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那行吧。”林可重新拿起手机。
  一局结束,张爸爸喊可以吃饭开动了。张嘉琪带着头,洗手的洗手,餐桌就五把椅子,人太多,也挤不下。
  “裴岭来你坐这儿。”林可妈妈热情说。
  “对,裴岭你坐,别管张嘉琪,他站着吃都成,你们是客人,都先坐着。”张妈妈招待。
  裴岭哪能真的坐,笑眯眯说:“阿姨叔叔太客气了,我加点菜,和秦池野去客厅吃,我俩英语学了一半,正好给他教完。”
  “这功夫还学习啊?”张爸爸都愣住了。他就炒俩菜的时间,还能学习?
  秦池野点点头。张妈妈一看,爽快说:“那你们看,想吃什么自己夹,多来点,你张叔叔做这个辣子鸡好吃,小裴能吃辣吗?”
  “可以的。谢谢阿姨,我再来点这个红烧肉,看着就香。”裴岭也不客气。
  张爸爸就喜欢不客气的,这样说明来他们家做客不拘束。
  “我炖了一下午,东坡红烧肉,一定要尝尝。”
  热热闹闹的。
  张嘉琪抱着碗,高深莫测,小声说:“什么学英语,裴哥这明明是想二人世界,教学调-情。”
  作者有话要说:
  秦池野:……就以后顶撞。
  !


第102章 如何成为男神102
  “你抱个碗嘀咕什么呢。”
  张妈妈拍了儿子胳膊一巴掌, 拿了干净碟子,分了一部分的菜,说:“再给小秦小裴送一些, 你多照顾些。”
  “对,你们小孩要是不自在, 就去客厅吃, 怎么开心怎么来。”张爸爸说。
  张嘉琪去送菜,很快又跑回来, 坐在餐桌椅子上, 说:“我还是留这儿吃, 没啥不痛快的,你们做了一下午菜,陪你们吃我还挺开心的。”
  好家伙, 刚端菜过去,野哥就一直瞪他。张嘉琪又不是没眼色,才不留在客厅。
  “你们家嘉琪很乖啊。”林妈妈笑着夸了句。
  只有张爸爸张妈妈夫妻俩觉得有鬼, 平时惹了篓子才会嘴甜的,但在家里, 也没什么事啊。
  没一会林可也过来了。
  张嘉琪拉开旁边的椅子, 欢迎同桌入座。他就知道,林可会过来, 周现太电杆直了,人又傻,看不明白的。
  “可可怎么过来了?”林妈妈问。
  林可组织了下语言,说:“我还是不打扰野哥和裴神学习。”
  “吃饭还学着呐。”林妈妈眼底露出惊讶, 侧着身看了眼客厅,一张沙发上, 裴岭和他同桌凑在一起,一边说话一边吃饭,看样子在讨论什么。
  裴岭同桌她知道,倒数第一的成绩,听说还喜欢打架,反正不是好学生,现在不学好的学生都知道利用优势,围在裴岭身边,主动上进学习了。
  林妈妈看了眼儿子,还顾着埋头吃饭,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用餐结束。
  张爸爸还给准备了洗干净的水果。
  “行了,你们还上晚自习,赶紧去吧,别迟到了。”
  “那我送送裴哥和野哥,一会就回来爸!”张嘉琪找借口。
  张妈妈一眼看出,不过今天才搬过来,不能抓太紧,说:“一会自己回来,八点老师要来上课。”
  张嘉琪:……
  “可可,我们也该走了。”林妈妈说。
  林可跟大家告别,跟着他妈出了张家。他们家在另一栋。出去没多久,林妈妈才说:“可可,你和裴岭不熟吗?”
