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说:“咱来好兄弟好哥们,说这个见外, 大不了下次我给你买,不然请你上网?”
  “我不上网打游戏,我要学习。”林可对学习意志力十分坚定,在学校的业余活动就是打篮球, 其他兴趣在学习面前一律让路。
  张嘉琪三两下啃完最后一口饼,含糊不清说:“那算了, 你说你每天花这么长时间学习,也不玩游戏,老天爷赶紧开开眼,让你成绩上去,我看了都急了。”
  林可学习扎实,每天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学习路上,课堂勤勤恳恳记笔记,很少跑神发呆,晚上回去还有家教在旁辅导作业,但即便这样,成绩就是提不上去,
  全班五十四个同学,考试题简单了,林可成绩能排中下游,二十四五左右。要是上次的月考题略微难一些,就一下子掉到三十往后了。
  这样的付出,收获这样的成绩,就是赵钰都头疼。
  “天知道,算了就这样吧,实在不行,我妈说送我出国。”林可心态倒还好。
  张嘉琪:“你要出国啊?国外多无聊,能吃得上咱们这么好吃的牛肉饼吗,都是汉堡包牛排,没意思。”
  “我也不想去,但我这个成绩高考的话——”林可没说完,但有自知之明,他的成绩在国内发挥好了也就是普通二班,也有可能是个三本,或者上艺术类,但他又不爱什么艺术,没一点细胞。
  “我爸妈也愁,摊上我这么个不争气的。”林可耸耸肩,“我家也就我一个,只能这么来。”
  张嘉琪拍拍同桌肩膀安慰,他知道,林可家太夸张了,父母特意搬到英华旁的学区房,方便林可上学,抓的很紧的。上次家长会,他爸说的。
  “我爸上次家长会回来,还和我妈商量要不要也在你那个小区租一套,说看管我高三,让我冲刺。”张嘉琪打了个哆嗦,“我毛都竖起来了,幸好他俩工作都忙,没人管我。”
  谢天谢地。
  不然这样跟坐牢有什么区别。
  林可有些羡慕说:“那你家挺好的。”然后继续读书背单词了,这个又忘了,再背一遍。
  张嘉琪一人又无聊了,林可整天就学习,只能找乐子,一抬头就看到野哥和裴岭进来了,顿时开心打招呼,说:“野哥,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大半夜的还——”
  秦池野丢手上的书包。裴岭在旁提醒:“我的书包。”
  “废话怎么这么多。”秦池野收回丢书包的手,骂了句张嘉琪。
  张嘉琪疑惑,不就是问昨晚干什么大半夜跑出去,怎么又是他受伤?这也没说错什么吧?野哥的禁忌点怎么越来越多和奇怪了。
  他不懂了。
  裴岭拿过自己书包,坐下回头看林可,说:“林可,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咦?
  张嘉琪好奇,裴岭有什么忙是要林可帮的?
  别说张嘉琪,就是秦池野也看了过去。三人目光注视下,本来默默背单词的林可被看的呆滞,点头说:“什么忙?”
  “我看你平时课堂一直有做笔记的习惯,初中也这样吗?我想借借你的初中,还有高一的笔记。”裴岭说。
  林可虽然不知道裴岭要这个干嘛,但还是说:“初中我也做,我妈都给我放着,应该能找到,我会去找找看,各门都要吗?”
  “语数英物理化学生物,只要你记了,都借我先看看。”
  “你急吗?那我中午回去一趟拿。”林可觉得裴岭还挺急着要的。
  裴岭没有反驳,“谢谢,要帮忙吗?应该挺沉的……”
  “不、不用。”
  “裴哥,我去帮忙拿。”
  张嘉琪和林可同时说,不过一个拒绝,一个主动请缨。林可点了下头,“就让张嘉琪帮忙,裴神就不用耽误你时间了。”
  林可觉得裴岭跑他家一趟,他妈一定会热情问候,比较尴尬,还是算了。张嘉琪比较好,倒数第二,他就没什么压力了。
  他妈总不会说‘你看看张嘉琪学习,跟着学学’这种话。
  “那行,谢谢你们了。”裴岭答应了。
  开始早读。
  张嘉琪坐了会,坐不住,小声悄悄问林可,“你说裴哥问你要笔记干嘛?”不是他瞧不起同桌,而是裴岭的成绩和同桌就是恒河跨度,真的不至于的。
  “我也不知道。”林可也好奇,“反正中午以后就知道了。”
  “也是。”
  张嘉琪点点头。
  其实不用中午,早上张嘉琪就大概摸到了点边。
  一早上,数学、语文、英语连着上。前面的野哥没有睡觉,裴岭也没有看小说或者睡觉,两人脑袋都快碰到一起了,压着声音偶尔说两句。
  张嘉琪睡醒就看到这样的画面,野哥一手拿着数学书递到桌子中间,侧头问什么,裴岭扭头低声说,还用笔在野哥崭新的书上画画。
  !!!
