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张嘉琪:……野哥你栽完了!
  但这已经是很明摆的事情了。
  秦池野包完书皮,才带着笔记本和做题本去裴岭宿舍。裴岭也才洗完澡,坐在床上擦头发,一看秦池野进来,两人很默契的,一个往床里侧挪,一个别扭又镇定自然的上床。
  “我怕打扰其他人,床帘拉着吧?”裴岭建议。
  秦池野:“……好、好。”
  一拉床帘,像是与外面空间隔成了一个隐秘的小空间。熟悉的燥热感又上来了,秦池野清了清嗓子,裴岭掏出了小夜灯打开,放在靠墙架子上,光线一下亮了起来,冲淡了刚才的氛围。
  “我们来学习吧!”裴岭愉快笑咪咪说。
  秦池野:“好。”将脑子里的乱七八糟赶出去。
  如果是以前,别说有年级第一做的笔记,就是请清北的教授来教课,秦池野都没兴趣学习,更别提主动坐下学初中内容。可谁让年级第一是裴岭呢。
  秦池野坐在裴岭床上,就动力满满。
  批作业、联系题讲知识点,很快一个多小时过去,宿舍熄灯了。
  整个床帘中,只剩下小夜灯的光。
  “好了今天结束了,你回去睡不着可以听听英语,背背单词。”裴岭说。
  秦池野每次都觉得晚上这段时间过的好快,他自己都没察觉,脸上挂着不舍,身体也没离开的动作意思。
  “等你初中数学小测试过了,我送你一个礼物,秦池野。”裴岭说。
  秦池野:“什么礼物?”
  “秘密,反正是好东西。”裴岭笑。
  秦池野怀着期待和动力道了晚安,离开了裴岭宿舍。
  张嘉琪正坐在床上玩手机,随便刷刷论坛之类的,一听到门外脚步声响,宛如回到小时候他在家里不做作业偷看电视,他妈下班回来差不多的效果,立刻把手机塞回被窝,抓起手里的笔记,装作看笔记。
  结果野哥回来并没有看他,而且脸上挂着迷之的微笑,哼着歌上床,躺在被窝里,打开了才买的小夜灯——裴神同款。
  开始背单词。
  张嘉琪:……
  野哥没管他,张嘉琪从被窝又掏出手机,结果是看一分钟再看野哥,野哥没有念出声,很专注一直看英语单词小册子。
  搞得张嘉琪都没办法痛快玩手机了。
  老大在学习,他在玩,这像话吗!
  -
  周四早上,英华二班家长群。
  裴爸爸:【早上好各位家长们@全群  之前商量好有时间的志愿家长们,我来确定一下,能准时到的家长们,发赢。】
  群里一排刷赢。
  裴爸爸:【谢谢各位家长的支持,我们今天主要就是给孩子们提供温暖有力的后勤队伍,保证孩子们赛出第一,赛出风格!勇夺金牌!】
  要是外人看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什么大体育比赛。
  这个二班家长群就是上次家长会裴洪豪建的,最初还有人发言问裴爸爸裴妈妈怎么教裴岭的,结果如无意外都是‘开心教育’、‘他自己就聪明’这些回答,很快群里就没有家长说话了。
  为此裴洪豪还有些闷闷不乐,怎么就不问了。
  周二傍晚时,群里有位林妈妈发消息,说学校周四周五举办运动会,问赵老师她家林可能不能不参加,都高二了,这不是耽误孩子学习嘛。
  林可妈妈消息发错群了,本来是发给赵钰老师的。
  裴洪豪一看,立刻发言:【学校要开运动会了?我怎么都不知道,这可是好事情,大事情。】
  林可妈妈对裴爸爸的教育理念虽然不是很认同,但对年级第一裴岭可是很热情的,尤其上次裴岭借可可笔记本,回头还整理了一份给可可,虽然是初中内容,但这都是知识,打打基础没错的。
  于是客气回复:【是的。听说裴岭还报了跳高比赛。】
  裴洪豪:!!!
  我儿子要参加比赛了!!!
  裴洪豪:【谢谢林可妈妈,这样给我一些时间,我去做个策划,咱们作为孩子们的家长,是孩子们不可或缺的坚强后盾,一定要在这次比赛中发挥我们的作用。】
  林可妈妈:???
  我们有什么作用?怎么还要策划?
  裴洪豪坐在办公桌后,摩拳擦掌决定大干一场,转头给老婆发消息,说了这个大事。中午在公司吃饭,招呼几个上了年纪家里有孩子的高管一起吃。
  “我家小岭要参加跳高比赛了。”
  几位高管:???
