助威。
  “大哥哥你要聪明呀!好好学习, 我哥哥不喜欢小笨蛋的。”
  秦池野:……
  感觉小赔钱在内涵他。
  “知道。”
  两人上了车,开了很远后, 裴岭突然贴过去,说:“其实赔钱说的没错。”
  明明突然来这么一句,但秦池野知道裴岭说的是什么。
  我哥哥不喜欢小笨蛋。
  “我也不笨,就是之前没学。”秦池野立刻说。
  裴岭歪了下头,笑的超开心,酒窝作现,说:“但如果小笨蛋叫秦池野,那就是例外。”然后坐直了。
  秦池野反应过来了,唇角不受控制的上扬。
  不管他是不是笨蛋,裴岭都会喜欢他。
  秦池野面红耳赤又心生荡漾。
  “听英语吧。”秦池野从书包掏出耳机递给裴岭一只。
  裴岭握着单独的耳机,侧头看向秦池野。秦池野已经低头开始调放出裴岭录的英语阅读资料,然后注意到裴岭再看他。
  “对,你那么聪明不用听。”秦池野嘴上说,但没有去拿裴岭掌心的耳机。
  “我现在太激动了,有些热,学习能让我迅速降温。”秦池野说着看裴岭,“可我想和你一起听,不然我们听音乐?”
  裴岭:……总算没有太傻,不然他会心梗。
  “听英语吧,我欣赏一下我的美妙嗓音。”裴岭戴上了耳机。
  两人一人一只耳机,播放的是裴岭的英文阅读教材。没有说话聊天,没有看彼此,但两人的脸上都透着笑,车里后排的氛围就是止不住的泡着粉红泡泡。
  开车的老李觉得怪怪的,默默的开了驾驶窗户一条缝,风一吹脑子就清醒了,也没什么怪怪的感觉了。
  很好。
  到达秦池野的房子已经五点半了。
  秦池野拖着行李,背着背包,手里拎着姥姥送的吃的。裴岭要帮忙拿,秦池野都不让,说不沉很轻松。
  这间房子秦池野一直没有过来。十八岁生日前两天,母亲的律师就打过电话,文件遗属都准备好,秦池野过去签个字就可以了。
  小区有十年的房龄,里面的绿化做的特别好,哪怕深秋,也长得深绿茂盛,环境也幽静,没有多绕,房子就在二栋,进门走两分钟就到了。
  需要先去一趟物业更换业主信息。
  快速解决完,乘电梯上楼。
  房子是三户两梯,在二十三楼,钥匙开门,空无一物。
  裴岭扭头看秦池野,“你今晚本来想睡哪里?”
  “……”秦池野不敢吭气,小心问:“你是不是生气了?”
  “是的。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随便找个网吧还是酒店凑合一晚?”裴岭语气有点凶巴巴的,过了几秒又低落,说:“我以为我是你可以放心依靠的。”
  秦池野着急了,立刻说:“是的是的,你别生气小岭,我都听你的,我没有不想依靠你。”
  “这样啊,那今晚去我家睡,明天在布置吧。”裴岭语气立刻轻快起来,溜溜达达去参观,“我先去看看我的房间!”
  秦池野本来着急的样子,现在看一溜烟跑走的裴岭。
  又逗他玩。
  但秦池野没有生气,相反心里热热的。
  装修请了设计师设计的,对应女雇主周言恩的喜好,有点法式浪漫的味道,时隔多年也没有过时。
  房间被提前打扫过,只需要添上家具就可以。
  一百六十多平,四室的三厅,没有家具空荡的也太大了。
  裴岭站在主卧,听到脚步声扭头说:“这里这么大,你一个人住会不会害怕啊,还好我会过来陪你,你不要害怕。”
  “裴神可真是人帅心善。”秦池野回道。
  “还好啦还好啦。”裴神谦虚表示:“也就在秦池野心里,一般般第一的好,是不是?”
  明明每次都被逗,但秦池野还是忍不住的高兴和血气上脸,佯装镇定很肯定说:“当然。”
  裴岭不是一般般的第一。
  是秦池野心里最重要最好的唯一。
  行李箱放在这儿,吃的书包照旧背着回裴家。
  “……洗漱用品我家都有的。”裴岭说。
  秦池野想了又想,最后没忍住说:“你的内裤我可能穿不下,有些小。”
  裴岭:……
  “我不信,我要检查!”裴岭溜溜达达走在前面凶巴巴说。
  后面秦池野脸都快冒烟了,检、检查啊?!