  “还好,前后桌的。”林可说。
  “那你要多向裴岭学习,你看看今天那位秦池野,没事就往裴岭身边钻,一直再问问题学习,这多好啊。”林妈妈觉得儿子太木讷了,不会来事,说:“以后妈妈做了什么好吃的,你给裴岭带点,打好交道,多问问题。”
  林可:“妈,不用带什么,我问东西,裴神也给说。”
  “上次裴神总结了笔记本,复印了也给我了。”
  林妈妈:“那是裴岭人好,学习好,也不吝啬讲题,有些聪明的话里话外都是挤兑,昨天碰到了赵卓涵妈妈,问你最近学的怎么样,又说月考快了,她家涵涵这次准备的还行……”
  赵卓涵是一班的,还参加了竞赛班。
  林可和赵卓涵两家原本就在一个小区,两家家长按头,从小学比到现在。就算林可妈妈搬到了这个小区也能碰上,没事聊两句,赵卓涵妈妈话里话外炫耀一翻。
  其实人之常情。
  林可和赵卓涵小时候还是朋友,后来因为他学习成绩不争气,一直被赵卓涵压着,他每次和赵卓涵玩,赵卓涵妈妈会在他妈面前炫耀,时间长了,他妈就不是很高兴,林可就和赵卓涵疏远了。
  “……你要好好学,给妈妈争一口气。”林妈妈说。
  林可吸了口气,很认真说:“知道了。”
  十一月一号,正好是周四,英华月考两天。考完直接周末,大家还挺开心的,等于说这周上了三天,考试时间多自由啊。这种心态是大部分普通学生所想。
  考完还要回去上补习班/家教的学生不在此范围。
  黄彤萱整理桌面一沓的书,一边说:“就上次周末玩了一次,张嘉琪嫌我菜只带了一局,什么都没问出来。”
  “这次考完我在玩吧。”
  其他小姐妹说:“我不是催你的意思,学习要紧,最近大家都在忙着复习,好好学习要紧,反正裴神和校霸也不会跑了。”
  “对啊,我听到了个消息,张嘉琪搬出宿舍后,好像校霸搬进了裴神宿舍。”
  “!!!消息靠谱吗?”黄彤萱本来没精打采,她最近一直在抓学习,手机也只有中午吃饭时玩一会,没空当侦察兵了。
  一人说:“靠谱的。周天好像就搬进去了,最近大家都忙,我还是早上听到的,给你说一下打打气,别管游戏了,这糖已经够甜的,吃完糖好好复习,考试加油。”
  “加油加油。”黄彤萱可开心了,疲惫一扫而空,“我觉得我还能在学个通宵!”
  自从运动会结束后,二班的学习氛围越来越浓,主要是赵钰抓的紧,作业多,对纪律要求也严格许多,晚自习一周五天,赵钰主动坐班能有三天。
  谁敢在班主任眼皮子底下说小话?尤其后排的倒数第一第二,一个走读,听说晚上还要上家教课,另一个校霸也开始学习听课,不知不觉营造出了一种紧迫感。
  “食堂打包了,我回宿舍了,再看一会书。”黄彤萱跟姐妹说。
  大家比ok,走读的也回家了,明天就考试。
  后排。
  秦池野主动给裴岭收拾完书桌,一边说:“我晚上去网吧。”
  “今天作业做完了吗?”裴岭问。
  秦池野嗯了声,“化学还有点,我去网吧写。”
  “行,不会的你空出来,我们晚上学。”
  两人已经很默契了。现在白天课堂上,裴岭都不看小说漫画书睡觉了,开始做笔记,起初代课老师还很惊讶,暗搓搓绕了一圈,结果看到裴岭做的不是本堂课的笔记,是高一的内容。
  回头代课老师在办公室说了。
  “在我课上也是这样,反正比上课睡觉好。”
  “已经好一段时间了,你们不知道吧,裴岭是给他同桌做的笔记。”
  “秦池野吗?”
  几个老师提到秦池野就面面相觑,一人说:“这同学,从高一到现在就没见听过,他高一英语也是我带的,现在想学了,也落后太多。”
  “门门课都一样,考试交白卷,这压根就没底子,就算有心想学,请个老师比较好,让裴岭带,多耽误啊。”
  “是啊,裴岭就算聪明底子扎实,也不能这么嚯嚯,这是浪费他的时间,给自己担责任干什么。这点得提醒下赵老师了。”
  “这点上,郑老师还是比较好,天赋好的抓的紧,不行的家长想办法,这秦池野倒好,家长从不来不关心过问,以前赖学校,现在赖同学。”这位老师曾经被秦池野撂过面子。
  就因为秦池野上课睡觉,老师叫了一声,然后让叫家长,秦池野态度很嚣张,记到现在了。
  “已经很长时间了,这次裴岭要是成绩退步了,赵老师也不好交代吧?”
  赵钰正巧听到后面,若无其事进来,说:“裴岭的学习状态我看挺不错的,昨天竞赛班又拿了第一,已经连续十来次了吧?”