  我去,野哥在学数学!
  张嘉琪恍恍惚惚揉了下眼睛,以为看错了,确实是真的,不是他做梦,他突然想到昨天下午那个不算打赌的打赌,裴岭说野哥会主动找他问问题——
  我去!!!
  裴哥!
  张嘉琪对裴岭的手段佩服的五体投地,更加尊重了。
  他探着耳朵想偷听,真的假的学习,还是野哥借机那什么——
  “xy等于零点二,可以推算……公式这里……”
  张嘉琪:……宛如听天书,他也听不懂啊。
  不过确实是野哥在学习,而不是开窍了找机会和嫂子说小话。
  所以中午一打铃,张嘉琪主动拉着林可回去拿笔记,唯恐跑慢了,自己的猜测会变一样。
  “你说裴神拿我的笔记给秦老大学习用吗?”林可震住了。
  张嘉琪:“对啊。不然裴哥那么牛,用的着你的笔记,还是初中水平。”
  ……嗯,这话幸好野哥没在,不然初中水平像是骂人。
  林可觉得有道理,不禁羡慕说:“裴神对同桌可真好,我也想和裴神坐了。”
  “你想屁吃。”张嘉琪打断同桌不切实际的幻想,“不是和裴哥坐同桌才能获得这种福利,而是裴哥的同桌是我野哥!懂!”
  林可:“???”说什么绕口令?!
  学校到林可家步行十分钟。夏季上学时间,午休时间长,林可就会回家吃饭睡觉,现在换成了冬季时间,林可好不容易说服他妈,在学校吃,就不回来了。
  小心翼翼推开门,林可转头小声说:“你在这儿等我还是一起进?”
  “?我等你?”张嘉琪被林可鬼鬼祟祟的行为,感染的也‘鬼祟’起来。
  这到底是不是你家?
  林可刚踏出一步。林妈妈温柔的声:“可可,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中午不回来吃,早知道妈妈就给你准备午餐了。”
  “是不是有什么事?还是不舒服?”
  林妈妈上去伸手摸摸儿子脑门,“也不热,出门前我量过了,那是哪里不舒服?”这时才注意到门口还站着的同学。
  张嘉琪立刻鞠躬,“阿姨好,我是林可同桌。”
  林妈妈瞬间想起上次家长会,他旁边那位当医生的男士,说什么快乐教育理念,但是她没记错的话,这位张嘉琪同学倒数第二。
  同是快乐教育,前面坐着的裴爸爸,儿子就是年级第一。
  真是……
  “妈,我回来取东西,裴岭问我借借初中笔记。”林可立刻搬出裴岭大名。
  林妈妈愣了下,很快笑起来了,“裴岭要借你的笔记?是你前排坐着的裴岭同学吗?”
  “我们班就一个裴岭。”林可无奈跟他妈说。
  林妈妈立刻热情起来,“你们先进来,笔记我收拾的,在书架的盒子上,我怕你学习复习要用,幸好都从家里带过来了。”
  “可可,你自己照顾同学,妈妈去给你找。”说完,林妈妈急忙忙去儿子房间了。
  林可鞋柜取了双拖鞋递给张嘉琪,“你穿我的吧。”
  张嘉琪:“我终于知道你刚才为什么鬼鬼祟祟了。”换了鞋子,又感叹:“阿姨一听裴哥名字,太热情啊,简直像护身符。”
  林可倒是很识时务,“自从家长会结束,裴神大名,赫赫有名,没人会不热情的。”
  “那倒是,我爸那么心大的都回来夸。”张嘉琪说。幸好他也心大,压根不想去对比‘别人家孩子裴神’,不然还不得死。
  进来,林可才发现,餐桌上放着一碗吃了一半的面条。他妈的午饭。顿时林可有些不好受,扯着嗓子说:“妈,你吃你的饭,我自己找。”
  “都吃差不多啦,你找耽误时间,妈妈很快就好。”林妈妈声。
  张嘉琪大概知道,为什么他同桌那么热爱学习了,也不反抗。林家给林可压力是大,但呵护疼爱也是双倍的,什么都放在独子林可身上。
  林可又是个乖的,懂得感恩,共情父母不易的。
  就是这么下去,反正张嘉琪是受不了。
  林妈妈是全职妈妈,东西都是她收纳,很快找齐了,盒子上的灰擦干净,抱着出来,说:“好了,找齐了。可可你多和裴岭相处,好好加油学习,妈妈相信你可以的。”
  “好了妈妈不多说了,快回学校吧,别耽误学习。”
  “记笔记还是好,就是要多看多记。”
