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我们的。”大师傅解释,然后规定量给下面条。
  裴岭:……人和人还是要有真诚的,怎么能执法钓鱼举报大师傅呢。
  他努努力吃完吧。
  裴岭刚坐下,拍了张照片发给秦池野。
  【吃牛肉拉面,有点多,你没在。】
  秦同学:【你别硬吃完,吃撑了不舒服,浪费就浪费了,健康第一位。】
  曾几何时的冷酷无情校霸,现在也变得婆婆妈妈。
  裴老师:【知道,听你的。】
  秦同学:【吃饭吧。】
  裴岭就不回复了,开始吸面条,然后这个世界的男主角就端着面碗,问:“裴岭,我能不能坐这儿?”
  “可以。”
  过了两分钟,苏夏开口:“昨天的竞赛题,那个——”
  “男——”主角。差点说漏嘴,裴岭很真诚说:“苏同学,我们还是先吃饭。”
  面条泡久了就不好吃啦!
  就算你是本世界男主角也不可!
  作者有话要说:
  秦池野:成年了也不能,不行不行不想了,裴岭还没成年


第110章 如何成为男神110
  享受了一顿美味的拉面。
  “你还没吃完。”苏夏提醒了下, “有点浪费了。”
  不愧是小说男主角!多正能量。
  裴岭不好意思说:“我吃不动了,要是现在吃太撑的话,晚上学习会脑袋发昏, 只想睡觉的。”
  “是这样啊。”苏夏点点头表示理解,说:“我小时候家里在农村, 每次寒暑假要务农, 所以不喜欢浪费。”
  裴岭看着碗里剩下的面,然后抬头很郑重说:“我的身体健康比较重要, 还是浪费了吧。”然后端着餐盘去回收处。
  苏夏每次和同学说起他家、农村什么的, 总会勾起其他同学的好奇, 还有同情,一般都会吃完,还会说苏夏你说得对是不该浪费/要向你学习等等。
  结果裴岭不按常规出牌。
  苏夏看裴岭要走, 想端餐盘跟上,谁知道裴岭回头,提醒说:“你东西还没吃完诶~”
  “……”苏夏噎了下, “是。那你先走。”
  裴岭已经走了。
  秦池野走了,电脑还留在宿舍, 开机密码裴岭知道, 打开密码挂着游戏,rua了会珍珠崽崽, 给秦池野拍了张照片。
  【儿子很好,你放心走。】
  秦同学:【……】
  秦同学:【你别故意招惹我了。】
  秦同学:【我又不能玩,你别亲它。】
  裴岭哈哈哈笑,按着语音说:“好, 我不亲崽崽。”
  梦仙剑游戏里,结成了夫妻姻缘, 可以使用一些亲密道具,当然十八禁是想都别想,可以拉手、亲亲脸颊、拥抱等夫妻互动。裴岭买了个拉手,点使用。
  “好了,我不玩了,珍珠下一顿喂养你来。”裴岭笑眯眯说。
  这样秦池野登录上号,就会发现‘夫妻亲密’。嘻。
  秦池野全然不知等他的是什么,还奇怪裴岭今天这么听他的话,有点点不习惯,说:“其实你要玩就玩,不用管我。”
  “我老逗着你,你不会生气不高兴啊。”裴岭哼说。
  秦同学:【不会。】
  裴老师:【秦池野你也太好了~】好人卡发上去,又按着语音说:“我去休息会不玩了,你到京都了发平安信息。”
  秦池野没有这种报平安的习惯。两人约咖啡馆学习,还是裴岭到家后洗完澡,估摸着那边秦池野骑车差不多到了,才发消息问。他要是不问,秦池野没这个概念主动说。
  好像没人在意秦池野在外面多久、干什么、回不回来这种事情。
  秦同学:【好。】
  裴岭就丢开手机,电脑睡眠模式,看了会小说。周现许文翰都没在,一个大概率在食堂和其他同学开黑,另一个是在教室学习。裴岭习惯回宿舍坐一会,发发呆,然后再去上竞赛。
  七点。
  宿舍门敲响。
  “裴岭你在吗?”
  ?
  是苏夏的声音。裴岭去开门,“什么事吗?”
  “要去竞赛班吗?我们可以一起走。”苏夏笑说。
  裴岭看了眼时间,“距离晚自习还是半小时,走过去十分钟绝对够,所以——”
  苏夏当然知道裴岭习惯上竞赛踩铃声进教室,不然也不可能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机会接触上。平时白天上课,裴岭和秦池野形影不离,上竞赛本来是好机会,可裴岭习惯擦铃声进教室,晚上下了,撑死留上五分钟,还有一群人围着,之后就和秦池野一块回去。
  “其实我是想问你题。”苏夏不好意思笑笑打断裴岭的话。
  裴岭拉开门让苏夏进,要给男主角面子的!
