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请了家教,这不是更快更高效吗?”
  “这些小事他可以自己决定,但我建议,赵老师不要太插手他的学习。”秦诏说。
  赵钰有一瞬间都不知道谁才是秦池野家长。
  办公室门响了。
  “秦先生,秦池野过来了,你要和他聊两句吗?”赵钰看到了秦池野,其实有松口气,跟秦先生沟通真的比上班开会还累。
  赵钰将手机递过去。秦池野接了,“我学习的事情不用你管,不要给老师学校打电话。”
  “你生日,机票我给你订,还是自己?”
  “我自己来,你不要管我。”秦池野硬声说。
  “可以。提前两天。”
  然后电话就结束了。
  赵钰从短短的几句话,大概能了解,秦池野和他父亲关系真的不好——不由想到刚才她还没说,秦先生就知道秦池野十月中下旬开始学习。
  这么看,秦诏对秦池野还是关注的。
  “老师,没什么事我走了。”秦池野把手机还回去,还皱着眉。裴岭还等着他吃饭,刚说饿了。
  赵钰看秦池野心思不在的份上,就说:“没事了。”
  秦池野就走的很快。
  留下赵钰在办公室里叹气,这沟通了跟没沟通也没什么区别,秦池野爸爸不管,听意思还很放心交给裴岭带,裴岭也喜欢带秦池野学习,这——
  看看裴岭月考成绩吧,要是掉了,只能再说了。
  秦池野一直记着裴岭要送他的礼物,第一次这么期待一次考试。第二天起了大早,秦池野排队买早饭,故作不在意,随口似得说:“下午考完应该能看到礼物了吧?”
  “看你表现。”裴岭啃了口包子。
  “你别啊,我会好好做题的,不会交白卷。”秦池野保证。
  裴岭笑眯眯,“我当然相信了,逗你玩的,我还有点没准备好,下午应该差不多了。”
  “你要是还交白卷睡觉,那我再也不给你讲题了。”
  秦池野压着唇角,拽拽的说:“我是给你面子的。”
  “那我面子可真大。”裴岭笑。
  考试连考两天。下午考数学时,裴岭拿到题看了眼,笑了下,这次考场位置按照上次月考成绩排的,裴岭在一班教室,秦池野当然是在理科十六班了。
  一个在二楼一个在三楼,还是对角线。
  裴岭开始做题,速度很快,前面的选择、判断,看一眼直接有答案,根本不需要草稿纸。
  监考老师是高一的代课老师,看到一进门第一位01号就知道是高二年级第一的裴岭了,不由走过去看了两眼。
  字写得不错,还挺快的。监考老师是教语文的,也不爱看裴岭数学做的对不对。听说,每次裴岭考试都提早交卷。
  不愧是年级第一。
  到了可以提早交卷时间,一班教室大家静悄悄的,全都偷偷看门口第一的位置。
  【裴岭还在写?】
  【不提早交卷吗?】
  【这次题看来不止他觉得难,裴神也觉得难了。】
  距离考试结束前五分钟,裴岭才交了卷子。裴岭一交,后面早写完检查了好几遍的李有清也交了,这就像是一道信号,两人一出去,其他人纷纷交卷。
  一下子考场只剩下四位同学还在写。
  “裴岭,你今天怎么坐到现在?没提早交卷?”李有清叫住了人,“题是有点难度,但对你来说应该是没有难度的。”
  其他出来的学生听了:……
  李有清话虽然欠揍,但说的是裴神,都正常了。
  “我同桌还在写,提早写完交卷,没地方去。”裴岭和李有清现在关系还好,能说几句,然后还补充了一句,“题是蛮简单的。”
  其他人都笑。
  “裴神你这话说的。”
  “不愧是裴神。”
  也有一班人看不惯自己班的同学去舔二班的,说:“说的这么轻松,这次月考第一,裴岭你该很有信心吧?”
  裴岭当没听出该同学的刺,说:“应该的。”又笑眯眯看着对方,“我还押中了两道大题哦~”
  语气可以说十分欠揍了。
  苏夏和刘敏交完卷子出来,就听到裴岭语气轻松的说‘押中大题’。
  “真的假的?”
