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情没剩多少。
  他是秦诏的儿子,所以周言礼看重, 关怀,时不时的还要让小舅妈提醒两句‘他们是亲人’, ‘他们对他掏心掏肺比对亲儿子还要好’。之前不在意,活的无所谓,也像是一滩烂泥,冷眼看着周言礼利用他,利用秦诏关系。
  反正他想报复秦诏。要是有一天秦诏有别的儿子,或者不在意他,周言礼自然会接收到这个信号,态度改变了,对他置之不问,秦池野也不会伤心。
  他对秦诏、秦家没抱有亲情归属。
  对周家同样。
  等他十八成年了,母亲去世留下的房产、珠宝、基金,他可以任意调配,秦池野早做好了计划,成年离开周家。
  住在小楼,吃喝周家的,周晨每次拿这个编排他,秦池野懒得说,你去问问你爸,在秦诏那儿讨到了多少好处多少利益。
  未成年前,谁是他的监护人,谁付账。
  秦诏死了,秦池野也不会去葬礼的。
  不是他主动要求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不是他选择成为秦诏、周言恩的儿子的。
  以上是曾经的秦池野想法,现在大变不变,只有一点变了。
  不想活的无所谓,像烂泥。
  有人那么优秀,向上,明朗,爱笑,笑的灿烂又可爱真诚,他想成为配得上这个人的人。
  秦池野没什么表情,不虚伪客套,周家夫妻早知道秦池野的脾气,谁也没觉得尴尬,周言礼主动说:“行了,孩子心里都明白,走吧,上飞机。”
  “好。”周太太说。
  周晨走在最后,收起了脸上的微笑礼貌,不满小声说了声装逼。这是说秦池野,又嗤笑了声周太太这位小妈。
  拍马屁,人家理都不理,活该。
  周家包了头等舱,一岁大的周昊身边有两位阿姨照顾,周言礼的助理、秘书。这一支队伍像是去旅游,也像是去洽谈合作。
  秦池野一上机,戴着耳机打开了裴岭给他录的英语资料,从书包掏出作业开始写了起来。
  “啧。”周晨斜眼看了眼,不可思议,秦池野还写作业学习?
  而后一想,该不会是要去秦家了,怕秦诏不认这个儿子,毕竟学习成绩从来都是白卷零,那么辣鸡,现在装装样子。不过飞机上装有什么用,秦诏又不在现场。
  周晨不屑,然后就被周言礼警告瞪了眼,“池野知道学习,你呢作业带了没,去写作业。”
  周晨不服气,但他不敢表现出来,他不是周言礼唯一的儿子,还有个竞争对手,惦记着周家的家财、权势,因此乖乖坐好,他没带作业,只能掏出ipad,装模作样写写画画。
  周言礼看了,眼底是失望,摇了摇头。
  周晨太蠢了,早已教不了了。周言礼对这个大儿子要求不多,只需要做做表面功夫,当个乖巧听话的表哥就成,或者当个背景板表哥也可以。
  秦家是什么样的?
  不主动和秦池野交好就算了,还挑衅秦池野,在学校造谣。周言礼当时发现后,整个人快气晕过去了,压着儿子给秦池野道歉。
  “唉。”周言礼轻声叹气。
  周太太抱着周昊,贴心的拍了拍丈夫的手,说:“别叹气,爸爸不开心,我们昊昊也要闹了是不是啊?替爸爸不开心。”
  “看到昊昊,爸爸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周言礼笑着哄了几句儿子。
  这孩子还小,还能来得及培养。
  周昊很乖,挥着胳膊,咿咿呀呀说话,周太太温声细语的陪着玩,过了会看到丈夫稍稍有些出神,便把孩子交给了阿姨带,留有空间给丈夫想事情。
  周太太一直有这样巧思的。周言礼回家只有贴心、温暖,忙公事了,太太不打搅,给他空间,想要夫妻缱绻了,妻子又会撒娇闹点小女人脾气,拿捏的分寸很好。
  周言礼很满意小妻子。
  无意中看到这一幕的秦池野收回目光,继续写作业。
  从夏市到京都飞机两小时,到了京都秦家有车来接。
  “秦总派我来接小秦先生的。”邱助理点点头说:“周先生好,需要帮你订下榻的酒店吗?”