  “你们家孩子有参加过的吗?有没有什么经验?支持孩子的。”裴洪豪笑呵呵的,玩笑说:“畅所欲言啊,不行给你们发红包,加班费。”
  高管哪里在意什么加班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板的画风,只要和大公子挂钩就变了。
  “我儿子还小,上初中,初中运动会行吗?”一位问,得到老板欣然赞赏目光,绞尽脑汁回忆,说:“其实也没什么,是我老婆准备的,运动完要注意,剧烈运动小心晕倒,还有补充糖分。”
  其他人见了,有孩子的,参加过运动会的,都在努力回忆。不过基本上,孩子都是太太在带,知之甚少,说的也就那一套。
  “这些我知道,我的意思是,做家长的就没点什么身体力行的支持?”裴洪豪举了个栗子,“比如弄个家长拉拉队,横幅什么的,你看看奥运会观众席上,咱们不能和大的比,也不能寒了孩子的心……”
  高管们恍恍惚惚,奥运会观众席???
  一时对周四周五开运动会,未曾蒙面的小岭大公子持有复杂的祝贺。
  作者有话要说:
  裴岭微笑:抱歉,亲爹。
  -


第93章 如何成为男神93
  周四, 早上七点半,英华校门口。
  裴洪豪一家三口到了,穿着统一的运动装, 李文丽马尾扎的高高的,几乎是素颜, 头上戴着棒球帽, 小赔钱也戴了一顶帽子,背着小书包, 脖子挂了个哨子, 手上还拿了一顶小红旗。
  学校大门口已经有七八位家长了。
  “裴爸爸裴妈妈来了。”
  “裴岭弟弟也来了, 你们一家真是心齐。”
  说话的是那七八位家长,大家都穿着和裴洪豪一家一样的运动衣,大红色的, 左右胸前是金灿灿的两个大字:必胜。
  寒暄过,李文丽开始对人名。
  “还差五位,不着急, 咱们再等等,可能在路上。”李文丽说。
  大家当然说好。这次志愿活动一共十六位家长, 小赔钱不算在内。像他们身上这个运动服, 是裴洪豪赞助的,还有做横幅的是孙昭妈妈。
  “这个啊, 我们单位用过的,也不浪费,修修改改就能用。”孙昭妈妈说。她在教育局做文化宣传的,这种用完的横幅, 上面贴的字拿下来,重新弄弄就能用了。
  一位家长说:“是蛮好的, 就该利用起来。”
  等了三分钟左右,人陆陆续续到齐了,男家长搬水的,女家长拎着洗干净的水果。张嘉琪爸爸今天没来,张嘉琪妈妈来的,带了个医药箱。
  “我是张嘉琪妈妈,外科大夫。”
  “诶哟张妈妈好,咱们这后勤搞得什么位置都有。”
  有气氛组、后勤补给组,还有医疗兵。确实是很齐全了。裴洪豪神神秘秘的,李文丽一看就不对,拉着说:“老裴,你还弄了什么?”
  “秘密。”裴洪豪说。
  李文丽感觉有点不对,给儿子使眼色,“赔钱你问问爸爸。”
  小赔钱没看懂妈妈眼色,挥着小旗子,高兴蹦蹦,“爸比你给哥哥还准备了什么惊喜呀?钱钱能不能知道呀?”
  “好,那就告诉钱钱。”裴洪豪揉小儿子脑袋,乐呵呵说:“我还弄了一组鼓……”
  运动会是早上八点正式开始。
  操场四周围绕的坐台早已划分了区域位置。二班的在西南角,离主席台也不远,还算靠近。
  班长早早到了,看到他们班坐的地方前面有两只架起来的大鼓,刷的红彤彤的漆,描着金色的边,鼓面上放了两只鼓槌。
  “???”班长问号脸,问钱阳,“谁借的?开幕式表演吗?怎么搬到咱们班这儿了?”
  钱阳也懵,摇头说不知道。
  同学陆陆续续到场。
  这次运动会开幕式是高一年级拉练准备的表演,走走方阵,还有大型体操表演。最后是各个年级班级代表走一圈,裴岭没参加,二班是钱阳组织的,举牌子的是徐柳。
  徐柳一米七左右,外貌青春养眼,也乐于加入举牌任务。
  操场角落,二班走方阵同学提早准备,徐柳站在最前排,突然看到另一方向操场大门,一串红色的背影,她愣了下。
  “我好像看到我妈了。”徐柳不确定说。
  队伍里同学说:“你看花眼了吧?”
  “你们看那,红色的运动服,往我们班位置去了。”徐柳指。
  颜色太亮眼了。其他人早都注意到,不过没人多想,就说:“可能是学校医务室的老师?不过今年怎么发的衣服这么红,太俗了吧。”
  “我去。”孙昭抓旁边同学胳膊,“你帮我看看,那是不是我妈?”