  “厉害。”
  有不信的,也有信的。裴岭挥挥手,去三楼接他同桌了。其他人下楼去食堂吃饭,苏夏和刘敏也往楼下走,就听到一班的在聊考试题内容。
  “后面那道还是有点难度的,我算了两遍,才推出来,裴岭要真是押中了题,那就牛批了。”
  “对,这次成绩看来裴神又稳坐神位,我本来还想着可以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现在能稳住老三也不错。”
  “你怎么不说挤掉李有清。”
  李有清推了下眼镜,“试试看。”
  “哇哦,嚣张了,那我还真叫上板了,等考完出成绩。”老三说。
  苏夏走在后面,明明还没考完,只考了两门,但一班对裴岭势在必得的第一,好像都默认了,他其实也是。成绩差距太大了,现在的他很难追赶上,刚裴岭说押题,要是没说谎,真的押中了,那和裴岭一起学习的就占便宜了。
  后面两道大题加起来就有二十四分。
  他一直想和裴岭交好,当朋友,但不知道为什么,裴岭对他挺客气的,但也没有深交的意思,就是普通同学。
  三楼,理科十六班。
  这个考场后排聚集了秦池野、张嘉琪、周现三人,且还都是很均匀的坐在最后一排。
  裴岭刚上去,铃声响了,考试结束。张嘉琪声音最大,“可算是考完了,头都疼了,野哥卷子我给你拿上去了。”
  “中午吃什么?饿了。”周现说。
  秦池野考试就带了两根笔,一根铅笔一根中性笔,现在两支笔往兜里一揣,站起来利落的离开。单凭这副潇洒、从容的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秦池野是什么学神学霸。
  “你怎么来了?”秦池野看到门口的裴岭,从容淡定拽酷一下子没了,特别高兴,“我全都填满了,也没提前交卷。”
  “看到了。”裴岭笑着夸赞:“大校霸言而有信。”
  秦池野:“骗谁都不会骗你。”
  “后面两道大题,你写完了吗?”裴岭说:“我前天才跟你讲过类似的。”
  类似的意思就只有数值差开,算法步骤一模一样。
  张嘉琪也出来了,听到这儿,“我去,我就说那俩题怎么那么眼熟,还以为做梦梦见过,不过我忘了你讲过,现在感觉错失一个亿。”
  “做出来了。”秦池野淡定中透着几分拽,“我又不像张嘉琪,你说的一个字都记不住。”
  裴岭说的他都好好记着,尤其裴岭说这两道题的知识点很重要,应该会考,他就多练习了两遍。
  旁边错失亿的张嘉琪:……野哥,你拉踩行为进行的也太明晃晃了。
  秦池野还记着裴岭说的礼物,目光冷冷瞥了眼还杵着的张嘉琪,说:“放学了,你还不回家写作业?待在这儿等我请你吃饭吗。”
  “……那我回家了。”张嘉琪背着书包悲伤一脸离开。
  他不仅没记住两道大题,还被野哥嫌弃。唉。
  周现看了看秦老大,再看看裴岭,抓了把头发说:“那什么,我也走了。”秦老大刚才目光好凶啊。
  碍事的都走了。
  秦池野看裴岭,“今天考完了。”
  “你等等。”
  两人已经走出教学楼了,大家考完试人还挺多的。裴岭从书包里掏手机,说:“我找了好久材料,弄了好久,你等等,文件有点大,我发给你,你记得接收。”
  “手机。”裴岭提醒。
  秦池野掏出手机,打开Q-Q,看到裴岭正在传输文件,点了接收。
  “什么?”
  “一会你打开就知道了。”裴岭放回手机,“走了走了,吃饭了。”
  原地的秦池野看着传输中的文件——
  弄了好久,有点大,该不会是什么小视频吧?
  应、应该不会吧。
  秦池野手里的手机开始烫手了。


第104章 如何成为男神104
  “先吃饭了。”
  秦池野才把手机放到桌上, 没一会偏头看一眼,文件接收的怎么样。
  还很慢。
  “什么啊?”
  裴岭看到盘子里的排骨,“今天的排骨好肥, 不是很想吃,丢掉又浪费。”
  “那你给我。”秦池野很自然说。
  裴岭就把自己盘子里偏肥的排骨夹到秦池野盘子里, 秦池野顺便将自己盘子瘦的精排递过去, “要吗?”
  “嗯嗯。”裴岭嘴巴有东西,鼓着点点头。等他吃完了, 才说:“一会接收完就知道了。”
  两人吃完排骨饭, 回到宿舍, 秦池野走路都时不时掏出手机看一眼,终于接收完了。裴岭看到秦池野很兴奋的样子,狡黠一笑, 说:“那你慢慢看,记得戴上耳机,效果更好。”
  “?”秦池野握着手机愣了下, “戴、戴耳机?”