  “不用,订好了。”周言礼笑呵呵说。
  秦诏竟然派手底特助过来接秦池野。周言礼觉得自己没压错宝。
  “小秦先生,请。”邱助理亲自开门。
  秦池野没什么表情,冷着一张脸上车。他对京都还是很不喜欢。
  周家其他人自有司机开车门接。邱助理早已回到车上了。
  “老公,你和秘书助理坐一起吧,你们聊公事我不爱听这个,好没意思。”周太太主动说。
  周言礼说了声好,亲自开车门送太太和小儿子上车。
  即便周言礼车上还有空位,周晨期待的眼神,最后还是落空,一个人坐一辆,上了车后,忍不住掏出手机打字和网友抱怨。
  我还以为秦家有什么了不起,接我们的车很普通,也不是什么豪车。
  我那个表弟拽的不行,等着瞧吧,他到时候就和我一样,不,比我还惨,还不如我。毕竟他爸不要他,一直把他丢在我家好几年了,问都没问过那种。
  周晨也不算太傻,知道找陌生网友吐槽抱怨发泄负能量。他之前说去秦家,网友就不信,以为他吹牛批,现在就回复:【你说的是京都的秦家吗?】
  【哥们差不多就行了,还吹呢。】
  【秦家你进得去吗。】
  周晨:【你不信?过两天给你拍照。】
  京都路上有些堵车。
  邱助理坐在前排副驾位置,侧身就看到小秦先生正在玩手机,便收回目光,给老板回消息:【秦总,很顺利接到小秦先生。】
  从学校到机场,登机,飞行,落地,上车。秦池野在九点三十五分时,给裴岭发Q-Q消息。
  秦同学:【你和其他同学一起回去。】
  秦同学:【别害怕,手电筒打开。】
  很快裴岭回答,说的是语音。
  “你到京都了吗?我好累,做了一晚上的卷子,现在和其他同学一起下楼,刚发生了些争执。”
  秦同学:【到了,在车上。】
  秦同学:【有人欺负你了吗?和你吵架了?】
  “没有人欺负我,你对我的实力有什么误解?我嘴炮很强的。”
  可能是和同学在一起,裴岭说这个话很得意,还夹杂着其他同学的声音,‘裴神还知道’、‘最强洗脑’、‘干他丫的才不主动认输’等等声。
  “就是动手能力不行,不过这不是有你嘛,你没在的日子,我肯定苟住坚决不会发生武力值冲撞可能性。”
  秦池野嘴角微微上扬。
  “怎么办,你才走,我就想你了。”裴岭的声哼哼唧唧的像是撒娇,麦里安静了不少,应该和同学分开了。
  秦池野刚听完,又有一道消息。
  “秦池野,你说说话!”
  有点命令那种味道。
  秦池野能想来,裴岭说这个话的时候,一定眼睛圆圆的亮亮的,神采飞扬有点小张扬跋扈。
  “你到宿舍别管珍珠了,我一会到了自己喂。”秦池野按着语音条说。
  副驾驶的邱助理有些诧异的看向后车镜,通过镜子看到小秦先生表情很柔和,并没有资料上那股棱角锋利叛逆的样子。
  “不听你的,我要玩。”裴岭说了一半,很快又刷了一条,“不对不对,你玩吧,有惊喜哦~”
  秦池野:“好。”
  “我到宿舍了,先去洗澡。”
  “在外面学习也不用太用功,偶尔偷偷懒,玩一下。”
  秦池野:“我知道,听你的。”
  然后两人就不聊天了。秦池野收回手机,脸又恢复没什么表情,他想到刚才飞机上周太太和周言礼的相处,两人有没有爱情喜不喜欢他不知道,也不好奇。
  反正他喜欢裴岭做自己,无拘无束,不要为了任何人委屈忽视自己。
  他喜欢裴岭,裴岭干什么都行。
  车子将近十一点才到达秦家老宅。
  外观并没有周家来的气派豪华,甚至还有些不起眼,但出了巷子胡同就知道不同一般,地段紧挨着紫禁城。
  “小秦先生到了。”邱助理下车要开车门。
  秦池野已经自己开车门下来了,站在这栋宅子外,看到牌匾‘秦宅’两个大字,已经能闻到过去的腐朽味了。
  他很讨厌这个地方。
  因为秦老太太看不起‘小门小户’出来的周言恩,诸多刁难,周言恩生下秦池野后就患有抑郁症,后来回到了夏市,看起来好了,但每次回到京都总会复发。
  反反复复。
  后来周言恩就自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秦池野:裴岭你不需要对我太好,你就爱发脾气就发脾气,爱干啥干啥,别管我死活,我就喜欢你随心所欲无法无天!


