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思,我就去查了下。”
  秦池野本来想反驳谁不好意思了,但忍住了。
  “你小同学学习成绩要比你好许多,年级第一,你倒数第一。”
  秦池野忍不下去了,“倒数第一怎么了,裴岭都没说什么。”一个个都提醒他,火大。
  秦诏眼角皱纹似乎有些起伏,很快又没了,继续开口:“你不想转校我不会逼你,下个月你十八岁,回来一趟。”
  “秦池野,你是我儿子,所以我现在好声和你说,不是商量,懂吗。”
  秦池野脸瞬间变得又冷又硬,但想到什么,忍了回去。
  “知道。”
  “在周家过的怎么样?我给周言礼十几个亿的合同,应该没人给你委屈的。”秦诏说。
  秦池野语气硬邦邦的,带着嘲讽,“不用提醒我,周言礼只是因为秦家的利益关系,所以对我很照顾,我知道。”
  “嗯。知道就好。”秦诏没有话了。“你生日,想带上你的小同学也可以。”
  “不用。”秦池野冷冷的脸,“没有话不用和我多聊,我和周言礼没有多深的外甥亲情,也和你没有多深的父子感情。”
  秦诏没生气,相反还笑了下,说:“不愧是我秦诏的儿子,没感情很好,能做出果决的判断。”
  “嗯你去学习吧。”
  秦池野已经结束了这通电话。浑身的冷意,眉宇桀骜,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就这么看着窗外。
  [不要被情绪管控,秦池野。]
  秦池野小学六年级时,那个冬天,周言恩自杀去世,葬礼交给了周言礼操办,因为当时秦诏人在国外,处理一笔利益巨大的订单交易。
  一拖再拖,周言恩的尸体送去火化,下葬,秦诏身影迟迟没有出现,小秦池野在电话里歇斯底里的愤怒,当时越洋电话,秦诏就是这么说的。
  [你现在无法有效交流。]
  [我一周后回国。]
  后来秦诏提前了两天回国,但秦池野已经不需要爸爸了。
  Q-Q消息响动。
  裴岭:【我吃完了,秦同学,快来跟上裴老师的脚步,我们来学习物理吧。】
  本来陷入过去记忆,浑身阴影冷意笼罩的秦池野,看到了裴岭的消息,被一点点地拉了回来,他没有立即回复,而是将【裴岭】改成了【裴老师】,截图发了过去。
  裴老师:【猫猫高兴.jpg】
  裴老师:【秦同学如此的听话,老师很开心,我决定多多传授你新知识,快上线!】
  。:【来了。等我三分钟。】
  秦池野去洗了脸,重新坐回了电脑前,两人开了视频。裴岭看到镜头后的秦池野,微微怔愣了下,没有立刻开始讲题,而是笑说:“我有新的礼物,赔钱是小机器人,你猜我的是什么。”
  “什么?”秦池野努力将情绪投入到裴岭身上。
  “我是让你猜,哪有直接问答案的。”裴岭语气像是生气,但在秦池野耳朵里更像是猫猫生气挠你,秦池野妥协猜了个,“你学习那么好,笔之类的。”
  “猜错了。”
  裴岭:“你等等,我手机切镜头,先让你看看我的礼物。”
  礼物玩具都放在游戏室,什么模型、手办、海报,都塞在那里,是游戏室也是陈列室。
  裴岭拿着手机去隔壁,秦池野看到地上一团,说:“你弟跟你一个房间吗?”
  “没有啊,他也在学习。”裴岭一边走一边说:“就算一个房间又怎么了。”
  “我还和周现许文翰一个宿舍呢。”
  裴岭已经推开隔壁的门,里面很大,五花八门的什么东西都有,裴岭镜头对着落地窗那儿的东西,“看!”
  “大机器人。”
  还是赔钱小机器人同款,只是型号变大了。裴洪豪给兄弟俩一人买了一个,小赔钱收到自己的很高兴,一看哥哥是大的和他一样更高兴,宝贝的不行,都不许爸爸妈妈碰,十分爱惜。
  他的是机器人弟弟,哥哥的是机器人哥哥,机器人是兄弟,他们也是兄弟。
  裴岭给秦池野演示了下玩法。这个机器人一米七多高,真的能动,站岗还是很酷炫的,裴岭给放在落地窗,看他一游戏室的宝贝。
  镜头晃动扫过时。
  秦池野注意到陈列柜子上的相框,好像是他打篮球的照片。
  “裴岭。”
  “什么?”裴岭抬头看镜头。
  秦池野想了下没问,“裴老师教我学习。”不过嘴角上扬,裴岭还说没对他照片那什么,那为什么家里有他的照片?!
  就算没对照片那什么,那也是有他照片!