  “对啊,这样效果好。”裴岭神神秘秘凑过去, 小声说:“你要是放外音, 一会周现或者许文翰回来,听到了就不好了, 我会尴尬的。”
  “!”
  秦池野僵在原地,都不知道说什么。
  裴岭:“今天才考完试,现在就不学了,你放松放松, 等我竞赛班回来在学习。”说完,还将目光移到了大校霸的手上, 露出微笑。
  秦池野手一抖,觉得裴岭是不是在暗示什么。裴岭已经去洗手,然后会换了外套,裤子,去床上躺一会。
  这一系列的生活习惯,秦池野已经很了解了。他将目光移到手机文件上,不知道要不要点开,这是裴岭送他的礼物,不看不好。
  秦池野这样告诉自己,坐在椅子上,找出了蓝牙耳机,戴上。有些紧张的点开了文件夹,有十个,是MP3格式——
  音频?
  那——
  裴岭录的?
  明明吃饭时还很好奇期待,现在秦池野没来由的紧张了些,十个音频题目都不一样,像可爱、大校霸、乖,秦池野点开第一个《可爱》,有些紧张的看了眼裴岭。
  裴岭躺在床上,手拿着一本小说,没有看他。
  秦池野故作镇定的收回目光,按了播放。
  一串英文阅读,声音很熟悉,是裴岭的声,裴岭的英文发音很好听,秦池野觉得比英语老师还要念得好。
  不过这个?
  秦池野从紧张,到疑惑,随着进度条划过,整个可爱听完,除了几个单词,像是dog、cat这种简单的能听懂,连起来就不会。
  不过很快有中文解读,还有单词分析,简单的,夹杂着有些难度的,裴岭念完单词,还会说:“秦同学,跟着老师念起来~”
  秦池野不自觉的小声读念起来。
  “很棒哦~发音不错,再来两遍~”
  除了跟读单词,还有语法解析,整篇英文阅读下来有二十多分钟了。秦池野没打开前,脑子里有点浮想联翩,不知不觉专注的听着裴岭教他英文,听完后,再看十个音频,秦池野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很久、很久没有人这样对他了。
  从目录的名字,到内容,处处周到,细致,做这些费力费时的礼物。秦池野收过许多昂贵的礼物,但今天的礼物,才找回了以前收礼物的开心。
  还有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秦池野心底酸酸涩涩,还有一股温暖。
  “裴岭。”
  “什么?”裴岭书翻了一半,扭头看向秦池野,眉眼弯弯抢先回答:“不客气,秦同学。”
  秦池野露出又拽又酷的笑,没有说什么了。
  第二天考英语和理综。
  理科十六班考场,早上考英语时,张嘉琪还在挠头,实在是不会,就丢橡皮,听天由命做选择,然后一回头就看到角落坐着的野哥,正在奋笔疾书?
  说的有点夸张,但是野哥确实在做题。
  没看错的话,野哥先写小作文???
  “后排那个同学,坐好了,不要前后张望。”监考老师点名提醒某位后排同学。
  张嘉琪:……
  他只是太震惊了,野哥竟然先写小作文。
  再看看自己桌上‘随机天选橡皮’,张嘉琪感到一丝丝的无地自容,他将橡皮收了起来,努力调整好坐姿,打算靠实力,像野哥学习好好做题。
  五分钟后。
  擦。
  这都什么和什么,完全看不懂。
  张嘉琪快乐的摇起了橡皮。
  周五考完试就放假了。
  “回去连麦。”裴岭跟秦池野说。
  张嘉琪听见了,“连麦打游戏吗?怎么不叫我,太不仗义了裴哥。”
  秦池野看了过去。张嘉琪默默的收回那句话,“我的意思,你们玩也拉上我,我都学了两天了,太累了。”
  这两天,白天上课,晚上回去还有老师补习。张嘉琪觉得自己都快被掏空了,好不容易撒泼耍赖,说连考两天能玩一会,争取到周五晚上可以玩一小时游戏的机会。
  那还不赶紧抱大腿,求野哥和裴岭带他打副本。
  “我们连麦学习,你要的话一起来,我们可以下个钉钉——”裴岭话还没说完。
  张嘉琪立刻拒绝:“不了不了,你们学吧。”
  好不容易的一小时,学什么习。
  秦池野在一旁冷酷无情的进行拉踩,“你教我,张嘉琪不行,不用带他,进度都不一样。”
  “???”张嘉琪敢怒不敢言。
  什么进度不一样,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吗?!
  “也是。”裴岭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