  哪里是连续十来次第一,而是进了竞赛班每次考试都第一。区别在满分和九十几分的程度。
  大家就不再闲聊。
  赵钰坐回自己位置,其实也不是没有担忧过,她私下问了裴岭,裴岭脾气倒挺好的,说话礼貌,态度也很乖,就是半点不退让。
  “我喜欢帮助秦池野学习,不用换座位。”
  “我自己成绩我会保证,老师放心。”
  “老师要是突然调座位,我才会心态不稳会崩掉。”
  最后一句话,是明晃晃的‘威胁’。不过赵钰没生气,反倒觉得裴岭挺可爱的,打算在观察下,不过嘴上说:“如果你考试成绩退步了,那我得想想办法。”
  赵钰拉回思绪,手机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
  “喂,你好。”
  电话是个男人的声音:“您好,赵钰赵老师吗?我是秦池野父亲的助理,我姓邱,这是我的电话……”
  “打断一下,秦池野的父亲有时间吗?我想和他聊一下秦池野现在的状况。之前一直联系不上,都是秦池野的舅舅秘书。”赵钰对秦池野的家长,不管是直系的还是亲戚,从来都没见过。
  一直都是秘书、助理。
  赵钰其实是有些恼火的,秦池野的家长真的都不过问关心秦池野吗?
  “秦总今天十八点有十五分钟的空闲时间,安排在这里可以吗?”邱助理询问。“或者,您可以直接跟我聊,我会一五一十的汇报给秦总。”
  赵钰:……
  就没见过这样的家长。
  “下午六点,我有时间。”赵钰最后退了一步说。
  “好的。我为您登记下。”
  电话结束,其他老师侧头看了眼赵钰,有的好奇说:“秦池野的家长吗?”
  “助理,下午约了时间。”赵钰简短说。
  其他人收回目光,说:“都高二了,我还从没见过秦池野的家长,真是稀奇了,别是什么骗子。”
  “你们班的裴岭、秦池野家一看就蛮有钱的,这种有钱人突然来电,还是多留意下,别什么诈骗啊、绑架啦,到时候我们说不清。”
  赵钰想想也是,但她有直觉,不能直接叫秦池野询问,得迂回,于是下午放学后,赵钰找到了裴岭,话大概一说。
  “老师,秦池野的家事,我不好私下说,我可以帮您给秦池野转达,确认一下是不是秦池野的爸爸。”
  “行。”赵钰也干脆,又叮嘱了下,“秦池野对他父亲好像有矛盾,你也注意点,别吵架了。”
  于是下午搬完书,清理完桌面,裴岭一看时间说:“你爸好像跟赵老师打电话,约到了六点电话聊你的事情,赵老师怕诈骗的,你要不要去确认下?”
  秦池野听到‘你爸’俩字,脸就臭了起来。
  “哦~赵老师拿我在你这儿顶雷啊,早知道——”裴岭声音拉的长长的。
  秦池野下意识捧场问:“早知道什么”不能让裴岭自说自话,不然裴岭会尴尬。
  “早知道就不带你见我爸!”裴岭哼哼,“不然可不公平。”
  秦池野:“……你怎么这么幼稚,这个还讲公平。”
  “你才幼稚!”裴岭反驳,“快去吧,说完一起吃饭,明天你考完,我有礼物送给你。”
  秦池野的脸色不知不觉间恢复自然,“什么礼物?”
  “上次说好给你的,秘密。”裴岭语气撒娇似得,说:“快点快点,别让赵老师等了,我饿了真的。”
  秦池野就下意识的顺从裴岭的话,去了老师办公室。


第103章 如何成为男神103
  办公室。
  下午六点准时。
  来自京都的号码打了过来, 还是中午邱助理的那个号。赵钰接起来,“你好,请问可以和秦池野父亲说话了吗?”
  “我是秦池野的父亲, 秦诏。”
  赵钰乍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愣住了,即便是她对经济不了解的, 这个名字也不会陌生, 应该是同名同姓吧?
  “赵老师有什么想说的?很抱歉,我工作比较忙。”
  “是这样的。”赵钰很快回到自己思路, 打开了工作本子, 一边说:“是这样的, 我是秦池野高二分科以后的班主任,带他数学课。秦先生工作忙,那我直说, 我了解了下,秦池野在高一时从不听课,经常逃课, 考试交白卷,一直到高二都是——”
  “十月中下旬应该开始学习了。”秦诏打断说。
  赵钰:“是这样的。他同桌裴岭年级第一, 在他的带动下, 秦池野现在上课听讲、虽然还会逃晚自习,但开始交作业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情况,但是秦池野的底子太差了,不能一味地依靠裴岭同学。”
  “为什么不能?”秦诏反问。
  赵钰都被问的思路打断,顺着对方话解释:“效率可能太慢, 也会拉低裴岭的精力,如果家长配合下来, 现在秦池野有想学的心——”
  “裴岭对教我儿子学习排斥吗?还是他说不愿意在秦池野身上浪费精力?”秦诏掌握了谈话的主导权。
  赵钰:“倒也没有,裴岭是个热心的同学,很乐意教秦池野。”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秦诏得出结论。
  赵钰:“但是秦先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