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变,学习成绩还是那样,班里没几个朋友。他是我同桌,张嘉琪。”
  老老实实又认认真真的。
  赵卓涵就收起了刺脸和阴阳怪气,过了会,到了张嘉琪家。张嘉琪掏钥匙开门,赵卓涵才说:“我也是,没什么朋友,成绩在一班也就那样,普普通通的。”
  “儿子回来了?!诶正好,还有新同学?”张爸爸听到钥匙声,穿着围裙开门,欢迎大家进,说:“不用换鞋了,直接进。”
  大家齐齐打招呼。
  张嘉琪说:“这位面生的,一班的,林可老同学。”
  “欢迎都欢迎,诶哟我的面。”张爸爸忙进厨房,隔着门喊:“张嘉琪你自己招呼同学,冰箱里有可乐。”
  “太好了!”张嘉琪高兴,毫不留情拆穿他爸的地位,“怎么这么好,今天还买了可乐,不怕我妈说了。”
  张爸爸:……
  “放心我不会跟我妈告状的。”
  张爸爸:……
  没一会面条下好了,厨房有配菜,大家端出来。张爸爸招呼大家吃,“这个趁热,快尝尝,不够了咱们等会下第二锅。”
  裴岭拍照给秦池野发过去。
  【[照片]我吃到炸酱面啦~】
  【来张嘉琪家里蹭饭。】
  秦同学:【你先吃,面条坨了就不好吃了。】
  裴岭发了个开心吃饭猫猫表情包。
  张爸爸自从当了全职煮夫,真是做一行爱一行,每天网上找食谱、看网红美食博主视频,没事买个菜碰巧遇到林可妈妈还要讨教两招,今天折腾出来的炸酱面就是喷香。
  裴岭吃的眉眼弯弯的,真心实意说:“叔叔,您这一点都不像新手,太棒了。”
  张爸爸可开心,“哈哈我也觉得我在这行还是有点天赋的。”
  可以说和张嘉琪乐观性子如出一辙。
  “尝尝菜,这个凉拌料汁我学网上的,特别绝。”张爸爸热情推销。
  吃过了都说好。张爸爸特开心。
  “行了放哪吧,有洗碗机,我扔进去就成。”
  吃完饭,张爸爸赶着孩子们去客厅玩。属于干活,也能利用科技偷懒。离晚自习还有一小时,林可是第一个乖乖掏出作业,开始写作业的,张嘉琪本来想摸鱼,看了眼,只能掏出作业本。
  张爸爸碗筷锅放进洗碗机,出来一看,他儿子正学习,十分欣慰点点头。他辞职,搬过来没有错的。
  “这题——”林可遇到不会的,抬头想问人。
  赵卓涵:“哪道。”
  “这里。”林可递过本子。
  赵卓涵看了眼,刺了句这都不会,林可脾气好,能听出好赖话,点点头说不会,赵卓涵就不说了,拿起笔给林可讲题。
  张嘉琪凑到裴岭那儿,裴岭斜了眼,“你哪道不会?”
  “……”我是想说八卦的。
  裴岭看出来了,扫了眼张嘉琪的笔记本,“第三行,笔记做错了。”
  “啊?我照着黑板抄的,这我都能抄错。”张嘉琪倒是没质疑裴神看错了,乖乖趴回去,看了眼笔记,然后抓头,求救:“裴神哪里错了?”
  裴岭:“数学课本,翻曲线和方程。”
  张嘉琪翻书,就看到了方程式,真的是他记错了,重新改了过来。裴岭也在做笔记,是高二内容,张嘉琪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给野哥做的。
  不到一小时,数学、理综的作业就写完了。林可第一次速度这么快。
  “你现在笔记做的有条理,反应也可以。”赵卓涵说。
  林可愣了下,没想到赵卓涵会夸他,笑说:“裴神做的笔记,我抄了一遍,没事就背背,在和老师讲的结合,我发现做题比以前能找找点思绪。”
  赵卓涵没说话。
  “对了你怎么不去参加竞赛班?”林可收拾书包要回家上补习课。
  赵卓涵:“不能是我没考上吗?”