  秦池野突然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要奋斗要学习,十分热血正能量积极向上。裴岭笑了下,“那开始吧。”
  一直到十点。
  “ok,今天结束,明天我要去村里,你就做做题吧,不会的给我打电话。”裴岭说。
  秦池野嗯了声。
  “对了,龙蛋我来孵,你休息会。”裴岭一边打开游戏端,一边说:“不能让蛋蛋成为单亲小龙。”
  两人没有关视频。
  秦池野听到这里,低下头假装在看书,过了会听到裴岭那边游戏音效的声,就抬头看视频里的裴岭操作游戏。
  十一点,关视频,道晚安。
  秦池野躺在床上背单词,没一会拿起手机,将Q-Q名。改成了秦同学,点开黑色头像更换,手机相册没有多少照片,秦池野不爱拍照,不喜欢别人拍,也不爱给别人拍。
  现在相册有些风景照,蓝天白云,操场跑道,是这两天运动会的照片。但更多的是跳高场地上,裴岭的身影,侧着的,飞过去的,休息的,精神专注的,还有领奖的。
  挑挑选选。
  秦池野将那张裴岭笑的照片选中,但只截取了上面的景色,没有露出裴岭的样子——
  等我不是倒数第一,等我们在一个榜单上出现。
  秦池野的目标是学校的百名榜。
  放下手机重新背单词。
  -
  周六裴家一家去李文丽爸妈那。
  车子停靠,老两口又在门口迎接,脸上热情的笑,“小岭和潜潜都来了。”、“姥姥今天给你们做好吃的。”
  李父在旁说:“昨天村里有杀猪的,是吃粮食长大的猪,我和你妈买了一些,灌了香肠,你们走的时候带一些。”
  村子条件不错,养猪也是不卖钱,杀了猪也是自家吃,连村子里的人都不怎么卖,分给一些城里亲戚,都稀罕这个。
  “我就爱吃这个,老裴也喜欢。”李文丽说。
  裴洪豪点头,“太谢谢爸妈了,来一次走还要拿。”
  大家说说笑笑进了小院。李父泡了茶,桌上摆着水果,小赔钱拉着哥哥去看大黄,李文丽就喊:“你俩吃不吃苹果?”
  “妈咪我不次,我和大黄玩呢。”
  裴岭:“我也不吃,妈。”
  说完和赔钱很自然蹲在狗窝逗大黄玩。
  院子里李母和李父齐刷刷愣了,这、这刚没听岔,是叫文丽‘妈’了吧?两老口震惊脸太明显了,裴洪豪捅咕老婆,李文丽还想了下,怎么了,她没说什么啊?
  李母回过神,激动的擦擦手,碍于女婿在,只能拿眼神看看旁边玩大黄的小岭。
  李文丽恍然大悟,语气有些自豪,说:“叫了两周了,上个礼拜本来说过来,老裴出差去了。我都听习惯了,爸妈你俩这反应,才让我找到点第一次听的兴奋。”
  裴洪豪笑着配合,确实,小岭改口那天晚上,他迷迷糊糊睡着,还能听到媳妇儿嘿嘿笑,说:“小岭叫我妈妈了。”
  折腾了半宿。
  两老口太激动了,中午又添了两道菜。以前女儿说她过的好,没什么不舒心,和小岭关系处理的也好,但两老口还是忐忑,想的要多要重,现在好了,放心了。
  在村子里热闹玩了一天。
  周末裴岭早早返校,在宿舍过道碰到一脸‘活不成’了的张嘉琪,裴岭是脚步微微停留,在‘问一下’,还是‘走’中间,比较想选择后者——
  “裴哥!!!”
  “我活不下去了!!!”