  林妈妈一直要送,嘴里说着关怀的话,林可抱着沉甸甸的盒子,看到餐桌上已经糊了结成团的面条,压根不能吃了。他在家时,中午都是有荤有素还有汤和水果。
  他妈在家就会凑合简单吃点。
  “知道了妈。”林可深呼吸说。
  两人出去,张嘉琪觉得同桌情绪不太对,说:“我拿一会,哟还挺沉的。”
  “……嗯。”林可点了下头,“下次月考是不是十一月初?应该是,月考,当然是月初考。”
  那就是下个礼拜了。
  这周开运动会,也没时间好好学习。
  “你也别太放心上,就一次月考,没什么的。”张嘉琪安慰。
  林可点点头。但张嘉琪知道他同桌压根没听进去。
  两人不知道,在苏夏的时间线里,林可的生命结束在寒假期末考后,跳楼的。在裴岭看的小说中,林可是重生后主角刷的一个小基石。
  苏夏在林可跳楼时,用自身家庭情况以及拼搏努力案例,劝服了林可,后来林可就成了苏夏的朋友之一,忠心耿耿。
  作者有话要说:
  张嘉琪:!!!野哥竟然学习了!!!
  -


第91章 如何成为男神91
  “呐, 全在这儿。”张嘉琪将箱子放在桌上,然后发现他和林可桌上放着饮料,“谁买的?裴哥吗?这也太客气了。”
  裴岭:“不是我, 你野哥。”
  张嘉琪:!大吃一惊。
  秦池野酷酷的脸说:“裴岭让买的。”不然他也想不到这里。
  “他掏的钱,辛苦啦。”裴岭一边说, 开始拆箱子, 翻出笔记,手上这本是数学, 大概翻了下, “林可你记得好细啊。”
  林可字迹很工整, 还有些刚硬,小时候学过钢笔字。后来上了初中,成绩普通, 林妈妈就不让林可学了,嫌浪费时间精力。现在时间久了,林可有了自己的字迹风格。
  板板正正, 隐藏着刚。
  “学也学不到前头,就只能多记记。”林可挠头说。
  裴岭没说什么。
  下午第一节 课本来是音乐, 现在当然被‘借’走了。班主任赵钰的数学课。早上上课, 赵钰就注意到,平时后排睡觉的秦池野, 今天早上的数学课就没上,不过时不时跟着裴岭说小话。
  赵钰当时心里也想过秦池野是不是打搅裴岭学习——但她想起,平时上课,裴岭也没见多用功学习。而且上次郑老师说那话, 裴岭当时就翻脸了。
  想到这,赵钰决定先不管, 再看看。
  下了课,在办公室里,赵钰问了其他上课老师情况,像语文老师就没注意,英语老师说:“秦池野英语课表现?没什么表现,不过今天奇怪了,也没睡觉。”
  “对,奇怪没睡觉。”语文老师也想起来了。
  赵钰那时候心里有个苗头,会不会秦池野在学习?但她没有立刻问和关心,先观察观察。
  还有秦池野家里的情况也比较棘手。中午赵钰打电话做电话家访,打过去电话是秦池野舅舅秘书接的,态度倒是蛮好的,不过就是什么实质用处都没有。
  【我是周先生的秘书,是秦池野闯什么祸了吗?还是打架了?我们这边会全权负责医药费和营养费的。】
  【家里人?抱歉,这个不方便透露。秦池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说,我会转告周先生的。】
  【周先生出差,没在本市。】
  ……
  这种情况,赵钰怎么沟通秦池野的学习?
  下午数学课上,秦池野和裴岭说小话的次数少了。裴岭竟然没睡觉、看别的,而是很专心在写东西。
  赵钰早注意到了,讲完了知识点,在黑板出了几道题,“谁上来做?好,苏夏、孙昭、黄彤萱,你们三个上来。”点完名字,赵钰从讲台下来,往后面去。
  没有走到裴岭面前,隔了一个桌子距离。赵钰发现,裴岭真的在写东西,手边是个旧笔记本,写一会,笔尖一顿,旁边秦池野就知道,帮忙给旧的笔记本翻页,然后裴岭继续写。
  ?
  赵钰被眼前这一幕看的有点惊讶,秦池野还有这么听话的时候?
  “老师做完了。”讲台上苏夏提醒说。
  赵钰点点头,重新回到讲台,“苏夏做的对着,思路就是这样,这个步骤……”
  后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