  “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考不上。”林可很理所当然说。
  赵卓涵:“没兴趣挑战更难度的题,我的未来不是钻研学术,没什么兴趣,成绩能上理想大学就行了。”
  张嘉琪送同学出门。
  裴岭又是踩点到了竞赛班教室。后排他的老位置旁,男主角坐着,还跟他招手,“裴岭这里。”
  “……”裴岭一瞬间get到刚才想和他聊八卦的张嘉琪无语心情。
  他丢下书包坐下。
  老师难得还没来。
  苏夏说:“你每次都来的刚刚好。”
  这就是没话找话聊了。裴岭给男主面子,笑了下说:“成绩不刚刚好就好了。”
  苏夏:……没办法接话了。
  很好,安静了。裴岭自顾自翻开笔记本,将刚才写的最后一部分补全了,大概三分钟,写完。
  郑老师也进来了 ,扫了眼全班,说:“下次有人主动退出,可以提早告诉我,不要浪费全班同学的时间。”
  意思就是有人在上课时找到了郑老师提出退出。
  难怪迟到了。
  苏夏扫了眼班里,真的缺了,还是两位,顿时眼底一闪而过的窃喜。郑老师说二十六位淘汰六位,现在两位主动退出,等于说又少了两分危险。
  “昨天成绩,你们表现的很糟糕。”郑老师严肃一张脸,啪的将手里卷子摔在讲桌上,又拍了下,“有的人,分数是个位,已经滚蛋了,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还是十来分的。”
  “到底是怎么考的,就这样还想去首都代表学校去参加比赛,是给学校丢脸去了吧!”
  苏夏的窃喜变成了担忧,开始回忆昨天的考试,他还有题没写完——
  顿时紧张起来,脑子都有些嗡嗡的,害怕说到成绩。
  不知道裴岭考的怎么样。刚才郑老师说‘你们表现的很糟糕’,是不是说明,这次裴岭考的也不行?要是裴岭都那么差,那他们差了也没什么。
  题真的很难。苏夏回去问刘敏,刘敏问父母,说是有些涉及到了大一的数学。
  “裴岭,九十六。”郑老师开始发卷子。
  苏夏愣了下,九、九十六,不是说都很差,大学的题。
  “成绩不如前面。”郑老师说。
  裴岭拿着卷子,不卑不亢说:“前面的卷子没有脱离高中生知识领域范围内。”说完,还彬彬有礼笑了下,“我已经很棒了。”
  郑老师:……
  前排有几个同学噗嗤笑出来,被郑老师扫了眼赶紧憋回去,但都觉得爽和痛快。刚郑扒皮把他们骂成什么了,昨天那个卷子一看就是故意刁难他们,回去查了,一道数学是大学高数,一道物理、化学也需要大学知识解。
  想来,郑扒皮是想拿这个给他们立下马威,好让他们拍马加油为后期比赛紧紧皮,别嘚瑟,什么人外有人、你们还差得远、就这成绩我嫌丢人等。
  都是一班的,这些手段,郑扒皮用过。
  心里知道是知道,但没人敢顶撞辩驳,结果今天裴岭说了。
  不愧是裴神,yyds!
  裴岭拿着卷子返回座位,一如既往的接收着大家的注目礼。
  也不是很厉害啦,普普通通啦~
  “李有清,七十三,你怎么考的。”郑老师惯性的话术都掏出来了,然后就看到后排裴岭洞悉一切,微微笑着看他。
  郑老师觉得他再说的严厉些,裴岭能站起来给李有清鼓掌。
  那郑老师就想多了,裴岭只打算叫一声‘好’的。鼓掌手疼,一个人多没意思。秦池野又没在,给谁鼓掌啊。
  作者有话要说:
  考297分的秦池野。
  裴岭啪啪啪鼓掌,秦池野最棒好厉害啊~
  -
  竞赛班第二李有清。
  裴岭:鼓掌手疼,一个人鼓,他又不是耍猴戏。


第116章 如何成为男神116
  “下次不要这样了。”郑老师收声。
  班里其他人纷纷侧目看李有清。
  我去, 李有清才考了七十三分?!
  虽然说李有清万年老二,每次都被裴岭压着打,但成绩怎么说从来没下过八十, 这次竟然七十三!
  李有清都七十三了,那剩下的得多惨啊。
  就像是回应大家心中所预想的一样, 郑老师板着一张脸, 继续念:“周珂,68……”
  裴岭开了个头, 96大家还觉得和以前大差不差, 虽然预想了成绩会下滑一些, 毕竟他们自己考得试,卷子难不难心里门清,但下滑和严重下滑就是两个概念了。
  没想到第三直接六打头。
  这还不够。
  “……五十三、四十八、四十六、四十五、四十。”
  后排苏夏随着郑老师念名单, 一直到四十都没有他的名字,心高高悬挂提着,这么低吗?
  “三十七, 苏夏……刘敏三十。”
  大部分的人的成绩都在四十多挂,中后就三十多。还有十来分的, 已经主动退出了。宣布完分数, 整个教室针掉落可闻的安静。
  一班的知道老郑要开始训他们了。
  “这就是所谓天才考的分数?我看了都觉得臊的慌,一些不及格的, 三四十分的还有脸坐在这儿?我要是你们,主动就滚出去了。”
  “竞赛班就是这样的成绩?你们不觉得羞耻吗?”