  怎么检查!
  回到了裴家已经七点多。裴洪豪和李文丽早半小时回来,晚饭赶着吃完,裴洪豪火急火燎的要回家,李文丽知道这是‘逮’儿子。
  院子有动静。
  李文丽还奇怪了,看了眼表,“才七点多就回来了?”她以前约会出去玩,晚上到家都是九点多了。
  这也太早了。
  裴洪豪也觉得早,还纳闷,儿子能舍得这么早回来?
  然后就看到了裴岭身后跟着的秦池野,顿时:……
  幸好他没高兴太早,裴洪豪心里为自己的智慧庆幸,不然一喜一挎脸,太明显了。咳了咳说:“不是说帮小秦搬家,怎么回来了?”
  “地方空荡荡的没有家具,我本来想和小野开房的,但是我忘了带身份证,就和小野回来睡了。”裴岭说。
  裴洪豪的心情就和坐过山车,忽上忽下,尤其听到‘开-房’飙到最顶点,末了速降,只有:“是是是,还是回来睡好,欢迎欢迎。”
  简直可以说热情欢迎秦池野来裴家过夜。
  李文丽让阿姨准备晚饭,俩孩子一看就没吃,也别整复杂的,快速点能早早吃的。
  “妈,正好有姥姥冻得饺子,幸好天冷,直接吃了不冻了。”裴岭说。
  “行,再给你俩弄点菜,可辛苦了。”
  于是等裴岭和秦池野坐在饭桌吃晚饭时,裴洪豪早已回过味了,让家里阿姨准备一楼客房,欢迎秦池野入住。
  “爸比,你好热情哦~”裴岭跟他爹说。
  裴洪豪哼哼表示,儿子你先不地道的,敢逗着你爹玩。
  秦池野没地方住,秦池野自己去住酒店,你住哪门子酒店,还一起开-房,故意用词让他血压飙升,要不是裴洪豪没有揍孩子习惯,一般家长早就炸开了。
  吃完饭,裴岭和秦池野要上楼,裴洪豪就目光如炬。
  “我们俩上楼学习,爸比你要一起学习吗?”裴岭问。
  裴洪豪:“去吧。”
  但隔了半小时,敲门声,裴洪豪来送水果。裴岭:……
  又隔了半小时,裴洪豪来收水果盘。裴岭:……
  再过了半小时,裴洪豪来问吃不吃宵夜。裴岭:……拒绝了。
  裴洪豪一离开,写作业的秦池野说:“叔叔好热情啊。”
  “你真看不懂还是装不懂。”裴岭磨牙,凑过去故意说:“我爸现在走了,这里就咱来,现在我就要检查你!哼哼,谁都救不了大校霸了。”
  秦池野一手抓着运动裤腰,不敢直视裴岭,酷都装不了了,有些慌乱的劝说:“不好,小岭你别闹,你还没成年,我们不要这么做,我还没考进百名榜。”
  裴岭贴的更近了,像个大恶霸似得说:“你说不要就不要,我今天非要——”
  然后门开了。
  裴洪豪满脸复杂的看向自己儿子,再看看被儿子欺负中,小声反抗的秦池野,顿时心情也跟着复杂起来,说:“裴岭,你听听小秦的意见,不要这么一意孤行强取豪夺。”
  从称呼上可见裴爸爸是偷听到了一切。
  裴岭:……
  秦池野:……
  小秦委屈。
  “叔叔,您不要怪小岭,我会好好劝小岭的。”秦池野站起来说,手还揪着裤腰。
  裴洪豪瞪了儿子一眼,一言堂说:“行了这么晚了别学了,下楼吃宵夜,吃完各回各房间早早睡。”
  “还有,裴岭,今晚你不许偷偷溜下楼找小秦,听见没。”
  裴岭决定坚强的做个他爸眼中的‘恶霸一’,点头说:“知道,不骚扰小野了。”
  “赶紧下楼。”裴洪豪先下。
  孩子说不吃水果、不渴、不吃宵夜,在父母眼里一概听不到,都给你准备上了。
  宵夜吃小馄饨。
  两人下楼时。
  裴岭拍拍秦池野胳膊,“可以呀,小秦同学现在学会了呀,很聪明嘛。”
  小秦同学:“这样以后你找我玩,去我房子住一起,叔叔应该也不会太生气。”
  裴岭真没想到,为了长久打算,秦池野能委屈当‘小媳妇’。
  他爹护短疼他,就算他‘欺负’了秦池野,他爹嘴上看似说他两句,其实还是偏他的。这样误会一来,以后他爹都不好意思对着秦池野摆冷脸。
  谁让他的宝贝儿子欺负了人家呢。
  “秦池野你就真不怕我那什么你!”裴岭很好奇。
  然后在拐角处被校霸以身高体格优势压在墙上了,那一瞬间很难站反。
  不过校霸耳根脸也红红的就是了。


第130章 如何成为男神130
  餐桌上。
  裴岭和秦池野隔了整张饭桌, 一个在头一个在尾,中间还坐着裴洪豪。
  裴岭:……
  “爸不用这样严防死守吧?”裴岭猫猫不开心脸。
  裴洪豪说:“什么严防死守,爸爸饿了跟你们一起吃个宵夜。”等阿姨上了馄饨和小菜, 裴洪豪说:“吃吧,吃完了早早休息。”
  裴岭:……
  现在只恨他家餐桌很长!