  “什么题?”
  苏夏背着书包,将作业本掏出来,“这个,还有这道物理。”
  裴岭拉开自己的椅子让苏夏坐,他不喜欢别人坐他床上。苏夏道谢,裴岭拉开秦池野的椅子自己坐,一边说:“这个不是昨晚竞赛的卷子吗?老师讲过了。”
  “其实我没听懂,但不好意思再问,你也知道郑老师很凶,对我们这些普通班的学生就没什么耐心,要是去问会被骂。”苏夏知道裴岭和郑老师不对付,当然乐于说郑老师不好,拉拢裴岭。
  裴岭:“郑老师对谁都没耐心,不管是普通还是一班。”
  “这个数学,你第一步就错了,不能用这个公式……”
  花了十分钟讲完题,苏夏表示听懂了,笑的很热情说:“太谢谢你了,你这么讲我就听明白了,一会去竞赛班一起走啊?我来叫你。”
  裴岭:“……可以。”
  送走了苏夏,裴岭换了衣服,差不多该出发了,就是他不懂,为什么男主角突然对他热情起来。
  回想了下小说内容,‘裴岭’这个角色是衬托对比的炮灰,并不是男主角攻略的‘男性目标’N多男配。
  那没事了。
  苏夏是掐着时间到裴岭宿舍门口,不管裴岭是故意拒绝他找的借口,还是真这个时间走,反正现在裴岭没借口了。
  两人一起去了竞赛教室。
  裴岭照旧坐老位置,就看男主角也跟着他往后走?
  有点奇怪。
  “刘敏刚才给你挥手,她给你占了座位。”裴岭提醒苏夏。
  苏夏已经放下书包了,装作不知道没看见,说:“有吗?那明天我再坐过去吧,已经上课了不好挪动。”
  “……你说得对。”裴岭现在肯定男主角今天几次的找上门都是有意的。
  他开学到现在和男主角没什么交集,都是各有各的圈子,难不成因为他没有按照剧情走,成为男主角的‘对比垫脚石’?
  可是让裴岭按照‘原本的剧情’走,给男主角衬托光环,裴岭:凭什么?
  小说中纸片人是纸片人,但现在这个世界活了起来,在裴岭的世界,他有父母有弟弟,有自己的思想,不是一本书,那当然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才不会为了‘小说剧情’服务。
  郑老师进来,扫了眼座位,一眼就看到裴岭旁边多了个同学,表情严肃但也没说什么,然后敲了下桌子,说:“考试之前,说个消息。”
  “十二月一号,全国智慧杯比赛将在京都举办,我们学校有参选的名额,届时参加考试的只有十位学生,五位预备。”
  竞赛班最初三十名,随着一周淘汰制,现在只剩下二十六名。
  智慧杯?
  苏夏在上辈子记忆里仔细挖掘,不是,这个智慧杯和电视综艺的名字不对,综艺比赛叫《谁是NO.1》,他记得很清楚,是明年夏天暑假录制的。
  因为上辈子苏夏没加入竞赛班,除了播出的综艺,还有竞赛班出了几个‘明星’,新闻上播报拿了多少钱这类的,其他苏夏也不懂。
  “从今天开始,到下周五,总成绩排名最后的六位同学离开竞赛班。”郑老师环绕了一圈,“竞赛班只要真正的天才。”
  “好了,开始考试。”
  一番话下来,在座的同学心里都开始打鼓,郑扒皮现在不仅是扒他们一层皮,还要连骨头都拆下来了。也有自暴自弃的想着干脆离开算了。也有咬牙想拼下去,一定不能被淘汰。
  苏夏就是后者,他千辛万苦进竞赛班,为的就是明年的综艺节目,只要他参加火了,可以挣好几百万,到时候趁着夏市房产还没后来那么夸张,立刻买房。
  不能被淘汰,一定不能被淘汰。
  但当卷子发下来,苏夏懵了,这、这他看不懂?
