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目光下,举手报的。
  没办法,当时钱阳问谁跳远,当时裴岭说了句跳远?钱阳解释就沙坑立定跳远,裴岭一脸纠结说沙坑啊,然后野哥就瞪他,他就举手了。
  张嘉琪:……
  现在张嘉琪想明白了,其实他不来,嫂子也不会来。明显的啊,沙坑,一脚的沙子,到处都是沙子,裴岭肯定是介意这个。
  当然他现在懂了,野哥当时就看懂了,所以瞪他。
  唉。
  还是发配到角落,热闹是大家的,他只有沙坑。
  “张嘉琪。”黄彤萱过去了。张嘉琪正坐在操场,扒拉自己的鞋,往沙坑倒沙子,一听女同学的声,立刻穿鞋,双手在校服下摆拍拍,“什么事?是不是老师叫我不用练了?”
  黄彤萱看张嘉琪扒拉完鞋,在衣服蹭的手:……
  算了不重要。
  “不是。”
  张嘉琪一下没精神,“那叫我干什么?”一副没事赶紧走别打扰我。
  黄彤萱忍了,说:“我听说你玩梦仙剑技术很好,我最近也想玩,但是新手有些问题想问问你,可以吗?”
  “不会太打扰你的。”
  张嘉琪:“可以可以。你从哪知道我技术好的?不是我吹,之前一挑四海帮,打的那群孙子嗷嗷叫爷爷。”
  “那你真厉害,我现在是想创号,你说我玩什么角色比较好?我看有神、魔,还有人,是不是人类比较弱一些?那选神直接就到顶了。”黄彤萱为了嗑糖也是做了点功夫的。
  张嘉琪听黄彤萱说的头头是道,一看就是知道这个游戏,不是瞎整一问三不知那种,有了一些聊天兴趣,一边嘚啵吹牛一边科普。
  “我在四区,就是天魔对决区。”
  “也不能这么说,我玩神族,还是被人类剑修野哥吊着锤。”
  “女玩家大多都玩奶妈,打打辅助,女号我不了解就知道个魔女,叫血玲珑……”
  黄彤萱微笑,听得点点头,还掏出手机记。
  张嘉琪一看,这妹子不得了啊,特别虚心学习,还要记重点,立刻高兴爽快说:“记啥啊,你加我Q-Q,想知道游戏了直接戳我,下次玩游戏叫我,我要是有空带你一把,很快就能上手了。”
  “好啊,谢谢你张嘉琪,我大群里找你,找到了,加你了。”
  张嘉琪掏出手机,“看见了。”手上通过。
  黄彤萱就不打扰张嘉琪练习,说闲了打游戏再说,走了几步,背后张嘉琪叫住人,“对了,你叫什么彤来着?”
  忍住。黄彤萱:“黄彤萱。”
  又打字打了一遍自己名字发过去。
  “哦哦,这三个字啊,我老记混,还以为是黄萱彤。”张嘉琪看完,随手将手机揣兜,开始练习跳远。
  -
  跑了一圈,裴岭热完身,稍微有些喘,活动了下四肢。
  马哲说:“先从最低一米四来?”
  “不用。”裴岭做了个伸展,问:“你是多少跳的?”
  马哲:“我一米七点五比较稳,一米八偶尔能突破。”
  “那就一米七。”裴岭说。
  马哲觉得一上来就一米七起点太高了,想着一米六先活动下?但他还没张口,就看校霸给裴岭调杆——没他什么事了。
  “那行吧。我先来。”
  裴岭:“好。”
  马哲跳高不错,姿势也标准,尤其经过上一周的拉练,还是很有模有样的,一个弧度助跑,起跳,腰背过杆,落垫子上。
  整体来说是个还算漂亮的过杆。
  有气氛组同学在旁边鼓掌,叫好。
  “马哲牛啊。”
  “初中就练过,听说以前还想进省体育队,不过太苦了。”
  马哲转头解释:“我这水平和专业的省队还差得远,就是在学校里看着还不错。再说我家里也不让我干体育这行,太辛苦了。”
  几人聊天正嗨,唯独秦池野在一旁很认真的看裴岭。
  裴岭的助跑更漂亮,四肢纤细灵活,起跳的时候,像一只轻盈的燕子,腰背过杆的时候,拉出很漂亮的弧度,很灵敏的,几乎没什么难度的过了,脚落地垫子上。
  杆纹丝不动。
  说话聊天的几位同学:……
  !!!
  “我去!”
  “裴神练过?!”
  “刚没注意到,裴岭太厉害了。”
  马哲也惊讶,“裴岭你好牛啊,以前学过吗?”