  隔得远远的,哪怕看不清脸,都能感受到红色运动衣女士挥着胳膊,笑容灿烂又激动。
  旁边同学:“……我觉得反正不像医务室的。”哪能对他们这么热情。
  徐柳孙昭:恍恍惚惚不敢动。
  裴岭和秦池野是踩着点到的,大概就七点五十多分到达操场,反正也开幕式也没他俩的任务。秦池野背着书包,是裴岭的,一手还拿着水瓶,说:“要不要吃零食?我让张嘉琪买了,一会无聊的时候吃。”
  “可以啊。”裴岭说。
  秦池野压着求夸赞的语气,不经意似得问:“我昨晚背了三十个单词,你要不要检查?”
  “校霸这么乖啊?”
  “我明明是这么酷和帅,男人怎么能用乖。”秦池野反驳。
  裴岭没有说话,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操场班级区域那一角,并且凭借5.4的好视力,看到了他爸脑袋上系着一条写着二班的发带?身上穿着红色‘必胜’运动衣,正撸着袖子,兴致勃勃的拿着鼓槌——
  久久没有得到回复的秦池野,扭头看了眼裴岭,发现裴岭脸色有些奇怪,难不成生气了?
  他不就是不让说‘乖’嘛,这就生气了。
  裴岭怎么这么容易生气。
  “……算了你说吧,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真男人被叫个乖啊什么的也无所谓,你野哥就是这么强,无所畏惧。”秦池野用‘随便你吧’的语气‘勉强’同意。
  裴岭还处于‘现在掉头走’、‘不太好吧不给爹妈小弟面子’、‘那我就没面子’的拉锯之中,压根没注意到秦池野的脸色。
  这都不行?他都同意了。秦池野小心翼翼观察完,发现裴岭脸色更难看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慌,下意识退让,说:“那什么,你想怎么叫都行,我不说了,都随你还不行吗。”
  “你真生气了?”
  裴岭被秦池野的声音拉回注意力,侧抬头,看到大校霸有些委屈的神情,然后就听堂堂英华校霸说:“行吧行吧,你叫我乖,我不反驳,真的,没事,你叫吧,我很喜欢。”
  “?”裴岭从秦池野的忐忑小表情大概能推出刚说了什么,一下子笑开了,酒窝都笑出来,说:“乖?”
  秦池野头皮发麻,觉得又没面子,又有点高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一手抄兜,才发现两手都占着,裴岭还在等他回复,只能酷酷的嗯了声。
  裴岭:哈哈哈哈哈。
  秦池野,大可爱!
  “乖。”裴岭含着笑意,这会觉得前面等待他的家庭拉拉队也没那么‘可怕’了。
  可能第一次应了之后就好了,秦池野这么告诉自己,可还是耳朵有些痒,拿水瓶的手背蹭了蹭,裴岭眉眼含笑,直接上手帮秦池野挠了挠,语气坦荡说:“这里吗?还痒不痒?”
  轰!
  秦池野脸爆红。
  “没、没,好了。”又不敢撤,僵硬着身子在原地,等裴岭挠个尽兴,他怕裴岭一会又生气,“你挠好了吗?”
  两人距离已经超过了社交安全距离,但也没有贴的特别近。裴岭给校霸一条生路,没有太过分,尤其操场坐台那儿他爹还看着,似乎正怒目而视大校霸。
  裴岭压着跳动的心,有点点遗憾,要不是现在环境不对,真的很适合再发生点什么——
  算了,来日方长。
  裴岭说:“我给你挠的,你好了没?还痒不痒?”语气十分贴心。
  秦池野更痒了,还有些酥酥麻麻的燥热,压了回去,嗓音沙哑说:“不痒了,可以了。”
  “好哦。”裴岭这才放下了手。
  “我爸我妈还有弟弟来了。”
  秦池野:……脑子目前完全无法接收信息,还沉浸在刚才裴岭的举动。
  其实挠一下也挺好的。
  “走了。”裴岭拉着校霸胳膊过去。
  裴洪豪握着鼓槌的手背青筋暴起,旁边李文丽扫了眼说:“老裴,你是来给儿子加油的,不是来打儿子同学的。”
  “刚你也看见了,像什么话,还让小裴给他挠耳朵。”裴洪豪粗声粗气。
  李文丽提醒:“小岭过来了,你还气腾腾的?本来就没打招呼,我都怕小岭不乐意咱们来,要气回去在生气,快点笑起来,表现开心点,老裴。”说完,李文丽露出个温柔亲切的笑。
  裴洪豪:……挤出笑容。
  小赔钱不知道爸爸妈妈说什么,挥着小旗子,蹦蹦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