  张嘉琪已经看到了裴岭,宛如祥林嫂一样哀嚎。
  裴岭看到张嘉琪宿舍门关着,连隔壁几个他们班男生的宿舍门都紧闭,就大概知道,张嘉琪这一套‘祥林嫂哭阿毛’的戏,在他没来之前已经在各个凡是认识的宿舍都表演过了。
  ——那就没什么真要命活不下去的事。
  裴岭决定跑。
  “裴哥裴哥,你救救我,我真的活不下去了。”张嘉琪快速跟上,痛苦哀嚎。
  裴岭头疼回头,说:“只给你两分钟,说。”
  “我——”张嘉琪本来长篇大论,满腹委屈,结果看到裴岭看时间,真掐表啊,顿时将牢骚咽回去,一张拉长的脸,说:“我爸妈决定一个人辞职,在林可家那个小区租房子,说要陪读。”
  张嘉琪:“天都要塌了,我真活不了了。”
  “以后晚自习不能逃课打游戏,要回家,没准还给我报家教,我爸妈已经问林可他妈给林可报的家教在哪报……”
  “裴哥你干嘛去,你听说我啊。”


第100章 如何成为男神100
  张嘉琪絮絮叨叨跟在裴岭后头, 哭丧着脸,嘴里嘚啵嘚啵的话,车轱辘来回转, 裴岭看着过道左右两边紧紧关闭的宿舍门,就知道原因了。
  “停。两分钟到了。”裴岭站在自己宿舍门口。
  张嘉琪抓头发, “裴哥求求你了, 你给我想个办法支支招吧。”
  裴岭那么聪明一定是有办法的。
  “要不你劝劝我爸妈?你年级第一,说话还是管用, 就跟林可他妈一样, 听到是你借笔记就很热情, 什么都同意——”
  “打住。”裴岭耳朵疼起来了,“年级第一告诉你爸妈,不要给你儿子请家教, 不要管你儿子的学习,就让他保持现状——哦,可能你连倒数第二都保持不了, 会跌倒倒数第一。”
  张嘉琪惯性反驳,“怎么可能, 咱班还有野哥垫底, 哈哈你别跟野哥告状,我也不是说野哥成绩差。”
  “不会告状, 看着吧,下次秦池野成绩超你是没问题的。”裴岭十分轻松说。
  张嘉琪:……这就夸张了。但对上裴岭轻轻松松的语气,就觉得也不是没可能的,野哥倒数第二, 他成了倒数第一,别说, 这么一想还略略有点紧迫感。
  “周五晚上怎么没见你打游戏?”裴岭提问。
  张嘉琪不知道话题为什么突然变到这里,耷拉着一张脸说:“晚上我爸下班回来,全家开了个家庭会议,就说要搬到咱们学校旁边,开始陪读。”
  “陪什么读啊,他们俩那么忙,一周见不到几次,这种情况怎么可能真陪读,也许是吓唬我的,我也没必要自己先吓唬自己。”可能自己把自己劝说了一些,张嘉琪又痛苦,“万一是真的呢,裴哥你帮我想想办法。”
  “当天晚上我都没睡好,摸黑爬上游戏,发现你和野哥几个小时前在线,你俩打游戏了?”
  裴岭:“没有,孵蛋。”又说:“张嘉琪,我怎么感觉你并不是抗拒排斥你父母陪读,甚至还有些期待。”
  “你刚才祥林嫂的哭诉,我暗暗听出了一种炫耀。”
  这种暗搓搓,裴岭是最熟悉的了!
  张嘉琪做了个很夸张的表情,“怎么可能真的期待,我害怕还来不及,以后不能逃课打游戏,每天上下学还要回家。”
  “不是租的房子吗?怎么成了回家。”裴岭笑眯眯的,一针见血说:“爸妈在的地方就是家,小张同学,不需要在你裴哥面前口是心非,想你爸妈陪读,也不是丢人的事情。”
  裴岭一击命中,趁着张嘉琪发懵中,赶紧开宿舍门跑路。
  张嘉琪父母都是医生,工作忙,白天晚上倒班,有时候出差交流,十天半个月不在家都是常事。两口子忙事业,自然没空带孩子,张嘉琪小学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爷爷奶奶家,或者外公外婆家度过的。
  上一辈带孩子就宠、疼的厉害,张嘉琪性格活泼,淘气,胆大妄为,初中时中二叛逆期,自称老大,校霸威风还没立起来,被秦池野灭了。
  张嘉琪的成长,父母有着缺席疏忽。
  导致现在张嘉琪懵逼中,小声嘀咕:“难道真像裴岭说的那样?我还是有点小小期待的?不可能吧,我都多大了……”
  也不是很缺爱吧?
  张嘉琪恍恍惚惚回自己宿舍思考人生了。
  然后发现野哥到了,他还没打招呼,野哥已经背着书包出门了,不用问就知道找裴岭了。张嘉琪坐在床上继续思考人生,然后打开一家三口微信群,发消息。
  【我想了下,鉴于你们确实在我成长中有点点缺少时间,你们要陪读我也勉勉强强ok吧,但是你俩这工作怎么办?】
  【不要为难自己,我知道你们也爱我,可以但没必要,不然陪读就算了。】
  两句话先后矛盾。
  就像裴岭说的,张嘉琪是暗暗期待希望父母多陪陪他的,但以前小时候这种情况发生太多了,说好了去游乐场/动物园,结果医院临时有手术/急诊车祸,被放鸽子。
  张嘉琪已经学会给自己找台阶下了。
  父母是爱他,但有工作没办法嘛。
  张嘉琪看着没人回复的页面,突然有点回到小学学校亲子活动,他暗暗期待父母回来——后来他叔叔来了。
  唉。
  【算了,你们好好搞工作,为人民服务吧,我自己学,别操心了。】
  几乎是同时。
  老爸:【你爸爸我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