第112章 如何成为男神112
  大门开了, 里面是位五十出头的女人。
  “小秦是吧?快进来,一路辛苦了。”
  秦池野不认识眼前的女人。中年女人笑说:“算算关系,你要叫我一声姨奶。”
  然后秦池野没叫, 自顾自进去了。
  中年女人脸上笑也没变,跟邱助理说:“那小邱你先走, 小秦我会安顿好, 你给秦总说别担心了。”
  “好的,麻烦章女士了。”
  章慧利落将大门关上, 绕过影壁, 一看小秦还在院子站着, 热情说:“小秦你住后面,东厢房我都收拾好了。”
  这房子是古宅,两进两出的院子, 大气又处处透着精巧。
  章慧前头带路,从旁边回廊穿过去,一边说:“我妈妈和你太奶奶是表姐妹, 我们一家之前都在隔壁省住着。前几年你奶奶中风,需要人照顾, 我没事干就过来搭把手了。”
  “她中风了?”
  这是秦池野进门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章慧笑笑, 说:“人老了,多多少少都是些病, 四五年前的事了,人救回来了,就是现在身体不好,早睡早起熬不了夜, 所以你回来就不去惊动她了。她住在前院,后院平时就秦总偶尔来住两天, 很干净的,你也住这边比较安静,互不打扰。”
  章慧和秦池野的奶奶是平辈。
  “你是秦诏请回来的?”秦池野问。
  章慧笑,语气亲切的责怪了声,“你这孩子。”又说:“是秦总请我过来帮忙搭把手,好了到地方了,东西都准备全乎了,你先洗漱,饿不饿?给你弄一碗馄饨?”
  “不用。”秦池野拒绝。
  章慧也不再劝,笑笑让秦池野自己歇着,她去了前面。
  院子是古宅子,里面布置装修都很现代。这一整间的东厢房,连着卧室、客厅、书房,功能齐全,像是一个小住宅。秦池野没兴趣参观,冲了把澡,上床,本来想给裴岭打电话,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
  然后电话‘裴老师’闪过来了。
  “歪,秦池野你到了吗?”
  “刚到,洗完澡,正想跟你打电话——”
  “所以我就打过来了?!哈哈这么说我们还挺默契的。”
  秦池野嘴角上扬,“嗯,是挺默契的。”
  那边电话听筒里,裴岭捂着嘴巴打了个喷嚏,秦池野很快反应过来,“你是不是在楼道打电话?这都是十一月了,天气这么冷,你快回宿舍床上,别感冒了。”
  “絮絮叨叨的秦池野。”裴岭哼了下,又笑说:“我就是问问到没到,你到了安顿好了,那我放心了,我也回去睡了。”
  秦池野身处厌烦的地方,可现在躺在陌生的床上,整个人松弛下来,说:“我很好。”电话里停留了片刻。
  他想让裴岭回去睡觉,可又想和裴岭多说说话。
  “不行太冷了,我去床上,聊Q-Q,打字吧。”
  秦池野:“好。”
  没一分钟,秦池野发消息:【你到了吗?】
  裴老师:【照片.jpg】
  一张裴岭窝在床上的自拍照,因为熄灯了,亮着一盏小夜灯,光线有些奇怪,照的裴岭古古怪怪的可爱。
  秦池野点开,保存下来。
  秦同学:【这里变化好大。】
  裴老师:【你在京都住的地方吗?】
  因为面对的是裴岭,说起以前的事情也很自然顺畅。
  秦同学:【秦家的祖宅。我小时候不住这里,我们一家人住在别的地方,平时周末会回来吃个饭。】
  裴老师:【祖宅?】
  秦同学:【我明天给你拍。他们很重视这个。】
  秦同学:【秦家老一辈人。】
  两人就这样聊,乱糟糟的,秦池野模糊掉了一切可以用的称呼,裴岭也不多问,大概能听懂,简单说秦池野讨厌秦家‘老一辈’,那就是爷爷奶奶之类的。
  快凌晨了,秦池野发睡吧。裴岭嗯了声。
  整个宿舍静悄悄的,而千里之外的京都某宅院后院灯亮了,秦诏回来了。两进两出的院子,前门正门,后面是修了车库,也能进入。
  秦诏偶尔回来住,走的后面。
  抬头看了眼东厢房还亮着的灯,并没有上前去敲门,直接回到了正屋,洗漱休息。东厢房的秦池野其实听到了,知道秦诏回来了,关灯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秦池野醒来推开门,院子里就看到了秦诏。
  父子俩好几年从未见过面,秦池野五官容貌很像秦诏,冷硬、锋利、不好接近相处的感觉。
  秦诏先开口,“一起吃个早饭。”
  秦池野要拒绝,秦诏又说:“裴同学要参加智慧杯比赛。”
  “你怎么知道?我警告你别查他。”秦池野目光又凶又冷说。
  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