  秦池野在一旁又自豪,脸又不爽,刚裴岭跳的时候怎么不看一个个瞎聊天吹什么姓马的,现在看什么看。
  “怎么样?”裴岭没看其他人,而是看着杆旁的校霸,扬扬下巴,眉眼灵动骄傲,“厉害吧?”
  秦池野一下子爽了,压着嘴角,嗯了声,拽拽说:“厉害。”
  “嘻嘻嘻,你帮我再往上调一下。”裴岭笑嘻嘻差遣校霸干活。
  校霸就任劳任怨的给裴神调杆。
  裴岭这才和其他同学说:“以前也跳过,不过也不是什么专业水平。我灵敏性比较好。”
  张嘉琪没在这里,不然要哈哈哈笑说吹的吧,你跳操都同手同脚,还灵敏。当然很肯定的结果就是被秦池野暴打一顿。
  “调多高?一米七点五行不行?”秦池野问。
  裴岭注意力就拉到校霸那儿了,说:“也行,我好久都没跳了,先练练。”
  一米七点五,马哲也能稳稳过。
  两人连着跳了几个回合,开始升高度。没一会体育老师也吸引过来了,看了下裴岭,说:“小伙子不错,你们班这次跳高有希望了。”
  大家都很高兴。
  “老师,那是我们班裴神,考试都年级第一。”
  “原来他就是年级第一的裴岭。”体育老师也恍然想起来,“我就说刚说名字有些耳熟,没往那边联想。”
  谁能想到,学习那么好年级第一的裴岭,会跳高,还跳的很不错。
  体育课结束,裴岭已经能过一米八。
  “好好练,种子选手。”体育老师满意的点头夸赞。
  裴岭说好。秦池野在旁边一脸爽的得意。
  下课两人去小超市买水。
  “我跳高,你好高兴哦,秦池野。”
  秦池野嘴硬,“班级荣誉感懂不懂。”
  “懂,校霸都要跑五千米啦,班级荣誉感要爆了!”裴岭笑说。
  秦池野:“……”
  裴岭就是故意的。秦池野知道,但也没有不爽,还有点开心。
  他才不跟裴岭计较。小孩一个。
  秦池野,秦校霸十分大度的想。
  下午上完体育课,第二节 课一般都很难上,要是语数外那几门更是,消耗了精力,只想昏昏沉沉的趴在桌上睡觉,根本听不进去。
  按照以往的经验,体育课后的课,校霸一定是睡过去的。
  但这一堂课,裴岭发现他的同桌没有睡,好像还在听课?
  作者有话要说:
  秦池野:裴岭小屁孩,不和他计较,说就说吧。
  -


第87章 如何成为男神87
  这节是物理课。
  “看黑板, 这个图。”物理老师敲敲黑板,唤醒快睡着的同学,继续说:“A、B两点为+Q和2Q的点电荷, ABCD四点在同一条直线……”
  裴岭偷偷看同桌。
  秦池野面上装的不经意,其实打起了精神。
  秦池野装模作样的看黑板。
  秦池野两条眉毛皱了下。
  秦池野发出了听不懂压着的烦躁气声。
  秦池野听不懂, 还硬着头皮一边听一边看手里的书。
  这一切行为表示一个结果——
  秦池野在学习。
  裴岭趴在桌上, 胳膊挡着的眼睛亮了,但他没有发出动静, 因为秦池野好像不太想他看到他在学习——
  有点绕口。
  就秦池野有些不好意思, 尤其现在听不懂的情况, 校霸还是要面子的。裴岭趴了一节课,都没敢翻身,偷偷看他的同桌。
  秦池野因为听不懂, 脸上越来越烦躁,但还是没放弃,一直没睡觉, 真的在听,压着脸上的情绪, 哪怕满脸‘什么狗屁电荷’、‘讲的什么玩意’, 但确实是坚持了一节课没睡。
  也一节课什么都没听懂。
  做无用功,浪费了一节课, 没听懂,也没睡。
  在下课,裴岭醒来伸懒腰的时候,秦池野瞥了眼, 说:“你睡的跟小猪一样,有这么困吗。”
  裴岭弯头, 侧着脸看秦池野,笑的眉眼弯弯的。
  秦池野下意识说:“我没说你是猪——好吧,但是你要说我我也不会生气。”
  意思他说裴岭是小猪了,但裴岭说他是猪,他不会生气,裴岭也不能这么小心眼生这个气。
  “我晚上偷偷干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裴岭没纠结小猪这个称呼,凑过去小声说。
  秦池野注意力一下子在凑近的裴岭脸上,哪里还有脑子想别的,什么小猪、晚上干什么——
  呼吸都紧张了些。
  “小猪也蛮可爱的。”裴岭看校霸‘警戒’他的脸,微微后退了下,至于嘛大校霸,凑近一点点就僵住啦?!