  郑老师开始训话。
  裴岭掏出笔记本,继续给秦池野做笔记,一边嫌吵, 戴上了蓝牙耳机。
  上面酝酿足氛围,使用打压话术锻炼同学的郑老师看见了, 本来是早有预谋的‘火’,现在变成了真的,脸色涨青,拍着桌子,“裴岭,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牛,不用听了是不是?”
  裴岭摘掉耳机,面色很从容说:“我相信能一直留下来的同学都拥有一颗抗压的强心脏,郑老师可以换个套路进行教学,没必要羞辱同学。”
  “你在教我怎么教学吗?”郑老师火气很大。
  裴岭收拾书包,“‘打压式’教学,对我的心理会造成恶劣影响,如果您非要我听下去,那抱歉,为了我自己的健康心理,这节课我要离开了。”
  然后裴岭就当着全班的面离开了教室。
  全班二十三位同学:……
  !!!
  卧槽,真的走啊。
  不敢看郑扒皮的脸色了。
  要不要叫救护车,感觉老郑也要厥过去了。
  裴岭从容又淡定的离开了教室,也不算是装,他真的不想听郑老师训话,但他也不想回宿舍——宿舍门禁还没开。
  然后裴岭去爬树了。
  上次家长会时,秦池野带他来的这段,背后直对着办公室的窗户,按照校霸的话‘灯下黑’,一旦被发现,你还没爬上去就被叫住了。如果没被发现,那上去之后就很隐蔽,谁都找不到。
  裴岭费劲爬上去后,坐在墙头上,还挺有成就感的。
  裴老师:【我逃课了!】
  裴老师:【猫猫得意.jpg】
  秦池野很快打来电话。
  “谁欺负你了?”秦池野开口第一句,压着的冷和凶。
  裴岭一下子笑了,语气有些轻说:“没有人欺负我,就是想当个坏学生,你猜猜我现在在哪里?给你一些条件,一,我没有离开学校范围。二危险又隐蔽的位置——”
  “你爬树翻墙头了?”
  “你注意点,那片太黑了,你别掉下去。”
  裴岭:“秦池野你怎么絮絮叨叨的,像个老妈子,一点都不像校霸了。”
  秦池野:……
  “我在你那是校霸吗?而且我好久都没打架逃课了。”秦池野说到这儿,才想起来他真的好久没逃课,以前逃课是家常便饭,乖乖坐在课堂上是煎熬,更别提还要上课听讲。
  可现在学习、听课,坚持下来,也没觉得痛苦,是煎熬。
  “夸你,校霸现在是好学生,好学生是坏学生了。”裴岭语气带着得意,说:“等你回来,裴老师带你逃课爬树。”
  秦池野听裴岭语气轻松,就知道没发生什么大事,语气也带着几分拽,冷酷无情说:“不要,我要学习,裴神已经拿第一了,不能拖我后腿。”
  “哈哈哈哈。小秦同学可以啊,意志够坚定的。”裴岭夸。
  两人打着电话说屁话,什么都讲,也不觉得无聊,好像因为是对方,聊什么都有意思,说不完的话。
  “你看到夫妻之爱的抱抱了?天池老公就没打算回一下?”
  “……”秦池野没开口说话。
  裴岭一想就知道秦同学这会大概率耳背发红,低声一串的笑,简直像恶霸,说:“我还以为老公会回一下,夫妻之间不就是有来有往吗。”
  “你等着。”秦池野压着声说。
  裴岭才不怕,悬空在墙头的双腿晃了下,眉眼弯弯说:“好啊。”
  两人一直聊到晚自习结束。
  秦池野听到铃声响,让裴岭下去打开手电筒,小心脚下,不要踩空,实在是不放心,说要不要叫人帮你下来。
  裴岭戴着耳机,将电话放进兜里,听着秦同学絮絮叨叨声,已经利落的爬树,然后剩下一米多跳了下来,拍拍手,嘴上说:“恶霸已经下来了,动作矫健优美,评分五点零,满分就五点零——”
  “好啊让我抓到了吧。”王主任藏在暗处,黑暗中发出一道手电筒的强光。
  裴岭:“啊呜,被抓到了,不跟你说了,我和王主任聊会。”
  秦池野:……
  王主任早就蹲在角落了,因为天黑墙高,没敢直接喊出声,怕墙上的同学听他声音吓得要跑,要是慌乱中掉下来,那就危险了。所以一直蓄势待发,蹲在角落等候。
  幸好天冷,没蚊子了。
  终于下来了,王主任直接百米冲刺,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