  他看向前面其他人,好像听到都说好难、看不懂。苏夏悄悄松了口气。
  “干什么,考试还是闲聊,要说话出去说。”郑老师厉声道。
  班里顿时静悄悄,连笔尖在纸上书写的声音都没有,大家都难住了。除了有一位,苏夏听到隔壁的声音,悄悄偏头看过去。
  裴岭已经开始写了。
  苏夏握着笔的手紧了,甚至有些僵硬抽筋,他没办法下笔,不知道怎么做,脑子都是浆糊,一直循环郑老师刚说的,直接淘汰六名同学。
  别紧张,你可以的,一定还是可以写的。
  苏夏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审题。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刚开始觉得很慢,煎熬,但一点点琢磨,犹豫下笔写的时候,恍然间过的很快。
  郑老师说时间到的时候,苏夏还有两道题没写完,他没有停下笔,继续写算出来的答案。
  “最后一排,裴岭旁边那个,笔停下来。”
  苏夏面红耳赤的停下来。
  “交卷子。”郑老师拍讲桌,“李有清,收卷子。这段时间的成绩由严老师批改,最后那个考试时间到还在写的,记下来扣五分。”
  苏夏抬起头,求饶说:“对不起老师,我下次不敢了。”
  “再多说一句,今天分数清零。”
  苏夏不敢再说了。
  郑老师严肃一张脸,“竞赛讲究的是公平,竞技,时间到了就是到了,你多写一个字符,对其他人就是不公平,在比赛场上这就是作弊,是可耻的。”
  这节的竞赛课太压抑了。
  下课后,郑老师一走。苏夏忍不住,趴在桌上,刘敏上台阶去后排找苏夏,一看苏夏这个样子,赶紧说:“你别伤心了,没事的。”
  “我已经算出答案了,就是一秒,我就是用了一秒写上。”苏夏眼眶红着,然后抽了下鼻子,说:“我知道错了。”
  道歉还要被骂。刘敏替苏夏打抱不平,觉得郑老师有毛病。
  班里对郑老师的怨气已经积压许久了,苏夏这么一说,其他人纷纷响应。
  “太过分了。”
  “真不想留这了,我明天就主动跟严老师说,主动离开总比淘汰了强。”
  “是啊,起码自己走还有面子,被淘汰了多丢脸。”
  “我也不想留了,今天的题都是什么鬼,看都看不懂。”
  “我觉得郑老师就是在玩我们,故意出这种看不懂的题,不就是想留他们班的学生,谁知道有没有给一班开小灶。”
  李有清站出来,看向话里有内涵的那位同学。
  “郑老师带我们一班,讲的是统一的高中课本教材,竞赛的题从来没有讲过。”
  那位内涵的面子挂不住,“你一班的自然帮郑扒皮说话了。”
  “这跟一班还是普通班有什么关系,实事求是的讲,你不要内涵我们。”
  然后就吵了起来。
  有人喊:“别吵了,听裴神的,裴神怎么说?”
  收拾书包打算撤的裴岭:“……比赛规则按铃,结束,还在写的选手成绩作废清零,今天大家已经刻进骨子里忘不了了。”
  “竞赛成绩优秀厉害,并不代表这个人就很厉害优秀,成绩和人品不相通。留不留下是各位自由的选择,努力过,和因为害怕没面子主动放弃也是两回事,谨慎选择,不要后悔。”
  裴岭说完,看大家一脸沉重思考,然后笑说:“放学了,还留这儿啊,有没有人送我一程,外头太黑了我怕黑。”
  本来沉闷压抑的氛围立刻就活泼起来。
  有人哈哈笑,“没想到堂堂裴神也有害怕的。”
  “走走走,放学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反正都考完了,撤了撤了,一起走,我也怕黑。”
  “那你还给我讲鬼故事。”
  “一起害怕啊嘿嘿嘿。”
  竞赛就是要有一颗大心脏,能快速释放压力。
  不知不觉,因为裴岭的一句话,众人原本对未来一周半的成绩焦虑,获得了片刻的轻松愉悦。


第111章 如何成为男神111
  秦池野到了机场, 发现周家一家都在,包括周晨,以及周晨一岁大的弟弟周昊。
  “舅舅陪你回去。”周言礼拍拍外甥肩膀说。
  周太太温柔笑说:“你舅舅送你, 顺便带我们去京都玩两天,正好周四是池野生日, 要是那边不办, 咱们要好好给池野庆祝下。”
  “说什么呢,毕竟是亲儿子。”周言礼佯装斥责说。
  周太太也没怕, 依旧笑眯眯温柔说:“我的意思是都是一家人。”
  两口子打配合, 明示暗示套关系, 秦池野看的明白,但他以前不在意,随便无所谓, 周言礼是他亲舅舅,即便是姥姥在世,要是遇到什么轻重取舍, 他和周言礼,那当然是紧着周言礼了。
  秦池野从小对取舍就有自己判断, 很利落。母亲去世后, 周言礼对他六分亲情四份利益衡量,姥姥去世, 四分亲情六分利益衡量。
  到现在,秦诏说的那个大单子吊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