  “你爱叫就叫,我不会因为这个生气。”
  秦池野才找回脑子,说:“裴小猪。”
  “秦大猪。”裴岭说完哈哈哈乐,“这个就奇怪了。”
  秦池野脸都黑了。
  裴岭想说,你以前直男发言,气得我心梗,大家彼此彼此。乐了半天。秦池野黑的脸,看到裴岭一直高兴的笑,就不黑了,扯扯嘴角说:“无聊。”
  “好了,不这么叫了。”裴岭笑说。
  过了好一会,秦池野才想起来最初的问题,说:“你晚上好好睡觉,别老熬夜偷偷——”
  “嘘!”裴岭急巴巴瞪秦池野。
  秦池野不说了。两人的秘密。


第三节 是英语课。裴岭的全英版哈利波特还没看完,就在课堂看起小说,其实一直偷偷观察他同桌。
  秦池野趴在桌上,再看黑板。过了会,可能不舒服,坐了起来,不过一条胳膊撑着,挡住他这边的视线,同时翻开了英语书。
  校霸怎么这么别扭啊。
  还背着他偷偷学习。幼不幼稚。裴岭眼底很亮。
  这一节课,秦池野也没睡觉,听了一节英语课,脸色到了后面,越来越臭,看上去忍到了极限,所以一打下课铃,秦池野就出去了。
  “欸野哥,干嘛去我也去。”
  张嘉琪屁股还没离开椅子,被前排裴岭揪回来了,张嘉琪扭头问号脸。
  “去问问秦池野为什么要背着我学习。”裴岭给下命令,“别让他看出来是我问的。”
  张嘉琪苦哈哈脸,“啊这,套野哥话不太好吧,我会被打的。”
  “你不套,信不信也会被秦池野打。”裴岭很肯定说。
  张嘉琪:……
  嫂子不好惹,嫂子不好惹。
  默念两遍,苦哈哈点头说:“知道了。你别告我状就行了,我怎么这么命苦啊。”颠颠出了教室。
  林可全程看完,正要开口问‘为什么绕来绕去’,就听裴岭说:“英语哪里不会?”
  “哦哦,这里,我这个完形填空不是很懂。”林可的八卦之心立刻没了,什么都没有学习问题重要!
  秦池野去了趟卫生间,撒完尿,洗手。
  张嘉琪进来了,“野哥你也不等等我——”
  “别废话。”秦池野臭着一张脸,压着烦。洗完手直接出去。
  张嘉琪来不及上,有嫂子的命令,立刻又跟上,说:“野哥,晚自习去不去网吧?还是去打球?好几天没打球了。”
  秦池野:“网吧去。”他还要孵龙蛋。
  “不打球了。”回宿舍搞搞那个电荷。什么鬼东西。
  张嘉琪觉得老大真的也暴怒边缘了,小心翼翼拿命试探说:“野哥,你心情不好啊?有什么说说,我也许能帮忙。”
  秦池野瞥了眼张嘉琪。
  张嘉琪感觉野哥那一眼,他受到了侮辱,但不敢哔哔。
  “你倒数第二,有什么帮我的。”秦池野现在嫌张嘉琪不学习了,“能不能学学好。”
  张嘉琪:……
  “野哥,你学习上火也别攻击我,好歹我倒数第二,也是学着的。”比你还强一丢丢。
  然后被秦池野揍了。
  张嘉琪嗷嗷叫,捂着胳膊,说:“野哥,一个人学不行,你实在不会问裴岭啊,裴岭就坐你旁边,年级第一,那么大的优势,没看林可整天盼望着盼望着,就想裴岭拨时间给讲题。”
  嫂子,我努力了!工伤能不能报!
  秦池野更烦了,过了几秒,才说:“我问他要是——你话怎么这么多。”
  裴岭学习那么好,他什么都不会,教了一遍要是还不会——
  裴岭会不会觉得他很菜?
  给张嘉琪留了个冷酷无情的背影。
  放学打扫卫生时,张嘉琪逮着空,野哥没在,才敢跟裴岭汇报,如此如此说了下,一脸‘我尽力了’摊手,“……我说让问你了,但是野哥嫌我屁话多。”
  裴岭没说话。
  张嘉琪害怕裴岭误会野哥,两人关系要是因为他传话远了,那他就是罪人了,立刻屁颠屁颠解释说:“以我对野哥的了解,他肯定是拉不下脸,觉得问你没面子,不是说问你没面子,我的意思是,他在你面前,肯定还是想端着的——”
  “我知道,不用解释了。”裴岭能猜出来,好笑说:“不就是秦池野怕我对他的滤镜碎了,不过在他眼里,我对他什么滤镜?”
  张嘉琪还没开口。
  “篮球打得好、游戏玩的好、长得帅、有肌肉不夸张、个子高比例好腿长、人心细有责任