  小馄饨什么滋味, 秦池野吃不出来, 只顾着看裴岭了,裴岭不开心, 可怜巴巴的一张脸都皱着, 像是被欺负的小猫。秦池野没忍住, 说:“叔叔,小岭没有欺负我,我们在玩。”
  裴洪豪怒其不争的看了眼小秦。
  这小伙子白长的人高马大了, 没想到私下做派是个小媳妇儿样!
  “我都看见了。”裴洪豪都不稀得提刚才那一幕,他双眼受了严重的伤害,语重心长说:“其实也不用太委屈了, 裴岭脾气有时候比较不好,你也不要太忍让。”
  脾气不好的裴岭:……
  “爸, 你不要给我胡乱甩锅!”裴岭发出抗议。
  裴洪豪选择无视, 说:“吃饭吧,别管他了。”
  “爸!”裴岭再次抗议。
  裴洪豪到底是亲爹, 虽然没有说话,但两三口解决完宵夜。
  馄饨是阿姨包的小馄饨,一颗小巧精致,大晚上的不好吃太多, 一碗也就五六颗,配点一小碟的凉拌菜。
  对裴洪豪来说, 这就是喝了一碗水差不多的量,占肚不饿就成。
  “你们吃完就各回各的房间。”裴洪豪是看着儿子说的,那种严防死守的表情,像是他一走,裴岭会对秦池野做点什么‘犯罪’行为一样。
  裴岭:……
  “知道了爸比。”
  裴洪豪心里默默叹口气,谁让这是他亲儿子,小秦就辛苦点。转头不放心和秦池野说:“有什么事就大喊——”
  “爸!”裴岭再再再抗议。
  秦池野说:“叔叔,小岭真的没有欺负我,他一直帮助我,您放心吧。”
  这副诚恳的表情,搁在裴洪豪的眼里就是心甘情愿替他儿子遮掩——
  算了算了,小年轻玩吧。
  裴洪豪迈着步伐上楼了,走到楼梯拐角,就看小秦端着碗跑过去挨着他儿子坐,还小声哄他儿子——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算了。
  餐厅里。
  裴岭愤愤吞下一颗馄饨,说:“我现在在我爸眼里是强抢民女的恶霸了。”
  “裴恶霸。”秦池野笑着说。
  裴岭就去捏了把秦池野胳膊,撒气。不过力道也不重,像撒娇。秦池野嘴角上扬,说:“明天我和叔叔说清楚。”
  “别,你再继续说下去,我爸会脑补今晚我对你进行了威胁。”裴岭摸得透透的,然后又瞥了眼秦池野,重新开开心心起来,说:“现在这样误会一下也好。”后面话没说,不过神色得意,一看就知道想什么。
  秦校霸是裴神的小媳妇儿啦。
  秦池野没说什么。
  等吃完了宵夜,也不过十点多。秦池野去客房,裴岭一看秦池野真往客房去,过去拉着秦池野胳膊。
  “真睡客房啊?”
  秦池野很认真说:“我答应了叔叔今晚睡客房的。”
  裴岭:……
  “那等会,我给你送书下来,你在看会书。”裴岭十分正人君子的松口。
  秦池野说好。裴岭没磨蹭,上楼,路过二楼时,看到他爹房门大开鬼鬼祟祟的偷看,顿时:……
  “爸,我一个人,小野在楼下客房,我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